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开局

作者:瘟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把未来世界做成游戏   银鸦之主   魅力游戏剑士   灵气复苏之我是女神   血与刃与瓦罗兰   网游大相师   这不是星际争霸   我就是MT   被游戏追杀的领主   

    两眼一抹黑,风扇轻轻吹。

    我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扇片,想着要不要把头伸进去再死一次。

    一个人要接受自己穿越了的事实其实不难,照照镜子就行了。

    乱蓬如锅盖的头发,白脸上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嘴角下拉,全然无神,整个人瘦得像一长杆子。不是磕药的瘾君子,就是个网瘾少年。

    环顾四周,一张床,一张木桌,桌上放着台电脑。

    房间里倒是不脏,摆设十分简单。

    桌旁有一个小柜子,里面放着几个奖杯,都不大,且质地相当粗糙。其中的一个引起了我的注意,四四方方的底座,上边的手伸着食指,作出个“一”的手势。我抬起细细一看,底座下写有“cdec大师赛团队冠军”。

    再看看其他,“浩方黄金联赛亚军”,“vs平台solo冠军”,“g联赛团队亚军”……

    看来这是个dota1玩家,水平还相当不错。

    电脑传来“嘀嘀”声,示意杀毒完成。我坐下调试了一会,很快知道他为什么不转dota2了。

    这电脑的性能真是一言难尽,且显示器和主机边上都有些破裂的痕迹,应该是摔过,还挺狠的。

    上下抽屉翻了翻,翻到一本书,像是日记,里头夹着张身份证,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萧瑟,2000年生人。

    咚咚咚——有敲门声。

    打开门,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浓眉大眼,衣着朴素,怯生生道:

    “哥,吃饭了。”

    呵,还有个妹妹。

    “等一会,马上就去。”我转身又回到电脑前,打算重新装个机,看能不能玩d2。

    “别玩游戏了。”女孩面带焦虑,“爸爸马上要回……”

    砰!外边的门被一脚踹开。

    “小兔崽子给我滚出来!”

    那吼声里满是酒气。

    我被焦急的女孩抓着手带出门,两人站在客厅中央,她低着头看地板,我抬头盯着眼前这个满目含怒的醉酒男人。

    他身上的西装很皱,像是熨了许多次。领带歪戴着,耷拉在外头。酒气上头不仅红了脸,还红了眼,眼睛瞪得快要瞪出。

    说话时候酒气先来,然后我才听清他的话:

    “这么晚才出来接我,聋了?啊?”

    “电脑坏了,在修。”我的语气很平淡,脑子里浆糊一片更是懒得编借口。

    “又是电脑。”他呲牙一吼,冲进了我房间,女孩忙跟了上去。

    我望了望桌上的家常菜,带着略微的期待安稳坐下。

    里头先是砸电脑的声音:“我就不信这次你还!还!还他妈能给老子修好!”

    我默默夹了一筷子土豆丝,心想那种玩不了d2的老年机,不要也罢。

    再是踢柜子的声音:“成天守着这些没用的塑料玩意,晦气!”

    瞥见那男人扔在地上的外套里,有几张红票子,于是我顺手拿了就揣在兜里。袋子里还有包烟,拿出一根抽上一口,大咳不止。

    屋内又传出打耳光的声音,“你这晦气种给老子让开!”

    拿着烟,我不信邪地再吸了一口,这次是硬憋着气,烟味在嘴和鼻子里打转。

    “让开!”

    啪!

    “你让不让?”

    啪!

    啪!

    里头的父亲在打女儿,我还在与陌生的烟作斗争。烟圈打转,我不是他们的亲人,所以只觉里头吵闹。

    肚子饿了,就再夹一口菜。

    “爸,你别砸哥的奖杯……”哭声传来。

    “看我今天不抽死你!”

    啪!

    把盘子抬起来。

    啪!

