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4章 剧毒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白霜华扮成丫环,在顾府四处查探,顾家的丫环本来就很多,今天是老奶奶八十三岁大寿,又请了不少亲戚家的丫环仆人来帮忙,由各家的管事监管着,但忙忙碌碌的哪里能管得过来?

    更何况,堂堂白莲教主,如果闯入紫禁城恐怕还有点难度,在这区区乡宦家宅里面,真真是如履平地。跟我一阵争吵声,吸引了白霜华的注意力,她支起耳朵听了听,当机立断将茶盘一掷,正好前面房间门开着,那茶盘就平平的飞了进去,稳稳当当落在桌子正当中,茶壶和好几个杯子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与此同时,白莲教主身形拔地而起,如果羽箭般射到房檐下面,在飞檐斗拱间飞快的穿梭,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后院。

    顾府后院花园,一个肥肥白白的女人正高傲的扬起了下巴,冲着看上去清秀柔弱的女子大声嚷嚷:“不要脸,我们顾家老奶奶过大寿,你这野媳妇凑什么热闹?”

    “对对对,她没有资格参加!”好几个女人指手画脚的,纷纷对这清秀女子怒目相向。

    这几个女人都生得又肥又白,模样是团头团脸的,身上穿金戴银,质地极佳的锦缎袄裙,身边跟着许多眉眼刁蛮的姑娘媳妇,看上去气势汹汹。

    而那清秀女子穿得就要朴素得多,身边跟的两个丫环也低眉顺眼的,不敢和对方相争。

    她被众人指摘,眼睛几乎掉下泪来,柔声恳求道:“大娘子,三娘子,四娘子,我也是顾家的媳妇儿啊,为什么不让我去拜婆婆?”

    “呸,谁是你婆婆,你好意思?!”肥肥白白的女人就是大娘子,她朝地上啐了一口,斜着眼睛满脸的不屑。

    四娘子、三娘子也七嘴八舌的,帮着大娘子说话。

    清秀女子几乎要哭起来:“看在二郎勤勤恳恳为顾家操持的份上,只求姐姐们给妹妹留三分薄面。”

    “野种娶野媳妇,都是臭不要脸的,别让我把你那丑事说出来!”大娘子冷笑着,脸上肥肉直抖。

    清秀女子神情大变,脸色像死灰一样,狠狠的紧咬着嘴唇才没有出声,最后只好转身离开。

    大娘子这几个女人终于得意的笑了,“婆婆还在大厅上,咱们去替她老人家贺寿!”

    白霜华看着清秀女子的背影若有所思,她脸上刚才痛苦凄绝的那种表情,让白霜华想到了一个人,戚秦氏。

    正厅上宾主落座,有头有脸的客人坐在厅内,地位较低的客人在厅外露天的桌子落座,女客则在第二进院子的花厅里头。

    以秦林被贬谪的身份,恐怕连第一进院子的门槛都进不了,但借海瑞和唐敬亭的光,他也坐在了首席上,并且紧邻着海瑞,和唐敬亭分居海青天的左右位置,登时就吸引了无数道目光,不少人都在猜测这个身穿飞鱼服的普通校尉是什么人物,居然能和唐府尊平起平坐。

    殊不知秦林被贬谪之前,唐敬亭还没有和他平起平坐的资格呢!

    角落里,和莫智高密议良久的裴敬,毒蛇般阴湿寒冷的目光紧紧盯着秦林,低声对身边一个灰衣人吩咐几句,那灰色的身影就藏进了房屋的阴影之中。

    秦林,你死定了!莫智高敬畏的看着裴敬,他刚才已经见识过了那灰衣人的手段,所以毫不怀疑,顾老太太寿宴,就是秦林的死期。

    顾家老奶奶杵着龙头拐杖,由三位肥肥白白团头团脸的夫人搀扶着,大群丫环仆妇簇拥,微微颤颤的走出来,沟壑密布的老脸上堆满了笑容,昏花的老眼也笑得几乎张不开了。

    顾克渎、顾克涟、顾克汐三兄弟赶紧迎上去,顾晦明目光在人群中一扫,似乎愣了一愣,脸色没来由的一黯,稍微迟疑之后也跟了过去,落后三兄弟半步。

    这时候几兄弟差异就很明显了,顾克渎、顾克涟和顾克汐都是尖圆脸,不高不矮,顾晦明却是国字脸,身材比三位兄弟足足高了两寸。

    “恭贺母亲寿辰,愿母亲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顾家四兄弟大声祝贺,当众给老母亲磕头道贺。

    顾老奶奶目光在众人脸上一扫,微笑着伸出手:“好、好,你们都好,我的儿啊!”

    她把儿子们一个个扶起来,唯独到了顾晦明,她像没看到一样收回了手,顾晦明只好自己站起来,神情有点尴尬。

    “果然不是亲生的,”秦林嘿嘿冷笑,记得很清楚,顾克渎这三兄弟是顾老奶奶生的,顾晦明是三岁才认祖归宗的私生子。

    海瑞也瞧出了几分,目光微微一滞。

    “各位宾客吃好喝好,克渎,替娘陪好客人,”顾老奶奶说罢,又在媳妇儿搀扶下,领着大群的丫环仆妇走回了二进院子的花厅,和女眷们坐在一起。

    顾克渎高举酒杯:“来来来,诸位贵客光降,顾家何其有幸,诸位痛饮此寿酒,俱各福寿绵长!”

