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迷茫

作者:瘟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把未来世界做成游戏   银鸦之主   魅力游戏剑士   灵气复苏之我是女神   血与刃与瓦罗兰   网游大相师   这不是星际争霸   我就是MT   被游戏追杀的领主   

    “这就翻了?”

    成擎一脸懵的回来,他还在擦手。

    我摊了摊手,只说了两个字:“运气。”

    确实是运气。

    运气好在这是个普通对局,而非比赛。对手各种买活乱交,各种不出bkb,给了太多机会,只是这些机会稍纵即逝,而我握住了。

    还有最后一波罩卡尔,我的bkb只有五秒,若不是大招结束连敲两下被动,也许结局截然不同。

    可“如果”的后事,谁又知道呢。

    “牛逼啊兄弟。”他笑得很夸张。

    我这才想起这是个父子局,两边队员阵容不说豪华,可却都是真真正正的职业选手,而眼前这个大大咧咧的男子,水平显然和他们不在一个平级。

    那么问题来了,能和职业选手插科打诨,这成擎来头应该不小。

    “忘了介绍了,我叫成擎,是vg各队的爸爸兼股东。呃,你知道vg吧?”他问。

    我点了点头。

    vg是个老牌战队了,电竞项目涉猎广泛,不过,好像就是缺些冠军的命气。至于刚刚的vg.r,则是vg的一个二队,只是这次突然爆发,打入了sli世界赛的决赛,对阵乌克兰劲旅navi。

    成擎又闲聊了几句,然后又用我的号站上了键盘擂台。

    萧瑟:儿子服了没?

    服你mlgb,是不是输不起找代练?

    yang的回复慢了点,显然刚刚是去看了录像回放。

    就你那智商能想到出刷新?

    萧瑟:就问你服不服?叫不叫爹?

    叫叫叫,叫nmlgb ,要不是教练飘了打死不出bkb,你们早tm没了,嘚瑟nm呢?

    萧瑟:那你不叫爹也行,赢了navi,把奖杯拿回来,我叫你爹都行。

    必须的,到时候妥妥给你安排个3:0。

    萧瑟:牛吹得挺大,到时候别又软脚加尿裤。

    ……

    我在一旁目睹了两人的嘴仗全程,不禁也被逗乐了,两人说的话比谁都脏,字里行间的情谊却是酸得连瞎子也看得出来。

    确实,相敬如宾的不一定是好夫妻,互相嘴臭的,却多半是好兄弟。

    想到“兄弟”,我收起了笑。

    成擎又坐着说了一会,终于起身和我告辞,说是要赶飞机。我猜他应该是要赶去现场看比赛。

    临走时成擎给了我一张名片,我没接。

    倒不是我看不上他或是vg俱乐部,而是这个招牌太大,有很多事不方便操作。

    我倒是想在二三线队伍混一混,吃菠菜能稍微安全点。

    我不是个好人,抽烟,喝酒,假赛,吃喝嫖赌类的恶习,除了第三种,几乎全占了个遍。

    但我似乎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假赛,除了自己,又能害得了谁呢?

    队友?呵呵,队友就是拿来卖的。

    这个高级网吧配备了个类似酒吧的前台,我走去坐下。

    “萧瑟,嘿,嘿。”男服务员突然叫了我的名字。

    我抬头,一杯酒放在我面前。

    “来一杯?我请。”他朝我挤了个眉,满脸不怀好意的笑。

    灯光透过杯中,那醉人的水,映出几个身影。我仿佛又看见了那些年征战赛场的日子,当时的热血如今看来,却尽显荒唐。

    一杯酒下肚,脑子里闪过的念头被酒精定格,并放大了无数倍。

    “谁让他喝的酒?”

    本是微带怒气的一喝,却如一声惊雷在我旁边炸开。

    酒精上脑,那保安敦厚而臃的脸,模糊成了我昔日的队友。

    “你他妈还敢来见我?”

    怒火中烧的我冲上去就是一拳,保安动作还算灵敏,愣了愣退后半步,一个简单的擒拿就把我制住。

    他将我推回座位,用手轻拍我的脸:

    “清醒没?清醒没?”

    我迷糊着摇摇头,脑子里一片浆糊。奇怪,我酒量没这么差啊……

    保安怒对服务员:“顾楠,说了让你别给他酒喝,不知道他酒品有多差么?”