    走进里屋。

    女孩的脸有些肿了,那男人又举起了手。

    啪!我把盘子直接砸在那举手的男人头上,温热的菜汤淋满他的头。

    他愣住了。

    “别动她。”我吸了口烟,虽然还是不习惯。

    “你他妈还敢抽烟?”男人火了,撸起袖子就要来打。

    我再把手里的烟头狠狠戳在他的额上,戳出一阵惨叫。

    “走。”上前拉起女孩的手,我带着泪汪汪的她夺门而出。

    外头黑而亮,我俩走到一家宾馆前。

    “你好……”话还没出口,前台小姐眼里满是警惕,如临大敌。

    我瞬间明白她的意思,当即解释道:“她是我妹妹。”

    前台小姐满脸不信,用眼神向女孩示意。

    女孩低头不敢看人。

    “对了,你叫什么?”我突然想起来回头问。

    女孩先是一愣,满脸疑惑但还是老老实实道:

    “萧一桐。”

    前台小姐见状,眉头皱得更紧了,我的余光都能瞥见她按在报警电话上的手指了。

    “这样,房间开好,你带她上去,我今晚出去住。”我无奈道。

    “哥,你要去哪里?”身后的萧一桐立马急了。

    我转头对她叮嘱说:“你今晚在这里好好休息,什么都别管,我明早,最晚中午回来。”

    说罢交付完定金,我走出宾馆,目标直指网咖。

    没有钱寸步难行,看这转生家庭的架势,我在里头也呆不久。本人身无长物,唯一能靠来赚钱的,也只有一个dota2。可我现在打不了职业赛,那赚钱的方法就一个:代练。

    繁华街头寻到一个大型的网鱼网咖。推门而入,迎面是暖气,大厅宽敞明亮,清香揉着音乐在头上飘,专业的,氛围就是不一样。

    “不好意思,你未满十八岁。”前台把我的身份证递回。

    “嗯?”我皱眉接过,看着上面的数字“2000118……”,问她:“今年是几几年?”

    那人听我的问题一愣,然后摆出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2016年啊。”

    16年,16岁……失策啊,我无奈摇了摇头,这下只能去找找看有没有黑网吧了。

    “诶,小瑟?”身后走来一人,五大三粗的,看穿着像是管事的保安。他对我笑了笑:“哎,这人是新来的,不认识你,你先进去吧。”

    见他这么说了,我也不多问,省得露出马脚,进去找了个靠角落的位子开了机。

    先打开steam,我抱着试试的心态输入了之前的账号,果然不行。无奈又注册了个新号,想要打上天梯高分,那苦日子可长了。

    没办法,代练要贴图,不贴就没人信。加入那些代练团队又会被吃回扣,好巧不巧,“我”又是个dota1高玩,没dota2的账号。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了。

    废话不多说,id直接改为“萧瑟”,等级不够打天梯,就先开了匹配。目标是升级的我没兴趣杀人,眼里只有塔,所以进游戏直接秒选狼人或骨法,2小时直落5盘。

    我大概估算了一下,打天梯要100盘,我一天应该能打个10小时,按照这个速度,大概一周就能上天梯,到时候定位出个分大概在万古,哦不对,16年……好像是按天梯分来的。

    脑内还在盘算着我的上分代练大计,屏幕里的狼人带着一堆宝宝直接将夜魇遗迹啃成了废墟。

    天辉胜利!还差94把!

    “快快快!”前台传来焦急的喊。我没有戴耳机的习惯,所以听得很清楚。

    “成少你先进去,这是新来的不认识你,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保安连表歉意,看来那个新员工又捅了娄子。

    一个拎着小包的男子大步流星走了进来,满脸急色,直朝vip房而去,嘴里还念念有词:“靠靠靠,来不及了,快开了快开了……诶?”他经过我一旁时突然停住:“这里居然有个打dota的。”

    说着竟走过来要抢我的鼠标。

    “你干什么啊?”我惊了。

    他报以歉笑:“兄弟兄弟,江湖救急,有个恩怨局快开了,借你号一用啊。以后你来这网咖的所有费用我请了。”

    见他这么说,我立刻松开了鼠标。

    他点开对战房间,找到一个名为“farther or son”的房间。这可把我逗乐了。

    “父子局”?搞笑的是父亲的英文还拼错了。

    可等那人输密码进了房间,我的笑登时僵在脸上,天辉四人战队前缀vg.r,夜魇五人战队前缀vg。

    刚进房间,对面就有人开启了口吐芬芳模式。

    啥意思?nmlg成擎你开个小号搞***?”

    萧瑟:“sha儿子,打你需要大号?”

    开了开了,游戏里说话。”

    萧瑟:“打得你叫爸爸。”

    东西,nmzl.”

    一局兼具高端与低端的质量局,就这样开始了。

    然而我却是个旁观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