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又见黑衣人

作者:桥兵娃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两道劲气,一前一后,一左一右。

    要是白天,桥兵很想试试看,仅仅用砍,是否能破青丘门的刀,但现在才刚入夜不久。

    竖版行者让路早已蓄势完成,八成力道!

    虎行步随即启动,跟在劲气之后。

    砰!

    碰撞之下,桥兵身形一滞。

    行者让路部分穿过对方的劲气,对方另一道劲气落空,冲向桥兵身后!

    青丘门的两人,刀一出,随即靠拢。

    桥兵重心稍微右倾一点,左手一掌,右手一刀。

    行者让路穿过的劲气被一人挡下,桥兵的左掌拍上。

    砰!

    对方刚挡完那道劲气,后继无力,被桥兵一掌拍飞,撞到墙上,一声闷哼。

    叮!

    另外一人原本有伤在身,强行出刀收刀稍缓。不过桥兵只是一刀,堪堪挡下。

    一个月后,桥兵才回到老顾船屋。

    这一个月,日子很难过。

    偷偷摸摸跟着五娴桃他爹,去接回他娘,然后再到侬河滩,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

    好在没有遇到抢武功秘籍的人,总算不幸中的万幸。

    好消息就是五娴桃答应了他,把有人将会进攻一水河的消息,告知一水河。

    入夜,桥兵照例来到烛影的山洞。

    虽说白天无所事事,晚上,桥兵从未浪费。

    青丘门那一战,桥兵又觉得内力不足,八成内力,效果并不明显。

    师父给的心法,修炼几乎完成,剩下的就是火候,日积月累的修炼即可。

    春山庙那青衣人一掌,内力之强,第一次见过。桥兵信心满满,假以时日,那种强度的內劲,并非不能达到。

    框架和横竖并驾齐驱,桥兵运行数个周天,顿时神清气爽。

    “肉包子,还和我们打吗?”下得台来,罗晓轻声问道。

    “你们能破糖包子的防吗?”梅焰对唐豹的防御,这会儿很是忌惮。

    “他防不住我,我可以转移到他身后。球球的话,该能直接破,可能会有伤害。”

    “先不扯这么多,我们要打,给竞技场说了吗?”唐豹关心这个问题。

    “好像说了。”罗晓笑眯眯地说道。

    “那就打呗,不能言而无信。”唐豹对梅焰说道。

    半炷香时间,七个人走上台,仇正晓和罗晓站一边,梅焰他们站一边。

    罗晓的鞭子,淡淡红光萦绕。仇正晓手持一根棍,却以握剑的手势拿着。

    看台上的学员还是第一次看到闪闪发光的武器,议论声顿时四起。

    有的老师见过发光的武器,一般都是武器本身的颜色,而罗晓这个,鞭子是黑色的,却是红光萦绕,这该是高默契度武器。唐珠旋也是一愣,她知道这个武器不是什么高默契度武器,上次炸房子的时候,没注意这武器有啥异常,现在看来,这武器可不是一般十件套。

    “准备好了吗?”罗晓问道。

    话音刚落,侯雨丽起手就是只身恨水,一道水墙朝仇正晓那边漫延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仇正晓却往前大迈一步,堪堪贴着水墙站定,罗晓身影一动,出现在仇正晓身后。

    就见黄光一闪而没,防意如城发动,把两人保护在其中,水墙一过,黄色保护光晕随即消失,没有一丝浪费。

    梅焰他们却是没有看到仇正晓往前迈了一大步,跟着水墙往前移。哪知水墙前进了半米不到,中间就冒出一团黄光,随即黄光消失,骇然是他们俩,就这么冲过来了。

    刺耳的破空声骤然响起,梅焰一听就知道是罗晓,冲自己来了。

    丁丹彤黄光大炽,无敌金身挡在梅焰前面,梅焰全力一只火箭射出,却见罗晓直接把鞭柄扔了出去,目标正是那只火箭,人却是黑光一闪。

    梅焰心里一惊,上当了,目标不是自己,而是其他人。还来不及提醒,奚冰柔就觉得左肩被人抓住,然后就腾云驾雾,飞了起来,等落地的时候,骇然发现一堵水墙冲自己过来了,敢情是侯雨丽发出的那道水墙。

