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章 徐文长的古怪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闻得瀛洲长官司升格为宣慰使司,金船主被封为宣慰使,怀远将军,五峰海商尽皆喜笑开怀,权正银满脸猥琐的再龟板武夫挤眼睛:嘿嘿,这次可多亏了秦长官,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金长官套不着秦长官,咱们千辛万苦使的那条计策,果然有效嘛()!

    两个自作聪明的家伙哪里知道,喝下加料mi枣和合茶的,不是金樱姬和秦林,而是突然出现的白莲教主呢?

    十刹海岸边的五峰海商驻地,顿时一片欢腾,要知道宣慰使司底下属官有四品同知、从四品副使、五品佥事,直到经历、都事等官,

    惯例是听凭宣慰使简拔任用,朝廷只管盖章确认的。

    得到朝廷授予的正式官职,岂不是光宗耀祖了?诸位海商瞧着新任宣慰使金樱姬的目光,就越发热切起来。

    朝廷借土司的实力弹压边疆诸藩,各土司何尝不是借朝廷威严来树立自身威望?

    金樱姬坐到妄慰使的位置上,五峰船主的宝座也就越发牢靠了。

    张鲸双手抱拳,皮笑肉不笑的道了声恭喜,也不知是恭喜金樱姬,还是恭喜秦林。

    金樱姬照例送了他一百两银子的答谢,张鲸虽恨着秦林,太监见银子却如苍蝇见血似的,倒也不曾推脱,留下御赐的诸般恩赏,拱拱手就带着太监宫女们回宫。

    判…冤家……

    ”金樱姬bo光盈盈的眸子,只瞧着秦林一人,这时候似有千言万语要和他说,却又为难得很。

    秦林并不介意,笑着推了推她的香肩:“我的宣慰使大人,你还是应付应付诸位海商弟兄吧,再叫他们等下去,恐怕有人要从背后戳我脊粱骨,说我拐跑他们的五峰船主啦!”

    新任宣慰使的瓜子脸,难得的红了红,推着秦林:“谁被你拐跑?

    哼,迟早我把你拐跑,看你那些个姐姐妹妹呀,到时候怎么说()!”

    秦林哈哈大笑,约好明日庆祝大会再见面,这就翻身上马离开。

    打马刚走一会儿,就听得身后遥遥传来山呼海啸般的喊声:“踏bo蹈浪、翻江倒海,五峰海商参见宣慰使金将军!”

    秦林突然觉得有点怪怪的,他mo了mo下巴,暗自思付:金将军,怎么听着有些诡异?呃,好像金樱姬母亲是朝鲜人……我靠!

    跟着秦林的亲兵校尉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将军从十刹海回府,走一路就笑了一路,无论如何都停不下来?

    府中阿沙牵着大黄狗在院子里散步,秦林心情很好,拍了拍她的脑袋:“拖油瓶,替我把大黄训练好,等破案立了功,就请你吃mi枣!”

    听到mi枣两个字,阿沙顿时后槽牙都发苦,像截木头似的杵在那里:师傅去了趟镇水观音庵,就变得古里古怪的,说话也吞吞吐吐,刚,

    提到mi枣两个字就把话吞了回去,哼,秦大叔,你究竟对我师傅做了什么?

    可惜秦林正在兴头上,一阵风似的走过去了,根本没注意到阿沙的情绪。

    “看长官的模样,应该是大获全胜?”徐文长捋着黄不黄、灰不灰的山羊胡子,从厅里走出来,一脸鬼笑:“让老头子猜猜金小妖封了什么官儿,唔,都统使近于国王了,想来朝廷还没这么大方,从四品宣抚使又显得小了些,湘西、云南那些宣抚使治下才多大块地方?是了,一定是从三品宣慰使!”

    “回答正确加十分!”秦林大拇哥一挑,老徐头果然料事如神,把朝廷的脉门mo得通透。

    想了想,秦林又得意的道:“这次朝廷争议,真正大获全胜,咱不仅把金樱姬推上宣慰使位置,还结好了左都御史陈价和你的老东家吴都堂()。

    “吴君泽是怎么被你扯上的?”徐文长饶有兴致的打听着老友的消息。

    秦林哈哈直笑,竹筒倒豆子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哪晓得刚刚听完,徐文长就神se改变,忽然懊恼的朝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跳着脚就往外冲。

    又发疯病了?秦林莫名其妙,伸手去扯徐文长,没曾想这家伙又老又瘦,偏偏力大无穷,倒被他扯得一个趔趄。

    徐文长为着秦林招抚五峰海商、洗清自己头上汉jian污名,是一直把他当恩主看待的,见状慌忙道:“秦长官,1小老儿不是怪你,这件事、

    这件事,唉……”

    秦林不明所以,就算是我祸水东引,把吴兑气出毛病了,这也是意料之外,而且主要得怪严清乱放炮啊,何况最后,我还替吴兑急救,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呢。

    徐老儿急个什么?莫非你和吴兑有基情?

