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章 青石作证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来得这么快?

    看见文渊阁大学士礼部尚书申时行在前,司礼监秉笔太监张鲸居后,率领随从护卫从紫禁城方向拍马而来,在场的众位官员齐齐吃了一惊()。

    明朝的皇权受到不少限制,皇帝直接发出圣旨被称为中旨,理论上是不合法的,官员可以原样驳回,不予遵行一当然大部分时候,百官都会给皇帝一个面子,遵旨办理了。

    凡经内阁票拟、皇帝本人或者皇帝授权司礼监批红,然后转回内阁发往六科、最后交中书誊抄出来,才是合法的正式圣旨。

    中旨只能由太监颁传,只有符合法定程序的正式圣旨才有文官颁旨,事务级别较低的就只派行人司官员和部堂司员,较为高级的会派遣六部shi郎、尚书级别的官员,派阁臣颁旨,那就是涉及军国重事的圣旨了。

    现在来的除了张鲸,还有内阁三辅申时行,也就说明这道圣旨是完全合乎法定程序的,并且内容极为重要!

    关键是,案发到现在也就半个时辰左右,这道圣旨竟已走过了票拟、批红、内阁发六科抄写等程序,其速度之快,越发说明朝廷是如何重视!

    想到这里,众位官员的心情都变得沉甸甸的,即便是刘守有、严清都顾不上幸灾乐祸了,真要闹出什么乱子,难道锦衣卫、刑部就一点儿责任都没有吗?万一案情出现什么反复,大伙儿不跟着吃挂落?

    唯独身为当事人的秦林不慌不忙,低着头只管看地下,好像地上有朵hua似的。

    反而是严清、刘守有小心翼翼的迎上去,施礼问道:“申阁老……………”“站住!”秦林一声断喝,震得严清、刘守有耳朵里嗡嗡作响。

    申时行正由从人扶着下马,闻声一个趔趄,要不是随从眼明手快,只怕当场就得摔个大马趴。

    “你、你”严清指着秦林,气得手直抖。

    刘守有也吹胡子瞪眼睛,眼珠一转,抢上去扶着申时行:“申阁老,您慢点……秦林,你搞什么鬼()!”

    秦林冷笑一声,指着地面的几处马蹄印迹:“刘都督,我可是为你好。你差点踩到现场证据啦,哼哼,要是影响案情判断,朝廷怪罪下来,只怕你我承担不起!”凡是供人取使的马匹,四蹄都得钉上蹄铁,否则马蹄子会被硬地磨破,徐辛夷骑的照夜玉狮子当然不例外,撞人现场的青石板路面就被蹄铁摩擦,留下了几道深浅不一的白se印痕。

    刘守有看看脚下,将袖袍一甩:“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惊了申老先生,若是方才跌下马来,你也吃罪不起!”

    申时行不愧为好好先生,连连摇手道:“老夫没什么,没什么的。”内阁三位辅臣,张居正雄才大略,张四维口mi腹剑,只有申时行是个老好人,据说他在张居正面前从来没有自己的意见,只会亦步亦趋、

    萧规曹随。

    从前秦林和他没打什么交道,此时看起来传闻的确不假,申时行摆手的时候,脸上甚至些微带着点儿窘迫之意,唯恐别人替他担心似的。

    “咳咳”张鲸也不大看得起申时行这做派,提醒他该传旨了。

    “还是张公公来吧”申时行温和的笑着。

    朝中大僚其实都不怎么把申时行当回事儿,因为这位老先生几乎没有自己的意志,做人像个任凭揉搓的软面团一样。

    张鲸也就不推辞,接过圣旨展开,先不急着读,而是冷笑着瞅了瞅秦林。

    难道是对秦林不利的?刘守有和严清的心跳比平时快了不少。

    张鲸这才慢条斯理的念道:“诏曰,黄台吉妻、一品夫人德玛亡故一案,着锦衣卫都指挥使秦林详查,务必秉公直断、以服远人之心,切切()!”什么,叫秦林这当事人的丈夫来查案,有没有搞错?

    官员们齐齐把嘴一张,正眯着眼睛直乐的严清更是下巴颓差点儿脱臼,刘守有也一头雾水,莫名奇妙的瞧着张鲸:张公公啊,既然是这么道旨意,您刚才干嘛冷笑成那个样子?害得我还以为姓秦的倒霉了呢!

    张鲸也回报一个幽怨的眼神,心说难道我不愿意叫姓秦的摔个大跟头?可圣眷优隆四个字真不是盖的,连李太后都替他说话,所以也就只能这样了不过姓秦的想逃过这一劫也不容易,圣旨最后两句的意思,揣摩起来可有点好玩哩。

    张公鱼糊里糊涂的就算了,黄嘉善精明强干,听到圣旨前面半截,本来松了口气,等到念完,又暗暗替秦林捏了把汗。

    圣旨是够意思了,叫秦林这当事人的丈夫不必回避,亲自查办案件,这不能不说是相当程度的信任:但“务必秉公直断、以服远人之心”也就是叫他看着办。至少要让meng古人心服口服,如果连这一点都无法办到…真当朝廷是你家开的?谁也保不住他!

