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章 教主驾到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也许靴子能招出它主人的行踪呢()!”秦林仔细观察靴子底部,很快就发现了目标,用力从防滑牛皮鞋底的花纹里抠出小小的一粒玩意儿:“各位请看,这是什么东西?”砖红色的小石头,只有绿豆那么大点,拿出阴森的殓房,放在阳光底下细看,既不是普通的泥土,也不是砖块的碎粒,而是自然形成的不规则砾石。

    秦林把陆远志后背一拍:“不要声张,悄悄带兖州府的老成捕过来辨认,究竟这玩意儿是什么?”很快几名老捕快被带了过来,他们个个吃了二十年以上的公门饭,对兖州府治下十里八乡每一寸土地都熟得很,看到这小块的砾石就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为首的便朝秦林禀道:“启禀钦差大老爷,我们兖州府有这种砖红色砾石的地方总共有五处,其中四处都在各县,离府城比较远,唯独城东沿着官道走十里,朝北一条小路再走上三里,有座不高不矮的小丘,半边山都是这种砾石。”徐辛夷、陆远志、牛大力听到这里,顿时喜形于色,都知道这下子算是十拿九稳了。

    秦林说过,根据周德兴没有骑马、步行又不算太累的情况,推定他发现线索的地方在城东五里外到二十里之间,现在加上砖红色砾石的补充,已经能确定周德兴就是在那座小丘附近发现的情况()!

    “我说靴子能招供嘛,哈哈!”秦林嘿嘿一笑,昨天出现场时就观察到周德兴穿的是鞋底带防滑槽的马靴,靴底缝隙留点什么太方便了,要是死者穿了光板鞋底的布鞋,秦林还没这么轻松呢。

    事不宜迟,秦林立刻发布命令,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各项工作,一张密不透风的无形之网罩向了兖州城东面……

    三日后,砾石小丘的背阴面,一群乡农赶着耕牛,带着铁耙铁犁,三三两两的散布在田间地头,一年之计在于春,对庄户人家来说,这春耕最是耽误不得。

    “胖子,你真该减肥了”牛背上的一人微微掀起斗笠,竟是钦差大臣秦林秦少保。

    牛大力就坐在旁边一块凸出的圆石上,冲着挥汗如雨的陆远志呵呵直乐。

    陆胖子牵着头老黄牛耙地,他从来没做过这种事,牛怎么的就是不听话,累得他呼哧呼哧喘气,嘟嘟囔囔的抱怨:“这笨牛畜生,胖爷不会喂猪牵牛,却会杀猪杀牛,再不老实耙地,胖爷给你白刀子进红耳子出……”

    毕竟出身屠户,胖子身上好歹也有那么点儿杀气,老黄牛像是听懂了他的话,竟老老实实的拖动铁耙,不像开始那么闹别捏了。

    “陆千户对付畜生到底还是有两手啊!”三三两两散在田间地头的“农夫”见状就忍不住的笑。

    不用说,他们根本就是锦衣卫北镇抚司的精锐官校,在秦林率领下伪装成春耕的农夫来到这里,目标则是不到一里远的那座神秘庄院。

    秦林通过盘查吴氏和辨认周德兴鞋底嵌着的砾石,把侦查范围缩小

    到城东这座砾石小丘附近,很快那座看上去不起眼的庄院就进入了锦衣官校的视线()。

    锦衣卫乃是天子亲军,北镇抚司又是精锐中的精锐,没花多大工夫就查到这座庄院有种种可疑之处。

    进一步秘密调查发现,这座庄院的主人说是在南京行商,却多半只是个幌子,这里是白莲教秘密据点的可能性很高。

    并且最近一段时间这里有许多反常之处,附近的村民看见庄院里新到了不少年轻侍女,庄院主人则花重金采购一些初春时还不容易弄到的时新果品,从府城里以远高过市价的价钱买了上等的酸山楂和mi百合,又买了很多昙花香味的线香……

