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章 碰瓷还是欺实马?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g上美人春睡,金樱姬舒舒服服的伏在秦林臂弯里,一抹儿没有锦被遮掩的香肩布满了羞人答答的淤痕,定然是昨夜狂风暴雨留下的印迹()。

    被明媚的阳光驱走了甜梦,美人儿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慵懒的打了个呵欠,终于睁开眼睛。

    轻轻掀开锦被,无意中看到自己手臂和xiong口,光洁如玉的肌肤遍布着甜mi的印痕,瀛州宣慰使就瘪了瘪小嘴:“小冤家,让你抚夷,可没让你乱啃乱掐呀,好狠心的家伙()!”

    秦林睡得正好,xiong口微微起伏,睡梦中吧嗒吧嗒嘴巴,脸上兀自挂着坏笑,不知是否想起了昨夜的风风雨雨。

    “还敢笑?让你坏笑、让你坏笑!”金长官眼睛滴溜溜一转,掩口吃吃的偷笑着,纤纤玉手伸到锦被底下,抓住昨夜那个捣乱的坏东西,轻轻揉搓起来。

    秦林身体一下子绷紧,眉头也紧紧皱起。

    金樱姬加快了动作,瓜子脸上挂着得意的jian笑,活像只刚刚偷了鸡蛋的小狐狸。

    忽然间金长官的动作停下了,翘翘的小嘴张开成了圆形一秦林已经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呢!

    秦林喉咙里发出沉闷的低吼,一把搂住水蛇腰,将捣乱的美人儿揽入怀中。

    这才是引火烧身呀,金樱姬蛇一般柔媚的身躯颤抖起来,愁眉苦脸的求饶:“小冤家,昨夜使那么大劲儿,奴奴、奴奴实在不堪承受。

    可不是嘛,堂堂瀛州宣慰使大人,不仅玉体遍布wen痕和指印,双股之间更是肿胀难忍,再经不起索求啦。

    美人儿秀眉紧蹙,瓜子脸满是哀求,楚楚可怜中又带着别样的风情,秦林心头的火苗反而烧得更旺。

    瞧着金樱姬宛如mi樱桃的小嘴儿,秦林嘴角带上了邪恶的笑容,在她耳边低低的道:“我的宣慰使,你自己做的好事,自己要负责哦,为夫还等着你来宣真

    …”

    “哼,便宜你了()!”金樱姬鼻子皱了皱,妖娆的眼bo叫秦林心头一dang。

    美人钻进了锦被,用她的樱桃小嘴安慰着情郎,天生媚骨的金船主学得很快,没多久就让秦林的呼吸越来越浊重云收雨住,金樱姬依偎在秦林肩头,一个是北镇抚司掌印官,一个是瀛州宣慰使,情话说着说着就变了方向。

    朝觑之后,金樱姬就将升帆南归,那时候是两人的离别之期,所谓有得必有失,两人小心翼翼的不去触碰这个话题。

    “奴家总觉得大朝觑不会这么顺利呢”金樱姬扳正了秦林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白莲教主自高自大,素称天下无敌,咱们误打误撞叫她吃了个亏,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罢休的:还有那骄横跋扈的黄台吉,故弄玄虚的威灵法王,我猜他们绝不会老老实实的等到大朝觑那天。”

    岂止叫白莲教主吃了个亏?昨晚还让人家听了整夜的墙根儿!

    秦林也觉得奇怪,这几天京师里头除了金樱姬受封宣慰使,其余各方都沉寂下来,白莲教没有兴风作浪,就连黄台吉也格外老实,带着一大帮子meng古贵族觑见万历帝,甚至随行的meng古女人还去*见了王皇后呢,其中好几个一二品的诰命夫人。

    当年俺答封贡的规格非常高,俺答汗封顺义王,麾下五十六人封都督同知等官衔,都督同知就是从一品的高官了,比秦林这正二品都指挥使还大一当然,好比天庭封孙猴子做齐天大圣,有名无实罢了。

    说起这些,金樱姬就酸酸的把秦林瞥了眼,叹口气:“唉,妻以夫贵,连草原上的meng古fu人都封了一二品诰命,奴奴才是个从子品宣慰使,什么时候能封王啊?”

    “贪心的小妖精,还想封王啊?”秦林笑着把她鼻子刮了一下,晓得她是开玩笑,meng古贵族的老婆不分妻妾,除了极其个别的人以外大多数没什么地位,朝廷就封她一品诰命,丈夫仍旧要打就打要骂就骂,和金樱姬这手握兵权、世袭罔替的霉慰使完全没法比()。

    金樱姬却来了兴趣,双手托着脸蛋,jiao笑道:“我若封王,便纳你这小冤家做王妃,嘻嘻!”

    切~~秦林朝她翘tun上拍了一巴掌。

    哎哟!金樱姬秀眉紧蹙,被秦林这掌震动了兀自酸胀难受的羞处。

    “活该,谁叫你瞒了我两年?”秦林恨恨的道。

    直到昨夜**之后,见ang单上盛开的点点红梅,秦林才惊讶莫名,连声追问,终于解开了让他哭笑不得的谜底。

    金樱姬含羞忍疼,强辩道:“哈,好偏心的小冤家,只怨奴奴一个吗?徐大小姐不也把你瞒着呢!”

