正文 第十二章求道长救人

作者:骑马上虚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无敌从来到地球开始 网()”查找最新章节!
    “莹莹,你怎么来了。”
    任风行有些意外,看到钟令那疑惑的神色,他解释道:“这是我的孙女,任盈盈。”
    钟令神色平静的点点头。
    倒是徒弟王明宗,眼神无比明亮。
    那靓丽的身影,明媚的笑容,在这个夜晚像是一只调皮的小鹿,直接撞入他的心房,心跳扑通扑通加速跳动。
    王明宗压下眼中的惊艳,主动伸出手道:
    “你好,我叫王明宗,终南山第十七代弟子。”
    钟令微微无语。
    过来人的他,岂能不知道徒弟的心思?
    倒是任风行大笑一声,很是欣慰。
    若是任盈盈能与王明宗在一起,那任家恐怕真的要‘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钟令的卦象果然准!
    “哦,你好。”
    任莹莹爱搭不理的应了声,却没握手。
    这一幕让王明宗嘴角抽了下,只是这份冷落,却让他越发心动。
    其他女人听闻他是终南山道士,都是屁颠屁颠主动凑上来,已经多久没有女人不给他好脸色了?
    在王明宗那爱慕神色中。
    任莹莹抱着爷爷的手臂,撒娇道:“爷爷,我的好闺蜜母亲在咱家医院治病。”
    “我这就让副院长组织专家团队。”任风行回道。
    “可能治不好。”
    “不可能!”
    任风行自信道:“除非绝症,不然任何病症副院长都能带队治好,他若再不行,我亲自出马。”
    “我闺蜜的母亲可能失了魂魄,寻常医术怕是……”
    任莹莹咬着下唇,神色楚楚可怜。
    “……”
    听到这,任风行就明白孙女什么意思了,苦笑中看向钟令。
    钟令皱眉。
    正要拒绝,徒弟王明宗便自信无比道:“寻常医术不行,但我可以!我可是四品道士,寻常招魂已不在话下。”
    “明宗,你师爷可是催着我们回山呢。”钟令瞪眼。
    “师父,不用您出手,我自己来就行。”
    王明宗低声道:“徒儿对任家千金一见钟情,求师父成全!”
    下山三天,你对至少四家姑娘一见钟情了!
    钟令莫名牙根疼:“看准了,最后一次任你胡来了。”
    “这次绝对是心动的感觉。”王明宗重重点头。
    “你真的可以?”
    任莹莹视线飘忽,盯着钟令,又盯向王明宗,眼神中带着一丝怀疑。
    钟令无奈道:“丫头,明宗若不行,我亲自出手,如何?”
    “麻烦道长了!”
    任莹莹雀跃点头。
    只是心中暗暗娇哼,魂淡姜远,还敢怀疑我,本姑娘出马,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带着钟令师徒,与任家老爷子来到VIP病房,看向躺在病床上的陆瑛。
    王明宗眉头一挑:“好象是少了一魂。”
    “是少了两魂。”
    钟令拂袖,凝重道:“明宗,你的境界不够,这次招魂有危险,还是我来吧。”
    “是,师尊。”
    王明宗恭敬道。
    师父境界高深,已是六品巅峰,距离传说中的七品道宗,也仅差一步之遥。
    如今的修炼界百花齐放。
    武道之下,还有道术以及佛术两个分支,境界等阶相同。
    但修道与佛的门槛较高,加之大多隐世静修,不涉红尘,知道的人很少。
    故而有不懂行的外人误以为,修炼界只有武道。
    不能在任莹莹面前露一手纵然可惜。
    可能观摩到师父亲自出手,也是不可多得的造化。
    “怎么样清月,钟道长看着很靠谱吧!”任莹莹得意道。
    “嗯。”沈清月臻首轻点。
    “那是,我师尊可是钟家嫡系传人,钟馗你们知道吧?道教中最出名的神仙之一,就是我师尊的老祖!”
    王明宗傲然开口,又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
    沈清月、任莹莹惊讶的合不拢嘴,纷纷安心,有这等大人物在,陆瑛肯定没事。
    唯有姜远,轻笑着摇了摇头。
    钟令则是深深看了姜远一眼。
    不知为何,他从眼前这个大放厥词的陌生男子身上,竟感觉到了大道至简般的‘返璞归真’。
    但仔细看去,对方又仿佛只是个普通人。
    心境高深的他并没有表露出来疑惑,而是微笑道:“这位小友可是有什么高见?”
    “她的确少了一魂,但还少了五魄。”姜远道。
    “可笑。”
    王明宗嗤笑道:“人有三魂七魄,但只有三魂能感应到。哪怕是九品大道宗,都无法察觉‘七魄’,甚至都怀疑是否真实存在。
    若这女人真少了五魄,哪怕我师爷……不,神仙来了都无用!”
    钟令有些失望。
    本以为姜远也是一位‘修道之人’,却没想到对方不仅什么都不懂,还大放厥词。
    “可能是黄山龙脉被毁的消息,带给我的震撼太大了,竟出现了错觉……”钟令自嘲想着。
    “钟道长。”
    任莹莹连忙道:“我这朋友脑子有问题,说的话您别当真!”
