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5章 义仆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张升在秦林逼视之下目光躲闪,忽然牙关一咬,大声喝道:“毛武!你、你太让我失望了!一个女人而已,你就杀了霍把头,还嫁祸秦长官,岂不是鬼迷心窍?老太爷、大老爷向来家风严谨,从不许家仆伴当作奸犯科,怎地出了你这个异数!”

    毛武一怔,很快明白了张升的意思,黑漆漆的脸上不禁露出几分悲凉,但很快就做出了决断,梗着脖子闷声闷气的道:“张大郎,俺对不起你!不合争风吃醋惹来祸事,可霍铁山忒地可恶,一把年纪还和俺争hua红姑娘,仗着他是西姚铁场的大把头,东家有用的着的地方,就来硬架梁子,俺毛武铁铮铮的好汉,眼睛里不揉沙子,哪能容下这老王八?千不该万不该痴心妄想,嫁祸给秦长官,也罢,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杀要刮随便吧!”

    毛武犟着脖子板着脸,一副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嘴脸。

    张升顿时松了口气,目光和黄志廉一触,后者也举手擦了擦额角冷汗,少师府的几名家丁护院也暗自庆幸,无论如何毛武一个人把罪行扛下来,大家伙儿是暂时无忧啦,这姓毛的是有名的滚刀肉,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熬刑的本事想来不差。

    张升渭然长叹:“hua红年方二十,正是青春妙龄,我早知她和毛武有些不清不楚,在京师跟着大老爷办事,还没来得及处置,没想到竟因此……唉,霍铁山一把年纪了,竟想老牛吃嫩草,惹来杀身之祸啊!”

    “原来是因情杀人啊,真是可笑之极!”黄志廉长长的吁了口气,又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冷汗:“酒是吾骨钢刀,色是穿肠毒药,古人诚不欺我也。”

    锦衣校尉们气得不轻,陆远志一双小眼睛几乎憋出火来:“秦哥,这厮要充滚刀肉,且叫他试试咱们锦衣卫的十八层地狱。”

    秦林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看样子毛武的举动本来就在他意料之中。

    “走吧!”牛大力张开大嘴露出可怕的笑容,巨手一抓便揪着毛武脖领子将他提了起来,可怜毛武也是个身材健壮的男子汉,在这比常人高了两个头、恍如门神的巨人手中却如婴孩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秦林摆摆手:“就在这里吧,不用提太远远赏善罚恶,天律森严,我锦衣卫光明正大,有何不可对人?”

    牛大力遵令将毛武掼在地上,巨力将他浑身筋骨都差点震散架了,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三名锦衣弟兄就带着森森冷笑,扑过去重新将他摁回地上,接着陆远志打开了生牛皮包,取出了许许多多形状怪异的铁钩、弯刀、小巧的锯子、粗大的钢针…川这生牛皮包里的法医工具,用来刑讯逼供也能起到令人胆寒的恐怖效果,单单看到这些玩意儿,在场的不少人就已经毛骨悚然。

    接下来的场面实在太血腥也太恶心,毛武起初还憋着不发出声音,可很快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阵阵鬼哭般的惨嚎自喉咙口呼啸而出。

    张公鱼举起袖子遮住脸,黄志廉干脆背转身去,只觉胃里泛酸,几次三番忍住呕吐的冲动。

    锦衣官校都是刑讯逼供的专家,秦林身边这些校尉弟兄在北镇抚司浸淫数年,更是专家中的专家,他们懂得如何用最小的损伤,让受刑者产生最大的痛苦,也会层层加码,使受刑者赶到生不如死,或者干脆以海潮般汹涌而来的痛觉,直接淹没他的神经。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都是些心理变态的家伙一一即使有也被秦林甄别出来,打发去干别的事情了。

    所以在场的校尉弟兄,除了直接动手的人以外,都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在别的事情上。

    就连秦林也要时刻保持内心不被黑暗淹没,后世的老刑侦们往往容易出心理问题,就是和犯罪、和人性中最黑暗最恶毒的那一部分,打了太多交道的缘故。

    唯独尹宾商不为所动,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一幕,看着毛武的惨状似乎还颇为欣赏一一所谓慈不掌兵,伏尸百万流血漂卤尚且要看得,这一个人受点刑又算得什么?