    秦林接到秘密调查的报告,立刻想起了那位神秘莫测的白莲教主,她在镇水观音庵喝下mi枣和合茶,看来很喜欢酸酸甜甜的东西,同时她身上总带着淡淡的昙花香味儿。

    再联想到白莲教奉圣左使高天龙出现在济南府,异昌镖局出殡当日,曾经威胁说教主圣驾亲临,敢和白莲教为敌的人全都要死,那么这座庄院精心准备迎接的究竟是谁,〖答〗案已呼之欲出。

    于是秦林率领手下,化妆成春耕的农夫,守在了一里之外的砾石小丘,同时也布下了密密层层的天罗地网……………,

    “干活就要有干活的样子嘛!”秦林穿件打着补丁的薄棉袄,头戴着斗笠,扮成了牧童,打横骑在一头牛背上,用柳枝轻轻抽打:“老牛啊老牛,你说咱们这次是不是很顺利啊?”

    秦林一语双关,回答他的当然不是耕牛,而是锦衣卫千户牛大力,老牛伸出棒槌般的手指头抓了抓头皮:“好像,是有点,顺利得有点不对头。”

    “喂、喂!”陆远志扔下耕牛,很不服气的走过来,反正田野宽广,几里内都是自己人,他说话也就大声了:“秦哥,老牛,你们说什么话?难道咱们不是费尽了周折,才找到这里的吗?”

    秦林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但是,周德兴之死完全和白莲教无关,对东昌镖局灭门一案来说,可以说只是个意外,刨去这一层……”

    陆远志想了想,神色也郑重起来()。

    正如秦林所说,周德兴因虐待妻子吴氏,被大舅哥吴刚一怒而杀,这起案子在东昌镖局案中就是个意外,其实完全可以刨去而对案情没有本质影响。

    那么重新分析东昌镖局灭门惨案,从金盒的托运,半路遇劫,胡秃子诈尸还魂,荀知府徇私枉法,东昌镖局满门被害,知情人黄秀才被毒杀,这一连串罪行都环环相扣,干脆利落,显得布置极为周密。

    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则叫人难以理解。

    高天龙为什么要在济南府东昌镖鼻出殡时公然现身,还射杀了一个无辜的卖烧饼老头,接着中了秦林的埋伏,又钻入地道逃生整个过程虎头蛇尾、莫名其妙。

    然后是在兖州,秦杯以真假影形图的计策试图引蛇出洞,却没有明显的效果,偏偏马快头子周德兴查探到了白莲教的线索,只是因为虐待妻子,而“意外”被害使得秦林费了番周折才找到此地。

    “如果周德兴没有遇害,而是把消息说了出来我们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找到这里”秦林思付着,又缓缓道:“并且奇怪的是,我们为了引蛇出洞用了真假影形图的计策,周德兴手里拿的是徐辛夷画的劣质影形图他怎么就先一步找到这里呢?”

    周德兴根本就没那份秦林和青黛绘制的正版影形图,拿着徐大小姐画的四不像影形图,就算是神仙,恐怕也没办法找到胡秃子,跟踪到这里来吧?

    “也许他是地头蛇,有别的门路呢?”陆远志提出了解释。

    秦林摇摇头:“三班衙役、六房书办、乡约地保,哪个不是地头蛇?我们自己锦衣官校的本事也不差,怎么偏偏就是被我们揍了屁股的周德兴发现了线索?他运气就有这么好?”

    陆远志、牛大力悚然动容,确实这件事透着某种难以言明的诡异,和以前的种种案件相比感觉有种刻意营造的味道()。

    “难道、难道是白莲教故意放出风来”陆远志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看了看空旷的田野,打了个寒噤。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秦林摸了摸鼻子“如果是白莲教故意让我们得知消息……也不对劲儿他们没有实力和咱们硬拼。”

    白莲教虽然高手如云,锦衣卫倚靠大明朝廷更是鹰犬众多,何况还能调动朝廷官军,铁骑强弓、长枪大戟,就算是天下无敌的高手也无法匹敌。

    来了来了!

