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章 步步深入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黄三蛋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两步,目光游移不定,根本不敢与秦林的眼神接触,分明心中有鬼()。

    秦林步步紧逼,犀利的目光像钢刀刮在黄三蛋身上:“说,是不是你受人买嘱,故意做了伪证?!”

    黄三蛋额头、鬓角汗水直淌,慌忙将两只手乱摇:“不不不,长官明鉴,小的、1小的其实有点眼hua,刚才没看清楚,是、是被他们逼问急了,随口胡说的。

    长官饶命,长官饶命!”说着他赶紧跪在地上,脑袋磕得乒乓作响,脑门都磕破了也顾不得。

    好嘛,严清和刘守有互的看看,一脸的苦笑,黄三蛋这么说,反倒成咱们逼问他了,这盆屎可扣得真痛快。

    黄三蛋借口眼hua不过是避重就轻,秦林使个眼se,牛大力、陆远志立刻一边卷袖子,一边冷笑着逼上前去:“眼hua,我看你是心hua!趁早吐实,要不就尝尝咱锦衣卫衙门的十八套hua活儿,包你称心如意!”

    锦衣卫诏狱天底下有谁不怕?黄三蛋这种京师地面上的滚刀肉也吃不起,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了黄台吉一伙。

    拔合赤立刻哇哇大叫:“重刑拷打,什么口供拿不到?拿这个来糊弄咱们,绝对不服!”

    古尔革台吉也白愣着眼睛,咋咋呼呼的煽动meng古贵族们:“姓秦的袒护他婆娘,想要屈打成招,咱们绝不能上了他的当!”<古贵族和那颜武士们非常配合,七嘴八舌的吵成一片。

    严清立刻说:“对,严钊逼供搞出来的错案实在太多,来俊臣、周兴这些酷吏,罗织罪名陷害忠良,足以为后人之戒!”

    “严老尚书说的是”刘守有也跟着道:“为官一任,须得清正廉明用刑应当慎之又慎,仅仅因为证人眼hua看错就要大刑shi候,恐违了我皇明历代先帝的宽仁爱民之道()。”

    这话别人说没什么,从刘守有嘴里说出来就像放屁了,在场的官员都颇为诧异的看看他,徐爵、陈应凤更是嘴巴一咧刘都督执掌锦衣卫严刑拷打的事情还干少了?他老人家的名声也只比徐、陈两个东厂鹰犬稍微好那么一点点,并且不是仗着名臣世家子出身的话也许还会更臭呢。

    刘守有被人瞧得脸上**辣的,好在他老人家也算得上脸皮极厚,全然不以为意,只是和严清一块儿鼓着眼睛瞧秦林,等着和他辩驳争执。

    秦林不屑一顾像赶苍蝇似的的挥挥手:“不打就不打,难道缺了黄三蛋的口供,本官就破不了案?严老尚书、刘都督,您二位大可放心。”怎么会这样?装了一肚子话,准备和秦林极力争执的严、刘两位,顿时有种费尽力气击出一拳,却打在棉hua堆的感觉,xiong口直发闷。

    “唉~~秦老弟真是太实诚了!”张公鱼在旁边瞧着,心中大为惋惜,就算他平时糊里糊涂的也晓得平常遇到这种明显的伪证拷打黄三蛋逼问是受谁买嘱,顺藤mo瓜查下去,办案就相对容易,现在秦林自己放弃了未免有些可惜。

    黄嘉善打量着秦林自信满满的神情,低下头若有所思然后就扯了扯张公鱼,低声道:“张都堂,以下官愚见,秦长官定然另有妙法,说不定他是以退为进呢。”张公鱼一怔,仔细打量秦林,觉得黄嘉善说的有道理。

    没错,秦林轻轻放过了黄三蛋,心中连一丁点惋惜都没有。

    申时行却很有点儿失望,作为冉阁三辅,他巴不得快快办结此案,好给朝廷,给meng古使臣,给各藩属贡使三个交待。

    徐辛夷骑马撞死朝觑使者之妻,这件事影响实在太大,很快就会传遍京师,前来朝觑的各国各土司得知,如果处理不好,不仅影响到涉及到朝廷的信誉、甚至关系到整个朝贡体系的稳固呢()!

    要是黄台吉一伙四处传扬,说贡使之妻被当街撞死,朝廷却包庇凶手不给个交待,这件事必定成为朝廷和各藩属之间的心结,影响到朝廷的宗主国形象,直接当事的meng古各部,从此必与朝廷离心离德。

    就连一直与朝廷保持友好的三娘子,听说堂姐在京师被撞死,也不会就此忍气吞声,要是她改变态度,从此九边沿线只怕又将永无宁日……………,

    “秦将军,其实以老夫的愚见,这个、这个嘛,现在朝廷既有圣旨叫你办案,就是许你便宜行事,有时候事急从权,大丈夫当断则断嘛,………”申时行吞吞吐吐的说着,意思是叫秦林放手逼供,偏偏他拐弯抹角半天,就是不肯直截了当的说出来。

    秦林拱拱手,朝申时行笑笑:“申阁老说的有理,逼问取得供词是破案的捷径,但免不了落下屈打成招的口实,给了黄台吉煽风点火的借口:要是让下官取得了实打实的证据,那就更有说服力更能叫meng古人心服口服、无话可说,也让诸藩属看看我天朝言而有信,不是好得多吗?”

