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风波

作者:瘟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把未来世界做成游戏   银鸦之主   魅力游戏剑士   灵气复苏之我是女神   血与刃与瓦罗兰   网游大相师   这不是星际争霸   我就是MT   被游戏追杀的领主   

    路过网咖,我准备上号看看情况,就让萧一桐先回去。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一个人走了,我没多想。

    开机上号。

    啥情况?

    我看了看列表里无数个好友请求,请求里有的写着“大神带我飞”,有的是“嚣张尼玛呢?”,更多的是“代练sm”。

    我进入min,随意翻翻就翻到了一个帖子,标题为:

    “狙击这个代练狗,赢一把50。”

    内容大意为:

    “楼主也不是啥土豪,但也开个网吧赚点小钱。昨天那个谁那么高调请代练简直就是在污染我们的刀塔环境,所以就想找些刀塔卫士治治这个代练,id贴在楼下了,谁狙击到他,截个胜利的截图和付款二维码,一局50,秒结绝不拖欠。”

    呵,看来我找代练的行为是激起群愤了。

    继续往下翻,有好多人都群情激昂地说着去什么“净化刀塔环境”,“还中国刀塔一个明天”之类的话。其中不乏五六千的天梯高玩。

    不就是为了钱嘛,说的那么好听干嘛?

    不过帮我代练的可是个八千岁,这50可不那么好拿啊。

    我又点进自己的号看了看战绩,嗯,最后一把……

    什么玩意?

    地精修补匠,90/8/13,用时63分钟,胜利。

    90杀?

    我没看错吧?

    这时候又一个热帖被顶了上来:“萧瑟90杀tk,真1v9”

    我忙去瞄了一眼详情。

    原来是ddz面对狙击队好不手软,各种碾压和虐杀,在上分路上顺风顺水,一度几十连胜。

    那些接了帖的人见靠硬实力拿不到钱,便开始动了歪脑筋,用了一种特殊手段,让自己这边的人排到和ddz一边,做他队友搞他。结果ddz那把玩的中单土猫,一个酱油英雄虽然秀的飞起,但还是回天乏术,断了连胜。

    第二把那些人故技重施,又派人排到了ddz一边,结果ddz好像生气了,一手点出tk,7分钟飞鞋开启了全图狂暴刷的模式,很快血精跳刀出炉,一个人全图在跑,连队友也跟不上他,更不要说坑他了。

    ddz的修补匠飘逸灵动,夜魇每次抱团去抓都扑了空,还是不是被反杀两个,然后ddz就会在全屏打个:

    “?”

    后来天辉几人开始明演,面对夜魇的抱团推塔连守也不守了,就在泉水挂机。

    结果ddz出了个血精加刃甲,跳到五人中间就开启血精石的回血和刃甲反伤,刷新再开,再刷新再开,配合茫茫多的小机器人,夜魇五人发现合力打着打着,自己的血都掉没了,个个仓皇逃窜。

    ddz一个一个追杀。

    后来他用支配招了个野怪带到对面泉水,按照顺序把分开的五人依次单杀后,就开始了虐泉之旅:

    羊,虚灵再加五级大根直接秒杀。再刷大,同样的方式来一套,又秒杀一个。没蓝就飞鞋回家补一波,再飞出来虐泉。

    整个过程持续了40分钟,ddz就这样杀了90个……

    最骚的是他还在对面基地爆掉的时候在公屏上发了一句:

    ez:)

    看完整个过程的我是无语的。怪不得ddz和我说中国dota很有意思……是1v9很有意思吧?

    一个组队邀请突然发来。

    有人邀请我进房间,备注:“bo3,父子局,2000,来不来?”

    我笑了笑,有意思,白捡的钱谁不要,随即同意了。

    对面五人齐,还有两个有着“virus”的战队前缀,看来是职业队的。

    而我这边就我一个,瞥了一眼好友列表,正好有一个人在线。

    vg.r.yang。

    发起组队邀请,很快他就进来了。我私聊他:

    萧瑟:能再找几个人吗?我这里有个恩怨局。

    yang:可以,你等等。

    人陆陆续续都进来了。

    十人齐,遂开局。

    选bp模式,因为没必要。

    一手直接点出影魔,我不禁暗暗搓了搓手。

    这个英雄,我还是有些自信的。

    yang点出全能。

    最后阵容如下:

    天辉:黑弓,影魔,全能,海民,萨尔。

    夜魇:虚空,卡尔,兽王,拉比克,小小。

    对面点出了拉比克加小小的双酱油组合后,我就知道他们这把要针对我了。

    果然的,对线才不到3分钟,两酱油就游到了中路,拉比克现将我举起,扔到小小边上,后者抬手一抛,我便被扔到早已埋伏到塔内的卡尔身上,急速冷却加身,我回身压掉个残血兵,极限买出瓶子,随即阵亡。

    第一滴血,由卡尔收入囊中。

    我爱范瑶(巨牙海民):要我来蹲你吗?

    萧瑟(影魔):不用,你们给其他两路压力就行。

    四号位见我频繁被搞,想要蹲我被我拒绝了,前期的小小太厉害,我被抛进塔在被急冷必死无疑。

    下路刚三保黑弓颇有成效,兽王生活不能自理。

    而对面两酱油频繁游中,倒是解放了全能骑士,和虚空1v1全然不虚。

    两路换一路,这买卖划算。

    但卡尔不见得就比我过得好。他作为个三线队中单,实力还不错,但我有黑弓光环加持,补刀将其完爆。而我虽然被游了两次,但海民和萨尔忙里偷闲帮我拉了两波大野。

    4分钟,我侥幸控到一个恢复,自己再拉一波,三炮送上。

    恢复结束,满血满蓝的我走上兵线,身后突然冒出个拉比克和小小。

    又来?