    一名官校低声提醒着同僚,众人齐齐打点精神,时不时朝一里之外的小路看几眼。

    那是一支商队,七长八短的人物,男男女女各色人等都有,看起来似乎和平时官道上行走的商队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如果在近处细看,便能看见商队的里面很有几位太阳穴高高鼓起,双眸精光四射的高手,而商队老掌柜生得面如锅底,矮瘦的身体宛如钢浇铁铸,不是应劫右使艾苦禅还是哪个?

    “恭迎大小姐!”几名管事模样的人从庄园里迎出来,人人把腰弯得低低的,看样子还真像大户人家出来的管家。

    一辆马车里,身穿白布裙、头戴面纱的小姐款款走下,由丫环搀扶着走路,每一步都像弱柳扶风,分明是位交交怯怯的千金小姐。

    但是进了庄院,关上了大门,她摘下面纱之后,露出那美丽绝伦的容颜,就和之前大不相同了,莹润如水的眸子罩着一层严霜,眼底隐藏着若有若无的寒意,正是无生老母在现世的投影、光明圣王子十六莲花化身之一、天下无敌的白莲教主白霜华()!

    无论随同前来的艾苦禅、三堂主,还是扮成管家外出相迎的高天龙、诸长老,纷纷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属下参见神功盛德光明真大圣教主!”

    “诸位兄弟姐妹都请起来吧!”白莲教主微微领首,粉脸依旧罩着寒霜,眉梢却稍稍添出了几分暖意,冲着高天龙道:“本教主出塞弘法,高左使留守教中,办理各项教务都井井有条,实在劳苦功高。”

    飞天蜈王高天龙在外何等嚣张,此时却也恭顺得很:“圣教主谬赞,属下愧不敢当,教主在塞外弘法,想必又替本教度化了不少兄弟姐妹。

    白莲教主眉头微皱,直言不讳的道:“本教主这次铩羽而归,难道高左使还不知道吗?前番与威德法王比拼内劲,这老秃驴竟把密宗大手印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本教主一时不察,受了点内伤,只好匆匆南归。”

    胡云鹏等留守的众长老只知道教主从草原回来就去了南京,想不到她素称天下无敌,竟败于扎论金顶寺威德法王,心下惊讶不已,原本就有点不服气的心思,也越发活动开来。

    高天龙就有几分自得,你这小丫头,不是自说自话什么天下无敌吗,怎么这次就铩羽而归了呢?当然面子上他仍是诚惶诚恐,做出十分气愤的样子:“威德老秃驴竟敢如此,属下什么时候杀到扎论金顶寺,叫这伙秃驴全都死在追魂夺命化血钉之下!”

    应劫右使艾苦禅就把高天龙看了一下,这话似乎就有点僭越了,圣教主尚且铩羽而归,你就能杀光扎论金顶寺,岂不是说你比圣教主还厉害?不过高天龙是激愤之下说出来的,一片赤诚的忠义之心,艾苦禅也不好说什么。

    白莲教主摆摆手,英挺的剑眉微微皱起:“本教主中了威德法王的密宗九字大手印,那内劲分阴阳两重,冰火交攻邪毒无比,只好赶到南京汤山,借温泉之力化去冰火两重毒性,现在已恢复如初了。只是请高左使从速将供在唐教主神庙的白玉莲花送到南京,怎么迟迟未到,又横生枝节?”

