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世上没有后悔药

作者:月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守你五世换千秋   网游之猎杀苍穹   战神   三国之马踏天下   立道庭   问鼎天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魂源书   一品邪少   

    徐唯一守不住了。

    礁石一般的阵形,被海浪一层层地冲刷着,越来越小。

    徐唯一握着刀,四面八方,包括两侧藤蔓密挂的山壁上,都是周人,而他身边,已经不足百人。

    巴勇的援军仍然不见人影,他知道,他完了。

    “轰!”

    周军就像永不停歇的巨浪,再次涌上来。

    这一次,当巨浪退下的时候,“礁石”被抹平了。

    ……

    巴图的计划执行的很顺利。

    虽然后勤辎重遇到了一些困难,他的数万大军追的太急,补给线跟不上。

    这么多人不可能靠挖野菜、狩猎维持,但是计划已经制定,他还有一万五千人的大军守在葫芦谷,计划必须完成。

    所以,巴图义无反顾地追来了。

    山谷里,一片狼籍。

    巴图看着遍地的死尸,有些不知所措。

    这里不是谷口啊,为什么会发生大战,为什么会死这么多人?

    有人认出了尸体中的很多人,那是徐家的人。

    巴图大惊失色,难不成他们还来不及赶到谷口,就遭遇了周人的溃军,那……自己的儿子呢?

    巴图突然手脚冰凉,大吼道:“快!追上去!周人经此一战,必然势竭,马上追上去!”

    谷口,巴勇正在指军人马轮战。

    谷口太小了,易守难攻。

    他的八千人马,实际上无法全部排上去,他把人马分成了三队,除了安排在两侧山崖上的人,剩下两队,轮战。

    想要破开缺口,逃回周国的人疯了似的攻打,可他们的人数已经不多了,看起来最多一万人,其中还有不少伤兵,应该是之前与徐唯一的人马大战时受的伤。

    巴勇冷笑,徐唯一作死,那就死吧。

    他会像钉子似的钉在这里,配合父亲全歼周人。

    从此,巴家将因为这赫赫战功,凌驾于徐家之上!

    就算因为底蕴的问题,无法凌驾其上,也可以并驾其驱。

    想到这里,巴勇不禁哈哈大笑。

    巴图的大军在疯狂在追赶,后队人马还没有赶上来,巴图担心儿子,就已命令前锋迅速追击,以致现在他的人马布满了整个山谷。

    如果从高空看下去,那蜿蜒的样子,就像木下千寻木棍下拨弄的那只蚯蚓。

    前锋发现了周人,周人被堵住了。

    守在谷口的,毫无疑问,正是他的儿子。

    巴图放下心来,哈哈大笑:“儿郎们,给我冲上去,全歼周人!”

    “杀啊,杀啊!”

    虽然一路急行军,巴图的人马气喘吁吁,可是他们也知道毕全功于一役的时候到了,个个精神大振。

    巴图端坐马上,纵目向前望去,眉头微微一皱:“周人只剩下这么多人马了么?照理说,应该是数倍才对,难不成都逃散了?方才路上的尸体数目明显对不上……”

