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懂了没

作者:骑马上虚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无敌从来到地球开始 网()”查找最新章节!
    画面如同定格。
    陆德、陆元伟目瞪口呆,他们大脑已经彻底无法思考。
    姜远不就是沈清月的小白脸吗?
    任苒可是沈家供奉,宋袁的得意弟子,为什么会跪下行此大礼……
    沉默持续了一分钟。
    没有得到姜远任何回应的任苒,全身尽被汗水湿透,心中惶恐的他身体瑟瑟发抖。
    陆德这时反应过来,他大喊道:“任先生,他不是什么前辈,他就是个小白脸,您究竟怎么了!”
    陆元伟也傻眼道:“任先生,您肯定认错人了……”
    没有理会陆家父子二人,任苒头继续磕在地面,颤颤巍巍道:
    “前辈,在云山镇这十年,我从未碰过陆瑛一跟头发。我这次来,其实是来解救她的。”
    姜远凝视着任苒,声音渐冷:“我最不喜他人骗我。”
    “前辈,我、我承认,我是在得知您灭了沈家,杀了我师父之后,我怕死,所以才来的……”
    任苒心神颤动道:“前辈饶命,前辈饶命啊!”
    一边说,一边疯狂磕头,砰砰作响。
    宋袁死了。
    沈家也真的亡了。
    陆德、陆元伟只感觉天都塌了,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陆德踉跄站起,疯疯癫癫道:“假的,都是假的,沈家怎么可能灭呢?那可是百年世家,平海市的大家族!”
    “我不信你们说的每一个字,你们都在骗我……”
    陆德抓住任苒的衣领,怒瞪着眼眶:“说,你是不是在骗我,说啊!”
    若在平时。
    身为二品武者,眼高于顶的任苒,怎么可能让陆德这废物抓住他的衣领。
    可现在,满脸鲜血,狼狈不堪的任苒,只是扯了扯嘴角,一个字都说不出。
    假的?
    任苒何尝不想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依旧是沈家供奉宋袁的首席大弟子,在云山镇吃香喝辣,拥有漂亮的女人,以及花不完的钱财。
    可事实却无比残酷。
    别说钱财权了,如今哪怕连命都无法保住。
    任苒知道今日不可能全身而退,不由咬牙,果断无比的推开陆德,捡起地面的弹簧匕首,斩断一条手臂。
    同时一指点向丹田,废掉自身武学修为,彻彻底底成为一个废人。
    “晚辈被猪油蒙了心,为邪恶的沈家与无良师尊做事,今日自废修为,自断一臂,从此洗心革面。”
    “只求前辈,饶晚辈一命,给晚辈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任苒满脸鲜血,姿势却依旧保持跪伏,不敢抬头。
    姜远没有说话。
    豆粒大的汗水,与伤口处鲜血滴答滴,不断落在地面。
    每一秒钟,对于任苒而言,都如一个世纪般漫长,在视线昏沉,即将失血过多昏迷的前一刻。
    他终于听到了天籁之音——
    “滚。”
    “是、是,谢前辈不杀之恩!”
    任苒喜极而泣,又是砰砰砰十数个响头,匆匆起身离开。
    “咕咚”
    陆元伟双腿哆嗦,浑身散发着恶臭,他竟然被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爸、爸,我们现在怎么办,爸……”
    喊了半天也没有回应,陆元伟看去,只见父亲痴痴傻傻,不断喊着骗子,竟然被吓的精神错乱!
    陆元伟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
    看到父亲疯掉,沈家武者自废修为逃遁,直接吓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淡漠扫了陆家父子二人一眼,姜远踏步进入后院。
    臭气熏天的厕所旁。
    有一个巨大的铁笼子,里面有一条壮硕的土狗,呲着牙冲笼子外的沈清月嗷嗷狂叫。
    而在笼子角落。
    有个浑身恶臭,披头散发,眼神无神的女子,呆呆望着天空,俨然痴傻。
    她抱着膝盖,未被衣服遮掩的身体满是疤痕,还有十几道伤口还淋漓着鲜血,显然这伤是不久前落下的。
    姜远扫了一眼,眉头微皱。
    三魂七魄少了一魂五魄。
    就连剩下的魂魄,也都隐隐要离体,这是将死之兆!
    “嗷……”
    土狗继续呲牙狂吠,可在看到姜远的霎那,浑身狗毛竖起,呜咽着趴下,浑身颤栗。
    “母亲……”
    沈清月跪在笼子旁,泪眼朦胧。
    纵然时隔十年。
    可她一眼认出,这便是母亲陆瑛!
    “别怕,你母亲死不了。”姜远扶起小师妹,温声道。
    “真的!?”
    沈清月急切的抓住姜远手臂,布满水雾的大眼睛闪烁着希冀。
    “嗯。”
    姜远点头,目光看去,铁笼子上的巨锁断裂,陆瑛的身体飘出。
    一指点出。
    一道紫色雾气涌入陆瑛体内,她全身恶臭尽散,甚至雾气散去时,还穿上了一身干净衣服。
    长发被发簪竖起。
    脸上虽然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可依旧容颜姣好,也难怪当年会被沈家家主霸王硬上弓。
    只是眼眸依然失神,浑身上下没有生气,宛如木偶。
    “少了魂魄……”
    姜远抬手,正要招魂,远处传来一道娇喝声,由远及近。
    “呔,恶棍离我家清月远点!!!”
    循声看去,一位女子快步走来。
    穿着白色运动装,精致漂亮的脸蛋,充满了怒气。
    “你们沈家别太欺负人了。”
    任莹莹鼓着嘴,用‘我超凶的’表情瞪向姜远:“沈清月,我罩的,知道不!”
    只是身高仅有一米六的任莹莹,说的话没有任何任何杀伤力,反倒是萌萌的,像是邻家小妹。
    沈清月开口:“盈盈,他……”
    “清月你别说话,你真是气死我了,一点不知道危险。
    要不是我在你手机里装了GPS,发现你离开了平海,赶紧跟来,你就要被杀人灭口了知不知道?”
    任莹莹一指姜远,气鼓鼓道:“这又是哪个保安?要杀你是不是!”
    姜远哭笑不得。
    得。
    这是小师妹在地球的朋友吧?被误会了。
    姜远轻声道:“你误会了,我……”
    “住口!”
    任盈盈磨着小虎牙,冷哼道:“我可是跆拳道黑带高手,小心我揍你!”
    “你不是白带吗……”沈清月小声道。
    任莹莹气势一垮。
    跆拳道黑带为尊,白带则是完完全全的新手。
    “我是来救你的,你这傻闺蜜,还拆我台!”
    任莹莹羞得俏脸红扑扑的,语气也不再强势,而是软绵绵的瞪向姜远:“呐,别人怕沈家,我可不怕!”
    “真的?”
    姜远似笑非笑,踏前一步。
    “啊啊啊!”
    任莹莹尖叫着跑到了沈清月身后。
    过了许久才探出一个脑袋,忿忿不平道:“你果然是坏人,清月我们快跑!”
    “噗哧。”
    沈清月轻笑出声:“莹莹,他叫姜远,是个好人。”
    好说歹说,任莹莹才相信姜远不是沈家的人。
    只是听好闺蜜说,沈家被姜远灭了,连武道新秀沈从龙,与老牌高手宋供奉都死在了姜远手中?
    “省里的大家族都不敢说这话,他就算真是武者,又能有多强?”
    任莹莹明显不信,教训道:“男人要有实力,而不是吹牛,懂了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