    梅焰的火箭和鞭柄碰在一起,砰的一声闷响,火焰被打散,鞭柄还没有落到地上,就又到了罗晓手里,却发现金光闪闪的丁丹彤不见了。

    丁丹彤在那?她出现在目瞪口呆,正要运气灵力抵抗水墙的奚冰柔身前,挡住了水墙,也是没明白过来,怎么就在这里来了,好像是飞过来的。无敌金身状态,对外界的感知不是很强,才处于无敌。

    此时,仇正晓以棍代剑,红光连连闪烁,在唐豹的盾前连晃三下,唐豹黄光大炽。

    轰轰轰轰轰……

    五声巨响,擂台保护罩差点破碎,唐珠旋和李晓艺两人同时输入灵力,维持保护罩稳定。这次对保护罩的冲击力度比刚才要稍弱,但,是连续两次,冲击同一个地方,破坏力却强很多。

    唐豹却不止承受两次攻击,而是三次,第一次是棍子刺在盾上,定江山挡下,攻击落在防护罩上;第二次仇正晓一掌拍在盾上,定江山还是挡下了,攻击依旧转移到防护罩上;第三次仇正晓稍顿了一下,定江山一结束,就是一脚,踢在盾上,定江山结束了,全身装备显现,三个白色光环很是耀眼,硬挡了这一脚的冲击力。

    唐豹一个倒翻,蹬蹬蹬,连连后退,站定之后,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

    仇正晓大吃一惊,闪身上前,绿光大炽,发现他只是力竭,震荡所致,没啥大碍。忽然就觉得屁股上挨了一脚,一个趔趄,回头一瞅,却是梅焰接替了自己,为唐豹疗伤。

    到此,打是打不起来了,罗晓就宣布队内切磋,就此结束。

    看台上都看得很清楚,仇正晓那三次几乎不间断的攻击,直接破了唐豹的防。但是,那三次攻击怎么做到的,几乎没人想得明白,因为能够像仇正晓那样,把灵力分成三份,分别控制的人实在是太少。

    罗晓惊艳的速度,有的人见识过,有的人没有,好像妖法一样,能修到这样,修炼之路很有盼头。要是不熟悉,罗晓可不敢一来就用空间转移,万一对方能够撕裂空间,就起不到作用。

    唐豹居然是生验期,修为如此之高。装备,是十件套。却由他们五个,对阵两人,这两人,虽然没有看到光环,也没看到全部装备,那肯定是远胜于唐豹他们,妖怪吗?这才是六年级学员,都不知道该怎么想了。

    虽然觉得不过瘾,但那能怎么样,队内切磋,都打得受伤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种子队必胜!

    有人看到了精彩,有人看到了目标,有人看到了差距,还有人服气了,当然也有人嫉妒,但这些都并不影响暂时喊一句同样的口号!

    唐珠旋设想的第二场该比第一场精彩,这点没错,但结束得也太快了一点。李晓艺眼神很是振奋,那几千万资金送给他们,绝对值得。马晓霞眼睛瞪老大,自己想的破防方式和实际的破防方式,完全不一样,仇正晓他们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看来实战才是检验实力的唯一手段,更加坚信要带队去康城双手历练。

    学员的年龄毕竟不大,竞技场外热闹非凡,仿佛过节一样,看上去几乎忘记了精彩的比赛,只是部分高年级的学员若有所思。

    李晓艺蓦然闪现出一个念头,学院需要经常进行队伍剑的切磋,采用积分制,到达一定积分给与奖励,势必能增进学员之间的交流。他的这个想法,和马晓霞不谋而合,只是马晓霞想从仇正晓那里搞些奖品过来。

    此时的马晓霞正软磨硬泡,要让唐珠旋从仇正晓那里,弄一些技能,作为初期奖品,后期奖品由学员历练获得,不然她设想的机制,要等历练获得配套技能之后才能实施,那得多少时间就不知道了。

