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章 徐辛夷的飞醋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青黛和徐辛夷应朱尧英之请,陪她出来走这一趟,摆齐了三品命fu的全副车驾,乘着绡金顶的大车,许多丫环仆从前呼后拥,又有锦衣官校全副披挂,左右散开担任护卫()。

    倒不是青黛喜欢摆排场,只因隆福寺庙会时常有达官显贵府邸的女眷前来,不少进过宫的命fu认识朱尧英,所以要摆齐全副车驾,趁着丫环仆人多,待会儿才好掩护扮成小丫头的长公主。

    一路上徐辛夷和青黛都在猜测秦林要怎么对付王皇后,朱尧英却提不起多大的兴趣,始终郁郁寡欢,两女见状也唯有叹息,为吕桂hua的不幸,也为朱尧英的善良。

    半年前的今天,就是宫女吕桂hua被害的日子,随着孙晓仁招供,吕桂hua之死也有了真相,小宫女偶然发现秘密之后被借故灭口,在宫廷斗争里头简直再平常不过了,甚至在白莲北宗卧底王皇后身边、设计挑动宫廷内斗的滔天巨浪中,连一朵细碎的浪hua都算不上。

    朝廷甚至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处理,一个小宫女的生死,又有谁会在乎呢?

    恐怕也只有温柔善良的朱尧英,才会在半年之后特地到隆福寺进香,超度吕桂hua的冤hun吧。

    想着枉死的吕桂hua,朱尧英要是轻易能高兴起来,那才怪了呢。

    隆福寺〖广〗场人山人海,青黛是最喜欢热闹的,老远就挑开车帘往外看:“呀,徐姐姐快看,那捏面人的做了猪八戒,嘻嘻,像不像陆远志?”徐辛夷撇撇嘴:“我看孙猴子倒有点像秦林。”

    朱尧英本来一直闷闷不乐,听到这里就噗嗤一声笑起来,从车窗往外看看,可不是嘛,捏面艺人做的孙猴子,那机灵古怪的样儿,和秦林捣鬼捉弄人时足有八分相似。

    “果然有些像姐夫呢,猴精猴精的咦,那不是姐夫吗?”朱尧英吃惊的捂住了小嘴()。

    说曹操曹操就到,不远处的一条岔路上,秦林穿着身旧棉袄,正冲着这边一脸贼忒兮兮的坏笑,旁边还站着位乖巧玲珑的小家碧玉。

    “好哇,姓秦的又在拈hua惹草!”徐辛夷忽的一下掀开车鼻。

    不论附近赶庙会的百姓,正用钦羡的目光看着这队三品命fu的车驾,甚至有父母教训着小女孩,将来一定要像大家闺秀一样贞静贤淑,才能找个称心如意的好婆家。

    哪晓得突然托的一下,从绡金香车中跳出位凤冠霞帔的年轻夫人,一手扶着头顶的孔雀珠翠庆云冠,一手提着横竖稠金绣缠枝纹的袄裙下摆,迈着两条大长tui,风也似的狂奔。

    看见这一幕,正教训着女儿要学大家闺秀、要贞静贤淑的父母,顿时全都下巴脱臼,眼珠子摔碎了一大片。

    郑桢也是嘴巴张得可以吞下整只鸡蛋,她刚刚指着显贵女眷的车驾,对秦大哥说了那番表明心迹的话,结果立马就有位头戴凤冠、身穿霞帔的年轻贵夫人冲着这边狂奔而来,吓得她赶紧收回手指,心头颇为忐忑。

    想了想,郑桢赶紧往前后左右看看,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那位年轻贵夫人如此狂奔啊。

    不论自己,还是身边的秦大哥,应该都不会和这位显赫的夫人产生任何联系吧?

    然后就在郑桢万分惊讶的目光中,秦林笑嘻嘻的迎上去,一把揽住那位年轻贵夫人的小蛮腰。

    “糟了糟了,秦大哥别是刚刚被我拒绝,受了刺ji发狂吧?”郑桢吓得面se煞白,心脏都差点停跳了。

    徐辛夷喘了两口气,双手叉着小蛮腰,杏核眼睁得溜圆:“哈,姓秦的,被本小姐抓了现行吧?哼牛,就知道你会拈hua惹草”

    “咳咳”秦林心说我可不想动未来的贵妃娘娘,立马脸se一正:“老婆你误会了,这位郑桢郑姑娘是和我偶然相遇的,刚刚牵涉到一起案件当中,而且她已经报名去选秀女了,再等丹天就要入宫()。”

    说罢,秦林悄悄朝徐辛夷挤挤眼睛。

    秀女?徐辛夷听到这里,立马明白自己闹了乌龙,原因很简单,秀女遴选必须就身体和家庭两方面进行详细检查,只有完璧之身才能入宫,所以秦林根本不可能和郑桢发生什么:而入宫之后,一道宫墙隔绝内外,就更不可能再有什么了。

