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章 腹中之证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你!唐敬亭生气的瞪着秦林,心头简直要抓狂,他不明白为什么这家伙屡屡和自己作对,明明可以盖棺定论的案子,偏要扯出许多枝节,以至于纠缠不清。

    海瑞摆摆手,止住快要发飙的门生,不咸不淡的问道:“秦小友说石头上刻的字迹难以鉴别,老夫倒是与你所见略同,但是秦小友怀疑戚大郎并非自尽,恐怕也缺乏足够的证据吧!”

    “岂止缺乏,根本就是除了臆测之外什么都没有!”唐敬亭愤愤不平的嘟哝着,只碍着老师在这里,才没有怒斥秦林,他算是看出来了,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秦林绝对不可能投入老师海瑞门下的。

    尸体本身并没有可疑的伤痕,现场环境方面,因为很多乡民聚集过来围观,地上脚印踩得乱七八糟,根本查证不了什么。

    “喂,到底行不行啊?”白霜华压低了声音,担心秦林在海瑞这个愚忠伪朝的老家伙面前露怯。

    秦林揉了揉鼻子:“嗯,死亡时间……”

    死亡时间?白霜华皱着眉头,没弄清楚他什么意思。

    “两位稍安勿躁,我很快就能证明刚才的推断,”秦林笑着告诉海瑞和唐敬亭,然后吩咐陆远志用自己教授的方法,检查戚大郎的死亡时间。

    一般来说,死亡时间在三个时辰以内的尸体,尸温是非常方便快捷的检验指标,有经验的法医单凭手摸就能粗略估计死亡时间,但戚大郎是不久前才从水里捞出来的,尸温就不准确了。

    所以陆远志第一个检查的还是尸斑,刚才府衙的仵作已经把衣服从尸首上剥下来了,他请牛大力打着灯笼照亮,自己动手把尸体翻过来,却见那尸体背部惨白一片,并没有什么尸斑。

    咦?陆远志心头奇怪,又将尸首从头到脚检查一遍,的的确确没有尸斑出现。

    尸斑是较早出现的尸体现象之一,由血液在尸体低下部位沉积而形成,早在宋慈宋提刑的时代就被人们充分认知,通常它在死亡后一到两个时辰出现,经过六七个时辰发展到最高度,一到一天半固定下来不再转移,一直持续到尸体腐败为止,所以破案时可以由尸斑的状态,来判断死亡时间。

    “难道是刚死不久的,所以尸斑还没出现?”陆胖子挠了挠头皮。

    唐敬亭也觉得困惑,低声问府衙的仵作,那仵作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秦林笑眯眯的指点陆远志:“胖子,你先莫管尸斑,接着查尸僵嘛,看看怎么样了?”

    陆远志先前搬动尸身,就觉得它硬梆梆的,这下仔细检查,先摸了摸尸体眼睑周围的肌群,硬得跟石头似的,再试着去掰尸体的下巴,咬肌咬得紧紧的,任他怎么使劲儿,死人那张失去血色的嘴巴就是不肯张开,双手抱着死者的脑袋试图让它点头或者摇头,同样因颈部肌群僵硬而无法实现……

    从上到下一一试过去,肩关节、肘关节、大腿都动不了,最后直到小腿关节,终于能够作较小幅度的活动。

    “尸僵上看,倒是死了有三个时辰左右了,”陆远志困惑的眨巴眨巴小眼睛。

    一般来说,尸僵在死亡后一个时辰左右开始出现,它并不是全身同时产生,而是各个肌群次第扩展,这种扩展在大多数情况下遵从“下行次序”,也即是眼睑、咬合肌等颅面部肌群最先僵硬,接着按颈部、上肢、下肢,以从上到下的次序逐步发展。

    戚大郎尸身的大部分肌群都发生了比较严重的尸僵,只有膝关节以下的小腿,尸僵程度还比较轻,这就说明他的死亡时间在二到三个时辰的范围内。

    但是为什么尸斑没有出现呢?随着死亡降临,血液停止流动,一两个时辰,尸身的低下位置就会出现尸斑啊!

