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儿子的礼物

作者:骁骑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出名太快怎么办   电影世界修仙传   重生之都市邪仙   废少重生归来   我有美丽系统   重生那些年   重生之财气冲天   万界最强老公   我真没想入赘   

    隔了一日,王海聪回请刘昆仑吃饭,地点设在一艘游船上。

    这艘船是淮江里的餐饮游船,今天包场没有其他客人,厨师和侍者都是王海聪从凯宾斯基借来的,木头甲板上只摆了一张餐桌,撑着遮阳伞,两岸景色如画,江水缓缓流过,优美的小提琴声舒缓飘来,在这种场景下吃饭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刘昆仑落座之后,王海聪笑道:“我没和你打招呼,另外请了两个客人,希望你不要介意。”

    话音刚落,春韭和小红从舱里走了出来,春韭穿的和平常一样,小红特地穿了新买的衣服,一条金桥大市场买的廉价绣花版牛仔裤和一件缀着亮片的t恤。

    客人们落座,春韭小心翼翼,小红欢天喜地,王海聪倒是满脸的真诚。

    “谢谢你们的招待,今天尝尝我精心准备的午餐。”王海聪颇为自豪的指着满桌琳琅满目的美食说道。

    洁白的桌布,骨瓷的盘子,就摆那么一小片食物,逼格是有了,但是份量严重不足,不符合小红心中对于高级大席的定义。

    “这是意大利熟成师皮里诺.奥利切原创的奶酪,用牛奶、羊奶和山羊奶混合,加入黑松露制作而成,仔细品尝,你会尝到奶的甘甜和松露的清香。”王海聪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大家,“尝尝吧。”

    刘昆仑和春韭尝了都煞有介事的夸美味。

    “这一口还不够喂猫的。”小红砸吧砸吧嘴,没吃出特别来。

    “那再尝尝这个,俄罗斯进口的鱼子酱。”王海聪殷勤的向小红推荐,后者没等他说完,就拿起勺子舀的满满送进嘴里,吃了一口忍不住吐在地上,嚷道:“这么腥,难吃死了。”

    “你要配上专门烘烤的白面包片吃才行,再来点奶油。”王海聪示范了一下,“虽然说直接食用也是最好的吃法,但未免太奢侈了。”

    能让王海聪都觉得奢侈的鱼子酱那该多贵,小红不懂事,春韭总是明白的,小红吐的这一口不得大几百块钱,事实上她远远低估了这种鱼子酱的价格之昂贵。

    王海聪预备的还有意大利北部特产的白松露,这东西比黑松露高的不是一一点半点,还有生切的意大利伊比利亚火腿和法国鹅肝,挪威三文鱼,德国香肠,都是他在欧洲旅行时寻访到的美食。

    席间用的是法国香槟酒,酒瓶子放在银质的冰桶里,侍者倒酒戴着白手套一丝不苟,这顿饭的食材全部是空运而来,价格不菲,可惜俏媚眼做给瞎子看,不光小红和春韭消受不了,连刘昆仑这种见过世面的也吃不惯。

    吃饭只是交流的机会,王海聪告诉刘昆仑,十月份是父亲的生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

    “你得预备一份独特的生日礼物。”王海聪说,“能不能认祖归宗,这是一个好机会。”

    然后王海聪又讲了一些父亲的喜好,王化云虽然喜怒无常,但爱好是固定的,他喜欢文物,喜欢艺术品和精美的工艺品。

    “父亲是个收藏家,也是全球最顶级的文物鉴定师,你财力有限,买文物是不明智的,我也没法给你太好的建议,我想说的是,真情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饭后,回去的路上,刘昆仑问小红这顿饭咋样。

    “饿坏我了,还不如街边的麻辣烫。”小红如此评价,“不好吃,还吃不饱,有钱人太小气了,弄点排骨红烧肉啥的不好么,大鲤鱼大龙虾也行啊,净弄些稀奇古怪的破烂”。

    “你知道这顿饭多少钱么?”

    “我估摸着得上千。”在小红的世界里,上千一顿的饭就是极限了。

    刘昆仑也估算不出这顿饭的价钱,但他觉得不会低于十万,光是包船和请乐队的钱就不是个小数字。

    对于这顿饭的讨论没有深入下去,春韭主动帮刘昆仑出主意,该给王化云送什么礼物。

    “你的生父是有钱人,你就得扬长避短,送点特殊的,比如你自己做的什么物件。”春韭的这个建议很精准,刘昆仑频频点头。

    “现在不都是家长给孩子买生日礼物,怎么倒过来孩子给爹送礼了?”小红再次语出惊人。

    刘昆仑无言以对。

    把她俩送回面馆,刘昆仑去找邵教授,小红继续刷碗干活,她欢乐的唱着歌洗着碗,忽然问春韭:“俺姐,你说王大少是不是看上我了,非要请我吃饭。”

    春韭说:“你想太多了。”

