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圣山之怒

作者:桥兵娃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翌日,圣山上,又一次济济一堂。

    昨日刚刚一聚,今日又是召唤,每一人都没有好脸色。

    个个怒气冲冲,一进大厅愣了几息,在座位上正襟危坐!

    门口,迎接他们的六人,个个有伤。

    “三圣山,昨夜出动二十五人,战死八人,重伤十五……”

    “十一圣山,出动二十三人,战死九人,重伤十三……”

    “十七圣山,出动三十一人,战死十一人,重伤十八人……”

    “三十一圣山,出动二十三人,战死三人,重伤十九人……”

    “三十五圣山,出动十九人,战死十五人……”

    大厅安静了很久,无人说话。

    大长老向殊来的最慢,她受了重伤,由二长老扶了进来。

    “十大长老,能动的就我俩了。”

    二长老只说了一句话,出了大厅,等着扶大长老回去。

    半响,田惜长长出口一口气:“竖子猖狂!”

    “三十五圣山,扣除受损严重的五圣山,其余三十圣山,分三组,一组机动,负责漏网之鱼以及圣山安危,其余两组分赴两侧防线!”十八圣山覃珺时隔几十年,又一次发出如此命令,不由得站了起来。

    “外围防线上子弟受损不大。”大长老咳了几声,断断续续道。

    “巳时动手!”覃珺说完这句话,率先出了大厅。

    防线上,一夜闹腾,奚芳桃还有些迷糊。

    从天明到现在,对面悬崖上一直很安静,想必昨夜损失不小,甚至组织不起像样的攻击。

    勉强恢复了一下,奚芳桃又开始在防线上忙乎。下属可以轮流休息,而她不能。

    巳时未到,防线上忽然来了很多强者,从服饰上可以看出,是圣山的人。

    奚芳桃有点吃惊,圣山参与此事,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

    “尔等留在此地!”

    也是绿色衣裳,不过颜色略有差别,愣神之间,圣山强者直接搭起索桥,飞渡悬崖。

    嗖嗖嗖~

    对面箭矢阵阵。

    有的能挡下,有的挡不下。

    不管如何,十几息之后,所有强者到了对面。

    少倾,闷哼声想起,混战,就在悬崖边百十来丈,再后即是山。

    树林里,人头攒动,绿色翻飞。

    首先是混战,随后转为捉对厮杀,接着圣山第二批强者支援了过去,第三批在防线上聚集。

    第二批强者来到,树林里的形势顿时逆转!

    但有几位黑衣老者甚是强悍,以一敌三,不曾落入下风。

    围攻他的,是三位圣山山主!

    老者一把剑,一招一式简单到了极致。偏偏这种基础招式,效果非常好。

    所谓基础招式,即抽、格、击、刺、点、崩、压、圈等,一招一个基本招式,而且很有规律,先是点攻击,随即一条线,在后一面。

    围攻他的三位,招式尽出,却始终被他后发制人。

    虽说可以拼得受伤,和其对攻,但没人这么做。

    老者的招式均不老,看似开天辟地一剑,实际上收发自如,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撞击到兵器,不管力道大小如何,剑的移动不会多一丝,更不会有反弹!

    三位山主见过这种,那就是娘娘,她的剑法亦是如此。

    话虽如此,老者也不下杀手,逼退即可!

    武林中什么时间出现了这样的强者,三位山主不由得开始担心圣山的安危!

    午时,打斗还在继续,只不过混战已经结束,几百高手在树林中捉对厮杀,树林反而安静了几许。

    奚芳桃面不改色,密切注视悬崖边,确保没有漏网之鱼冲击防线。

    白十里地的另外一边,情况亦是如此!

    唯一区别就是防线出现了缺口。强者没有时间追击,芝映桃和梅绮桃两人带队,追着这群人进入了圆顶山下。

    圆顶山上,烛影没有等到师父,圣山上大长老也没有找到……

    半山腰平坦处,严春桃等在此埋伏。

    烛影把她喊过来,目的在于保护圆顶山安全。

    午时不到,远处两朵烟花腾空而起!

    烛影连忙下山,叫上桥兵,埋伏在平坦处边缘。

    不多时,山下传来衣袂声!

