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告别与启程

作者:瘟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把未来世界做成游戏   银鸦之主   魅力游戏剑士   灵气复苏之我是女神   血与刃与瓦罗兰   网游大相师   这不是星际争霸   我就是MT   被游戏追杀的领主   

    医院,某位眼熟的医生一脸愠色:“胡闹!谁允许你私自拆纱布的?”

    我指了指王宸毓:“他。”

    王宸毓:“……”

    ……

    出门还是阳光大道,只是脚下偶有新叶,冷风略显萧瑟,手上多了点白纱。总体而言,我的心情和这天气一样,还是不错的。

    我见王宸毓还跟着,回头调侃道:“行了,我没大事,你可以回去了,免得被步栀发现。”

    王宸毓沉默了一会,问:“我能问一下,你这么想去打职业的理由吗?”

    我笑了:“钱啊,谁不爱钱,我只会打游戏,自然也只能走这条路呗。”

    见他不回话,我又说道:

    “我也可以说是为了梦想,如果你觉得那样说好听点的话。不过这没有意义,电子竞技,胜者为王,不管你是为了圈钱还是梦想,拿到第一,始终是唯一目标。”

    “圈钱可不一定要拿第一。”王宸毓淡淡地说,紧紧盯着我。

    我两眼一恍惚,似乎回到了那个诡异的夜晚,眼前站着的,就是昔日稚气未脱的神秘少年。

    “你……”

    “我可以和你去打职业。”王宸毓突然一改前态。

    “哦?”我一听,来了兴趣。

    “不过有个条件。”王宸毓神色坚定,语气里没有回转的余地,“等高中毕业之后我才会正式去打职业,到时候我会去大学申请休学。”

    “可以。”我爽快答应了。

    四月试训,高考是在六月初,而ti6的预选是在六月末,来得及。

    虽然想要打进ti难比登天。

    “还有,如果是你拖了队伍的后腿,我会毫不犹豫离开。”

    我点点头:“没问题。”

    “还有最后一点。”

    “啥?你能一次性说清楚吗?”

    王宸毓一脸正经:“我打职业的事,到时候步栀问起来,我就说是受你怂恿的。”

    “滚蛋。”

    送走ame这尊活佛后,坐在车站前等车的我闲来无事,点开了min社区。

    一进去,官方的新闻版面就是:【神仙打架!半职业队翻盘maj!】

    热评一:lgd,vg,vg.r三英战og。

    热评二:要不让他们组个队打ti6预选?

    热评三:og显然没认真玩(手动狗头)。

    我顺手往下刷,min社区里满是关于昨天首页局的帖子,一二三四号位被花式吹了个遍。

    要是有人问我锤了og高不高兴,我也不瞎说,那是真的爽。

    可爽完之后,想想,也就那样吧。

    og有没有认真玩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五个是全凭个人能力在玩。

    og前期的交流和压制打得相当好,归根到底是后期玩蛇了,或者说是阵容选蛇了,或者说是太不把我们当人看了,综合各方面因素,加上一点小运气,我们才勉强赢下。

    若是在比赛中遇到og,我们能不能在他们手中拿下一个小分,还是未知数。

    万花丛中过,我瞄到一个热度飙升的帖子:

    【我觉得小小才是那局的mvp】:

    录像看了两三遍吧,我觉得小小才是发挥最亮眼的那个,具体楼下说。

    一楼:编,编不出来别想走。

    二楼:小小亮眼操作是有,但没必要这么吹吧?

    三楼:我去翻了翻小小的战绩,90杀tk,天……

    四楼:萧瑟?我记得有个帖子是挂他代练吧,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小小。

    五楼:不会吧,能和may皇,fy,皮鞋开黑的肯定不是代练狗啊。

    六楼:我也记得那个帖子,不过好像听说去狙击他的都被锤了。

    七楼:别管这些了,插眼听故事,楼主呢?

    八楼【楼主】:一些常规操作我就不说了,先说说最亮眼的那个,16分钟冲夜魇下路野区抓奇迹哥那波。天辉被反蹲,没秒掉德鲁伊,卡尔被留本来是必死的,然后我们来看看小小的操作。

    先插眼,为什么插眼?当时我也愣了一下,后来我看了一眼时间,16分钟。夜晚,晚上视野比较小,插眼能看到左边的野怪,之后小小跳上去,踩花,扔卡尔,中间甚至还调整了角度避免卡尔在空中踩花。

    九楼:这么细?

    十楼:你搁这写呢?他这么吊为啥前期劣势呢?