    尸斑和尸僵体现出不同的死亡时间,陆远志就有点为难了。

    秦林笑着提醒他:“先别忙着下判断,还有眼球没有检查呢。”

    陆远志拍了拍脑门,立刻扒开死者的眼皮,观察他的眼球状况,只见戚大郎泛着失去生命光泽的眼睛,瞳孔已变成了淡淡的灰白色。

    正常人的瞳孔是无色透明的——要是瞳孔有颜色,岂不看什么都是花的?只有人死之后,瞳孔的蛋白质发生变化,在死亡两个时辰左右逐渐变成灰白色,并且随着时间增长,颜色越来越深,瞳孔的透明度越来越低,两天后就再也看不到瞳孔,变成灰白色的“死鱼眼睛”。

    尸体的瞳孔已变得灰白,但颜色还非常淡,陆远志以此得出死亡时间在两到三个时辰的结论——和以尸僵情况得出的判断完全吻合。

    嘿嘿嘿,陆胖子搓着手,直把秦林瞅着。

    知道他要问什么,当然这也许是在场众人都想问的,秦林也不卖关子了,朗声道:“瞳孔颜色和尸僵情况体现出的死亡时间是正确无误的,而尸斑没有出现,原因也正因为尸首的死因,他是被溺毙的,冷水将热血激回,体表没有血液,这五里沟的水潭又是活水,尸首被水流推动翻来覆去,血液沉积不下来,当然就没有尸斑!”

    尸斑是血液沉积在低下位置,从毛细血管渗出而形成的瘀伤样花斑,所以它的形成,第一要有血液,第二要有沉积,可溺毙之人,浑身浸在冷水里头,毛细血管剧烈收缩,血液都回了体内大血管,留在体表的很少,同时尸身又被水流推着轻轻翻滚,少量血液也没法沉积到固定位置,自然无法形成尸斑。

    原来如此!琼州府仵作两眼放光,喃喃的自言自语:“怪不得呢,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海青天和唐府尊都对这位秦爷待若上宾,刚才一席话,真叫我茅塞顿开!”

    得了,唐敬亭郁闷得不行,本来还想问问老仵作,秦林话里话外有没有失实之处,现在看样子是完全没必要了。

    海瑞捋着胡须,他多年为官,办案经验丰富,一下子就醒悟过来:“看样子溺毙倒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死亡时间,对,死亡时间有问题!”

    “什么问题?”唐敬亭莫名其妙,还掐着手指头把时间算了算。

    现在是酉时末,戚大郎两到三个时辰之前死的,那就是未时(下午一点到三点)。

    友恭桥案发是在午后未时初刻,那条路虽然午后时段行人比较少,但也不可能太长时间没有人走,捕快们找到了报案者李水娃之前一个过桥的人,也就早两柱香的时间,并没有发现桥上有异状,也就是说,顾克渎是在这人过桥之后、李水娃过桥之前被害的,时间大约是刚交未时(下午一点钟)。

    友恭桥的地理位置在城西十里,五里沟则位于城东五里,十五里的路程,如果脚程快一点,半个时辰多一点差不多能到,那么戚大郎未时初在友恭桥杀人,未时末在五里沟投水自尽,时间倒是对得上。

    唐敬亭说出自己的疑问,还颇为仔细的把时间推断说了一遍,自觉各处都对得上,并没有什么疏漏。

    敬亭啊敬亭!海瑞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看学生,又颇为遗憾的瞅了瞅秦林,心道唐敬亭若是有秦林一半的心性,老夫何必千方百计想将秦林收录门墙?他苦笑着捋了捋胡须,现在看来,这念头还是早打消掉吧,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再这么下去,恐怕不是老夫收秦林做门生,而是要拜入他门下啦!

    秦林瞅着唐敬亭就笑起来,不紧不慢的道:“未时初在友恭桥杀人,未时末在五里沟投水自尽,时间上固然勉强能对得上,但从友恭桥到五里沟,一路上水井、池塘、河沟、海港几十上百,何处不可投水,何处不可自尽,为什么戚大郎杀人之后,要在正午的大日头底下暴走十五里,从城西跑到城东来投水?”

    啊?唐敬亭惊得往后退了一步,张口结舌,连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两只眼睛直瞪瞪的发愣。

    因为他也明白了,这种情况根本就是不合理的,完全经不起推敲!

    秦林又向戚秦氏问道:“不要急,不要慌,请你仔细想想,戚大郎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要到这里来自尽?比如他父母坟茔安葬在附近,他少年时常到这里来戏水什么的。”

    对对对,有这种可能啊!唐敬亭像捞到了救命稻草,直勾勾的看着戚秦氏,似乎她脸上要开出朵花儿。

    戚秦氏冥思苦想半天,终于摇了摇头:“并没有这些原因啊,我家公婆葬在城南,离这里很远呢,另外,拙夫很讨厌乡下,从小到大只在城里、码头、街市玩耍,根本就没到五里沟来过。”

    唉~~唐敬亭像泄了气的皮球,失望之色溢于言表,强撑着知府的派头没有倒架,心下却懊恼得无以复加:本来戚大郎杀人自尽就算结案了,哪晓得横生枝节,现在看来,戚大郎并非自杀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海瑞倒要实诚得多,朝秦林拱拱手:“秦小友,现在毕竟只是推论,有没有更加实在的证据呢?老夫愿洗耳恭听。”

    “当然有,”秦林朝尸首一指:“就在他的肚子里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