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章 娘娘千岁!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德楞和喇嘛们傻眼了,张公鱼身为两榜出身的进士,近年来清流中声誉鸠起的新星,居然这么明显的耍赖,简直叫他们不可思议()。

    百姓们却欢声雷动,齐呼张大老爷英明,更有不少人悄悄传说,这位张都堂是不畏权贵的强项令,再世的包龙图、重生的狄仁杰,真正官清如水、明镜高悬。

    殊不知假如不是秦林在这里,张公鱼又怎么会公然耍赖,以近乎无赖的方式维护他?

    “那,那小女子可以走了,都堂大人?”郑桢有些迟疑的问道。

    不待张公鱼回答,秦林先把眉头一皱:“走什么走?还没把诬告陷害的人治罪呢,咱们不急着走!”

    “对对对,大明律有一条,诬告者反坐其罪”张公鱼把手朝着喇嘛们一指:“来人呐,将这群秃驴通通押起来!”

    五城兵马司的官兵立刻一拥而上,把德楞以下的所有喇嘛都揪住。

    德楞做梦也没想到张公鱼这么不给面子,简直就把他这个喇嘛僧官当成狗屎啊,这下子真成了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自作自受。

    “哪有不问被告,先抓原告的道理?”德楞一叠声的叫屈:“你们说我冤枉郑姑娘,有没有证据?明明是她偷了法器!”

    张公鱼是铁了心要偏帮秦林,莫说德楞不冤枉,就算真的冤枉,他也无所谓。

    “放你的屁!”张公鱼大袖子一甩,喝令左右:“来呀,掌嘴!”

    两个健壮兵丁如狼似虎的走上来,卷起袖子,抡起大巴掌,噼里啪啦就把德楞打得七荤八素()。

    张公鱼看看秦林,这位老把弟以不为人知的幅度轻轻点了点头,张都堂就一切了然,冲着德楞冷笑道:“本官早就查知你们这些喇嘛在京师横行不法,罪证可谓罄竹难书,哪里还在这一起两起?朝廷本着柔远人的意思,让你们在京师来做佛事,并不是要你们在这里来横行霸道的!拼着官帽子不要,本官也要重重的办你们,来呀,把他们押下去,本官这就上奏揭参,革了他的僧官!”

    德楞一听,顿时亡hun大冒,他这僧官和张公鱼的佥都御史相比,连芝麻绿豆都算不上,而且他是个番人,张公鱼却是正儿八经的两榜进士,大明朝文官系统腰杆子最硬绷的角se,可谓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啊!

    秦林也朝张公鱼拱拱手:“都堂大老爷,1小民见这些番僧鬼鬼祟祟,故意诬陷良家fu女,恐怕另有图谋!您可以好生查查,说不定能查出他们勾结外藩、图谋不轨的罪行呢。”

    有道理,难道秦林微服来此就是为了这个?张公鱼越发开心,以为又捞到大功了,赶紧一个劲儿的逼问德楞。

    可怜的大喇嘛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会落到如此境地,眼看就要被扣上帽子搞死,他急得额头直冒汗,也顾不得许多,嘴嗫嚅着想说些什么。

    秦林早已看出了蹊跷,看着他的眼睛,冷笑着问道:“老实交代,是谁让你陷害郑姑娘的?说了张大老爷或许会开恩,不说的话,恐怕你就得倒霉了。”

    啊?郑桢眉头皱了起来,她本来聪明,一下子脱口而出:“吴德!”

    德楞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茶馆二楼的一道身影。

    正是吴德,他买通贪财的喇嘛们,搞出了这场闹剧。

    郑桢报名选秀女的事情不胫而走,吴家就感到了压力,毕竟他们只是等级比较低的小恶霸,只能欺负欺负良民百姓,遇到真正的权贵就只好服软,就是郑家只要有个女儿去做了宫女,吴家想霸占对方的窑场就不那么容易了()。

    更何况吴家一思付,郑桢模样长得漂亮,xing子又聪明泼辣,工于心计,这号人物进了宫,别真的受宠吧?哪怕就是得了某个宠妃娘娘的欢心,到时候报复起来,也不是吴家能招架的呀!