    如果秦林对这女子有意思,就绝对不会让她去选秀女。

    再看看秦林挤眉弄眼,想到一路上都在和青黛猜他要怎么对付王皇后,徐辛夷就约略猜到了几分。

    mise的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徐辛夷讪讪的道:“郑姑娘是吧?嘿嘿,真是不好意思,我是秦林这家伙的二夫人,娘家姓徐。

    郑桢像木头人似的戳在一边,已经完全怔住了…艰难的扭过头看看秦林,再看看徐辛夷,最后看看那边锦衣官校簇拥着的车驾,终于明白秦大哥之前说的话,并不是吹牛。

    徐辛夷不明就里,还以为是自己风风火火的,把这位郑姑娘吓呆了,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咧嘴笑道:“吓坏了吧?对不住!姐姐在南京魏国公府长大的,被爹爹从小惯坏了,走马打猎什么都来,像个男孩子吧?”

    原来她是魏国公府的小姐!郑桢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像不认识似的打量打量秦林,娶国公之女做二夫人,那么他……

    秦林无奈的笑笑,心说我可从来没骗你,几次三番说过是锦衣卫指挥使的,谁叫你一直就是不相信呢?

    青黛和朱尧英也下了马车慢慢走过来,一个明艳jiao俏,一个清秀可人,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

    “徐姐姐就是心急,我俩拉都拉不偻,嘻嘻,好紧张秦哥哥呢!”

    青黛宜嗔宜喜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她生xing天真烂漫,走过来就自然而然的牵起秦林的手。

    如果说因为审美观的差异,郑桢还自觉容貌胜了这长tui姑娘一筹,见到明艳绝伦、笑容一派阳光灿烂的青黛,和jiaojiao怯怯,却自带一股贵气的朱尧英,不禁自惭形秽。

    “你、你们都是,都是秦大哥的夫人?”郑桢只觉心乱如麻,红红的小嘴儿张得老大,弱弱的冲着青黛和朱尧英问道。

    尧嫫却脸蛋红得可以滴下水来,眼睛meng上了一层湿漉漉的雾气,细声细气的道:“不、不是,秦将军是我的姐、姐夫。”郑桢这才慢慢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忙不迭的道万福:“民女郑氏,见过两位夫人和小姐。”说着她偷眼觑了觑秦林,在这一刻心情万分复杂:原来秦大哥真的是锦衣卫指挥使,原来他真有两位天姿国se的妻子!难道是我一厢情愿…不,如果我不贪恋富贵,说出那番绝情的话郑桢心中纠缠成了一团乱麻,解不开、理不顺、斩不断,而悔恨之情却越来越盛,她发觉自己错过了一个极其宝贵的机会,而且永远也无法弥……,

    幸好秦林似乎并没有计较,徐辛夷也一个劲儿的邀请她一块进香,说因为刚才的误会,待会儿要设宴替她压惊。

    本来郑桢想起自己贪恋荣华富贵而对秦林说的那番话,就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落荒而逃,但不知怎地,鬼使神差之下她并没有离开,随着秦林一行人重新走进了隆福寺。

    这次是摆明了车马,以锦衣卫指挥使的身份携带家眷进香,那德楞大喇嘛的神se就极其好看了,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红,宛如开了染料铺,勉强支吾几句,就赶紧躲起来了()。

    几名大和尚却是热情得要命,又是端茶送水,又是详细介绍寺内典故,前后跑得屁滚尿流。

    原来隆福寺是京师唯一一座番、禅同处的寺庙,既有和尚又有喇嘛,喇嘛们生xing野蛮,又仗着朝廷纵容,把同庙的和尚欺负得狠了,秦林刚刚狠狠教训了德楞为首的喇嘛,自然深受和尚的爱戴。

    大雄宝殿,三柱清香青烟袅袅,朱尧英跪在蒲团上,阳光从西边的窗子透入,她清秀的脸庞竟带着几分圣洁的光晕。

    “是信女不好,要是强留下吕桂hua,她就不会被坏人打死了佛祖保估她解释冤孽、早日超脱,如果有下辈子就托生富贵人家”朱尧英眼睛微闭,双掌合十,喃喃的祈祷着,竟是无比的虔诚。

    秦林见状就想起来,李太后也是非常相信佛菩萨的,看来朱尧英很受母亲的影响。

    “吕、吕桂hua?”郑桠突然像见到鬼了“难道桂hua已经死了?”

    秦林不好把内情胡乱告诉她,就说是吕桂hua得罪了一位有权势的公公,被诬陷偷东西,乱棍活活打死的。

    郑桢只觉得喉咙口发紧,她认得住在护城河东的吕桂hua,吕家这个女儿在宫里当差,听说还比较得宫中贵人宠信,一直以来都是吕家的骄傲,怎么忽然得罪一个大太监,就被活活打死了呢?

    半年前就被打死,可怜吕家现在都不知道,还以为女儿仍在宫中当差………

    本来对自己很有信心的郑桢,忽然感觉前途一片茫然,怔怔的看了看秦林,悔恨万分。

    “不必担心”秦林附到她耳边,低沉的声音宛如魔鬼的低语:“我在宫里有几位朋友,到时候”@。</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