    原来白莲教的两大圣物,是白玉莲花和混沌之球,当年混沌之球失落在元朝宫廷,只有白玉莲花还在掌握之中,但没有混沌之球的配合,也就只有宗教象征意义,没什么实在用处了()。

    唐赛儿唐教主起兵反明,战败伯爵都督一员,斩都指挥使、指挥使以下将官不计其数,乃是白莲教韩林儿韩教主之后的中兴之主,后来白莲教便在山东唐赛儿起事之地不远处,秘密建造了供奉她的神庙,并将白玉莲花供奉庙中,成为名义上的总坛,由历代仅次于教主的奉圣左使坐镇看守,也掌管教中各项庶务。

    这次白莲教主得到了混沌之球,却在塞外中了威德法王的密宗大手印掌力,这老秃驴的功夫非常邪门,阴阳交攻、冰火邪毒,饶是白莲教主神功盖世,初时以内力压制,越往后越觉得难以抵受,回到关内便走旱路,从山西、河南一路直奔南京,先化名去找大明神医李时珍开了疗伤的药物,然后利用汤山温泉逼出余毒。

    然后她就命令山东的奉圣左使高天龙速速将白玉莲花送来,配合混沌之球使用,将来杀上扎论金顶寺,找威德法王报一箭之仇。

    不料在南京一等不来,二等也不来,白莲教主等得心焦,最后却从山东飞鸽传书,传来了非常不利的消息,她赶紧率众高手星夜北上,来到了兖州。

    刚见面,白莲教主最关心的仍是白玉莲花,立马就追着问高天龙要。

    可高天龙哪里拿得出

    当年白莲教主夜观天象,发现天道改易、天命变幻,有神器易鼎的征兆,并且应运之人将会出现在荆湖之地,并且将来与白莲教有颇多关系,就是白玉莲花也极其罕见的出现了露珠,有呼应主人的迹象。

    高天龙就动了心思,他的大儿子高射羽生性聪明,虽然武功不高,却极富领导才能,还有精于相面的人说他气运变幻非世人可测,高天龙便让高豺羽携带白玉莲花前往荆湖,利用圣物引发天道改换之力,将来说不定打江山、坐龙庭的就是高射羽了呢()!

    谁知朝廷在荆湖大事搜捕,高射羽一去不回,这么些年杳无音信,连白玉莲花也不知下落……

    就算高天龙想把白玉莲花交出来,他也没有啊,供在唐赛儿神庙的金匣,早就空空如也!

    这件事,身为奉圣左使的高天龙绝对不能说出去,否则失落圣物的罪名就足以让他万劫不复,要知道他这么多年来自恃是教中老人,在白莲教安插亲信、排斥异己,白莲教主看在眼里暂时没有发难而已,要是爆出失落白玉莲花的事情,教主还会跟他客气吗?

    于是,左右为难的高左使,想到了另外的法子高天龙诚惶诚恐的道:“圣教主,前段日芋朝廷搜捕极为严厉,咱们唯恐路途上失落了白玉莲花,便想了个主意,让东昌镖局替咱们送到南京……”

    这个主意,倒也有些道理,朝廷严捕白莲教,如果高天龙、胡云鹏等人在路上暴露了身份,人和白玉莲花都走不脱:但叫镖局运送,就算朝廷检查货物,打开盒子也只看到一枚白玉制作的晶莹剔透的莲花,看上去就和普通珠宝没什么两样,还以为是发钗或者珠冠的装饰品呢,怎么想得到这是白莲教的圣物?

    “没想到,实在没想到,东昌镖局认出胡兄弟,竟然勾结朝廷,想把咱们一网打尽”高天龙咬牙切齿,愤愤的道:“所以我们在途中演了劫道的好戏,把东昌镖局这伙勾结朝廷的王八蛋杀个精光,然后在济南府灭他满门,叫山东道的江湖人物都知道,咱们圣教绝不是好惹的!”

    “如此说来,东昌镖局是该死了”白莲教主冷冷的道,又轻轻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只是老弱fu孺毕竟无辜,高左使又何必痛下杀手?”

    高天龙将牙关一咬:“前代教主早有宝训,对敌须狠,斩草除根,男女老幼,不留一人!”!。</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