    “其实,我一直不喜欢刑讯逼供的”秦林长长的吁了口气,很真诚的道:“只不过有时候逼不得已,也只能以至仁之心行至忍之事了。”

    我倒!尹宾商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了,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地上,看着秦林的眼神充满了崇拜:要多么厚颜无耻,才能在此时此刻说出这番话呀,主公您颇有洒水亭长汉刘邦之遗风嘛,尹某实在是佩服之至!

    秦林苦笑着摸摸鼻子,难得的说句真心话,却被尹宾商反向理解了,罢罢罢,秦长官锯头剖腹凶名远扬,所过之处人头滚滚,剑下诛戮不知多少奸邪,要说什么并不喜欢刑讯逼供,谁信?好在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自信终能守住灵台一线清明不灭。

    “啊呕~~”一声令人牙酸的惨叫从毛武口中发出。

    动刑的锦衣弟兄回过头来,红着脸,很不好意思:“启禀秦长官,这厮倒也嘴硬,挺着晕过去了。”

    “求秦长官再给一次机会”另一名锦衣弟兄自告奋勇“拿冷水来浇醒这厮,属下还有几招狠的没用上,不信他是钢打的、铁铸的!”

    秦林摆摆手,围着毛武的几个校尉四散开,露出已不成人形的受刑者,只见他浑身血迹斑斑,四肢以奇怪的角度弯曲着,可想而知关节部位受到了什么样的损害,两只手鲜血淋漓,十根手指头都没了指甲,其他部位更惨的状态,以秦林经常解剖尸体的见惯不惊,也有些嫌恶的微微皱了皱眉。

    锦衣官校们面面相觑,都非常不好意思,另外还有一点点委屈,要知道在北镇抚司大牢里头,他们能用的hua活更多也更可怕,现在这荒山野岭的,很多足够恐怖的刑具都没带来,未免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弟兄们做的差不多了,我本来也没准备从他嘴里掏出什么”秦林笑着宽慰弟兄们。

    这个毛武被直接抓到掌纹和凶器相符,行因杀人的罪名是铁板钉钉,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从心理上来说反而最难突破,横竖都是一死,不如自己把罪名扛下来,少师府能给他的好处还少了吗?照顾家人什么的,对毛武而言就是最好的允诺了,一死难免,强忍这最后的痛苦就能让全家人得到照应,无疑是个非常戈,算的买卖。

    相反,另一些人就不同了,比如……,秦林坏笑着,目光挪到了陈二黑的脸上,顿时叫这家伙激灵灵打了个寒噤。

    秦林注意到,刚才兄弟们对毛武动刑的时候,少师府这群家丁护院都有些免死狐悲的不忍之色,更有人脸色改变两股战战,而这个陈二黑更是脸色发白,汗水顺着下巴往地上滴,到了最后毛武晕死过去,他似乎比受刑的还害怕,汗水出得浑身湿透,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陈二黑很狡猾,是受张升指使诬陷秦林的主力,口齿便捷、心思狡诈,对张升跳进秦林挖的坑里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不过,很多时候太聪明太狡猾,从另一个方面也就意味着想得太多,想得太多便很容易胆怯,秦林记得这家伙除了最开始一言不合被自己割了只耳朵之外,后面就相当配合了,嗯,聪明人我很喜欢,那就请他再配合一次吧!

    “陈二黑!”秦林低沉的断喝,如闷雷在陈二黑头顶炸响,他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秦林盯着陈二黑的眼睛,冷笑着道:“记得刚才你说亲眼看到我命令手下杀死了霍铁山,可现在人证物证都说明是毛武为私情动的手,那么你就是故意诬陷本官了,大明律规定诬告反坐,何况你诬陷锦衣官校,更是居心叵侧!”

