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7章 港口命案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远处的天际线上,升起了三朵灰白色的烟花,那是火炮发射的硝烟。

    港口立刻有了反应,不少明朝水师的蜈蚣船、大福船纷纷解缆,争先恐后的朝港外冲去,穿着鸳鸯战袄的水师将士有条不紊的卸去炮衣,给大炮装填炮弹,准备灰瓶、强弩等物,看上去与别处废弛的水师大有不同。

    月港码头停泊船只众多,除了中国的福船广船,还有船首尖利船身高大的西洋船,船身格外狭长,很多桨叶伸出来,像蜈蚣似的南洋印度船,以及不少模仿中国和西洋船型,却因技术粗陋,显得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日本船。

    这些船只被水师一冲,你不让我,我不让你,进的进,退的退,水师要往外冲,就在港口发生了拥堵,除了最前头的几艘船划了出去,其余的竟都被堵在了港口里头。

    秦林见了哭笑不得,看来水师的操练颇为娴熟,这港口的秩序却不怎么样,管理港口的地方官恐怕不太得力。

    “要不要冲上去看看?”金樱姬凑在秦林耳边吐气如兰,坏坏的笑着,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白莲教主也跃跃欲试,她还从来没有看过海战呢。

    秦林点点头,又指了指海面上:“这么多船,咱们的船又大,只怕不好出去……”

    “这有何难?”金樱姬微微一笑,对龟板武夫吩咐两句。

    龟板武夫踩着木屐,踢踏踢踏的跑到船头,冲着底下喊叫:“五峰船主出航,大小船只闪开,否则撞沉不论!”

    然后就轮到秦林目瞪口呆了:大大小小的海船,刚才还你争我抢互不相让,听到这一声喊立刻四散躲避,西洋人叽里咕噜的叫唤,日本船躲得飞快,就是包缠头的印度阿三,也把桨叶舞动如飞,霎时就让开一条足以并排开三条船的水路。

    常在中国沿海做生意的商人都晓得,做百姓别和官争,秀才别和土匪争,做海商海盗就千万别和五峰船主争。

    “怎么样?”金樱姬得意洋洋的瞅着秦林,秀气的鼻子微微一翘。

    看不出来,她还是个海上霸王呢。

    这艘四千料大海船的所有船帆,都升了起来,很快就吃饱了北风,底舱的水手也划动桨叶,船只开始缓缓加速。

    作为五峰船主的座舰,海船的吨位远大于普通的广船福船,加速之初并不太快,可半柱香的时间过去,速度提了起来,就快得像风驰电掣,尖利的船首劈波斩浪!

    “怎么样,我这艘林樱号还过得去吧?按照你说的,把西洋船和中国船的技术结合起来的哦!”金樱姬得意洋洋的说道。

    她这艘船,形制是西洋盖伦型,内里采用了中国航海技术,比如水密隔舱、平衡舵、桐油防腐等,可以说是西洋皮、中国心。

    “林樱号?”秦林摸了摸鼻子,这还是金樱姬第一次提到船的名字,貌似和自己有点关系。

    白霜华冷笑不迭,这简直就是秃子头上的跳蚤——明摆着嘛。

    金樱姬红了红脸儿,解释道:“是你这小冤家提的建议,按照你说的办法建造的头一艘四千料大船,但我也费了不少心力,所以用我们俩的名字各取一个字,来命名它喽。”

    仅仅是因为秦林提出过那个建议吗?金樱姬微红的脸儿,已经说明了一切。

    西洋船型的通例,同等船型,船只越大,挂的帆就越多,最高速度也就越快,这艘四千料大海船大大小小有几十面帆,全部挂起来吃饱了风,速度快得惊人,飞一般冲向了炮声响起的海面。

    “秦哥,给你千里镜,”陆远志听得动静,就从船舱钻出来,把望远镜递给了秦林。

    用望远镜,秦林看到了远处海面上的情况,几艘船你追我赶,追的是三艘款式比较老旧的中式福船,打着大明水师旗号,前头逃的是一艘挂三角帆的西洋船,吨位不大,正趁着斜风夺路狂奔。

