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章 设套给丫钻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黄台吉正假模假样的擦拭着眼泪,就发现秦林炯炯有神的目光已经牢牢的钉在自己脸上,心中不由自主的打了个突()。

    “黄台吉,古尔革台吉,拔合赤”秦林的眼神从他们脸上一个接一个的扫过,仿佛从心灵的窗口查探着他们内心的隐秘。

    三人都觉得极不舒服,竭力瞪着眼睛做出不甘示弱的样子。

    秦林哈哈一笑:“根据黄三蛋的口供,事发时你们都在马路对面的绸缎铺子里,那么事发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们能不能说一说?”

    黄台吉举起袖子擦了擦勉强挤出来的几滴眼泪,哀声道:“都说京师的裁缝手艺好,我们就在斜对面的铺子选绸缎,准备做几身好的袍子带回草原,德玛她要去对面的官茅房,唉,只听得得儿得儿蹄声响,来得飞快,我心里就是一紧,果然嘭的一声大响,德玛、德玛她

    ……”

    说罢,黄台吉泣不成声,充分表现了痴情丈夫对妻子的一片挚爱,直可叫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古尔革、拔合赤齐刷刷的点头,表示附和。

    “好,很好,劳烦你们在这份口供上签字画押”秦林笑眯眯的招招手,一名锦衣校尉就把记录的供词拿了上来。

    这,………,黄台吉等人沉『吟』着互相看了看。

    “难道诸位刚才的供词有假?”秦林笑嘻嘻的将他一军。

    形格势禁,黄台吉也不能lu怯啊,选个会汉文的手下把供词逐字逐句念了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他们这才脖子一梗:“画押就画押,咱们难道还怕了你这狗官?”

    敢骂我丈夫?徐辛夷双手叉着小蛮腰,气愤难平的想争辩,护短可是徐家两百年传承家风呢。别人骂了秦林,比骂她本人还要惹她生气。

    秦林却只是笑笑,吩咐陆胖子把画了押的供词收起来,还朝徐辛夷摆摆手,意思是叫她不必动怒。

    奇怪了,秦林从来占便宜不嫌多、吃亏半分不让,怎么被黄台吉『乱』骂,居然混若无事?

    徐辛夷杏核眼眨巴眨巴,茫然不解。

    金樱姬附到她耳边低语:“我猜呀,刚才夫君多半已经叫黄台吉吃了个大亏。”

    是了()!徐辛夷点点头,也觉得没错,虽然不晓得秦林到底使了个什么计谋,但看他那副贼忒兮兮的坏笑,就知道黄台吉铁定上了他的恶当。

    黄台吉、古尔革和拔合赤也心头惴惴,觉得刚才的供词没什么问题,可为什么秦某人一副小人得逞的jian笑?

    “唉~~”秦林装模做样的叹口气:“看来口供上是找不到什么线索了,现在必须检验尸身,或许会有新的发现。”

    黄台吉立马一蹦三尺高,声嘶力竭的叫道:“不许你碰我的德玛,狗官,就是你老婆害死了德玛!”

    秦林似笑非笑的瞧着黄台吉:“不准本官检查,难道你心头有鬼?

    如果我说,德玛在撞上徐氏的奔马之前,就已经死了呢?”

    黄台吉、古尔革台吉和拔合赤同时身子一震。意味深长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忽然三人同时大笑:“荒谬,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尽可以让你检查,要是查不出来,连你这昏官一起抵罪!”

    这三位自信满满的让开道儿,放手让秦林检查,完全有恃无恐。

    “且慢!”

    秦林闻声回头,出声的是刑部尚书严清。

    “秦将军固然明镜高悬,但正所谓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为了取信于人,还是让咱们刑部的高手和秦将军一块儿检查吧!”

    严清说罢,昏hua的老眼闪过c丝捉mo不定的狡诈,仿佛在说:哼哼,姓秦的你想暗中做手脚吗?老夹盯死你!

    好个老匹夫!秦林心中暗暗骂了句,皮笑肉不笑的道:“严老尚书倒是替下官想得周到,哈哈,申阁老,您看呢?”

    申时行正急得屁股冒火,巴不得秦林快快查明真相,连声催促:“秦将军,老夫相信你,快检查吧严尚书,你、你要是不放心,也派人瞧着吧()。”

    后面这句,未免说的有些不情不愿,申时行心中更是暗暗不满严清多此一举,你要惹秦林,我管不着,可朝廷派我以阁臣身份宣旨并督办此案,这趟差使不能被你搞砸了呀。

    严清先是暗暗道声不好,被秦林这小子借力打力,惹来了申时行的不满:接着想想又宽自己心,申时行这家伙是个耳根子软的货se,做到内阁三辅,也和泥菩萨差不多,何必怕他?