    于是吴德想了个主意,hua钱收买了德楞,安排下这出好戏。

    宫里选秀女除了身体检查,还得考察应征者的身家是否清白,如果郑桢坏了名节,当然就无法通过遴选了。

    结果呢,事与愿违,斜刺里杀出个张大老爷,简直不给德楞一点面子,不,根本就是和德楞有仇,故意来整他的。

    若非如此,吴德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张公鱼一上来就揪住德楞不放,接二连三的整治他。

    当然,那个细瓦厂的工匠,是完全不在他考虑范畴之内的。

    不少五城兵马司的官兵已经朝茶楼围过来了,吴德没办法,只好自己走下楼,任凭官兵们揪到了张公鱼面前。

    六小民吴德叩见张都堂大老爷”吴德跪下磕头,他可没有见官不跪的胆子。

    张公鱼斜着眼睛打量打量他,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就是你陷害郑姑娘的?吴德,这名字取得好,果然无德。不,你应该叫无耻才对。”

    一上来就被张公鱼如此针对,吴德嘴里发苦,心头想哭,心说这位张都堂吃了枪药啊,每句话都像打炮一样?

    他哪儿知道张公鱼心头想的?

    张都堂看看秦林和郑桢,又瞅瞅德楞、吴德这伙人,心头恨不得每人给他三百大板子打死才好呢()。

    ***,老把弟是我张都堂的福星,你们和他作对,大老爷我决不轻饶啊!

    “禀大老爷,1小的有冤情“吴德禀报道,又拿手一指秦林:“这人在河东窑场冒充锦衣官校,还把小民打伤了。”

    张公鱼的神se变得极为古怪,另外两名巡城御史也强忍住笑,秦将军会冒充锦衣官校?他就是锦衣卫指挥使、北镇抚司掌印官!

    就算是三甲出身的进士官员,一名巡城御史也忍不住爆了粗口:“放你的狗屁!再胡说八道,莫怪王法无情。”

    说罢,他讨好的朝秦林笑笑,这位秦长官和耿家兄弟、张都堂交好,就算是清流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吴德实在无计可施,只好使出最后一招,从怀中mo出一卷纸递给张公鱼:“大老爷,这是小人的诉状,请您老明察。”

    哪里是诉状?外头裹着一层纸,里头分明就是卷银票。

    张公鱼神se又变了几变,心说你这不是在秦老弟面前给我上眼药吗?是可忍孰不可忍哪!

    啪,银票直接摔在吴德脸上,随风散开,撤了一地。

    百姓们齐齐惊呼起来,这都是百两一张的大额会票,这里十几二十张,就是一两千银子呀!

    对普通人来说,真是笔一辈子都挣不到的财富了。

    张公鱼毫不犹豫的抛弃了这笔财富,同时一振袍袖,左手扶着腰带,右手食中二指并拢斜斜往上指,神se凛然不可侵犯:“呔!狗贼焉敢公然贿略朝廷命官?真是狗胆包天()!我张公鱼身为朝廷官员,若收受你这不义之财,那才叫做狼心狗肺呢!”

    好一番慷慨陈词,登时引得欢声雷动,百姓们感动得热泪盈眶,像张都堂这样的官儿,实在了不起啊。

    而吴德呢,顿时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脸se煞白,惶惶然、凄凄然,却又始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倒霉。

    可怜他如坠梦中,怎么也想不通这位张都堂为何处处针对自己,好象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嗯,和秦林秦长官作对,确实是张公鱼不共戴天的仇敌了。

    张公鱼命令把吴德押回去详细审问,至于德楞大喇嘛毕竟是朝廷任命的僧官,就不必关押,等着他上奏揭参,最后宣布郑桢是被冤枉的,秦林和众位侠客则是打抱不平的皇明义民。

    “张都堂不愧为青天大老爷,小民多谢张都堂!”秦林作了一揖,带着郑桢离开。

    走了好一截,郑桢才恍恍惚惚的摇摇头,刚才发生的一切简直比做梦还要离奇,自言自语的道:“莫非,那位张都堂和吴家有仇”

    秦林看见郑桢困huo的表情,肚子都快笑痛了,故意一本正经的道:“咱们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大明朝廷任用的官员,尽是一清如水、明镜高悬,所以吴德和德楞喇嘛串通陷害姑娘的yin谋,遇到张都堂就立刻lu馅了。我就说嘛,人间自有正义在,天道从来不可欺。”

    郑桢正在想刚才的事情,听到这些傻话就哭笑不得,转过头看着秦林,认认真真的道:“秦大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这世上的事情并不都像你说的这样,要不是正好遇到了这位张都堂,咱们刚才会很危险呢……………而且,而且请你不要再说那些傻话了,好不好?”