    “八嘎,西洋人狡猾狡猾滴!”龟板武夫站在船头,嘿嘿的干笑着。

    那可不是嘛,中式福船虽然能吃八面风,但帆型是方形,利用斜风的效能比较低,而挂三角帆的西洋船,在斜风状态下就更加如鱼得水了。

    况且,福船以船身高耸、势大力沉著称,拼速度就不是长项了,三艘老旧的福船,与西洋船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开,眼看就要被它逃走。

    三艘福船上,明军水师官兵愤怒的叫骂着,却又无可奈何。

    “追上去,拦住那艘西洋船!”秦林沉声道。

    好嘞!金樱姬格外高兴,伸出纤纤玉手拍了拍,几名舵手立刻转动船舵,调整航行方向,速度飞快的朝西洋船航行轨迹的正前方插去。

    明军福船上,水师官兵们见友军前来帮忙,先是有些高兴,接着就垂头丧气:明明技术不差,战术也很合理,就是船不行,又老又旧,看着五峰船主这艘船,心头真不是个滋味儿。

    西洋船上的人就吓得魂飞魄散了,几名黄头发蓝眼珠的西洋人哇啦哇啦大声叫喊着,还有个穿蓝色制服的红头发青年,跪在船头不停的在胸口画十字,另外一名同样穿制服的金色头发青年,则拿着根西洋剑比比画画,意思是要和追兵决一死战。

    身为航海民族,他们很清楚海上的事情,对方的船比他们大得多,船帆也多得多,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

    西洋船上,只有船头装了一门自卫的小炮,这时候那跪着画十字的青年站起来,动作非常迅捷的给炮膛里头装火药、炮弹。

    原来他并不是胆小鬼,而是信仰特别虔诚,即使生死关头,也要先完成祷告。

    此时林樱号已经乘风破浪,插到了西洋船航迹的正前方,秦林看到对方正在给火炮装填,就轻轻拍了拍金樱姬的玉背:“喂,该你的船表演了。”

    金船主嘿嘿坏笑,像猫捉老鼠似的看着西洋船,“你有炮,难道我没有?”

    开玩笑,汪直当年就是垄断西洋枪炮的专卖商人,要玩枪炮,东方海面上还没有谁能玩过五峰海商。

    金樱姬一声令下,秦林脚下的二层直通甲板,就是哗啦哗啦一阵子开启窗户的声音。

    以秦林所站的角度,并不能看见底下发生了什么,但对面西洋船上众位洋人那种惊骇欲绝的表情,却是清清楚楚。

    “天哪!仁慈的上帝啊,难道您要使您虔诚的信徒,置身于这种极度危险的情形之下,来考验他对天国的忠诚吗?”

    西洋船上,不少人跪在了甲板上,不停的划着十字,祈求上帝的宽恕。

    因为他们面前那艘庞大的海上巨舰,船腹部的一长溜窗口都打开了,每一个窗口都藏着一门大炮,那黑洞洞的炮口叫人望而生畏!

    毫无疑问,西洋船的炮火至多也只能给林樱号挠痒痒,而林樱号的一轮齐射,将把它连人带船撕成碎片,甚至不会留下超过巴掌大的渣渣。

    林樱号上各国水手都有,也晓得西洋人的习惯,就有水手戏谑的道:“西洋来的朋友们,祈求上帝没有用的,在东方海面上,你们应该祈求五峰船主的保佑!”

    真是嚣张至极,却又合情合理,现在决定这艘西洋船生死存亡的,绝对不是他们所祈求的那位上帝。

    金樱姬小鸟依人般挽着秦林的胳膊,越是这种时候,越是温柔:“小冤家,你说怎么办?奴家、奴家有些拿不定主意呢……”

    哼,你装什么温柔?白霜华冷笑连连,五峰船主可是动不动就把抓获的敌人,扔到海里喂鲨鱼啊!