    想到这里,秦林顿时恶寒。

    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牛大力拿了张套红名帖进来:“右都御史吴都堂府上公子吴翰来拜。”

    套红帖子是拜上司、长辈的,这礼数不可谓不恭敬,秦林也就和徐文长一块儿迎出去。

    吴翰是和李建方一块儿来的,看到秦林,老远就小跑过来,噗通一声双膝跪地:“谢秦将军救家父一命,小侄感ji涕零,暂代家父谢过救命之恩,将来家父痊愈,再亲自登门致谢!”

    吴翰年纪比秦林还矢,又是显宦世家子,要不是秦林救了他爹,能口称小侄,恭恭敬敬的顶礼叩拜?

    秦林倒也并不推辞,扎扎实实受了吴翰一拜,再将他搀扶起来:“贤侄何必如此?本官和令尊同朝为官,有危难时略施援手,本来就是同僚之间应该的嘛,何况我原本就出身荆湖李神医的医馆,是这位李院使的师侄,做这些事情轻车熟路,哈哈()!”

    李建方颇为自得的站在一旁,心头却暗道奇怪,那压xiong口和朝口中吹气的按摩导引手法,我可没见哪过,心停病须臾即死,没想到靠秦姑爷三下两下就把吴兑救活了,这法门倒要好好向他请教请教,将来用处多着呢。

    吴翰扎扎实实叩了头才站起来,半分也不怪秦林拿大,反而有些惭愧。

    在来的路上,吴翰就猜想秦林既身为正二品锦衣卫都指挥使,又是有名的惹不得,这到京师来都斗了好几场硬仗,他既然施恩于家父,想必待会儿拜谢时,一定会极力推辞、格外谦虚,好叫咱实实在在的欠着他情分,将来朝争之时,就好叫家父和陈都堂替他说话——也不怪吴翰会这么想,毕竟人心隔肚皮,秦林的名声好像又有那么点……………,

    实在没想到,秦林不仅受了他一拜,而且口口声声以行医救人自居,言下之意就是我做了医生该做的事情,你按病人感谢医生就行了,没必要牵涉太多。

    吴翰心下一松,继而面红耳赤,暗怪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才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秦将军多么坦dang,简直就是赤子之心嘛!回去之后,一定要把秦将军的高风亮节告诉父亲和陈都堂,告诉所有的朋友。

    饶是徐文长着急老友,此时也忍不住暗暗佩服秦林,政治上的派系泾渭分明,那不是偶然救了吴兑一命,陈价、吴兑两个就会立马投入秦林阵营的,倒是现在这样以心换心,坦坦dangdang,才要叫陈价、吴兑越发感ji呢。

    殊不知秦林哪里是襟怀坦dang?丫是心头有鬼,哄了严清指桑骂槐,这才把吴兑差点气死的嘛,你看看要是吴兑自己出了毛病,咱们秦长官出手救了,丫还不把竹杠敲得梆梆响?

    徐文长顾不上寒暄,直截了当的问吴兑病情如何()。

    &nbsg静养。”

    看看李建方志得意满的神se,就知道吴兑算是把这个坎儿跨过去啦,李建方人品不咋的,医术倒是很高明。

    吴翰朝着秦林千恩万谢,直到秦林这厚脸皮都不好意思了,他才告辞离开。

    徐文长也跟着去吴府,说要看看老朋友这老头儿神情很有些不对头,似乎还有点尼脸红。

    秦林心里诧异得很,靠,徐老头子的脸皮和本官是一个级数的,老子脸皮厚度有一万,丫至少也有八千,倒是难得见他脸红啊,难道是因为我坑了吴兑,他跟着也有些不好意思?

    一个时辰之后,右都御史吴兑府邸。<嗫嚅的徐文长,环顾左右叹道:“秦将军真乃赤胆忠心也!其襟怀磊落、其雾月光风,吴某佩服不已,徐先生得他知遇,必能做下绝大的事业,远胜在吴某幕府虚度光yin!”

    前来探病的左都御史陈价也慨然长叹:“古之君子,也不过如此了,智勇双全、妙手仁心,他年秦将军必为我大明柱石!”

    丘橙、张公鱼、王篆等一众都察院官员,闻言就暗暗心惊,陈价威望有如泰山北斗,可谓一语之褒胜于华毅,将来清流里头谁要是想对秦将军唧唧歪歪,那可得仔细掂量掂量,自个儿究竟搬不搬得动陈价这座大山。!。</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