    ……

    邵教授办公室内间的窗台上又换了一盆新的君子兰,老先生一边拿小喷壶给花叶子喷水,一边说道:“要说你父亲喜欢什么,我还真不知道,当初我们一起在青海的时候,给他一个青稞面团他就能高兴好几天,后来平反释放、落实政策,有段时间咱们国家特别流行君子兰,价格炒的老高,我记得八五年初,有个人花了十四万买了一盆君子兰,85年的十四万啊,够买四十两黄金的,算下来花比金子都贵,你父亲就是个君子兰爱好者。”

    刘昆仑点点头:“想必您也是喜欢君子兰的。”

    邵文渊说:“我也喜欢,但不炒这东西,一盆花应该有它自身的价值,但花所寄托的感情是无价的,我精心培育的君子兰,他来信说喜欢,我二话不说就送给他,后来我们绝交,我又把花要回来了,说起来你和这花也是有缘,不过是孽缘,我两盆花被你看过之后都枯死了,呵呵,开个玩笑,不过还好,他们只是分株繁育出来的,母株还在我家里,那可是二十多年的宝贝了,我可不能让你再见了。”

    刘昆仑问:“那这一盆呢?”

    “这一盆是学生送我的,和那些没关系。”邵文渊说。

    刘昆仑寻思是不是弄一盆君子兰送给王化云,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个礼物太过常规,引不起注意。

    那么什么样的礼物别出心裁还能博取欢心,更重要的是控制住成本呢,他陷入思索。

    ……

    九月,江东航展的声势日渐浩大,广告牌已经出现在市中心摩天大楼上,公共汽车上,以及各大报刊杂志的广告页面上,这不仅是一场航空界的盛会,简直是一场嘉年华狂欢节。

    全球知名的飞行特技表演队进行特技飞行就不说了,更有空军的大力协助,静态展出航模和战机,明星加盟,奢侈皮助阵,豪车摩托名表秀,靓丽车膜更是一个不能少,现场还有bbq室外烧烤大会,想想都令人向往。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场官方背书的盛会,在宣传手册和邀请函上是这么印的,指导单位是江东省政府,主办单位是近江市政府和江东航空公司,承办单位是昆仑地产和江航飞训基地,协办单位包括民航局、空管局、军区空军参谋部、省旅游局、民航飞行学院等。

    而具体承办单位则是昆仑地产,一家新鲜出炉成立没一年的地产公司居然能搞这么大阵仗的盛会,这简直是最好的广告,花一千万做广告都达不到这个效果。

    但是实际上,昆仑地产只是一家注册资金不到千万,包括董事长在内员工不过三人的皮包公司,真正干事的人全是王海聪的手下,他们联系各方,搭建场地,协调关系,聘请模特,那些奢侈品大牌更是只认王海聪。

    私下里李明对刘昆仑说:“人家截胡了,但是咱也没话可说,海聪这事儿办的地道,活他干,咱们名利双收,只是在大老板面前咱们输了一阵。”

    刘昆仑也觉得输的心服口服。

    暑假期间,王家的兄弟姐妹们又单独聚了一次,刘昆仑、林海樱、王海聪,三个人三个姓,但骨子里的亲情是割不断的,聊到生日礼物,林海樱建议刘昆仑剑出偏锋,画一幅画送给父亲。

    “不需要写实,就画你脑海里闪现的一幕,一定会大放异彩的。”林海樱说,她已经从中央美院毕业,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留校读研,二是出国留学,但她却舍不得妈妈,哪儿都不想去。

    刘昆仑深以为然,琢磨着该画一幅怎样的作品。

    ……

    终于到了航展开幕的日子,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省市政府和江东航空都给与了大力支持,满大街都是航展的宣传画,明星贵宾们接踵而至,来自全国的航空爱好者和追星族把近江的酒店都住满了,航展一票难求。

    航展主场地是刘昆仑学习飞行的训练基地,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这里建起了一片临时场馆和观景台,彩旗飘舞,音乐阵阵,到处都是活动,有名车展销,有摩托比赛,车模和飞机模争奇斗艳,渴了有冰镇饮料,饿了有户外烧烤,很多人开着私家车前来,在基地外面的草地上支一顶帐篷全家躺着看特技飞行,倒也惬意。

    王海聪请来不少明星助阵,更有航空计时器专业厂家百年灵的赞助,整个航展高大上气氛浓郁,但最令人震惊的神秘嘉宾不是什么明星,而是王化云。

    王化云身份显赫,他是八十年代投资大陆的香港富商代表人物,曾经当选过全国政协副主席,虽然后来卸任了,但依然算是副国级,江东省党政军一把手都来觐见,老爷子身体很棒,平易近人,但是该有的规格一点都不马虎。

    他是乘坐私人专机前来,一架低调的波音737,外表装饰的和普通江航客机差不多,但内部别有洞天,至于为什么采用江航涂装,这是因为王化云实际上是江航最大的私人股东。

    飞机落地后,党政领导前往机场接机,在机场贵宾室会晤后,王化云乘坐直升机前往航展现场,这时候才小范围宣布大老板抵达的消息。

    虽然提前得到消息,但刘昆仑还是有些忐忑,这是他第一次与生父面对面,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最陌生的亲人。

    手机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