    感觉到黄嘉善的善意,秦林一边领旨谢恩,一边自信满满的朝他微微点了点头:既然朝廷给了我破案的权力,这事还怕个屁呀!李太后和万历的圣眷,张居正的青睐,朝中同党的声援,老子一样都用不着,老子单凭这双眼睛这两只手,就能叫黄台吉去吃屎!

    “咳咳,本官奉旨办案,各se人等一一听审”秦林抖起官威,冲着徐辛夷喝道:“徐氏,你是如何骑马撞死了德玛夫人,为本官尽数道来,不得隐瞒!”

    干嘛那么凶啊?金樱姬朝秦林撇撇嘴。

    张鲸、刘守有则暗道不好:莫非秦某人要丢卒保车,在圣旨压力下真的处置徐辛夷?那这家伙也够心狠手辣啊!

    徐爵、陈应凤点了点头,觉得秦林的选择理所当然,换了他俩也这么干,壮士断腕、大义灭亲嘛()。

    唯独徐辛夷看得清清楚楚,秦林分明朝她挤了挤眼睛,本来嘟着嘴巴的大小姐顿时眉hua眼笑,大声将经过说了一遍。

    “放屁,胡说八道!”黄台吉一方立刻叫嚷起来,事情在他们口中完全变了个样。

    不过唯一的目击证人黄三蛋,站在meng古人这边,在秦林逼问下仍然坚持了“徐辛夷没有勒马或者避让,直接撞死德玛夫人”的证词。

    在黄三蛋口中,徐辛夷完全就是不把人命放在心上,在京师肆无忌惮跑马,所以才出了人命。

    徐辛夷的嘴都可以挂油瓶了,n次三番想骂黄三蛋,都被金樱姬劝住。

    “姐姐放心,夫君会有办法的”金樱姬柔声安慰着。<膛,她对秦林有着绝对的信心。

    不过案发时除了当事双方,只有黄三蛋一个目击证人,就算明知他公然撤谎,又有什么办法能戳穿他呢?

    秦林锋利如刀的目光,狠狠的盯在黄三蛋脸上:“黄三蛋,本官再问最后一次,你确定没有记错?”

    被秦林逼视,黄三蛋只觉对方的目光好像钢钉一样,狠狠钉在自己心脏上,他怯怯的看了看黄台吉和拔合赤,终于把牙关一咬,硬着头皮道:“回长官的话,草民真真看见的,一分不差,如果有半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好、好!”秦林突然哈哈大笑,接着抡起大巴掌,啪的一下扇在黄三蛋脸上,抽得他晕头转向。

    “秦将军,你?”申时行惊得目瞪口呆。

    拔合赤、古尔革台吉更是立刻鼓噪起来,说秦林徇si枉法,公然殴打证人()。

    徇si枉法?秦林一声冷笑:“好,本官这就让你们看看证据,妈的,当着本官说谎,黄三蛋你不想活了?”秦林心头火起,揪住黄三蛋脖领子就往地上摁:“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地上这一道道白印子是什么?勒马时踩出来的,猪!”

    众人定睛细看,确实有四道深浅不一的白se印痕,不过马蹄在地面上摩擦,弄出这个来也没什么稀奇呀。

    别人不晓得,秦林却是了如指掌,就像急刹车会让轮胎与地面摩擦留下刹车印,高速奔跑的马儿突然被勒住、转向,蹄铁同样会在地面留下特殊的印痕。

    秦林一把将黄三蛋摔在地上,指着印痕解释:“诸位文武同僚请看,的确青石板路上有不少马蹄敲出来的印子,有新有旧、有深有浅,但这四道则是新印子,并且可以肯定就是徐氏所骑马匹留下来的一胖子、大力,你们俩把照夜玉狮子的蹄铁卸一只下来,对比一下。”两人在府上也照料过马儿,三下五除二却了块左前tui的蹄铁,按照秦林的指示,牛大力拿着蹄铁用劲儿往地上擦划”丁的一声,就是尺多长的白印。

    明明白白真真切切,这白印与原本留在地面的四道印痕之一,是完全相同的。

    看着众位官员齐齐点头,秦林笑了:“咱们再来看看,本来这串蹄印是正常的、较浅的,一个个不连续,从南往北一路过来,是正常的奔跑:但到了这胡同口前面,突然变深变长并且在地面上拖划,这就是勒马急停造成的。”官员们纷纷点头称是,经过秦林一解释,分明就是很浅显的道理嘛,怎么刚,才没想到呢?

    黄三蛋的脸se就难看得很了。

    秦林笑眯眯的问道:“黄三蛋啊,你说徐氏嚣张跋扈不把人命当回事,并没有勒马就直接撞死了德玛夫人,那么本官就得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地面留下了勒马时蹄铁刨出来的印痕?”!。</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