    唐珠旋虽然认为仇正晓会给,但是这似乎有些不妥;马晓霞一心为了教学,自己又很赞赏。正左右为难,就遇到了踌躇满志的李晓艺。

    再说仇正晓他们回到四合院,梅焰把唐豹带回屋去疗伤,其他人也各自回屋。

    仇正晓把奚冰柔叫住,和罗晓一起回屋。

    “你是什么情况?修炼方向是什么?”罗晓关上门,仇正晓直接就问。

    “咋的了?”奚冰柔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的技能和装备好像没有成型,不像大家族的人。”仇正晓说出心中的疑问。

    “这事啊,我出来很早,你说的这些东西,要等我这次回去,家族会给解决。”奚冰柔笑了笑,“我现在技能确实不成套,也没有施加增幅。”

    仇正晓想了想说:“那你现在看看,我们这里有没有合适的技能,先练上。到时候,你还我就是了。”

    “这不行,到时候家族会验证,有了技能就不会再给了。”奚冰柔有些为难,“家族会认为我在外的时候,利用了家族资源,修炼了技能。”

    “……还有这样……”仇正晓有些没招了。

    “那你还是先修炼,算送你好了。”罗晓笑眯眯地说,“我们队伍所有的人都这样,你也不能例外。”

    “那你们要亏大发了,我修全的话,要十二个技能。”奚冰柔不相信他们能拿出来这么多,仅仅是打趣他们。

    罗晓拿出技能盒子,上面都有标记,分门别类,很好识别。

    奚冰柔吓了一跳,半响才幽幽地说道:“你们厉害!罗胖,你家的那个都舍得?”

    罗晓还是笑眯眯的:“到时候,你给我们多用些高级金属,买也可以,就行了,我们缺金属。”

    奚冰柔也就不客气了,还有点过分。这么同类技能可选,就要选名字,一点办法没有,仇正晓只好帮她一起选名字。罗晓看得哭笑不得,随即也作罢,要是自己,可能也会这么干。

    好不容易技能选完,奚冰柔很是满意,又随口说道:“我的套装,就回家去解决吧。金属的话,回家找我姐姐要,她能搞到。你们还有没有单件武器,我选一个防身。”

    罗晓收起技能盒子,仇正晓拿出一个大木箱,里面有各种单件武器;“喏,你选吧。”

    奚冰柔翻了一阵,忽然直起身来,手里拿着一张卡,晃了晃说道:“你们这个卡是哪里来的?就乱扔在这里?”

    “这卡是什么?”仇正晓问道。

    “这好像是中部修真,井家钱庄的不记名卡。”奚冰柔弹了一下卡,“说不准里面有钱。”

    “钱!”仇正晓对这个有兴趣,“那怎么取?”

    “拿卡去钱庄就行,你看这卡,标记是一个屋子,应该是普通金币。”奚冰柔继续说道。

    “这些呢?”罗晓取出一个盒子,从奚冰柔手里拿过那张卡,放一起,“球球,怎么还漏了一张到你哪里呢?”

    这次,奚冰柔倒吸一口冷气,那可有好几百张卡,都是无记名卡,而且绝大部分是奚家的,失声问道:“你们从来搞来这么多卡?”随即就改口道,“你们果然很狠。”

    一看奚冰柔就是行家,分卡的手法眼花缭乱,一会儿就把卡分好了:“这堆我们奚家的普通金币卡,这堆是修真金币卡;这个两份是中部井家的,这两份是南部离家的。这一张是东部震家普通金币卡。这一张是北部李家修真金币卡。”吞了口唾沫,“你们把东西南北中的卡都收全了。”

    “你们奚家的卡不是这样的吗?”仇正晓取出李晓艺给的卡。

    “这个是记名卡,要有许可的人才能取。”奚冰柔看了一眼。

    “你们等一下,我去去就来。”说完奚冰柔收好技能片,就出去了。

    仇正晓的两张记名卡,居然没有激活。奚冰柔就给他们激活,他们两人可以拿卡取钱。

    最终,修真金币定格在八千多万,普通金币也定格在九千万多点,这让仇正晓稍微满意了一点,至少,行走在皓月大陆,不需要去考虑普通金币问题了。

    奚冰柔也告诉他们,修真金币,对于修真之人,用处更大,再多也不算多。

    仇正晓决定把中部井家的无记名卡全部给梅焰,对她或许有帮助。

    奚冰柔看不懂,但不重要,取了柄剑,拎着箱子回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