    与此同时,我方一塔瞬间亮起两道tp:海民和萨尔。

    我见状,先朝卡尔压上一记x炮,卡尔往塔里走,我再给他一记c炮。

    卡尔还剩三分之一血。

    然后和我料想的一样,拉比克抬手,小小顺势将我扔进塔内。

    卡尔刚要给我上急冷,便被我一个z炮直接带走。

    拉比克一愣,走上来一个弱化能流,配合防御塔和小小山崩要强行把我吃了。

    可我的第一个小件是护腕,而且我队友也到了。

    海民先滚拉比克,再接摔跤行家,萨尔跟上电击,我回头跟上两下平a,拉比克阵亡。

    双杀。

    小小察觉不对,从下河道企图跑路,萨尔恶念瞥视将其留住,我拉开距离,喝口瓶子精准两连压。

    三杀。

    6分钟8级,假腿,瓶子,护腕,大魔棒,我瞬间起飞。

    后面的故事就简单多了。三路优的我们早早抱团推塔,小黑光环加持,我补出战鼓,无解肥全能做出笛子,海民出到勋章,萨尔秘法微光。

    13分钟对面外塔全部被拔掉。

    我索性放飞自我,黯灭大炮直接走起,bkb也不打算出,顶着个全能的套子就站在对面高地a塔。

    拉比克上来要放个x,我转身打出两下红字暴击直接将他带走:妖怪般的杀戮!

    兽王吼大,虚空跳上来直接bkb罩大,全能见状也开启大招,物免加身的我不慌不忙地享受着虚空的刮痧。

    卡尔要接连招,被跳刀海民一拳搂起,再滚晕。我从虚空结界里苏醒,一记平a再接毁灭阴影收掉卡尔:双杀!如同神一般!

    虚空见势不对,漫游出境却被萨尔瞥视回来,我开启疯脸,再将他的人头收入囊中:三杀!超越神的杀戮。

    兽王带着他的宝宝一脸迷茫,小小则是刚跳入人群中便被黑弓沉默,我杀红了眼,加上队友刻意的让人头:暴走!超越神的杀戮!

    大势已去,对面连买活也不想交,直接打出gg。

    第一盘,天辉碾压,以影魔的暴走收尾。

    萧瑟:继续?

    virus.leaf:等等,我们换个人。

    嚯,叫帮手了。

    而我们这边也有人要走。

    never end:我有点事,先走了。

    我爱范瑶:那我也溜了。

    刚刚的黑弓和海民双双退出房间,只剩下个“yang”和“發發發”。

    我顿时汗颜,忙私聊yang。

    萧瑟:你还拉得到人吗?我就你一个好友。

    yang:……等等。

    没一会,对面的人悉数到齐,清一色的virus前缀,看来是打算拖家带口给我点颜色瞧瞧了。

    然后我们的人也到了。

    newbee.kaka,lgd.maybe进入了房间。(设置比赛房间可以看到选手的官方id,普通房间则没有。)

    什么?

    virus.leaf:……

    萧瑟:嗯……还打吗?

    newbee.kaka,胡琅知,dota2第一个国服天梯9000分选手,与fy不相上下的世界级四号位。

    lgd.maybe,路尧,dota1时期天梯第一,真正的少年天才,顶尖中单,lgd建队核心。

    这两人一来,配上yang这个职业,三个人就足以殴打对面这群小朋友了。

    转瞬间,对面人全没了。

    得,全吓跑了。

    maybe:人怎么全走了啊?

    yang:nmlgb,不换小号?

    maybe:没意思。

    kaka:咋了,你们队咋和病毒队干起来了?

    yang:没,一个朋友被狙击了,来撑撑场子。

    maybe:就是这个?谁的小号啊?

    看来路尧是看了我的战绩,我笑了笑,也不想说假话。

    萧瑟:我这号找人代练的,他们想组团教训我呗。

    maybe:……

    kaka:……

    yang:……

    yang:那天成擎打得那把虚空,是不是你代打的?

    周海钖沉默了会,终于还是问了那时候的事,我随即打字确认。

    萧瑟:是我。

    yang:可以,有没有兴趣打职业?

    萧瑟:等我高中毕业再说吧。

    我确实打算等高考完再说,毕竟有个高中文凭,再混个大学上上,对以后大有裨益。我可不想在高三这个时间段辍学打职业,那前几年岂不是血亏。

    maybe:高中?可以啊,打啥位置的?

    萧瑟:1,2号位都行。

    maybe:来来来,咱俩solo一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愣了愣,突然手特别痒。

    前世的我混迹各大国内二线赛事,基本没有出国比赛,为了吃假赛资源,也很少和这类明星选手交手,现在碰上maybe,难免有点手痒。

    萧瑟:可以。

    kaka:嚯,有好戏看了,皮鞋你学着点。

    yang:可以可以,我也看看。

    我爱范瑶:我也来学习学习。

    刚才离开的海民又进了房间。

    yang:徐森林ntm一个打四的nm solo呢?

    我爱范瑶:要不咱俩先来一个?

    yang:滚你妈,有多远滚多远,那事想好没?

    我爱范瑶:再说再说。

    ……

    徐森林?不就是那个明星选手fy吗?范瑶,范瑶……哦,他女朋友的名字,所以这个就是他小号。那刚刚那个“never end”不就是妖精?这个到现在没说过一句话的“發發發”不就是ddc?

    合着刚刚那些人是vg.r四雄,怪不得赢得那么轻松。我心里不禁同情起那个病毒战队,打击代练却碰上消毒液了。

    maybe:g?

    萧瑟:go。

    比赛开始,影魔sol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