    来人速度奇快,几息即到。

    二十来人,清一色黑衣。

    烛影一闪身,扎梅第十三手,圈住一个方向!

    噗!

    叮叮叮~

    桥兵第一刀偷袭成功,接下来数刀被人挡下!

    黑衣人毫不恋战,随即四分五散,意欲绕过两人。

    难道他们的目的是圆顶山?一路过来,到此却四散分开?

    桥兵立即有了判断,不能让他们上山,否则除了烛影,没人能够追杀上山。

    虎行步,速度发挥到极致,穿行在树林之间,不在于杀敌,拖住他们,等候追兵!

    桥兵这一动作,把这群人留在了树林之中。

    芝映桃两人一愣,这怎么冒出一个用刀的,身穿绿衣,还在协助杀敌?

    随即见烛影和他并肩作战,只得暂时作罢,两人随即加入战圈,堵住两侧,只留下了下山的路。

    桥兵的刀,在虎行步的加持下,神出鬼没。

    对方人多,桥兵砍得很少,主要都是突。

    突,要么躲闪,要么防御。

    躲闪,速度能快过桥兵的,不多。

    防御,环首刀刀身很窄,如不能准确击中刀尖,只能范围防御。

    这不难理解。

    一刀砍过来,只需要武器挡在刀经过的地方即可,但刀突过来,也就是刺,那就只能挡住刀尖,或者横向一劈荡开。

    横向劈,武器运动范围不小,速度上难以保证。

    几个来回,桥兵就被重点关注!

    烛影趁此机会,扎梅十三手,也发挥到极致,能像师父那样,把她直接震开的人,此处没有。

    不多时,好几人有了轻伤,虽不致命,但逃不出包围!

    “走两侧!”

    一人一声大喝。

    随即,五人围着桥兵,三人围着烛影,剩余的人冲向一侧的梅绮桃!

    扎梅第十三手,一圈圈剑光,烛影随即脱身!

    路过桥兵这头,出了一剑,虽没有效果,桥兵也等到机会,冲出包围,继续拦在边缘处。

    芝映桃同时行动!

    面对冲过来的十来人,梅绮桃根本不紧张。

    她带队的十来人,好手拦截,其他的躲在树后,随时偷袭!

    这俩啥都懂,树不会说,认字会写,小白不会说不会写不认字,其实这都无所谓,关键是这树,只认愿意和小白交流,意思就是小白写的字,它才看,别人写的,一概不搭理。

    这就需要仇正晓来处理了,罗晓和小白交流不畅。罗晓对其他的兴趣不大,对仇正晓的事情很上心,于是就趁此机会教小白认字说话。

    小白忙的一塌糊涂,写字念字,和仇正晓交流,听罗晓的读音,然后写给树看,不过她乐此不疲。陡然,仇正晓发现一个问题,这时间过去老长了,怎么小白还能在外面?

    废了老大劲,终于勉强搞明白基本状况,那就是这棵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也不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为啥自己会认字会写。从它记事起,就一直在这里,但它有个任务,一直记得,好像有人烙印在它记忆中,那就是遇到同类,友好的带到这里来,一切看造化。如果要出去,不得为难。

    树挪到圆台中央,又开始闪白光,良久,从身上抖下一块树皮。小白闪身就来捡树皮,却捡不起来,就看向仇正晓。

    仇正晓很奇怪,小白捡不起来,难道是实物。闪身过来,居然真的是实物。树皮两面各有一幅地图,右下角均有一个标志,绿色的圈,绿色的树。

    树又到旁边写了一行字:“这个地图,给你主人,有缘的话他用得着。这也是我的任务之一。”

    仇正晓收起树皮,陡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以后要进这里来,怎么进来?

    树看了看小白写的字,又写了一行:“回头送你们出去的地方,你在哪里呆两个时辰,我会出来接你。”

    隔了一阵,补充写道:“我有烙印说,我离开这里不得超过一个时辰,否则会永久消散。你怎么没有消散?”

