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章 奉旨贪墨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冯保被流放南京守孝陵,他前脚刚离开紫禁城,李太后的车驾鸾仪就从慈寿寺回来,出现在紫禁城外。

    陆远志领着一队锦衣官校气咻咻的跑来,朝秦林使个眼色:“启禀秦少保,刘都督已将冯保党羽一网打尽,司礼监和东厂都控制下来,眼下正在查抄冯保的府邸,您看……”

    听得查抄府邸这句话,秦林的两只眼睛立马贼亮贼亮,猴急的冲张诚、张鲸拱拱手,义正辞严的道:“冯保多年来苦心经营,势力盘根错节,冯保虽已成擒,还得防备奸党余孽作乱,本官这就去缉拿奸邪余党,就算粉身碎骨,也绝不让他们在京师作乱!”

    好个秦林,说这番话时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拳头,牙齿轻轻咬住嘴唇,目光坚定的遥望远方,真叫个忠肝义胆!恐怕兴唐的郭子仪、保宋的岳武穆,想来也不过如此了吧。

    张诚、张鲸却肚子里好笑,暗道你秦某人不就是想借查抄为名,去冯保府上大捞一笔吗?这不,听说刘守有已经去了,姓秦的就猴急成这样!

    万历事先已将查抄冯保一党各处府邸的任务,分给了秦林和刘守有两位,帝王御下之术讲的是恩威并施,秦林、刘守有冒着风险费老鼻子劲儿扳倒冯保,这查抄冯党府邸的肥差,就是给他俩酬功了。

    “嘿嘿,秦少保精忠报国的一颗赤心,倒是热切得很呢,咱家看你额角都急得冒汗了!”张鲸笑眯眯的揶揄着,他心头非常痛快,刘守有抢先去冯府查抄,自然会捞到更多的财富,而那笔财富里也有他张公公的一份。

    “去吧去吧,缉拿奸党要紧,皇爷那里早把差使派给你,这就不用告辞谢恩了,”张诚心急的催促秦林,因为秦林查抄冯党宅邸的收获,也会分一些给他。

    “陛下,臣去也!”秦林冲着养心殿遥遥施礼,然后迈开大步,一溜烟的跑得没了影儿,陆远志和众官校都被远远的抛在后面。

    张鲸张诚瞧着秦林背影直了眼,靠,这厮的轻功好厉害,究竟是八步赶蝉,还是流星追月?

    张宏见状也忍俊不禁,摇摇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秦林刚跑了没多久,两个慈宁宫太后身边的小太监就匆匆赶来,也许是知道宫中之变,神情都有些惶恐,朝着张宏跪下禀道:“启禀老祖宗,太后娘娘銮驾回宫!”

    啊,太后回来啦?张诚和张鲸神色变了几变,知道冯保被逐,太后的心情,恐怕不会很好,接下来的事情……

    三位张公公互相看了看,同时恍然大悟:怪不得秦林跑那么快,咿呀个呼,咱们都被他摆了一道!

    太后从西边回宫,秦林就从东边溜走,他逃离紫禁城的速度简直是追云逐电,两条腿跟风车似的,免得和李太后打照面,嘿嘿,太后面前怎么解释的难题,就交给万历和两位张公公去头疼吧,不关我的事。

    永宁长公主朱尧媖也注意到了宫里反常的情况,她鼓起勇气走向慈宁宫,李太后对她再怎么不闻不问,终归是她的亲生母亲。

    刚走到半路上,就远远看见秦林一路飞奔,她湿漉漉的眼睛里就浮出光彩动人的喜色,轻启檀口,叫道:“秦、秦姐夫!”

    可怜这位长公主的声音,比蚊子哼哼也大不了多少,秦林哪里听得见?一马当先跑了过去,身后跟着的锦衣官校也跑得不亦乐乎。

    “太没礼貌了!”惜画冲着秦林的背影,不满的挥了挥小拳头,就算秦林是自己救命恩人,她也选择站在永宁这边。

    “秦姐夫跑得真是英姿飒爽啊,”永宁目送秦林跑远,良久,她的目光仍停留在秦林消失的方向——长公主只要能远远的看心上人一眼,芳心已倍感甜蜜,即使秦姐夫毫无所觉,那也没关系的。

    “最好,他永远都不知道,”永宁轻轻的咬了咬唇瓣,痴痴的微笑着。

    少女的心思你莫猜,越猜越猜不中!

