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山坳

作者:桥兵娃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剑来   最强反套路系统太上布衣   一品道门   天下第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最强反套路系统   无疆   三寸人间   超品小农民   

    感谢,无需多言。

    桥兵捡起一把刀,试了几下,和张三并排。

    祁雁兰拔出了剑,垂手,剑身水平,剑尖向前,看上去好似不会用。

    青衣人没有动,原因很简单,这三人不是目标。

    收刀,不合时宜,对方有挑衅的意思。

    打也有问题,任务怎么办,还有托天祠的原则,势力范围内,禁止理由不充分的打斗,就算吃亏,也不能造成不良影响。

    试想,一个动荡不堪的地盘,何谈安居乐业。

    不得不说,托天祠高瞻远瞩。

    作为老大,必须为小弟考虑,小弟没了,老大也虚有其名!就算小弟是平民,也一视同仁。

    外来者,只要不危害到小弟利益,不针对托天祠,动武理由就不充分。

    当然,出了地盘,另当别论。

    这三人,说什么打扫桥,先前有一波……

    “你们说吧!先前一波,不打扫,让我们自己过桥!我们砍树过来,你们拔刀围起来。对,你们等着,我把那一拨喊回来。”

    青衣人面色怪异。

    张三又捡一把刀。

    一手一把刀,叮叮当当砍了起来,刀背对刀背,刀锋对刀背……花样无数。

    力道不小,声音很大。

    果然,右侧,刚才那波青衣人消失的方向,脚步声传来……

    露了个头,直接退了回去。

    “喂,来都来了,出来啊!评评理!”

    战三敲得正欢,忽然传来一声大喝:“贼子,还不束手就擒!”

    两息,闪出一人。

    来者依然一袭青衣,颜色略淡,一头白发,束在脑后,飘飘然。

    没有武器,站在那里,大有藐视一切的气势。

    来者名叫强向,托天祠六长老。

    从小溪下游而来。

    这里得啰嗦几句。

    从此地进入托天祠地盘,并非最近。

    最近在下游十来里之处,那里也有小桥,和此桥几乎一模一样,强向在哪里停留了小半时辰。

    拦截除了几大长老,其他的都是结队而行。

    几大长老依次从东侧下山,巡游边界,西侧上山,稍事修整,又从东侧下山。

    拦截小队三班倒,三个时辰换班。

    拦截小队分两类,一类是巡游,一类是固定点拦截,各司其职,不得擅自离岗。

    固定点拦截,其实就是守桥加渗透。

    所谓渗透,把目标逼入南向镖站地盘,截杀。

    巡游,马不停蹄,任何风吹草动都不放过。

    总之,托天祠布下天罗地网,只为一人。

    大半夜下来,几十名麻衣人被抓到山顶,反抗的业已击杀,并没有发现所要之物……

    巴昊苍大摇大摆来到小桥,青衣人一言不发就要抓捕。

    不到一炷香时间,青衣人只得采取消耗拖延战术,等候长老或巡逻到来,却等来了桥兵他们。

    强向原本以为又有麻衣人,结果发现一老头拿刀互砍……

    所以,很快有了结果。

    那就是该干嘛干嘛,这三人由他亲自带领,去山那边的亲戚家。

    嗯,张三说的,山那边,有家人家姓李,是他大哥的老婆的妹妹的儿子的老丈人家。

    翻山,自然不能穿过托天祠总部。

    大道上山,连接大道的环山小道,崎岖不平,忽上忽下。

    再往下,到处都是青衣人,林中穿梭,草中树上到处乱窜。

    “可惜了那么多兔子。”

    “可惜?为何?”强向声音不急不躁。

    “逮了烤着吃,无比美味。”

    “兔子,从来就是被吃的命。”

    “那可不一定,兔子急了也咬人。”

    说话间,出了搜查范围。

    此处,青衣人之多,只怕蚊虫也无法飞过。

    强向在此停下道:“三位,此处已安全,沿道下山即可。”

    “感谢!”张三连忙道谢。

    转过山包,青衣人已不可见。

    桥兵率先加速。

    转过两个山包,桥兵站定。

    “怎么不跑了?”上方树林缓缓走出一人,正是先前那个青衣人。

    “守株待兔。”张三缓缓道。

    “好一个守株待兔,你就认定站得稳?”

    “你撞过来试试?”

    青衣人,强向哈哈一笑道:“托天祠不少狂妄之辈。”

    “狂与不狂并没有界限,但眼界有界限。”

    “哈哈,你不杀我一队,或许可以是朋友。”

    “这么说,我说不是我们杀的,你不相信了。”

    “不,我相信,但不给机会说。”

    张三一拍脑袋:“这倒是个难题。”

    “为难的是我,我破坏了托天祠规则。”

    “那么你准备撞谁?”

    “我赶时间,一起吧。”

    “好巧,我们也赶时间,但不屑于以多欺少。”

    青衣人没有继续。

    或许是真的赶时间。

    青衣人身形倏动!

    目标并不是张三,而是桥兵!

    桥兵好似早已准备,迎头一刀挥出,略微偏右。

    呛!

    刀出鞘,刀鞘旋转,呼呼直响,直奔青衣人右侧。

    随即跟着刀鞘飘身而出,继续偏右。

    青衣人要击中桥兵,首先要拦下刀鞘。

    刀鞘,拦下不难,尤其是青衣人没有武器。看准时机,抓住即可,最多化解力道即可,一只手足矣。

    另一只手,对付桥兵,自信足矣。

    确实,他有这个资本。

    桥兵的刀,拖在身后。

    忽然,刀从身后撩了出来,恰到好处!

    青衣人的一掌不得不缩回,同时,用刀鞘拨刀。

    刀有点斜,青衣人看得清楚,刀鞘略一调整。

    他还看见了桥兵手腕好似转了一下。

    刀背?

    刀鞘挡上才发觉有问题。

    刀锋,砍在刀鞘上,多少会嵌入一点。

    无论嵌入多少,一拨都能改变其运行方向。

    刀背,不会嵌入,要么砸断,要么滑动。

    砸断和滑动都不能接受!

    这就好比拿木棍对刀,不会期望木棍能够挡住刀锋,被砍时角度略斜,即可压刀,因为砍了一点,刀的前进方向受限。

    你肯定没见过木棍压木棍,那根本压不住,它会顺着木棍到手。此时只能挑开,使用巧力,带开木棍,即能防止木棍滑向手。

    青衣人的选择也是挑开。

    刀鞘一使力,又有意外!

    刀背上力道不大,招没用老!

    青衣人确实了得,身形一闪,侧身错开。

    桥兵一击不中。

    内力不及青衣人。

    哪一挑,如不及时收力,只怕刀已经飞了。饶是如此,刀也偏了既定方向,无功而返。

    青衣人接不接刀鞘,五五分。

    如果不接,那一刀背会改变刀鞘方向,还会加速,距离如此之近,青衣人无法躲闪。

    青衣人手持刀鞘,长出一口气。

    “老头,我说你胡子都白了,还欺负小辈,要脸不?”

    青衣人没有回话。

    “不信还治不了你!”

    张三说着就朝他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