    小白实话实说:“在外也只能呆一个时辰,其余时间要在主人意识里待着。”

    “那你们先这里看吧,完了我带去下一个地方。”树写下一行字,一闪就不见了。

    仇正晓他们找不到那棵树,但小白找得到,他俩就一个藏一个找。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怒吼,仇正晓他们从四面八方冲向怒吼处,看到只有那棵树和小白。

    仇正晓询问小白得知,她在教那棵树说话。那一声吼,是树发出来的。

    小白不用待在仇正晓意识里,在外有了她能逮住的角色,肯定不会放过它,树貌似也不生气。小白属于那种说不得的,说了她估计要和仇正晓赌气半天,也就作罢。

    仇正晓在这里逛了一圈,药材很多,也没有修兽守护。于是就拿出唐珠旋给的资料,找到几种恢复灵力的药品,准备按配方采药,又迷糊了,不知道这药材长啥样。

    都要放弃了,此次只怕毫无作为,蓦然想到了树,不知道它是否认识药材。

    好在刚才没有教训小白,很快就知道树,认识这里面所有的药材,而且还知道长在哪里,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仇正晓他们就把之前挖的植物全部拿出来,准备在树的帮助下采药。

    哪知树看到了满地的植物,貌似生气了,一动不动,也不理小白了。

    仇正晓挠了挠头,捡起地上的植物,开始找空地把它们栽起来,小伙伴们也来帮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全部都栽好。

    小白又和它磨了半天,树终于有所动作,一闪就不见了,好在有小白不停地大喊,仇正晓他们才找得到它。

    “我有烙印,如果来客需要帮助,可以去悬崖上的洞里查找。”树在地上写了一行字。

    仇正晓他们爬上悬崖,才发现这个悬崖在圆台左后侧。山顶也有一圆台,仅能容一人打坐大小,周围杂草丛生,有一道略浅,应该是道路,通向后方。

    沿着道,地势逐渐往下,消失在灌木丛笼罩的洞口前。一行人小心清理洞口灌木丛和杂草,入洞十米左右,终于没有了杂草。又前进了十来米,就来到一间石室。

    石室非常简陋,石几一张,一锦盒置于左上角,中央一张树皮。两侧洞壁上各有一个壁龛,都有一个锦盒。

    仇正晓拿起树皮,上面几行字,字迹清秀,标点符号也一丝不苟,该是精心准备,而不是匆忙为之。

    “我本应修,卷入苍梧大乱,隐居于此。

    如今第三次外出,寻找应修之人,以传衣钵。

    归期未知,故留应修之术在左,以防不测。

    右为药品药材整理合集,谓之苍云典。

    留此三物,望有缘人善待之,盼能帮寻衣钵之人。”

    树皮上没有说桌上的锦盒是什么,看上去也没有恶意。仇正晓全神贯注打开桌上锦盒,通体碧绿的四面体,没有任何异常,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就放在桌上。

    少倾,回头对许灵说:“许二,这里没有危险,原来的主人是个应修,和你有缘,你来处理吧。”

    “应修?”许灵大喜过望,闪身来到石几旁。

    仇正晓出得洞来,对跟他一起出来的罗晓说:“罗胖,独自一人,隐居在此,是好事还是坏事?”

    “苍梧大乱肯定不是小事,不然也不至于让人隐居在此。”那几行字虽然简单,罗晓也看出来了主人的无奈。大乱之大,让能创造如此奇迹之人,隐居在此,仅这几个空间,就非常人能力所及。

    “我渐渐觉得个人实力越来越渺小。”仇正晓苦笑了一下,“如此高人,都只能隐居。”

    “可能团队重要的人出了意外,需要隐忍,待东山再起。”罗晓笑眯眯地说,“这里的主人该是辅助角色,辅助都能修到如此之高,看来许二任重道远。”

    正说着,许灵拿着一竹简走了出来:“晓四,这主人是一六应修,她说修到8重,就可以和那棵树交流。她只修16重,我要修32重。”

    “你以前听过一六应修吗?”仇正晓挠了挠头问道。

    “没有。”

    “那不要紧,你继续修炼三二应修。一六应修,你有机会帮她找个传人吧。”仇正晓笑了笑。

    “苍云典,非常详细,还说这里有地方炼药。”许灵晃了晃另一个竹简。

    “这里炼药?那看来还得问那棵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