    更靠北一些的储秀宫,小顺子垂手肃立,嘴角微微发颤:“娘娘,奴才打听明白了,陛下降旨逐冯司礼,张鲸、张诚、刘守有、秦林联手……”

    “掌嘴!”郑桢坐在花梨木椅子上,用调羹舀冰糖燕窝慢慢吃着,忽然就不紧不慢的吐出这两个字。

    小顺子一怔,不明白娘娘是什么意思。

    郑桢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秦林也是你叫的?”

    啪!小顺子抡起大巴掌,立马就把自己脸上打出五道红指印,战战兢兢的磕着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是秦、秦少保,秦将军!”

    “罢了,饶你这遭,继续往下说,”郑桢将装冰糖燕窝的碗,递给了身边的宫女,两只手慢慢摩挲着微微隆起的小腹。

    小顺子这才把宫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个一清二楚——别看他在郑桢面前像条没脊骨的狗,可出了储秀宫,他是陛下宠妃郑娘娘跟前的头号红人,谁不得低声下气称呼一声顺公公?就连司礼监二张,也对他加意笼络呀!所以他要打听个事儿,实在很方便。

    郑桢听了前因后果也觉心下骇然,威震内廷的魁首冯保,半天工夫不到就被拿下,无论谁听到这消息都会吃惊。

    不过很快她就笑起来:“好、好、好!冯保这老东西,一直不把本宫放在眼里,现在他滚到南京守孝陵,真是报应来了。”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小顺子笑眯眯的,冲着郑桢磕头道喜。

    “我有什么好喜的?”郑桢皱着眉头,假作不知。

    小顺子笑而不语,只是连着又磕了好几个头。

    内廷之中,冯保是靠着李太后信任、张居正联手,做到兼总内外的司礼监掌印、东厂督公,他有李太后做靠山,过去就不怎么鸟王皇后,现在也对郑桢不咸不淡的。

    现在冯保倒台,有可能接替他的张鲸和张诚,背后靠山则是万历皇帝朱翊钧,形势就变得对郑桢格外有利了,朱翊钧对郑桢言听计从,二张还敢像冯保那样,对她不冷不热吗?

    怪不得小顺子高兴,借郑娘娘的势,张鲸张诚都要来笼络他呢!

    “你个猴崽子!”郑桢笑嘻嘻的瞥了小顺子一眼,又遥遥望着紫禁城南边的天空,悠然叹道:“他现在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了,哼!迟早有那么一天……”

    小顺子摸着被自己打肿起来的脸,低着头不敢说话,心中却百思不得其解:娘娘好像很恨秦将军,可又为什么不许别人提他名字,只有她自己能叫?

    太监就是太监,虽然没有小弟弟,终究不是女人,小顺子再千灵百巧,也不懂女人隐藏在心里最深处的那点念想,尤其不懂郑桢这种女人……

    秦林从东华门跑出了紫禁城,突然就停下脚步,不跑了。

    “秦哥,冯保府邸还在前面,”陆远志嘿嘿坏笑着提醒他。

    众位锦衣官校也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准备大干一场,冯保贪污是出了名的,他的府邸藏着数不清的金银财宝,诚然这些财富是要上交朝廷的,但陛下派刘守有、秦林来办这肥差,本身就带着酬功的意思,待会儿大家只要下手不太过分,就面子里子都有啦!

    秦林把陆远志看看,眉头一挑,坏坏的笑道:“让刘都督多挑会儿,也多找一会儿,咱们先去别处转转。”

    什么,去别的地方转?陆远志瞠目结舌,暗道现在最好发财的地方,难道不是冯保的府邸吗,干嘛要让给刘守有?

