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章 司礼监之争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扳倒冯保的第二天,朝会时的气氛便与之前大有不同,文武百官等在皇极门外,秦林注意到,里头有好几个长期告病溜号的官场老滑头,现在也屁颠屁颠的赶来上朝,而朝臣们脸上的神色,要么诚惶诚恐,要么患得患失。

    想当年,那个十岁继位的小皇帝,靠着帝师首辅张居正和内廷权阉冯保辅佐,坐在宽得不成比例的御座上,奶声奶气的和文武群臣说话,张太师昂昂烈烈立于班首,冯督公面带阴笑站在御座之旁,朝臣们的命运,也只因他们两位的意志而决定。

    曾几何时,张太师驾鹤西去,冯督公被贬南京,当初的小皇帝终于长大,从今往后,恐怕朝政将真正取决于这位少年天子的心意了……

    冯邦宁、徐爵、陈应凤等冯党干将已经被押入诏狱,但朝堂之上仍然有不少曾经与冯保过从甚密的官员,现在他们的处境就尴尬得很了,当初为了升官发财,削尖了脑袋去和冯督公拉关系,如今冯党倒台,又该何去何从?

    扳倒冯保的两位功臣,秦林和刘守有就变得炙手可热了,许多朝臣抢着和他俩说话,也许是因为秦林年轻些,看起来没刘守有那么城府深沉,所以围着他的朝臣还要多些。

    “秦少保真乃国之干城!”成国公朱应桢眉飞色舞的吹嘘着,把大拇指一竖:“以前冯督公何等气焰,竟被秦少保一举扳倒,实在叫人难以置信,但又不得不信,这就是不世之殊勋了。”

    徐文璧、徐廷辅也笑眯眯的与有荣焉,他父子俩老奸巨猾,这次又押对了宝。

    那些和秦林交情不错的官员,都很替他高兴,像右都御史吴兑比较老成持重,只是拈须微笑而已,佥都御史张公鱼是个实心人,就咧着大嘴呵呵直乐。

    可秦林自己只是面子上敷衍着朱应桢,时不时的和他答对一两句话,眼睛却望着文臣班首,全副注意力都投向了那边。

    徐文璧就把儿子扯了扯,低低的道:“看秦姑爷瞧着哪儿,嘿嘿,儿子你现在可服了吧?你像他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啊,还成天往教坊司、勾栏院乱钻,哪里想得到这些!”

    “服了,我可真服了,这位小姑爷实打实的长了八九个心眼!”徐廷辅啧啧赞叹着,暗暗告诫自己千万别被秦林那张年轻的脸给骗了,这家伙绝对是一肚子阴谋诡计。

    可不是嘛,秦林看着的方向,正发生着一场不被外人注意的推让。

    礼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首辅潘晟,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诚心诚意的劝着张四维:“凤磐贤弟,这文臣班首之位,还是你来站吧!”

    如今最尴尬的还不是那些阿附冯保的文武官员,毕竟给冯府送礼又没有嚷得满京城都知道,不把冯保的翻天账翻出来看,天晓得谁曾经给冯保行贿?只要不像徐爵、陈应凤那样明明白白把冯字刻在脸上,别人也只能根据他平时所作所为来猜测而已,说到底没有真凭实据。

    倒是礼部尚书潘晟,昨天才刚刚入阁拜相,一时间荣耀无比,正准备下朝回家大摆宴席呢,走到午门就是内宫惊变,今天更成了个进退两难的局面。

    因为昨天就是在这朝会上,当着万历和文武百官,冯保亲口说过:“潘尚书为人老成、智虑深远,不像有些人眼界狭窄、身列辅臣而尸位素餐……老奴以全副身家性命保荐潘尚书,继任内阁首辅!”

    明明潘晟是江陵党骨干,张居正的老师,受江陵党拥护成为首辅,可因为冯保这句话,难道他能厚着脸皮的站在首辅位置上,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他已生出辞相之意。

    张四维眼底喜色闪现,脸上却格外愕然,哑声道:“潘兄何出此言?愚弟已被圣上亲口革去大学士职分,虽然圣旨还没下来,毕竟君无戏言,又怎么可以腆颜站在文臣班首呢?”