    栋二黑只觉秦林的目光直接看穿了自己心底,话语中的寒意叫他浑身发麻,两条腿跪在地上直哆嗦,脐下三寸处一酸,双腿内侧便是热腾腾湿淋淋的,尿了。

    张升心头发寒,毛武固然顶了杀人的罪,可诬告陷害这茬……,他只好不住的给陈二黑使眼色,可陈二黑的状态,只让他心头越来越凉。

    “来人哪,将这死囚好生拷打,问他为何要陷害本官,究竟受何人指使?”秦林一声断喝,将袍袖挥起。

    几名如狼似虎的锦衣官校扑上去,鹰拿燕雀般捉住了陈二黑,此时也明白了自家长官的心意,便七嘴八舌的道:“刚才那姓毛的顽皮赖骨,熬刑熬到晕死也不肯招认,谅这位陈二黑陈爷与他同党,也是个惯能熬刑的好汉子,咱弟兄须得打点起十二分精神,不要叫陈爷笑话了。”

    “想来陈爷这等好汉必定是见过大场面的,什么钩肠子、割眼珠的手段,在他身上使出来未免贻笑大方,咱还是省了那些小意思,直接上剥皮抽筋、披麻戴孝、鬼哭狼嚎吧!”

    陈二黑早已吓得不轻,听到这番话更是魂飞魄散,钩肠子割眼珠还是小手段,剥皮抽筋已叫人痛不欲生了,又不知那披麻戴孝、鬼哭狼嚎是何等惨烈,还排在抽筋剥皮之上?

    “秦老爷、秦爷爷!”陈二黑全身瘫软,脸上露出哀求之意,看了看秦林威严的神色,接着又情不自禁的去看张升,这位少师府大管家正用可怕至极的目光逼视着他。

    秦林踏前一步,神色已变得和蔼许多:“你是在风陵镇小路上就被本官捉住的,所以只有诬告陷害本官的罪行,并没有动手杀人,如果吐露实情,本官可以既往不咎。你从那寡妇家里出来,嘴里说着醉话,我也知道你是没有家小拖累的,并不怕少师府报复,何必替他送掉自己性命?”

    秦林的分析半断非常准确,陈二黑这等人,越是小聪明小狡猾,越是把自己性命看得重,他连一只耳朵尚且顾惜,何况宝贵的生命?

    此时听得秦林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连敲带打又给出路,一边是锦衣卫十八套酷刑地狱,一边是既往不咎的生机,陈二黑便再也扛不住了,磕头如捣蒜:“秦爷爷饶命!小的是受了张升主使才诬告陷害秦爷爷!他和小的对了眼神,他跌倒抓茅草割破手,小的就说霍铁山手掌有伤,他又说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头亡,什么霍铁山打了一辈子的铁,便是暗示小的,说杀死霍铁山的凶器是铁锤!”

    张升气急败坏的跳起来,怒吼道:“放屁,你放屁!你干脆说我眨眼睛暗示你得啦!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秦林坏笑着,打量张升的样子就像看着砧板上的肉:“张升啊张升,到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牛大力走上去,噼噼啪啪一顿耳刮子,打得张升晕头转向,脸肿起来像个猪头。

    秦林命陆远志写了供状,丢在陈二黑脚下让他签字画押,然后凌厉的目光往少师府众家丁护院脸上扫过。

    罢了,俗话说不到黄河心不死,这些都被摁在黄河底了吧,陈二黑这一反水,秦林有足够理由刑讯逼供,众人再硬扛只是和自己皮肉过不去,终究免不了一死,何必受那苦头?于是从蒋麻子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屈服,在供状上签字画押。

    不过,他们都说受张升指使,没有任何人敢往张四维身上攀扯,锦衣官校言语试探,只是苦笑着说宁愿一死。

    秦林笑着拿了供状,故意递到黄志廉鼻子底下:“黄知州,怎样?”

    “铁证如山,铁证如山”黄志廉脸色难看之极,举起袖子擦脸,不敢看秦林的眼睛。

    张公鱼冷笑着吩咐:“黄知州,你革职待参吧。”

    黄志廉软倒在地,不敢出一声。

    “张升,怎么样?”秦林抖搂着供状“要不要考虑说出实情?本官可以考虑给你宽大处理。”

    说出实情,那就是扯出张四维了,张升把头扭过一边,鼻子里冷哼一声。

    “好,义仆!”秦林笑嘻嘻的竖起了大拇指,忽然从树干上拔出七星宝剑,一抹儿碧森森的寒光闪过,张升人头落地,颈中血如泉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