    秦林笑而不答,解开系着照夜玉狮子马缰绳,跨上马背:“跟上!”

    冯府,往日森严的府邸,变成了锦衣官校随便进进出出的地方,百户、总旗、小旗、校尉,这些低级锦衣武官,仅仅在一天之前,还只能眼巴巴的望着这座府邸,根本没有进去拜见主人的资格,更别提给主人行贿——那也要资格的!

    但现在,他们在府邸里横冲直闯,任意殴打着仆人,时不时在侍女身上摸一把,惹出一阵惊慌的娇呼,而大箱大箱的金银财宝,也被他们抬到了院子里面堆起来,每口箱子在贴上封条之前,都被拿出了几锭金子或者银子,揣进了校尉的腰包。

    冯保家中强横霸道的亲戚和那些颐指气使的骄仆,这时候就成了待宰的羔羊,在锦衣官校的绣春刀下瑟瑟发抖,每个人的脸孔都写着惊惶,根本不会有谁对锦衣官校们提出抗议。

    再说,这些金子银子,不是被校尉们拿走,就是上交给朱翊钧,反正不会再姓冯啦!

    “哈哈哈哈,秦林小儿,这次终于被本都督抢先一步!”冯府内室之中,刘守有持着一副书画开怀大笑。

    咱们刘都督名臣世家,风雅得很,怎么会跟那些普通官校一样,去贪污什么金子银子呢?倒是这些唐宋名家书画,又风雅,又不惹眼,卷起来就拿走了,还每一幅都价值连城,远胜金银珠宝!

    张昭、庞清、冯昕诸位心腹堂上官也眉花眼笑,在冯保的宝库里挑挑拣拣,只拿走最珍贵的财宝,拳头大的猫儿眼、金色的珍珠、绿油油的祖母绿,散发着五彩的光芒,把众人兴奋的脸,映照得光怪陆离。

    良久,刘守有忽然想起来:“诸位,冯保的‘翻天账’,你们找到了吗?”

    呃~~堂上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众人手中价值不菲的珍宝确实有不少,但那本翻天账却连个影子都没有。

    那是冯保的私账,叫翻天账也罢,叫保命账也罢,总之只会有一个功能,那就是把这位司礼监掌印、东厂督公这辈子,最见不得人、最黑暗可怕的那些事情记录下来,譬如某某官员为了扳倒政敌,给冯保送了多少金珠宝贝,冯保看不惯某人,授意某官诬告,将其打入天牢处死,诸如此类。

    大部分官员,家中都有这样一本可怕的账册,作为控制党羽的利器,危急时也能起到极大的作用。

    刘守有捉到冯邦宁之后就严刑逼供,那冯邦宁是个草包,哪里经得起大刑?一个回合都没有熬过,就把伯父给卖了,说冯保确实有本账册,但不知道放在哪里。

    冯保做了十年的司礼监掌印、东厂督公,手底下不知道干过多少坏事儿,找到这本账册,就等于把许多官吏的小辫子,牢牢的捏在了掌心!

    所以刘守有在冯府,搜刮金银财宝、文玩古董倒在其次,首先是要找到那本账册。

    可他找了这大半天,账册连个影子都没看见,自然心中有些着急。

    “奇怪,冯保把账册放哪儿了?”刘守有悻悻的挠着头皮。

    张昭想了想,脸上厉色大增,低声问道:“要不,咱们追上冯保?”

    刘守有摇了摇头,陛下既然放冯保到南京守孝陵,这就是最终结果了,不能更改,更何况逼死冯保,李太后那边也没法交待。

    “冯保这人心性坚毅,到了这步田地,离死也差不太远,硬逼他肯定没用!”刘守有说着就皱了皱眉,暗自寻思要不要和冯保做个交易。

    “哎呀呀,刘都督也不和下官打个招呼,就这么急着来冯府了,真是公忠体国呀!”