    “凤磐贤弟太过迂直了!”潘晟叹口气,张四维是多么的诚恳、老实啊,他甚至因自己前段时间为得到首辅之位,无形中夺走对方的机会,生出十分浓烈的愧疚。

    其实,真正迂直的人,恰恰是潘辰自己。

    吏部侍郎王篆与潘晟关系很好,也帮着劝道:“现在潘兄为避瓜田李下,这首辅是一定要辞掉了。凤磐先生,你是被冯党弹劾的,陛下既已逐出权阉,必定把你的案子重新翻过来,不但不会革职,更进一步也在情理之中呢。”

    张四维已是次辅,更进一步那就是首辅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

    兵部尚书曾省吾、礼部尚书王国光、工部尚书李幼滋等江陵党重臣却没发话,在他们看来,潘晟年纪大辈分高,甚至还是张居正的老师,就算没什么大本事,至少大伙儿看他资格老,也还服气。

    可张四维的科分资历嘛,以前入阁做个有名无实的次辅,实际上替张居正跑腿,那倒也罢了,要做到首辅位置,统领整个江陵党,大伙儿心里面就不怎么乐意。

    尤其是曾省吾,他在诸位尚书当中年纪最轻,是江陵党冲锋陷阵的一员大将,性情最为乖觉,早在张居正生前便从张四维身上察觉出几分端倪,这时候见潘晟推让,心下便隐隐不安。

    张四维扫了诸位同僚一眼,极为谦虚的道:“四维资望不足,又乏经邦济世之策,以前江陵相公在内阁拿主意,四维遵照执行而已,如今要挑大梁,实在力不从心。”

    和擅长权谋的伙伴们不同,王篆的的确确是位正人君子,见张四维一力推让,反而越发着急,声音急促的劝道:“如今太师归天、冯保被逐,严清等辈蠢蠢欲动,朝野风向恐有变化,只有凤磐兄趁势顶上才能稳定大局,继续推行太师新政的未竟之业,何况阁中还有汝默兄搭手,咱们再把余有丁顶进内阁,实在不行,在下也愿意入阁助凤磐兄一臂之力……”

    王篆都说到这份上,好好先生申时行自然连连点头:“凤磐先生还有什么犹豫的?您顶上首辅之位,申某今后唯您马首是瞻!”

    王国光、曾省吾、李幼滋互相看看,现在的时局,也就只能把张四维推上首辅之位,才能稳定局面,遏制反对派的觊觎之心,继续推行新政大业。

    形格势禁,就算对张四维不怎么感冒的江陵党重臣,也达成了一致意见。

    张四维仿佛赶鸭子上架似的,“勉为其难”被推到了文臣班首的位置,潘晟自觉的落后一个身位。

    秦林见状心头咯噔一下,神色大变。

    千呼万唤始出来,万历皇帝朱翊钧来得特别的晚,他身边不再有脸色阴沉、耷拉着吊梢眉的冯保冯督公,而是张诚、张鲸两位新贵,二张尽管竭力控制表情,想让自己显出威严肃穆的神态,但那控制不住的喜色,终究从眼角眉梢流露出来。

    朱翊钧缓缓的踱着步子,比以前慢了好几倍的速度慢慢走向御座,威严的目光往下一扫,往日那些直着身子笑呵呵与他对视的重臣、老臣,就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甚至慌里慌张的移开了目光。

    权力,威严,无上的皇威,在朱翊钧的心头激起了狂风暴雨,亲手掌握权力带来的巨大甜蜜,几乎让他迷醉……

    走到御座的短短几步,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终于朱翊钧落座,三声净鞭钟鼓齐鸣,群臣下拜山呼舞蹈。

    秦林也跟着下拜,只是心头不是个滋味儿,通过冯保的遭遇,已经试探出这位皇帝心性偏狭刚愎自用,而且刻薄寡恩,在他手底下做事,真是伴君如伴虎,可惜现在江陵党还不知道……

    “有~”张鲸扯着嗓子喊了声。

    “有~”与此同时张诚也喊了起来。

    然后两位张公公都闭上嘴,互相看了看,接着同时喊道:“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群臣心头暗暗好笑,脸上自然丝毫不露,看来两位张公公还没有决出胜负啊,冯保留下的司礼监掌印之位,究竟是哪位张公公来做呢?

    秦林洞若观火,二张的矛盾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以前冯保在的时候,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他们俩还能精诚合作,但现在冯保已经被扳倒,是收获胜利果实的时候了,他们俩的争斗必然趋于白热化。

    刘守有也充满敌意的看了看秦林,他和张鲸结盟,秦林与张诚携手,这新一轮的龙争虎斗,又将是谁胜谁负?

    这天的朝会,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万历以胜利者的姿态君临天下,向文武百官,也向天下臣民宣布了冯党的罪状,昭示了他亲政以来扳倒冯保的政绩,是多么的英明神武。

    至于谁来接掌首辅这些事情,暂时还没有召开九卿廷推,毕竟变动已经够大了,暂时缓一缓对朝廷也是个缓冲。

    不过,万历亲口宣布张四维是被冯保诬陷,为他平反昭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