    于是他装着没听懂申时行的意思,挥手令刑部带来的高手“配合”

    秦林检查。

    申时行顿时大为不满,心说我好歹还是个文渊阁大学士、礼部尚书,仅次于张居正和张四维的堂堂内阁三辅,你个六部排名倒数第二的刑部尚书,也敢瞧不起我?

    不过他是惯常充老好人的,脸上自是不动声se,心头暗暗替严清记了一笔。

    严清尚且茫然不知,唯有秦林目光敏锐,捕捉到了申时行神se的一丝变化,顿时心头好笑:严清啊严清,你这老东西妄自尊大,真以为内阁三辅是好玩的?申时行再怎么泥菩萨,能坐到这位置,他就不是个普通人!不用老子再下蛆,申时行心里有了疙瘩,迟早要叫你摔一跤。

    秦林招招手,带着陆远志走到尸身旁边,几名来自刑部的六扇门高手也跟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与其说是在协助检查尸体,不如说是牢牢盯住秦林,防备他搞什么小动作。

    “某些人哪,才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秦林不yin不阳的说着,斜了严清一眼。

    关键时刻,严老尚书绝对不上秦林的当,厚着老脸只当没听到,同时示意几名六扇门高手,更加紧密的盯住秦林和陆远志()。

    尸身斜斜的倚着墙壁,半躺在血泊之中,后脑部位已经破碎了,别的位置倒是没有明显的出血。

    陆胖子先mo了mo尸身温度,觉得还热乎乎的,比自己体温略低一点1匕:接着他翻了翻死者眼皮,按照秦林教给的办法,观察眼结膜的浑浊程度,发现基本上是清晰透明的三然后轻轻『揉』了『揉』尸体的各处肌肉,几乎没有尸僵出现,各部分躯体还是和软的,与生前区别不大:最后,将尸体翻过来,搬开衣服观察,腰背脚跟等位置较低的部位都没有发现尸斑。

    经过缜密的检查,各项判断死亡时间的体检指标不约而同的指向同样的事实:死者死亡时间在一个时辰之内,也即是说,死亡就是在德玛被骑马撞击的时间段发生的,不存在先死亡、后借尸身来诬陷徐辛夷的情况。

    陆胖子郁闷的甩了甩胖脸,惴惴不安的瞧着秦林,这个结论对秦林来说,是相当不利的呀!

    黄台吉、拔合赤、古尔革都得意的笑起来,惹得几位明眼的官员心中诧异,这鞋靶王子刚才不还如丧考妣,咋这会儿又高兴得很?

    亏得黄台吉反应快,赶紧换上哀伤的神se,又扯了扯两名心腹,无奈古尔革和拔合赤的领悟力有限,扯了两下,他们还咧着嘴直乐呢!

    秦林倒是无所谓,谁笑到最后才是真的爽,他让陆远志继续检查。

    胖子替秦林和徐辛夷着急,也管不得许多,将尸身的衣襟解开观察体表。

    黄台吉满心要找借口,不仅要整到徐辛夷,还要连秦林一锅端,也就冷笑着任他施为:……哼哼,你做的越多,待会儿无话可说,老子手上又多了条亵渎尸身的罪名,叫你们全都倒霉!”

    撞击造成的伤害,体表并不是那么鲜血淋漓,但左右xiong口肋骨的大面积塌陷是显而易见的,以秦林的经验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导致死亡的直接原因,十有**是肋骨骨折之后刺穿心肺()。

    各处被撞击形成骨折的位置,体表都带着暗se的辨伤,大面积擦挂和皮下出血,也是标准的生活反应,证明受害者是活着遭受这些伤害的。

    形势好像变得对秦林一方更加不利了。

    “胖子,闻闻她嘴里的味道”秦林吩咐道。

    秦哥,你真照顾兄弟啊!胖子唠唠叨叨的,趁尸僵还没来,扳开死者嘴巴闻了闻,摇摇头:“应该没什么古怪,除非用了比较特殊的『药』物。”

    “小心无大错”秦林发出指示:“用狗试试。”

    罢罢罢,兄弟我天生是劳碌命!胖子嘴里悄嘀咕咕,手上却没闲着,把尸身提起来横放在tui上,脸朝下,往胃部用劲儿按了按,登时死尸口中吐出胃内容物。

    找旁边人家借条狗来,将地上秽物tian吃了,看那狗没什么异常,这才确定胃内容物没有问题。

    嘿嘿嘿,秦林你这下没撤了吧?黄台吉低头假装拭泪,嘴角分明lu出的狞笑,不仅徐辛夷要论误杀,连秦林也多了个亵渎尸身的罪名。

    几名刑部出来的六扇门高手大摇其头,以前都说秦长官多么了不起,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非但没替老婆洗清罪名,反而连自己也牵连进去,何必呢?

    “胖子,不要动!”秦林突然止住准备把尸身放平的陆远志,神se凝重的蹲下去,伸出右手两根手指头,也不顾死者脑后血污,直接mo了上去!

    黄台吉等人的脸se,一下子就变得不那么好看了。!。</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