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章 关闭的窗户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745章 关闭的窗户

    什么?金樱姬正在花窗外,弯着腰陪青黛照料几株药草,闻言霍的一下站直了,瓜子脸罩上了寒霜:“杜掌柜死了?是谁,是谁敢动咱们的人?()!”

    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前一刻还是精心照料花草的小妻子,后一刻就变成了纵横四海的五峰船主。

    喂喂,这变化也太快了吧?秦林笑嘻嘻的望着她,神色间颇有揶揄之意。

    金樱姬立刻忸怩起来,香腮红了半边,捏着衣角细声细气的道:“奴家、奴家是可怜那杜掌柜,他今年都六十多岁了……”

    噗!权正银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掉,定了定心神,等急促的呼吸略为平静,神色谦恭的道:“启禀秦少保、金宣慰,属下也是刚刚接到杜掌柜的死讯。据报信的伙计说,杜掌柜是突发急病,缠绵病榻几天之后才去世的,但属下以为,不久前秦少保查到私铸铜钱来自严州、衢州,咱们派去的老掌柜就突然死去,里头恐怕另有别情,所以特地前来禀报。”

    秦林脑袋轻轻点了一下:“不错,你做得很好。”

    权正银的心情立刻变得极好,比起自家那位五峰船主,这位秦少保的夸奖还要更金贵些,这不,金樱姬一双媚眼就弯成了月牙儿,颇为满意属下的表现。

    秦林身为钦差大臣,办事不必知会浙江官场,即刻收拾行装,率领陆远志、牛大力和众锦衣官校前往衢州龙游县。

    龙游县位于浙西山区,群山环抱的金(金华)衢(衢州)盆地之中,蜿蜒曲折的衢江流过县境,两岸丘陵状的地貌起伏不定,远处四面群山颇有奇险之处,灵山、龙丘山、烂柯山连绵不绝。

    丘陵地区高低起伏的官道之上,众锦衣官校鲜衣怒马,鞭花儿甩得啪啪直响,马儿跑得浑身汗津津的,时不时打个响鼻……

    “秦少保,前面就是龙游县城!”一名浙省本地的锦衣官校手指前方,高声叫道()。

    好!秦林一抖缰绳,扬鞭遥指远方:“弟兄们加把劲,到龙游县城吃晚饭,管饱!”

    得嘞!众官校把鞭花甩得更勤了,有人更是精神一振,朝陆远志打趣:“陆爷,秦少保请客,您得拿出肚量来,吃穷秦少保!”

    陆远志却嘟哝起来:“这家伙的性子,哼哼,待会儿有得吃就不错了……”

    “咋的,我又不是曹操,难道还望梅止渴?”秦林坏笑着瞥了胖子一眼。

    咱们秦林秦长官确实不是曹孟德,不作兴骗人的,到了龙游县果真请大伙儿吃了晚饭——龙游发糕、糯米猪肠、豆腐花,都是当地特色小吃,直接在街上买的,从开始吃到撂下碗还没花到一炷香的时间,随便就把肚子糊弄住了。

    “怎么样,本官不曾失言吧,弟兄们都吃饱了吗?”秦林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然后很真诚的问道。

    众官校弟兄顿时对秦长官佩服之至,尤其是浙省本地的官校,可不是嘛,秦少保确实不算望梅止渴,可他给大伙儿画了个西瓜,结果给了颗樱桃,就算吃得最快的,也只有五六分饱。

    倒是陆远志牛大力和几个老弟兄安慰大伙儿,我家秦长官就是这么个人,有事摆在前头,啃馒头下凉水都行,等到大功告成,自会请大家山珍海味。

    哈哈一笑,秦林率众直奔县衙。

    大群缇骑前来龙游县,自有地保、土兵去告诉知县,秦林还没走到县衙门口,就有位白脸八字胡的七品官从八字墙里面迎出来,笑容满面的作揖:“钦差秦少保大驾光临,弊县有失远迎,恕罪恕罪!下官罗东岩,拜见秦少保。”

    秦林抬眼一瞧,顿时心知肚明,罗东岩的态度既没有诚惶诚恐,也没有多大真诚,算得上外热内冷,带着点敷衍的味道()。毕竟秦林是锦衣武臣,管不到他文官知县,钦差巡视东南开海事宜,这龙游县位于浙西山区,开海也开不到他这里来。

    于是秦林也不和他客套了,直截了当的告诉他,瀛州宣慰使司派来龙游县的一位杜掌柜,死在了客栈里面,自己就是为此前来的。

    “啊,本官也晓得此事,那位杜掌柜,不是病死的吗?”罗东岩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作为地方官,有牧民之责任,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发生命案的,有了案子是地方官没能完成道德教化的任务,破不了案子更是昏聩无能……