    那敢情好啊!申时行立马眉hua眼笑,只要秦林办得干净利落,他申阁老也就卸下了这趟让人头疼的差使。

    不过,这种当街撞死人,相当简单明确的案情,秦林又能发现什么确凿的证据呢?

    秦林先让陆远志和牛大力退后,然后示意黄三蛋站起来,不咸不淡的问道:“现在请你把口供再说一遍,然后签字画押,本官最后提醒你一次,要是这道口供有什么差错,哼哼!”

    “不敢、草民不敢,草民刚才就说了,只是眼hua没瞧清楚”黄三蛋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又重新把案情说了一遍,并且签字画押,从此敲钉转脚再也不能更改。

    既然黄三蛋找了眼hua当借口,他之前做出的的害徐辛夷的证词就全部失效,最终结果是既没说徐辛夷肆无忌惮纵马杀人,也没说德玛夫人自己冲出来寻死,而是把整个经过模糊过去了,没有实质xing的内容()。

    表面上看起来,秦林并没有取得什么突破xing的进展,但实际上,他已经利用勒马形成的地面刮削印痕,把对徐辛夷极为不利的证词、也是现场唯一目击证人的口供,彻底推翻!

    古尔革台吉是个粗人,没什么坡府,见己方最有力的暗手被秦林化解,此时未免有些沮丧。

    黄台吉则假惺惺的哭着,暗中朝他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怕什么?姓秦的又没有三头六臂!

    仿佛是为前一阶段的盘查做出总结,秦林正se道:“现在,既然黄三蛋承认眼hua、收回了之前的证词,再加上地面留下的蹄铁刮削痕迹,那么就可以认定徐氏发现德玛夫人之后,采取了避让措施,从而排除徐氏纵马飞奔、放任甚至故意撞死人的嫌疑了。”

    “就算无意撞死的,也要她抵命,娶不就把这婆娘赔给我家台吉!”拔合赤瞪着眼睛直嚷嚷。

    “非也非也”刑部尚书严清连连摇头,正当别人奇怪他怎么转了xing帮秦林说话,却听他话锋一转:“我大明刑律规定,凡无故于街市镇店驰骤车马,因而致死者,杖一百流三千里,是够不上抵命的。”

    噗~张公鱼直接喷了,严清够毒的啊,徐辛夷这么个大姑娘要打一百大板、流放三千里,秦林的面子往哪儿搁?严清这老东西,也是个软刀子杀人不见血的角se啊!

    拔合赤愣了愣,干笑起来:“好,流放三千里也成,就流放到咱们草原上来,否则绝不善罢甘休!”

    徐辛夷气得腮帮子鼓鼓的,就待和拔合赤争吵,还是金樱姬拉了拉她,又指了指秦林,意思是叫她稍安勿躁,一切由秦林做主。

    处罚这么重?秦林听了严清的话就有些吃惊,后世普通的交通事故,如果没有酒后驾车或者肇事逃逸之类的恶劣情节,造成一人死亡的,并且肇事者违章,负事故的全部或者主要责任,将会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猫注: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违章驾驶的行为,纯粹偶发因素,撞死再多人也不负刑事责任,只承担经济赔偿:另外,酒后驾车和肇事逃逸,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害人害己)

    然而明朝的法律相对严厉得多,不分是否违章驾驶,也不管主要责任次要责任,只要撞死人,一律一百大板加流放三千里。

    秦林破案的办法一套一套的,但大明律没hua心思去记,身边有徐文长还用费那劲儿?

    本来准备用马蹄印迹来证明徐辛夷并没有违章,不负事故责任,从而替徐辛夷辩护的,现在看来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得另辟蹊径!

    秦林沉思默想,张鲸、严清、刘守有这几个就会错了意,一个个幸灾乐祸。

    你不是能破案吗?现在这起案子,就算开脱子徐辛夷故意撞死人的罪名,误杀总跑不了,莫说流放三千里,打一百板子就够丢脸,看你姓秦的还有脸待在京师?

    他们根本没想到秦林已经隐隐约约抓到点什么,拿着供词翻看,眉头皱了起来。

    照说,黄台吉用自己老婆一条命来陷害徐辛夷,这么做实在太匪夷所思,不过,正好是德玛夫人被撞死,真的没有猫腻吗?

    偏偏张鲸、刘守有几个自以为得计,在旁边喋喋不休的聒噪,惹得秦林心烦:妈的,几张鸟嘴,真想拿粪给他堵上对了,原来这里有鬼!

    秦林脑中灵光一闪,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睛里已是精光湛然。!。</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