    秦林带着讥讽的笑声从外面传进来,刘守有没来由就是眼皮子一跳,也堆起了假笑:“秦少保来了?毕竟冯党奸邪众多,这冯府之中恐怕也藏着机关暗道,本官尽忠效力的心切,就先来替老弟趟趟浑水。”

    “那么,下官就多谢谢刘都督了!”秦林冲刘守有拱拱手,踱着四方步子走进来。

    张昭、庞清、冯昕等人就有些不好意思,他们袖子里、怀里,都塞着东西呢!

    “啧啧啧,吴道子的画,哎呀,王羲之的字!”秦林大呼小叫,看到每一样珍宝都要手舞足蹈。

    刘守有、张昭这几位面面相觑,恨不得伸手把他嘴堵住:叫个什么劲儿?唯恐别人不知道咱们把好东西塞自己腰包了?

    “来来来,秦少保这边请,咱们好说、好说,”刘守有满脸堆笑,把秦林拉到一边,指着许多宝物说:“秦少保相比也知道,冯保贪墨数额巨大,看,这些都是无价之宝。”

    “是啊,陛下让咱们来查抄冯府,这些东西待会儿就送进宫里,”秦林理所当然的说着,还很傻很天真的眨了眨眼睛。

    装傻?刘守有低声道:“陛下让咱们俩来查抄冯府,究竟是个意思,咱们彼此心照不宣。”

    秦林越发茫然不解:“什么意思?我可不敢妄自揣摩圣意。”

    刘守有的脸又抽了两下,很想一巴掌把秦林扇飞,终究忍住了,嘴唇哆嗦两下:“秦少保,你别和本都督装傻,陛下让咱们来查抄冯府,本来就是让咱们来发财的!老实说吧,这里东西,咱们见者有份!”

    “真的见者有份?”秦林又像不相信,又有点害怕似的。

    刘守有很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这可是你说的,”秦林顿时两眼放光,朝外面挥了挥手:“弟兄们,进来抬东西!”

    话音刚落,早就准备好的牛大力、陆远志率锦衣官校蜂拥而入,抱的抱、扛的扛、抬的抬,一点也不客气的拿房间里的各色珍宝。

    刘守有看得直了眼,见过贪污的,没见过秦林这么狠的!

    秦林嘿嘿一乐,你老兄刚才说的很清楚,咱这是奉旨贪污,不多贪点,岂止对不起自个儿,还对不起皇上嘛。

    张昭、庞清这几位堂上官郁闷得不行,好多珍宝,是他们在前头先看上的,只是没来得及揣进怀里,就被秦林的人搬走了。

    “让他们搬,大不了咱们少要点!”刘守有咬了咬牙,最要紧的还是找到冯保那本账册,至于这些珍宝,毕竟是身外之物,舍弃一些,尽早打发秦林滚蛋吧。

    张昭和同僚们眼见财宝被搬走,心头都在滴血啊,秦林,你好狠,都不给咱留点啊?

    “哎呀,这卷画儿不错,刘都督我帮您拿着!”秦林说着就从刘守有右手,拿走了一副吴道子的天王送子图。

    “咦,这画册看起来不错,拿回去给我老婆当个刺绣样子!”秦林又从刘守有的左手,顺走宋徽宗的工笔花鸟册页。

    没听说你哪个老婆会刺绣啊?刘守有恨得牙痒痒,一再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要和姓秦的争这些玩意儿。

    等到秦林满载而归的时候,整个宝库几乎被搬空了,而刘守有从盘满钵满,重新变得两手空空,手底下那些堂上官们,要是乖觉的还藏了几件珍宝,反应慢的就和刘都督差不多了。

    呼~~刘守有看着秦林背影喘口气,这小王八蛋终于滚蛋了,赶紧招呼属下们:“给我找,一定要找到那本账册,反正金子银子还多的是,待会儿咱们再分分!”

    众堂上官也只能如此,只是想想刚才被秦林拿走的那些珍宝的价值,就觉得肉疼啊。

    于是,他们开始了挖地三尺的寻找……

    “希望刘都督找到他想找的东西吧!”满载而归的秦林,嘴角带着坏坏的笑意,又伸手按了按怀中的书册:“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