    顾楠故作委屈相:“啧啧,陈叔,他可是这网吧的精神股东,他要喝酒,我敢不给么?”

    “你!”陈叔气得脸红,却又不能上拳,只得沉声站在我一旁,为我倒了杯热水。

    “给。”

    我接过,并道了声谢。

    “怎么了?”

    这边闹出的动静不小,很快就有管事的人来查看情况。

    见事情闹大,顾楠凑过来悄悄对我说:“这次让你长长记性,以后再敢打一桐,我饶不了你。”

    说完,他举手笑道:“老板,不好意思,刚刚是我的问题……”

    “你别管。”那人面色阴沉,威严自露,一手指了指顾楠让他闭嘴,再转头对着陈叔皱眉道:“老陈啊,老陈,你说说这是第几次了?我已经破例允许你的侄子赊账上网了,还给我在这弄什么幺蛾子呢?我这里是网咖不是大杂院,再这样你们都给我趁早走人,到时也别怪我不念旧情。”

    “什么事,这么大火气?”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围观群众里发出。

    “你别管,诶,成少你怎么在这里?”网吧老板面色一僵,随即变得煞白,急忙道:“成少爷不好意思,这点小事我会处理好的,不劳您费心了。”

    “没事没事,你处理你的,我来找人。”成擎摆了摆手,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径直朝我走来。

    “这是我电话,还有数字id,我感觉你挺强的,就算以后不打职业,带我们这些菜鸡玩玩也行。”

    我握着那张不规则,一看就是刚撕下来的纸,愣住了。vg的大股东,年轻一辈的翘楚,需要我来带吗?

    成擎朝我挤了挤眼,我随即释怀了,他是在帮我。

    “谢谢。”我点点头。

    “我才应该谢谢你帮我赢下那盘父子局呢,走了啊。”

    成擎这下是真的走了,也没理会其他人的逢迎,我觉得这个人还不错。

    见我和成擎似乎有些渊源,网吧老板终于没再找麻烦,随意说了两句便撤了。倒是那个陈叔凑上脸来问我情况。

    “你小子什么时候攀上成少的?”

    我摊了摊手:“运气好。”

    “得,你们年轻人的事,不愿意说就算。不过陈叔还是要多说两句,该上网的上网,你过两天得给我回学校听见没?”

    “知道了。”我看了看时间,快六点了,便起身准备离开,得去看看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外面很冷,我走到宾馆前,看到一个摊子,摊子前站着萧一桐。

    围巾紧裹的大娘吃着冷风,手活细腻,一蒸一屉。

    热气夹着肉香,想要勾住往来人饥饿的胃,却被冷风无情吹散。

    小女孩孤零零一人,对着孤零零的小摊子。脑内本该是童年幻梦的她,脸上却写满是现实的苦。

    没钱,就买不了吃的。

    “大娘,来两屉。”我走上前。

    “好咧!”大娘笑了笑,特意给我拿了两屉刚出炉的小笼。

    “过来。”我朝萧一桐招招手,她慢慢走了过来,脸被风吹得有些白。我将热乎的袋子塞给她,好暖暖手。

    “我看这小姑娘在旁边站了老久了,以为她肚子饿了,还想着给她送几个包子尝尝,原来是在等你啊。”大娘见暂时没客,也笑着和我们拉起家常来,一边说,一边不停对手呵气。

    不得已而在冷天里吹出的热气,其实都是生活所迫。

    我和大娘闲聊了两句,拉着萧一桐坐在一旁的小凳上吃早饭。

    一连几个下肚,她才吃了俩。

    望着那张小脸,我耳边响起了顾楠的话。

    “我以前经常打你吗?”我问。

    “哥哥不喝酒,就不会打我……”

    “几年级了?”

    “年前准备不上学了。”

    “为什么?”

    “没钱。不然哥也没学上了。”

    “得上知道么?”我一口吞下最后一个小笼包,顺势摸了摸她的头。

    手刚碰到,明显感到一颤,我心头莫名一酸。

    饱受痛苦的两代人自以为被酒精麻痹,便能无所畏惧,在我看来却是实实在在的软蛋表现。

    “吃完回家吧。”我说。

    “嗯。”她点头。

    我牵着她往回走,心底五陈杂烩。老实说,我原以为自己是孤身一人,现在凭空出现了一个家庭,还有一个妹妹,倒有些无所适从了。

    迷茫的我有些冷,手伸进口袋,碰到一张微皱的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