    呃,秦林傻笑着挠了挠头皮。

    貌似郑桢信以为真了,转过来还教训起咱们脸厚心黑的秦长字()。

    <,喃喃的道:“秦大哥,我知道你对我好,两次救了我,你、你的确是个好人不过,你太老实了,又只是个细瓦厂的工匠,所以,你懂我的意思?”

    郑桢说完就抬起头,看着秦林的眼睛,脸上已有了一抹羞红,是羞怯,是惭愧?

    秦林一个趔趄,他当然懂郑桢的意思,可他从来就没有那个意思,现在到底是谁不懂谁的意思?

    意思得快要晕了。

    咱们秦长官终于在郑桢手里,领到了头一张好人卡。

    几个远远辗着的亲兵校尉,都听到郑桢和秦林的对话,一个个笑得直打跌,毫无疑问自家长官这次吃瘪,将会成为他们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津津乐道的话题。

    “郑姑娘,其实,这个吧,嗯”秦林mo着鼻子,苦笑道:“可能你误会了,我已经有两个妻子了,而且我对你从来都没有那个意思的。”

    两个妻子?郑桢噗嗤一声笑起来,在她心目中秦林这么贫苦,到三十岁能娶到老婆就算不错,现在这么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有妻子,还是两个?

    毫无疑问,在郑桢心目中又是爱吹牛的秦大哥在说大话了,笑着道:“好了,秦大哥,我知道你有两位妻子,所以是我误会了。不过,我也说的是实话,因为上次在太医院相遇,我就去报名选秀女,只是宫里那边耽搁了,料想再过些天,就要入宫了吧。”

    说出这番话,郑桢观察着秦林的反应,无论如何她对这位秦大哥,还是有几分负愧的。

    果然秦林浑身一震,脸上的神情像见到鬼了,转身就抓住郑桢的肩膀:“等等,你说你去报了秀女,那么你很快就要入宫了?对了,你姓郑,哈哈,你姓郑()!”

    天哪,他果然是爱我的,而且情根深种!郑桢同情的看着秦林,在某个恍惚间她的决定也有所动摇,不过很快又硬起心肠,告诉自己:他只是个善良老实得过分的泥瓦匠,他贫穷、迂腐,永远没有出人头地的一天,他给不了你和你家需要的东西!

    “是的,秦大哥,对不起”郑桢轻轻mo了mo秦林的脸,然后毫不犹豫的抽回了手,毅然决然。

    秦林却没有丝毫的平静,仍然表情极其怪异,苦恼的挠着头皮在不多的历史知识中搜索,突然灵光一闪:“对了,你是不是有个鼻弟叫乖官?”

    “没有啊”郑桢很奇怪的摇了摇头,看着秦林失望的样子不明所以,但很快又道:“不过,我有个很亲的堂弟,小名就叫乖官。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好奇怪呀。”

    秦林忍住狂笑一场的冲动,很想告诉郑桢:贵妃娘娘,你好!

    这才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想了想,秦林很八卦的问道:“我想问问你,为什么要选秀女入宫?”

    原来他在纠结这个问题,郑桢嘴角轻轻一撇,抿了抿嘴:“因为荣华富贵,因为权势地位!没有这些,就被人看不起,就会被别人欺负!

    对,我是对不起你,但你给不了我和我家想要的东西,只有进宫,才有机会平步青云看,就像她们一样,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她们可以荣华富贵,我就只能被吴德这些人欺负?”

    郑桢伸手往南边一指,秦林的脸就抽了一下,神情越发忍俊不禁。

    因为郑桢指着的,是青黛和徐辛夷的车驾。@。</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