    十一楼:以为是技术帖,原来是故事帖。

    ……

    有点意思,那我也来扮演一会弹幕大神。

    三百零三楼(萧瑟):这个小小就是单纯运气好,不用想那么多。

    车来了,我收起手机,收拾收拾心情,准备去见我的妹妹,萧一桐。

    这一去试训,估计就会在那边住下。而且ti6预选临近,我们队进不进得去当另说,可封闭式训练还是少不了的,到时候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见,和她道别一声,还是很有必要的。

    社区的设施还是很正规的,一桐被照顾得很好,从她容光焕发的样子我能看出来。

    她见到我,本是一脸兴奋,在得知我的来意后,两道弯眉登时一皱:“哥哥要走了吗?”

    “嗯。”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又问她:“手怎么样了?”

    萧一桐用力挥了挥手:“我的已经好了,倒是你的……”她的视线落在我新裹好的左手上。

    我淡淡一笑:“半只手换个活蹦乱跳的妹妹,不亏。”

    “都怪我……”

    她又开始自责了。

    我叹了一声,右手轻抚她的头,语气难免带上一丝温柔:

    “记住,凡事为别人考虑之前,要多为自己想想,你只记得你有个哥哥,可别忘了我也有个妹妹啊。”

    她朝我眨了眨双眼,有些不懂。

    也是,对于一个九岁小女孩来说,这些道理是有些难懂。

    于是我伸出一根手指,做了个“1”的手势:“别忘了你的生日愿望。”

    “嗯。”萧一桐重重点了点头,同样用小手比了个“1”。

    她笑得很开心,这是我认识她以来,萧一桐唯一一次笑着说话。

    “我的愿望很灵的。”

    “六岁时候过的第一个生日,我就许愿能有一个家。”

    “还有一个好哥哥。”

    ……

    街头一角,熟悉的网鱼网咖。

    “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正在吧台无聊的顾楠见我坐下,有些诧异。

    我笑了:“怎么,我来很稀奇吗?”

    他挠了挠头:“嘿嘿,这不是有几天不见了么。对了,前两天那个爆火的首页局,就打og那把,里头的那个萧瑟,是不是王宸毓?那小小好吊,虚空也血强,那三个职业选手都好厉害……”

    顾楠一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了,不停和我描述那天中国路人队是怎么翻盘的,那兴奋的神情,似乎是他在场上对位og。

    他人属实不坏,就是有点憨。

    “我要走了。”我终于还是打断了他的话。

    顾楠一惊:“这么快?”

    我笑说:“没飞鞋啊,只能走路去咯,来杯可乐。”

    “哈哈。”他笑着递来一杯可乐:“放心,这杯没兑酒。”

    我点点头,随即说明了此次的来意:“我走的这段时间里,麻烦你照顾一下她。”

    顾楠拍拍胸脯,爽朗答应:“可以,我正好志愿打算填市里的大学,一桐交给我完全没问题。”

    “谢了。”

    “打职业要记得拿个ti冠军啊。”顾楠一边擦着酒杯一边悄声说道。

    我一挑眉:“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梦想嘛,总得有几个不现实的。”

    一口一杯可乐,浓厚的气泡在我喉口翻滚,那滋味,比酒爽多了。

    酒喝多了害人。

    “其实,我不是个好人。”

    顾楠一愣,想了想,点点头:“你别说,拿着根保险杠单挑一群成年人,还真不像个好人。”

    “不过我就是佩服你这种人,可惜我没那么勇。”

    “你要是早点这样,萧一桐也不会受那么多苦了。”

    “还好你醒得及时。”

    ……

    火车站。

    一俊朗少年已早早在那里等着了。

    我带着不多的行李,走上前:“怎么样,都搞定了吗?”

    王宸毓点点头:“嗯,和家人都说过了。”

    “步栀呢?”

    “我和她说去买复习资料。”

    “她信了?”

    “她让我帮她带一份。”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距离入站还有十多分钟,我的手机响了,知道我电话的人不多,我以为是骚扰电话。

    “喂?”

    “你要走了吗?”里头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我还认得。

    白瑜,一个和我关系极其复杂的女生。

    “嗯。”我简单回了一个字。

    “以后是不是没有机会见面了。”

    “估计没有了。”我如实回答,她去高考,我打职业,日后定会分道扬镳,估计联系也不会再有了。

    白瑜沉默许久,在我一度以为她要挂电话的时候,她又问:

    “那,我以后能去找你吗?”

    我一头雾水:“你又不知道我在哪里,怎么找我?”

    “你不是要拿第一吗?上了新闻我不就知道你在哪了?”

    “随你吧。”

    ……

    挂了电话,我和王宸毓上了火车。

    找位子坐下后,我只感觉一阵困意席卷而来,仿佛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伤痛与疲累都压在了眼皮上,要让我沉入梦乡。

    我迷迷糊糊地看着车窗外不断变快的风景,心里期望,当我醒来时,这一切不是个梦。

    重新开始,挺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