    “两个都要受罚!”秦林面se狰狞,徐辛夷,为夫要狠狠惩罚你,桀桀桀桀……

    就在秦林动歪脑筋、想坏主意的时候,徐大小姐遇到了麻烦。

    京师宣武门大街上,一队英姿飒爽的娘子军正在策马奔驰,为首的女将红装素裹,正是徐辛夷。

    昨天她到定国公府找老嫂子和侄媳fu玩了半天,就在府里睡了,清晨又策马到西教场跑了一圈,晨风吹拂,心情格外舒畅。

    很多时候就是个念头通达的问题,除了陈价这几个正直过头的正人君子,满朝文武,张居正、刘守有、徐文璧、戚继光,谁没有好几个shi妾?就连大清官海瑞海笔架,也娶了妾又娶妾呢!

    相比之下,姓秦的虽然处处留情,倒也处处有情,总不算负心薄幸之人,再想想金樱姬朝甑之后就要远行海上,徐大小姐就连最后一点儿醋劲1嘟没有了。

    她甚至快马加鞭,准备跑到什刹海边的五峰海商驻地,最好把晨起的秦林和金樱姬堵在被窝里,好好的和他们开开玩笑()。

    shi剑率领的女兵们呼哨连连,马脖子底下挂的铃铛响成一片,蹄声轰鸣,追风掣电。

    清晨时分行人稀少,京师的街道又宽阔笔直,老远就听到蹄声如雷、看见策马奔驰,行人就只在街道两边走,留出中间让马队通行。

    “驾、驾!”徐辛夷甩着鞭hua儿,照夜玉狮子四蹄翻飞,宛如踏云而行,她只听得耳边呼呼风响,越发得意的抿了抿嘴。

    呵呵,待会儿把他们堵在被窝里,看看金小妖是个什么样子?

    前面又是一个胡同口,朝阳斜射,yin影里隐隐约约似乎有道人影儿。

    这样的胡同在京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想是胆小的人听得马队疾驰,从街面躲进了胡同口。

    徐辛夷哈哈大笑:“哪位街坊,不必害怕,本小姐的骑术很好的,不会碰着你!”

    开玩笑,徐大小姐从小骑马,胯下的照夜玉狮子又是极有灵xing的千金名驹,就算她闭着眼睛让马自己跑,也不会出什么事儿。

    哪晓得话音未落,胡同口的人影儿竟猛地窜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徐辛夷赶紧拧腰沉胯,把手中缰绳往旁边一带,那照夜玉狮子西律律一声嘶鸣,就要改变方向。

    来不及了!

    胡同口那人窜出极为突然,照夜玉狮子又跑得特别快,饶是徐辛夷骑术上佳,照夜玉狮子名驹通灵,也实在没法躲过去。

    嘭()!闷响叫人牙酸,甚至能听到骨髅和内脏破碎的声音。

    徐辛夷在高速奔行中“急刹车”身子狠狠的往后仰去,双手紧紧抓住马鞍才没落马:而那个突然冲出的不幸者,则像破布娃娃一样被疾驰的奔马撞得飞了起来,又是嘭的闷响,狠狠的撞在街边民房的墙上!

    徐辛夷mise的脸蛋吓得煞白,亏得她是将门虎女,在马背上深呼吸几次,终于定下神来。

    此时落后的shi剑等女兵才策马跑过来,七嘴八舌的问道:“小姐怎么样?小姐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徐辛夷摆了摆手,跳下马去看那被撞飞的人,刚走了两步,眉头就皱了起来,暗道一多不好。

    这是个四十岁上下的fu人,脑袋耷拉到一边,后脑鲜血淋漓,四肢也以奇怪的角度扭曲着,xiong口软塌塌的,想必全身骨髅被撞碎了不止一处,面容灰拜,明显已经失去了生命。

    人和疾驰的奔马相撞,马最多受点轻伤,人可就没命了。

    死者皮肤微黑,五官倒也周正,生得极为富态,叫徐辛夷心头暗惊的是,她头顶插着不少金饰,身穿绣着暗hua的meng古袍,竟是个meng古贵fu!

    本来这人突然冲出来,几乎和自杀无异,出了事也怪不到徐辛夷头上:可偏偏撞死个meng古贵fu,莫非……

    黄台吉和几位meng古贵族说说笑笑从街边的店铺里走出,忽然他手里拿的扇子落到了地上,一脸惶急的冲过来,杀猪般嚎叫:“德玛,德玛你怎么啦?天哪,我带你到中原huahua世界,甑见大皇帝,也见见世面,指望你过几天快活日子,怎么就离我而去?佛爷在上,保估德玛活转来啊……”

    什么?徐辛夷和女兵们面面相觑,难道被撞死的贵fu,就是黄台吉的妻子?!。</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