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死亡

作者:江茸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带着哆啦A梦的道具做魔王   云层之上的眷恋   身为勇者却被赶出来了   芊芊仙劫   问情不修仙   精灵之王者祭典   深夜异闻   这个校长不太冷   穿越纳米之心   

    说着,苏宛轻飘飘的笑了。

    这样的笑容,让沈匀琛背脊发凉。

    好像不管他说什么,她只相信自己认定的。

    好像是在跟他说,就算她没有证据,她也认定了他就是杀人凶手。

    好像是在嗤笑,嗤笑他手段卑劣。

    刚那兴起来的胜利感,一下子就没了。

    凭什么,凭什么她要露出这样的笑容。

    苏宛是他的女人,只能对他俯首称臣,只能被他征服,他不允许她挑战自己的权威!

    胜利感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控制的暴怒,沈匀琛按住苏宛肩膀,恶劣的压在沙发上,咆哮道:“听着,就算是我杀了他,那又如何!苏宛,你能拿我怎么样,别给我摆出这幅臭脸色!你给我听着!你躲不过我!你给我记着,是我救了你,你的命的我的,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只要你活着,你永远都别想离开我!不止你的人,还有你的心,都是我沈匀琛的!不准你再想着他,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他发疯似的咆哮,似乎是要把这些话刻在她的脑海里,身体里。

    可苏宛苍白的脸上,还是只有笑。

    “不准笑!”

    沈匀琛气得几乎想杀了眼前的女人,晃动她的肩膀:“你是我的女人,只能唯我是从!今天开始,不准在记着薛寒,不能再为薛寒哭泣,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苏宛还是笑,眼中既有他,又好像没有他,径自的笑,任沈匀琛怎么摇晃她的肩膀,她的反应都没有变。

    自己根本影响不了他!

    一旦和薛寒无关的,她就不会再因为任何一个人而有什么情绪变化,她就封闭了自己!

    徒然的,沈匀琛咬牙切齿泄了气,史无前例的挫败感袭来。

    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创业,一个人奋斗。

    他没有家人,什么都没有,有的是不甘于被人打败的傲气。

    凭着这股傲气,他把重心都放在专注的事业上,一旦事业上被人打败,他就要想着法子讨回来。

    所以薛寒打败他得到国外市场的时候,他就盯上了薛寒。

    结果,当薛寒把薛氏企业的股份捧到他面前的时候,一切输赢的性质就变了。

    后来在薛寒把苏宛掳走,两人还共处一晚的时候,更是让他一点赢得股份的快感都没有。

    那个晚上,他反复思考,烟抽了一根又一根,满心要让薛寒毫无退路,付出该有的代价。

    最后他做出了决定——杜绝一切不痛快的方法,就是让那个人永远消失。

    一切跟他计划一样,薛寒是出事了,他真正痛快了。

    可情况如此不对劲,苏宛对他的态度,他竟然感觉到一股虚脱,虚脱到暴怒。

    恍惚的,沈匀琛瘫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不看她。

    “苏宛,话已至此,你给我尽早恢复,婚礼明天继续。”

    旁边的女人起身,朝着房间走去。

    接着,客厅内只剩下他,挫败感越来越多,他猛烈的吸入尼古丁,想要压制下内心此时的躁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匀琛缓缓冷静下来,电花火石之间,他好像预感到了什么。

    “苏宛!”

    急忙起身,沈匀琛大叫起来,赶去苏宛的房间,一推才发现她房间门从里面反锁了。

    “苏宛!”

    “苏宛!”

    重重拍门,里面的人根本没回应,沈匀琛着急,抬起腿踹向大门,这才把门撞开。

    门刚撞开,入眼的就是满地从浴室里面流出的血红色的水。

    “苏宛!”

    沈匀琛冲向浴室——

    穿着白色的新娘服的苏宛整个人泡在浴缸里,旁边掉落了一把水果刀,而她的手腕割口出,源源不断的血往外冒出,染红了整个浴缸,染红了本来雪白色的新娘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