    “到底是不是病死的,还难说得很!”秦林一点不客气,立刻命罗东岩派遣熟悉本地情况的捕快、差役配合办案。

    岂止配合,既然秦林说此事背后可能另有别情,罗东岩也没法坐得住,只好跟在秦林身后,自觉的充当了小跟班。

    杜掌柜生前住在城里的顺兴客栈,还带着一群伙计,现在他突然死掉,那群伙计分了两个人回杭州报信,其余的人嫌顺兴客栈不吉利,在城里另选了一家客栈居住,而杜掌柜的棺材则停在城隍庙。

    秦林派人去找那群伙计,又命本地捕快带官校弟兄去城隍庙守住杜掌柜的尸身,自己则带上陆远志、牛大力,直奔顺兴客栈。

    这家客栈二楼临街有一溜儿五间上房,窗户外面临着大街,房门开在内侧,由一条走廊连通,楼梯通向底楼,杜掌柜生前就住在二楼正中间的上房。

    有本县大老爷和捕快差役们在,客栈老板、掌柜和当日端茶送水的小二等等一干人等,都很快被找到了。

    秦林让小二打开房间的门,顿时一种陈腐的味道扑面而来,想到这是死过人的房间,说不定就是死亡的气息,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有点不好看。

    罗东岩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两下,立马神经质的浑身一抖()。

    “别担心,只是房间被关了几天,有点霉味儿而已,”秦林笑容可掬,神色坦然自若。

    又不是尸体腐烂变质,只是江南的梅雨季节,房间门窗关闭受潮发霉。

    “咦,秦哥你看这窗子!”陆远志指着紧闭的窗户,嘟嘟囔囔的道:“一个病人,又是梅雨季节,把窗户紧紧关着,他就不嫌气闷?”

    秦林点点头,冷电般的目光将客栈众人扫了一遍:“从杜掌柜死后,这间房间有没有住别的客人,你们有没有动房间里的东西?”

    客栈老板姓崔,是个瘦高个儿,闻言就跪在地上,哎哟皇天的叫苦:“钦差大老爷,小人冤枉得很!开间客栈只图赚点钱,没想到那外地来的杜掌柜得了重病,死在了房间里面,人人都说小的客栈不吉利,这几天连鬼都不上门,哪里有新客人肯住进刚死了人的房间?钦差大老爷,您可得替小民做主……”

    做主,做什么主?难道秦林还能替你招徕顾客?无非是这人以进为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叫苦叫冤,趁便把自己摘干净。

    客栈掌柜的也跪下,一脸苦相的禀道:“好叫钦差大老爷晓得,自打死了人,除了杜掌柜自己的伙计抬尸出来,就再没有谁进去收拾过,反正住不了新客人,谁肯费那劲儿?咱也嫌晦气得很。”

    秦林笑笑,也没去管他那么多,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他摸着下巴思忖道:“这是梅雨季节的江南,关上窗户房间里就有个霉味儿,哼哼……”

    难道真的是他杀?陆远志和牛大力对视一眼,两人都很有些兴奋。

    可接下来询问杜掌柜手下那群伙计,得到的口供却并不支持这个结论()。

    五峰海商留在这里的伙计有四个人,随后就被找了来,为首一个粗手大脚的汉子叫蒋潮生,第二个白脸秀气小伙子叫沈浪飞,第三个矮壮汉子叫韩海舟,最后一个黄脸中年人叫杨波平。

    秦林和五峰船主的关系完全是公开的秘密,这四个伙计见面就扎扎实实的磕了三记响头,为首的蒋潮生是个大嗓门,爬起来还不等秦林问,就先说道:“秦少保,您老怎的也来了?咱们金宣慰呢?嗨,郑老掌柜一死,咱们收购铜钱的事情就耽搁下来……”

    沈浪飞乖觉些,就把他拉了拉,低声提醒他:“秦少保还没问呢,大哥你急个啥?”

    蒋潮生方才醒悟,憨笑着搓搓手,颇不好意思。

    秦林打量打量这几人,忽然抛出问题:“我问你们,郑老掌柜究竟是怎么死的?”

    沈浪飞、韩海舟、杨波平都怔了怔。

    “病死,当然是病死的呀!”蒋潮生睁着眼睛,似乎不明白秦林为什么这样问,“老掌柜到了龙游,刚刚放出风声,就突然得了痢疾,跑肚拉稀,一天要拉好几趟,他人老了,经不起折腾,拉了三天最后躺到床上,就再也没缓过来。”

    “这么说,他的病是渐渐加重的,而不是一下子就非常严重了?”秦林又追问道。

    四个伙计都表示确实如此。

    难道真是病死的?陆远志挠了挠头皮。

    秦林眯着眼睛,“那么,他死的时候,你们都在场?我是指临终咽气的时候!”

    不不不,四名伙计都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