    咳咳,怪不得阿沙说师傅有点笨,她连这个都没有看出来:金樱姬并不愿意在秦林面前显得太杀伐果断哩。

    西洋人在东方待的久了,那红头发的就听得懂中国话,连声道:“仁慈的海上君王,宽恕我们吧,我们都是些可怜的水手,并没有触犯您的利益。”

    金色头发的西洋人很有礼貌的向金樱姬行了个礼:“这位美丽温柔的小姐,请替我们向伟大的五峰船主求情吧,您的美丽与善良将像珍珠般闪耀。”

    温柔、善良?秦林以手加额,你们真是有眼无珠啊,怪不得落到这般田地,真是一点儿也不冤枉。

    “小冤家,不准笑!”金樱姬狠狠掐了他一下,瓜子脸上笑容可掬,似乎很愿意被称为美丽温柔善良的小姐。

    可惜龟板武夫不解风情,大嗓门嚷道:“南蛮人,你们认错了,这位金长官才是五峰船主,这位是朝廷的秦将军。”

    “哎呀,何必说得这么清楚嘛,”金樱姬掩着口吃吃的笑,很不好意思似的。

    西洋人全都把嘴巴张得老大,美丽温柔善良的小姐顿时变身成了东方海上的霸王,凶狠可怕的五峰船主,真是叫人大跌眼镜啊!

    朝廷水师那三艘福船终于赶了过来,甲板上连声喊道:“炮下留人,炮下留人!”

    哦,秦林听这声音觉得耳熟,将望远镜调转过去,顿时就笑起来:“俞咨皋、沈有容,好久不见哪。”

    水师官兵尽皆吃惊,五峰船主也太嚣张了吧,他虽然实力强横,毕竟是土司,咱们可是朝廷正规水师,怎么对将军直呼其名呢?

    不料下一刻,福船上两名军官就行起了庭参,跪下大声道:“门生俞咨皋、沈有容,拜见恩师!”

    率领福船的正是俞咨皋和沈有容两位,俞咨皋现在做着福建水师驻月港的水营守备,沈有容是把总,他俩当年拿着秦林的八行书去找福建巡抚耿定向,立刻得到巡抚大人的赏识,不管他俩年纪轻轻,也委任到统帅一营水师的实缺位置。

    要知道,官衔好升实缺难得,有参将资格的,不见得能做实缺的营官,像他们年纪轻轻初来咋到,就能手握兵权,那就是托了秦林的福。

    秦林拱拱手:“两位请起,我乘五峰船主的海船到此,正巧看见你们追这些西洋人,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们是海盗吗?”

    现在并没有两国交兵,作为水师要去追别人,除了抓走私就是打海盗,看样子西洋人那艘小船也装不了多少货物,不像走私的,那就只能是海盗了。

    红头发的西洋人听了这话,第一个叫起来:“尊敬的先生,我叫罗布.费尔南德斯.德蒙卡达,我们不是海盗,我们被冤枉了,这些中国官不分清白枣红就要抓我们,所以我们只能逃走。”

    什么清白枣红?秦林想了想,失笑道:“是青红皂白吧?”

    “是,是青红皂白,”罗布有些尴尬。

    金发青年也帮腔:“先生,我是瓦韦.罗纳尔多.迭戈,我们是正经的商人和探险家,并没有犯罪,可这些中国官员要把我们抓起来。”

    “你们不逃,我们又何必来抓?”俞咨皋冷冷的道,神色有些不善。

    这些西洋人,仗着船快,让他包抄合围的战术落了空,这就算了吧,还在恩主秦林面前大大的丢了脸,真是划不来。

    可这怨得了谁?福建水师船只又破又旧,即使俞咨皋有大将之才,把水师官兵操演得极为纯熟,可船只老旧,在海面追不上人家,到头来也没有办法,亏得秦林和金樱姬这艘林樱号及时赶到,才把西洋人拦下来。

    俞咨皋心头郁闷不想多说话。

    沈有容笑着替他说:“秦长官,这些西洋人在咱们月港犯了事儿,本来还在查证,正要把他们羁押起来,他们就乘船往外溜,我们只好追出来,好不容易才成他们不注意,在外海这边三面堵住,没想到他们仗着船快就要溜走,辛亏您和金船主驾船赶到,这才把他们留了下来。”

    “没有,我们没有杀人,我以先父的名字向上帝起誓!”罗布气愤愤的叫起来。

    船快就要溜走,辛亏您和金船主驾船赶到,这才把他们留了下来。”

    “没有,我们没有杀人,我以先父的名字向上帝起誓!”罗布气愤愤的叫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