    这个念头刚刚浮上心头,两侧山崖上便是一阵呐喊,悄然潜上山去并潜行至此的周军突然出现,向两侧山峦上的巴勇的人马发起了冲锋。

    两侧山峰上的巴家人马负责居高临下杀伤敌军,且阻止敌军爬上来,所以多配的箭矢,长兵器不多,而且人数也不多。

    如今被突如其来的周军掩杀过来,两侧山峦迅速被他们控制了。

    巴图脸色大变,这时,他突然发现,前边原本显得慌乱不堪的周人突然原地扎下了守御阵形,一则抵御谷口的巴勇人马,一侧竖枪阵,抵御自己的攻击。

    而两侧山上,数不清的周人蜂拥而出,将谷中长蛇似的人马截成数截,厮杀起来。

    能说服义弟合并部落、继而自立称帝的洪林,显然不是易与之辈。

    他消灭了徐唯一的人马,从俘虏口中问明了巴图的计划,顿时灵机一动,决定将计就计。

    他分出了约四分之一的人马继续逃向谷口,作为诱饵,而他自己,则带领其他人马,攀到了两侧山上,悄然向前潜行。

    直到巴图出现,并因为担心儿子方寸大乱,全军再无阵势,这才突然杀出。

    巴图本欲在这葫芦谷布一个口袋阵,将周军一举歼灭。

    可惜如今反被洪林利用,反杀大势已成。

    巴勇惊觉父亲中伏,急想挥军来救,可是反本不计牺牲地狂攻他的周人,此时却采取了绝对防御。

    而两则山岭,本是袭扰打乱敌人阵形的绝佳位置,可这“制空权”业已落在周人手中,巴勇竟不得寸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谷中大战。

    一旦巴图大败,周人又已控制了两侧山峦,守在人家周国一面的巴勇,又能有什么下场呢?

    ……

    杨瀚的战场还没有开启,在此之前,他可以预做许多准备,但更多的,是耐心等待。

    杨瀚很有耐心,三山世界的发展同他的故乡不同。这里的朝代更迭太慢了。

    今人看春秋时诸国之战,有时难免有儿戏之感。打仗很讲究君子风度的,讲仁义道德的,打仗的理由千奇百怪,休兵的原因也是五花八门……

    因为那些诸侯国,在周天子之下,也是承平太久了,而且名义上,他们都是共奉一个天子的诸侯臣子,做战的思路和方法自然不同。

    及至战国时代,周天子势危,诸侯争霸,那真正的血腥味儿才渐渐浓郁起来,兵法战略也才大为精进。

    三山帝国,几千年历史,一共也只经历了一次统一,一次分裂。

    三山洲上的人对于政治斗争退化尤其严重,杨瀚的布局对付这样一群人,在他刻意小心遮掩之下,一直进行的很顺利。

    现在,他只需要耐心等待最后的节点,等到那一刻,展翅腾飞。

    晚膳很精致,现在他的膳食已经有了层层监控把关,虽然还没有祖地皇宫的试菜太监,但是从原料到烹制一直到呈奉于杨瀚面前,都有专人看管了。

    蠢萌的千寻虽然用几颗巴豆,把杨瀚折腾的欲仙欲死,却也使得宫中御膳的安全问题,渐渐有了成熟的管理制度。

    晚膳后,杨瀚喝着茶,同几个拿了已经成本的律书和来他汇报的公子攀谈了许久。

    诸公子告辞后,杨瀚便也登榻就寝了。

    躺在榻上,杨瀚枕着双臂,悠悠地想着瀛州的战局,想着小谈在周国进行的秘密活动,揣测着巴图那边军事的进展,又想到今晚讨论的几部**,越想越是兴奋,一时尚无睡意。

    这时,他忽然察觉灯影似乎摇晃了一下。

    杨瀚皱了皱眉,人没动,目光却向墙上看去。

    寝殿里晚上会留一盏灯,灯光昏暗,不至于影响杨瀚休息。但有这盏灯在,如果他要起夜,却也不必摸黑起床,再去寻火石打火。

    而现在,那盏灯的光打在墙上,却在墙上映出了一个人的影子。

    那人影鬼鬼祟祟的,杨瀚皱了皱眉头,千寻?

    那鬼样子,除了她还能有谁?

    不是把她关在后山了么,她什么时候下山的,居然还进了我的卧室都无人发现?

    杨瀚悄悄闭上了眼睛,只留了一条缝,默默地观察着她的动静。

    千寻蹑手蹑脚地走到杨瀚床前,手里握着一块磨得锋利了的石片儿。

    看着已经熟睡的杨瀚,千寻突然有些犹豫,举在空中的石刀也没有扎下去。

    讲道理,一连两次试图杀害杨瀚,杨瀚都没杀她,千寻也觉得,杨瀚这个人心肠真心不算坏。

    如果就这么杀了他,良心会不安吧?

    可是,一想到那一幕难堪,至今只要一想起来,她就浑身燥热,无地自容,千寻又觉得就这么吃了哑巴亏实在是心有不甘。

    那就阉了他吧!