    王明宗虽不喜姜远,可还是对任莹莹说的话表示拥护:“是啊师尊,您别生气。”
    说着。
    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扫向姜远,轻蔑道:“一个普通人罢了,哪懂什么魂魄。”
    怕姜远年轻气盛顶嘴。
    任盈盈连忙拉着姜远走到房间角落,训斥道:“我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人家是专业人士。”
    “姜远……”
    沈清月美眸亦是带着希冀看来。
    行吧。
    一切都听小师妹的。
    姜远意兴阑珊的闭嘴了,他倒要看看,地球上这劳什子的道士,能有几分手段。
    “哼!”
    许是姜远被心上人拉走说着悄悄话,这让王明宗看向姜远的目光越发不善了。
    他阴阳怪气道:“若不是任小姐,像你这种家伙,根本就没有资格见到我师父。”
    姜远:“哦。”
    “你——”
    王明宗心底窝火,有想要骂人的冲动了。
    钟令挥手道:“算了明宗,我要施法救人了,去关门。”
    “是。”
    王明宗应声关上门。
    钟令从怀中摸出一张符篆,绕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陆瑛转来转去,口中同时念念有词。
    空气都不由安静下来。
    沈清月、任莹莹瞪大眼睛,屏住呼吸。
    姜远亦是感兴趣看去。
    只是很快,他便索然无味收回了目光。
    本以为地球的道士会有出彩之处,没想到招魂手段却是如此麻烦。
    这时,钟令双指并拢如剑,将符篆帖到陆瑛额头,一声低喝:
    “幽冥之门……现!”
    “呜呜呜呜——”
    虚空之中出现点点黑色雾气,房中气温莫名降低,更有道道渗人的呜咽声从雾气中传来。
    “任姑娘,我师父正在与地府使者通话,寻找丢失的魂魄。”王明宗解释道。
    “地……地府?”
    任莹莹娇躯哆嗦了下,小手紧张的拉住同样有些慌张的沈清月。
    王明宗傲然道:“没错!我师父可是钟馗后人,在地府也是有人脉的。”
    “……”
    在压抑沉闷的气氛中,漫长的十分钟过去,黑色雾气已经扩散至整个病房中。
    “门开,魂来!”
    钟令又是一声爆喝。
    突然。
    一条扭曲诡异的绿色手臂撕开了黑色雾气,露出了一张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鬼脸。
    “请……魂归!”
    钟令面色苍白如纸,从怀里摸出一道木牌,上面刻着‘钟’,语气凝重。
    鬼脸停顿许久。
    才终于不情不愿的张开嘴,吐出了两道光团。
    这赫然是陆瑛丢失的两魂!
    “唰!”
    下一刻。
    房中黑色雾气骤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钟令虽然虚弱,却将两魂打入陆瑛体内,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好了。”
    任莹莹眨巴着眼眸,迷糊道:“这……就完了?”
    除了黑色雾气。
    任莹莹与沈清月,包括任风行什么都没看到。
    “你们没开灵眼,看不到很正常。”王明宗解释道。
    “妈,您醒醒。”
    沈清月轻轻摇晃着陆瑛肩膀,目光期待。
    可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陆瑛不仅没有从植物人状态中苏醒,反倒是生命体征在快速流逝。
    头发瞬间花白,肌肤变得干瘪!
    这个变化让所有人都面色大变。
    “不对劲,按理说三魂聚齐,她应该恢复意识的。”钟令终于慌了。
    “钟道长,还请您继续治疗,我任家愿意支付一切代价!”任风行焦急道。
    钟令咬牙,从怀中掏出各种续命丹药以及符篆。
    然而,一顿折腾却没有任何疗效。
    五分钟后,钟令面色阵青阵紫,最终长叹一声:“我尽力了,准备后事吧。”
    “妈!”
    沈清月哽咽道:“妈,您别抛下我啊。”
    她忽然看向姜远,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姜远,你说过我母亲死不了,你……你有没有办法。”
    姜远还未开口。
    王明宗便冷笑道:“我师父可是钟家后人,六品巅峰的准道宗。他都救不活的人,神仙来了也没办法!”
    话虽然难听。
    可却是事实。
    任莹莹咬唇,低声安慰道:“清月,节哀顺变。”
    “神仙的确没办法。”姜远开口。
    沈清月绝望的闭上眼。
    可姜远继续道:“但我有办法,区区五魄而已。”
    区区五魄?
    王明宗鼻子都气歪了:“你好大的口气!”
    “找魂是要去地府,但寻魄……要去轮回海。”
    姜远轻笑一声,看向虚空,随意道:“把陆瑛的五魄送来,否则轮回海今日从七大禁地除名。”
    没有人回应。
    姜远像是在对空气说话。
    这一幕落在病房众人眼中,无疑是神经病行为。
    王明宗直接笑出了声。
    可只有钟令眉头重重挑了下。
    从姜远话落的瞬间,他能感觉到怀中的“钟家令牌”在微微颤抖。
    是的。
    在颤抖!
    似是在恐惧什么东西。
    在钟令诧异不解时,他神色骤变,令牌竟然……崩裂了!
    “噗!”
    钟令被炸裂的令牌震伤,吐出一大口鲜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