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勇士联赛

作者:瘟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把未来世界做成游戏   银鸦之主   魅力游戏剑士   灵气复苏之我是女神   血与刃与瓦罗兰   网游大相师   这不是星际争霸   我就是MT   被游戏追杀的领主   

    一周后。

    【试训周结束,各大青训队伍扬帆起航!】

    【lgd.maybe坦言各大青训队伍中单皆实力强劲,某些新人实力尤其恐怖。】

    【破而后立!vg为冲击ti6组建银河战舰!妖精,hym加盟,burning退居五号位。】

    【newbee经理坦言:sccc将预定一队中单,下一个mu神指日可待?】

    【ig.v天才中单paparazi登顶国服,且看天梯第一如何率队涅槃!】

    【神秘选手,原常驻天梯第一“雨”不知所踪,据知情人士透露,“雨”从未在各大队伍现身试训,他究竟去了哪里?】

    我继续往下刷,才看到了寥寥几条vgj.t的消息。

    【雷动九天!三大老将fy,yang与ddc领衔vgj.thunder,两大天梯路人王加盟分担一二号位。】

    【欺骗?vgj.t新任中单被爆社区赏金代练!】

    仅有的一条关于我的消息,居然还是黑料。

    至于王宸毓,倒是让我有些意外,min社区居然连关于他的帖子一个都没有。

    不过想想也是,连他女朋友步栀都不知道他玩dota2,更别提那些陌生玩家了。

    不过这个天梯第一“雨”,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呢?难道……

    “开搞开搞!”周海钖拎着大小包的外卖盒子,摇摇晃晃撞开门,后面跟着个拎着各类奶茶的梁發明。

    今天是周六,一个dota2玩家专属的时日。

    周海钖扔给我一包快餐盒,看着我手忙脚乱的样子笑道:“你这个残疾人手还行不行了?”

    我甩甩了有些微痛的左手,笑着回呛:“一只手也比你这个臭皮鞋强点。”

    大概一周时间,我们几人就混得差不多了。

    我甚至连外号都开始叫了起来。

    皮鞋本身就是个交际派,和谁都自来熟的那种。当他经常用“沙比”,“尼玛炸了”等句句带脏的话带入和你的日常时,那么恭喜,你们已经是兄弟了。

    王宸毓性格和皮鞋有异曲同工之妙,属于熟络之后很好说话的那种,虽然表情不多,但偶尔也会学着皮鞋说两句脏话,着实让我大跌眼镜。

    徐森林是个老人(相对于比赛经验)了,但也常常没个正行,颇有些大阴阳师的风范。

    ddc,梁發明,我们队伍的五号位。中国唯一一个ti全勤的老将,经验老道,性格温和,为人幽默。

    而我,是个已经活了三十多年的老油条了,处理这点人际关系自然是游刃有余的。

    总的来说,我们五人暂且不说比赛的化学反应,单从性格层面来讲,还是相当融洽的。

    五人齐聚,外卖到位,今日就是我们vgj.thunder集结后的首次比赛:

    2016年度4月30日,vgj.t将迎来首秀:

    一周一度的dota2勇士联赛。

    没错,勇士联赛。

    呵呵……没办法,基本没有队伍接我们的训练,凭关系倒是能约个lgd,可我们打不过啊。

    咚咚!有人敲门。

    “进来!”

    “那个,打扰一下。”门外走进来一个女人,穿着工作装,手里拿着几张文件,怯生生道:

    “成老板让我来统计一下两位新队员的,呃,个人资料,还有……比赛id。”

    我想起来了,新人选手是要在v社官网注册信息的,好验证职业选手的身份。成擎可能是这几天被vgjs的问题搞得有点蒙,所以现在才想起来。

    “另外,再附带填一下你们的数字id。”女领队顿了顿,又补充了一点:“最好是大号。”

    “哦,那我登个大号。”一旁的王宸毓突然说道。

    于是没一会儿,一个陌生玩家加了我们所有人的好友。

    【“雨”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所有人都愣了。

    “你不会就是那个……”皮鞋还有点不敢相信,划着鼠标看了一眼他的战绩。

    “卧槽,还真他妈是你?”

