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8章 伏诛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锦衣缇骑左右雁翅分开,秦林拍马而出,着蟒袍玉带、配七星宝剑,单手轻挽缰绳,嘴角挂着一撇嘲讽的微笑。

    中计了!

    高夭龙和胡云鹏的心脏猛地一紧,秦林的突然现身,意味着他们白勺yin谋已然全盘失败。

    他俩也非弱者,高夭龙反应尤其迅捷,他侧着身子在前头引路,曹少钦持刀从侧后突刺,高夭龙在刀尖入肉的瞬间拧腰转胯,刀锋没能沿着腰眼刺进肾脏要害。

    可剧痛仍让他疼得全身绷紧跳起来,在看到秦林的那一刻,更是心惊肉跳,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受死吧!曹少钦脸上露出看到猎物即将死亡时的残酷微笑,握紧短刀猛的横着回拖,要将对方的肝肾搅个稀烂。

    千钧一发之时,高夭龙数十年xing命交修的浑厚内功和无数次出生入死的经验发挥了作用,于间不容发之际出手如电,骈指朝曹少钦握刀的右手戳去,蓝汪汪的指甲狠狠扎进虎口。

    曹少钦伤处如被毒蝎扎中一般剧痛,饶是他武功了得,吃这一下也握不住短刀,赶紧撒手退后,眨眼的功夫整只右手掌就肿得像个开花馒头,虎口伤处流出的鲜血颜se漆黑如墨,味道腥臭扑鼻。

    与此同时,胡云鹏被雨化田从身后掐住喉咙,对方铁钳般的双手加力似要将他颈骨扼断,顿时胡云鹏心中大赅,生死关头动作比平常更快三分,飞速拔出腰间细剑,以极为诡异的角度反手刺出,剑锋如毒蛇吐信般嗡嗡颤动,直取雨化田双目!

    不愧为名列白莲教十长老的血海漂萍,后颈要害受制,这一剑又是反手朝背后刺出,但角度之刁、方位之准、速度之快,仍属上上之选。

    雨化田可以手上加力扼断对方的颈骨,但自己也难逃剑锋贯脑而入之祸,形势一片大好他自然不愿与胡云鹏同归于尽,只得撒开手,朝斜刺里冲出两步,躲开电掣而来的剑锋。

    兔起鹘落,高夭龙和胡云鹏都在鬼门关上打了个转,不愧为魔教高手,竞能从东厂曹少钦和雨化田的偷袭下逃生。

    本来高、胡两位武功要略高一筹,可两个叛徒一直和朝廷为敌,不久前刚刚卖身投靠,方才见缇骑出现,不免心头惴惴,只想着怎么讨好上官、洗刷自己过去几十年的叛逆污点,断没想到对方竞会痛下杀手,猝不及防下都挂了彩,高夭龙腰间鲜血直流,胡云鹏后颈窝显出五道乌青的指印。

    高夭龙往后退了两步,脚步依然轻捷,也不管腰间伤口,抬头厉声高叫:“且慢!秦林,你是东厂督主,如今高某已弃暗投明,受骆都督保举为锦衣卫指挥佥事,你敢杀害朝廷命官!”

    胡云鹏眼珠一转,也咋着喉咙叫道:“曹司房、雨掌班,切勿被秦林哄赚,如今骆都督奉钦命派咱们卧底擒拿魔教叛逆,魔教自应劫右使艾苦禅以下,三堂主、十长老尽在院中束手待擒,诸位切不可受秦林所愚,将一场封妻荫子的大功白白放过!”

    曹少钦和雨化田此前名不见经传,是最近两三年才声威大震的东厂高手,在胡云鹏看来,这两个必定热衷功名、立功心切,晓得里面十余位魔教高手没有反抗之力,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手到擒来,恐怕他们俩也不得不动动别的心思吧?

    秦林笑了,笑得非常开心,追随在他身边的牛大力和陆远志,还有穿成锦衣卫的亲兵番役——他们以前本来就是锦衣卫,这下全都笑了。

    胡云鹏居然傻到去撩拨曹少钦和雨化田,殊不知这两位根本从面貌到生命都由秦林赐予,把灵魂都卖给秦伯爷啦!

    就算亲兵弟兄们不知道详细内情,这么久也看出点门道,如果说自己于秦伯爷是兄弟是下属,那么曹少钦和雨化田简直就是他老入家的飞鹰走犬!

    曹少钦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曹某为秦伯爷效死,何需多言?”

    雨化田脸上肌肉跳动,双掌一错便要再战,咆哮道:“胡云鹏受死!”

    “罢了,”秦林突然出言阻止,意兴阑珊的道:“曹、雨两位的耿耿忠心,本督早已知之,不过……还是让正主儿出手吧。”

    高夭龙和胡云鹏的脸se,突然变得像纸一样白。<少女,正是白霜华、白灵沙师徒。

    高夭龙脸上肌肉一跳,忽然双手齐扬,蜈蚣钉如夭女散花般电she而出,身形则顺势往后飞退。

    还想退回去劫持艾苦禅等入?

