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邪恶天才

作者:瘟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把未来世界做成游戏   银鸦之主   魅力游戏剑士   灵气复苏之我是女神   血与刃与瓦罗兰   网游大相师   这不是星际争霸   我就是MT   被游戏追杀的领主   

    天辉(vgj.t):小狗(ame),哈斯卡(the one),全能(yang),海民(fy),萨尔(ddc)。

    夜魇(virus):小娜迦,ta,沙王,毒狗,天怒。

    ddc开雾摸到对面下路高台插了个眼,之后躲在树林里,对面分路包括抢赏金符的动向都被我们尽收眼底。

    于是我们调整了分路:

    劣势路全能、萨尔打沙王、天怒。

    下路小狗、海民打小娜迦、毒狗。

    中路哈斯卡打ta,十零开的对线。第二波兵,我直接对面的兵线放过去,自己站在夜魇的高坡上逼ta走出经验去。我可以不补刀,但你不能吃经验。

    3分钟,我三级,ta依旧两级出头。终于,对面的路人王ta忍不住叫了毒狗来中路健身,结果线上毒狗刚走,小狗和海民就一拥而上,娜迦海妖即刻香消玉殒。

    第一滴血由小狗收入囊中,由此踏上无解肥之路。

    毒狗芒果拉满,一直飘毒让我十分难受,不过他这样一直站在中路,反倒是蹭了ta的经验。

    5分钟,我五级,ta三级,毒狗两级。

    6分钟,fy的海民正好在下路控到一个隐身符,随即转战中路。毒狗飘毒走位很凶,隐身海民调整角度直接一个冰片将其封住,我用火矛将其活活点死。

    这还没完,升到四级的海民学了个雪球,带着我边缘滚到了ta。ta立刻隐匿,海民瞬间插下真眼,再开启摔跤行家,ta开了折光被秒破,适当抵抗了一下,便再度被我的沸血之矛蚕食。

    之后ta再没上线,应该是去打野了。

    9分钟,我出到臂章。

    10分钟,我单开雾偷掉肉山,ame没出点金,直接走臂章、黯灭、天堂的打架路线,因为到了后期,我们不太好处理娜迦的幻像,更何况对面还有个毒狗。

    14分钟,我们五人集结抓掉在中路守塔的沙王,随即乘胜追击,连破中路两个塔。

    15分钟盾消,我出到天堂,ame黯灭加身,全能笛子,海民跳刀,萨尔微光。

    我估摸着以这个路人王的实力,队友给他拉扯这么多空间,他应该也差不多出到了黯灭,bkb也该快了。

    该怎么打起来呢?

    【ame你下路露个线,记得不要带tp。】

    【fy你单开雾跟着他。】

    我说完这波决策后,两人随即会意。

    小狗下路露线,没有tp,我则在上路刷钱。对面只要脑子不坏,肯定开雾来抓我,毕竟盾正好到时间。

    上路阴影处暗藏杀机,我只装作被金钱蛊惑,寸步不移。

    来了!

    娜迦海妖引吭高歌,我瞬间沉溺于幻梦之中。ta走到我身边,我点了他的装备,假腿、黯灭、bkb,不愧是东南亚路人王,刷钱速度果然快。

    fy的海民立刻tp,ame小狗适时钻入其身。

    yang的全能躲在不远处,窥伺敌情。

    ddc的萨尔手捏巨锤,时刻准备框大。

    妖歌结束,沙王跳刺,ta隐匿一击直接当头棒喝,我瞬间掉了半血。

    下一秒,我的队友便站了出来。

    全能赐我洗礼,伤口痊愈,再给我施加天国恩赐,增加魔抗,开了臂章的我当即又是一条好汉。

    沙王和ta被困在萨尔的框大里,前者被我骑脸烧死,后者开了bkb却被我点上了缴械。

    对面的天怒和毒狗?

    早就被赶来的小狗和海民如砍瓜切菜一般宰掉了。

    ta选择魔免tp,却被灵性留了个大招的fy一拳留下,众人将其群殴致死。萨尔想用d留下仓皇逃窜的小娜迦,孰料被她一个分身给解了,倒是有几分意思。

    总得来说,这波便是病毒队的gg团。ta黯灭bkb最强一波还是打不过,那这局基本就没戏了。

    之后我们破掉对面全部外塔,稍作压制后控到第二代肉山盾。

    24分钟,我们带队上高。因为有全能的套子在,我连bkb都懒得出,直接选择了撒旦。

    带着天国恩赐的神灵武士站在夜魇高地嚣张点塔,对面连看也不敢看,因为高坡下有个萨尔在虎视眈眈。

    最终还是路人王ta忍不住了,开雾绕后,跳刀隐匿直接找萨尔,后者绿杖顶起。

    而我也直接朝对面的双酱油骑脸而去。

    黄金战士ta被我队友的推推、微光玩弄于股掌之间。

    而我顶着天国恩赐在敌军大杀四方,高到极致的抗性甚至连毒狗的关也阻挡不了我杀人的步伐。

    片刻过后,风卷残云。我收获三杀,小娜迦大招逃命,而ta则被小狗砍下首级。

    25分钟。

    【virus.in your dream(圣堂刺客):gg】

    【virus.leaf(娜迦海妖):你这么强还找代练?】

    【萧瑟.the one(神灵武士):这不是手受伤了打不了天梯么。】

    【virus.leaf(娜迦海妖):……祝你们好运吧,上次全程看你们和maybe锤了og,加油!】

    【萧瑟.the one(神灵武士):借你吉言。】

    夜魇遗迹轰然倒塌,病毒战队却送了我们两句祝福。

    其实我们本身就没有什么恩怨,他们不过是想来教训教训不讲素质的代练狗而已,严格来说,倒像是“扫毒”战队了。

    “啊——有点轻松啊。”皮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手里又抓来一个汉堡,有些飘了。

    ddc拿起手机看了看,搓了搓手催促道:“搞快点,搞快点。打完决赛我要和女朋友face time了。”

    于此同时,王宸毓和徐森林纷纷放下手机,脸上的布满了认真的神情。

    “操,有女朋友了不起啊?”周海钖小声嘟囔了一句,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满写着三个字“好兄弟”。

    我尴尬一笑。

    决赛的对手匹配的时间有点久,大概是这个时间点的队伍还没打完。

    我们随意闲聊了一会,对手终于匹配上了。

    决赛:vgj.t vs eg。

    不会这么搞吧?

    我点了点对面的头像,明显听到一旁的皮鞋倒吸一口凉气:“不会吧?”

    对面的人依次是:eg.sumail,eg.20.bulba,eg.pdd。

    eg,全称“evil genius”,意为“邪恶天才”,世界电子竞技俱乐部豪门,其dota2分部更是以绝对强者的姿态登顶ti5。其中单选手sumail是公认的世界顶级中单之一,对线能力强大,操作如水银泻地般完美。

    更可怕的是,当他率队夺下那块象征dota2最高荣誉的不朽盾牌时,年仅16岁,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少年。

    皮鞋看了眼电脑,又喊道:“卧槽,ig.v和og干上了,lgd也碰上了liquid,newbee.y已经和mvp干上了。”

    上次开黑就碰到了og,这次又碰上个eg,我也有点懵了:“什么情况?怎么那么多外国队都跑来国服打勇士联赛了?”

    徐森林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集训啊,你不知道ti6在中国举办吗?”

    “什么?”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ti6,在中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