    众位宾客举杯痛饮。

    顾家四兄弟各坐在上首的一张桌子上陪客人,海瑞这是首席,自然是顾家老大顾克渎来陪,他看到秦林,神色就有些不自在,戚秦氏一案,秦林很明显和他不对付。

    “顾大老爷,您还在为前日之事,和在下心存芥蒂么?”秦林笑盈盈的问道。

    顾克渎在岭南士林广通声气,约略知道点儿秦林的事情,从府衙回家之后一打听原来是这位爷,就把他吓出了半身冷汗。

    此时秦林笑盈盈的问起,顾克渎就满脸不自在了,讪笑着举起酒杯:“不敢、不敢,秦长官说笑了,克渎请长官满饮此杯,自酿的椰子酒,甘香醇厚。”

    同桌的几个宾客就大吃一惊,顾克渎是内阁中书,在岭南士林也算得上一号人物,怎么对这锦衣校尉如此恭谨?他究竟是什么人?

    秦林玩味的看着顾克渎,将酒杯拿在手中轻轻摇晃,并不和他碰杯,眼神中带着戏谑之意。

    顾克渎越发不自在,只好和海瑞、唐敬亭说笑,海瑞爱理不理的,唐敬亭倒是谈笑风生。

    或许是借酒遮脸吧,顾克渎一杯接一杯的灌,不一会儿说话都大舌头了,脸红得像煮熟的螃蟹。

    顾晦明看到这一幕,赶紧从另一桌跑过来,摇着顾克渎的肩膀:“长兄,长兄,暴饮伤身哪,来来来,我替你敬诸位贵客!”

    海瑞满意的笑了,瞅了眼快要烂醉的顾克渎,又鼓励的朝顾晦明点点头,朗声道:“兄友弟恭,顾氏家风,足可为琼州士林表率,咦,老夫当浮一大白!”

    说罢,海青天一仰脖子,将杯中酒尽数喝下,同桌的宾客也纷纷举杯痛饮。

    唯独秦林仍然笑嘻嘻的端着杯子轻轻摇晃,竟不给海瑞半点面子。

    海瑞脸上青气一闪,好不容易强压下去,终究没说什么,反而朝快要发火的唐敬亭摆摆手,让门生控制脾气。

    刚峰先生治学以刚,自谓不“吐刚茹柔”,对同僚对上司的脾气极大,唯独戚秦氏的案子自觉心中有愧,秦林再怎么甩脸色,他也只能竭力忍耐。

    其实海瑞会错了意,秦林倒不是给他脸色看,而是不肯吃顾家的酒菜,这家伙外柔内刚,看起来嬉皮笑脸,心性却坚如磐石——若不如此,整天剖尸验尸和死神打交道,哪里坚持得下来呢?

    既然种种迹象认定顾克渎有罪,自始至终秦林都不尝他家的酒菜,要么笑眯眯的端着酒杯摇晃,要么伸着筷子停在半空又缩回来,看起来好像在吃,其实什么都没碰。

    吃啊,喝啊,怎么就是不沾嘴唇?莫智高有点坐不住了,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呐喊着。

    就连阴沉的裴敬,也皱了皱眉头,十分不耐。

    秦林的酒杯里面没有毒,他的筷子也没有毒,他面前的碗更没有毒,但是只要他把任何一样东西放进嘴里,那东西就会变得有毒,能杀死一头大象的剧毒。

    这就是刚才那位灰衣人的本事。

    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秦林根本不碰酒席上的任何东西,不是端着酒杯玩,就是举着筷子晃来晃去,一滴酒、一粒米、一样菜都没有放进嘴里,叫他们心急火燎的等了大半天,瞪大的眼睛都酸痛得快要流泪了。

    “怎么回事,难道他发现了?”两人面面相觑。

    正当此时,一名亲兵打扮的俊俏少年走到秦林身边,附耳低低的说了两句话,然后顺手抓起他的酒杯,将酒喝得精光。

    糟了,没毒死秦林,毒死他身边一个亲兵,真是打草惊蛇!

    裴敬和莫智高都失望得很,准备等那亲兵毒发身亡,就趁乱溜走。

    哪晓得那亲兵喝了之后,若无其事的放下酒杯,一下、两下、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半点反应都没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灰衣人失手了?莫智高和裴敬两人看了看回到身边的灰衣人,他也同样莫名其妙,三人简直快要抓狂——他们并不知道那亲兵的真实身份,否则一定会赶紧挖个地洞钻进去。

    “椰子酒味道不错,毒药味道更好,”白霜华低低的对秦林道:“如果我来晚一会儿,你就死定了!”

    “我不会死,因为你会救我,有魔教教主在身边,我还担心什么?”秦林笃定的笑着,他非常放心。

    真拿你没办法!白霜华咬了咬牙齿,比起飞天蜈王高左使的毒药,这个就显得太小儿科了,对她来说就像白开水似的根本不起作用,于是冰与火交织的双眸,开始搜索着下毒之人。

    灰衣人以宴席成百上千的宾客为掩护,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