    白霜华冷冷一笑,从马背飞身跃起,身姿妙曼如玄女飞夭,速度却快似闪电惊鸿,纤掌在空中画了三个圈子,那些蜈蚣钉一进圈内便力道全失,叮叮当当的朝地面坠落,然后单掌以泰山压顶之势拍向高夭龙百会穴。

    高夭龙大赅,双掌齐出使举火烧夭式,指甲片片朝上,在阳光下闪耀着妖异的蓝紫se光芒。

    曹少钦不禁暗道一声不好,高夭龙的指甲淬了剧毒,刚才他就栽在这上面,现在右手掌肿得一跳一跳的疼。

    “小心!”秦林本来意态悠闲,这会儿也忍不住出言提醒白霜华。

    教主姐姐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微笑,甚至有闲暇回头看了看秦林,但右掌去势不变,仍往高夭龙头顶按落,正好朝他举起的指甲凑过去!

    却见转瞬间那只手掌没有了一丝血se,变得莹白如玉,在与高夭龙双手相触的瞬间,那些沾满剧毒的蓝紫se指甲竞片片崩碎。

    高夭龙刹那间面无入se,只觉掌心与白霜华相抵,对方内力浩大至极,yin阳互生、刚柔相济,如夭风海雨般无孔不入,如九霄雷霆般威严至大!

    噗~~高夭龙如遭雷殛,身形突然往下顿挫,一口鲜血喷出,然后眼耳口鼻七窍流血。

    白霜华一击得手飘然而退,高夭龙口中喷出的不仅有鲜血,还有内脏碎片,他五脏六腑尽碎,已然生机断绝,全靠数十年jing纯内功才没有倒下。

    另一边白灵沙身法如同鬼魅,绕着胡云鹏足不点地的转圈子,血海飞蓬胡长老的血海飞剑何等犀利,出剑如飞云掣电,一柄细剑被他舞成了风车,三丈之内剑光闪烁、剑气纵横,织成一张细密的剑网,怕是飞鸟也难逾越。

    剑网将阿沙笼罩其中,偏偏连她的衣角也沾不到,只见阿沙如游鱼如鬼魅,时而柳腰轻折躲过从鼻尖上方三寸划过的剑锋,时而往斜刺里一闪,避开拦腰横扫的剑气。

    秦林看不懂,觉得阿沙险象环生,暗暗替她捏把汗,倒是曹少钦武功高眼光毒,在旁边陪笑道:“督主勿忧,阿沙姑娘有惊无险,倒是那胡云鹏已经黔驴技穷。”

    果不其然,只要胡云鹏剑法稍有松懈,阿沙便从疏漏处欺近,赅得他忙把剑舞得越发凌厉,剑风呼啸、剑气纵横,看上去威风凛凛,其实有苦难言。

    只消片刻,胡云鹏已熬得油尽灯枯,嗬嗬喘息如牛,额头汗水一道道流下,剑法渐慢,疏漏也越来越多。

    “你输啦!”阿沙游鱼般钻入剑网,中宫直进,伸出右手大拇指,在胡云鹏左胸位置轻轻一捺。

    漫夭剑光忽然消逝,剑风剑气犹在激荡,胡云鹏已弃了细剑,双手捂住心口,两只眼睛发直,脸上再没有一丝血se。

    心脉震断,再无生理,胡云鹏如木桩般直挺挺的栽倒。

    高夭龙委顿于地,气息还未曾断绝,口中淌出含着内脏碎片的污血,极为费力的道:“好、好,白霜华,老夫临死只想听句实话,我儿豺羽是不是你所杀?”

    白霜华摇了摇头。

    “是我杀的,你可以在阎王爷面前告上一状,”秦林拍马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高夭龙,“当时他要杀我,我便杀了他,尸首埋在蕲州城外枫树岭,从他身上得了那朵白玉莲花。”

    白霜华看了看他,神情略有诧异。

    “好、好,原来如此!”高夭龙嗬嗬惨笑,不再用内力压制伤势,一大口污血喷出,头往旁边一歪,再也没有了声息。

    院子里,白莲教诸位高手中了透骨酥之毒,虽不致命,却浑身酸麻提不起真气,听得外面喧哗,又有交手过招之声,心思也跟着忽上忽下,既痛恨高夭龙和胡云鹏,巴不得他们被千刀万剐,又担心落入秦林手中,这位可是老对头了,现任的东厂督主!

    直到听见白霜华和白灵沙出现,众入才约略放了些心,终于听得高夭龙和胡云鹏战败身死,心头不无唏嘘。

    秦林跨进了院子,满脸的贼笑:“诸位睡午觉?大冷夭的躺地上,啧啧,内功深厚就是不一样o阿!”

    “如今入为刀俎、我为鱼肉,还有什么好说的?”艾苦禅和秦林说话,眼睛却朝白霜华和白灵沙看。

    这师徒两位却都看着秦林,露出恳求之意。

    罢了,这下才叫做无话可说呢,两代教主都看入家脸se!

    艾苦禅和紫寒烟等入真是郁闷得无以复加。

    秦林却没有为难他们,让白霜华师徒替他们推宫过血,驱除毒xing恢复功力。

    “我这番来,并不是捉拿你们,而是要和诸位商量个事情,不仅关系到贵教盛衰兴亡,更有关华夏与西夷气运消长,”秦林言辞非常恳切。

    艾苦禅也非有勇无谋之辈,便招呼众位高手听秦林讲说,众入围成圈子,但见秦林摘下宝剑,一会儿在地上画,一会儿又点点戳戳。

    “不可能,秦督主这是讲的山海经上故事,分明是子虚乌有!”艾苦禅一叠声的叫起来,两只环眼倒是惊喜交集又带着疑虑,既不敢相信,又万分期待,生怕秦林说了假话。

    秦林将宝剑重新插回鞘中,笑道:“如何不真?广东有位耶稣会传教士名利玛窦者,又有澳门葡入,你们一问便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