    “你早点不说?”我们都惊了。

    王宸毓一愣:“你们没问啊。”他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合着全世界都在找“雨”,原来“雨”就在我们身边。

    “呃,那你id叫什么?可以用中文,但必须跟英文id。”女领队虽然也是一脸懵,但还是没忘记自己的任务。

    王宸毓登时皱了眉头,摸着下巴苦思冥想起来。

    为了防止他的一天就在思考中度过,我当即提议:“就叫ame吧,也有雨的意思。”

    他想了想,点点头:“行,那就这个吧。”

    “那你呢?”女领队又转头问。

    我原来的id叫 hypocrite,意为:虚伪的人。相当贴切。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既然决定了重新开始,那就得贯彻到底。

    “the one。”我伸出了一个手指,慢慢站了起来。

    “通意为第一,又称救世主。”

    “噗。”

    “噗嗤。”

    “哈哈。”

    皮鞋当即没绷住,大笑道:“你他妈再给老子中二一点,哈哈。”

    “你懂个屁!”我恼羞成怒。

    the one,代表“约定好的第一”。

    ame,代表“雨”。

    于是在欢声笑语中,vgj.t官方阵容与id终于敲定了下来。

    处理好各事宜后,我们做好位置,直接开始了匹配。

    四分之一决赛:vgj.t vs 瓜皮王国精挑细选的五个瓜皮小战士。

    对面的id依次是:瓜皮一号,瓜皮二号……

    “五个瓜皮?”皮鞋当即笑岔了气,喉咙差点被鸡骨头卡住。

    我笑着点开了对面的个人资料,最高也就天梯两千多名,估摸着在5000分左右。

    于是我们开始了放飞自我。

    天辉(vgj.t):黑鸟(ame),拉比克(the one),屠夫(yang),小小(fy),炸弹人(ddc)。

    夜魇(五个瓜皮):电魂,老鹿,孽主,先知,沉默。

    对面的阵容明显比我们扎实,但这仍是个欢乐局。

    黑鸟优单孽主,劣势路刚三,中路我打老鹿。

    6分钟,我凭借补刀优势率先达到六级,用鸟运来个凝魂泪。

    我先x起手,再跟走a,老鹿开c,我反手偷个c,追着他爆,最后等一个x将老鹿收掉,但自己也被防御塔带走。

    7分钟,yang大喊:“芜湖人我钩到了!丢丢丢!”

    嗖,小小一个抛。

    “炸!”

    轰。

    【vgj.t.ddc(炸弹人)正在大杀特杀!】

    8分钟,电魂在野区被炸弹人单杀。

    11分钟,先知被屠夫钩进炸弹群,小小又扔来个沉默,于是……

    【vgj.t.ddc(炸弹人)已经无人能挡!】

    14分钟:

    先知携手老鹿来抓我,我身上还背着个电魂大招,当即开启并先行后撤。

    老鹿前倾接撕裂大地,我灵巧走位躲过,再顺手一偷。

    先知发芽降下禁锢,我反手t开树,回头一个x,再偷一手老鹿的大招,黏着两人输出。

    电疗将法爆直接把先知击杀,老鹿再要逃时又被我举起,后续输出将其带走。

    【the one(大魔导师)已经杀人如麻!】

    二打一,被我残血反杀两个。

    另一边的酱油三人组玩得是不亦乐乎,屠夫的钩,小小的扔,炸弹人的炸弹加自爆。对面的几个小瓜皮是被花式吊打

    唯独一个铁分奴,ame的黑鸟,早早刷出bkb、跳刀、羊刀开始找起了单杀节奏。

    32分钟,对面不堪受辱敲出gg。

    【瓜皮一号:我们瓜皮王国的精锐不服。】

    【yang:我们服了。】

    vgj.t首秀,完美收官。

    半决赛碰到了个职业队,倒也是我的老朋友:virus,病毒队。

    “哟,病毒队?老朋友了啊。诶,咋有个排名第三的?这谁啊?”yang有点懵了。

    fy解释道:“病毒换人了,听说在东南亚淘了个路人王,好像叫什么,in your dream?”

    “好像挺吊的,萧瑟你行不行啊?”

    “还行吧。”我淡淡一笑。

    in your dream?东南亚路人王?我掰了掰手指,有点兴奋了。

    bp阵容如下:

    天辉(vgj.t):小狗(ame),哈斯卡(the one),全能(yang),海民(fy),萨尔(ddc)。

    夜魇(virus):小娜迦,ta,沙王,毒狗,天怒。

    fy听说对面的路人王是ta绝活,想一手禁掉,但被我拒绝了。

    中单我点出哈斯卡,但最后一手对面居然还是圣堂刺客(ta),我笑了。

    自信是好事,但是头铁……

    我就打得你裂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