    千寻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看何公公、二狗子公公他们,虽然少了点东西,不也每天快快乐乐的?

    再者,从小到大,一直的认知里头,千寻都把自己看成一个男人。别看她整天揩小姑娘们的油,她可没搞过什么假凤虚凰的把戏。

    她就只是单纯地搂搂抱抱、亲亲摸摸而已,她从来没有做过而且并不觉得那件事有什么意思,她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那么,把杨瀚阉了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

    这只是一个惩罚!

    千寻想着,二目圆睁,伸手就向杨瀚的下衣抓去。

    千寻的手又被杨瀚攥住了,这回箍的很紧,千寻觉得自己的手腕被勒得酸麻。

    杨瀚的眼神在告诉她,他已经不耐烦了,他真的怒了。

    “千寻,你究竟要怎么样?”

    “我要报仇!要么你就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报仇!”

    “我跟你说过了,那是一场误会。我知道,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十分难堪的事,可我除了道歉,还能做什么?你已经一连两次要对我下手,我都放过了你!千寻姑娘,你该见好就收了!”

    千寻炸了,好像呲了毛的愤怒地猫:“谁是姑娘?女人被男人看有什么了不起的?男人被男人那么看,那才恶心!我是男人,我要雪耻!”

    “你白痴啊你!你看看你的胸,看看你的屁股!你哪儿像男人?”

    “我怎么不像男人,一定要长了你那样的丑东西才叫男人?我杀了你!”

    杨瀚用力一扯,千寻被他一把扯到了床上,杨瀚夺过她磨的那口并不锋利的石刀扔得远远儿的,把她摁在床上,愤怒道:“你够了没有!再这样不知死活,我不会饶你。”

    “谁要你饶,有本事你杀了我!”

    千寻彪悍的很,呲着一口小白牙,凶悍地咬向杨瀚的手指。

    杨瀚伸手不及,被她咬住手指,一阵剧痛,忍不住怒道:“松口!你松口,该死的!”

    “嗤啦”一声,杨瀚一把扯开了千寻的衣服,千寻吓得尖叫一声,急忙想把衣服掩上,也就松开了杨瀚的手指。

    杨瀚一看手指都被咬破了,殷红的鲜血流出来,不禁怒不可遏。

    他双臂挥动,嗤嗤嗤嗤,任由千寻如何防护,那衣服也像纸片儿似的被杨瀚撕得粉碎。

    片刻功夫,就把她变成了光洁溜溜的一只小白羊儿。

    千寻挥拳向杨瀚打来,被杨瀚握住双手手腕,将她死死压在床上。

    杨瀚俯视着她,怒道:“男人?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男人?你看看我,再看看你,我们一样吗?你个白痴,木下家族怎么养出你这么个女疯子!”

    “你才是疯子!我不是女的,我是男人!”

    木下千寻就像刚被钓上岸的一条鲶鱼,生命力异常旺盛地在杨瀚身下奋力挣扎、扭动,挺筛,虽然压在她身上的杨瀚近乎纹丝不动。

    在她不断的挺怂下,杨瀚的眸子渐渐泛起极危险的光。

    那光深深地透进木下千寻的眼睛,变得越来越危险了。

    “你是男人?”

    “是!”

    “你是男人?”

    “……是,你……你要干什么?”

    “我叫你知道知道,什么样子,才是男人!省得你这个疯女人,一天到晚的作白日梦!”

    杨瀚的双手像铁钳似的牢牢抓住木下千寻的手腕,把她的双手摆手投降的姿势靠在脑袋两侧,胯骨为轴,定住了她的身子,双脚将她的腿一寸寸地分开。

    木下千寻仿佛天性本能般地预感到将要发生很可怕的事情了!

    虽然她不明白会是什么事情。

    她努力地想要拼紧双腿,可惜一切都是徒劳。

    在一个真正的男人面前,她那点力气,只能做出一点象征意义的反抗。

    双腿被打开的刹那,千寻突然后悔了。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她发誓,她宁愿蹲在那个小黑屋里,永远不出来!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