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章 法网恢恢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怎么办,怎么办?石中天、徐鸿儒等白莲北宗高手,全都惊慌失措的看着四同原本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信徒,正在“弥勒真身”

    陆远志煽动之下,摩拳擦掌的逼近()。

    作法自毙,玩火**,现在这一幕无疑是对白莲北宗的绝妙讽刺。

    石自然当机立断,将牙齿狠狠一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既然锦衣卫秦大魔头亲自前来,咱们这基业怕是保不住了”

    &边,发出尖利刺耳的呼哨()。

    神主庙大门立刻开启,大群身穿红衣、头扎青抹额的壮汉,持着明晃晃的戒刀、长矛蜂拥而出。

    这些红衣壮汉是闻香门举办法事时充任护法的神兵,信徒们早已看惯,就算对方拿着武器也并不觉得害怕。

    有位五十来岁的老汉走在信徒前列的,饱经风霜的古铜se脸,穿着件打了补丁的棉衣。

    信徒们都认得这人叫做赵老大,是所有信徒里面最娄诚的一个,他把差不多全服家产都捐给闻香门做了香油钱,虔诚的供奉着弥勒佛祖,平时谁要对闻香门说一句不敬的话,或者稍微对弥勒佛祖表示一下质疑,赵老大是不惜和他拼命的。

    赵老大迎着护法神兵们走过去,手朝陆远志遥遥一指:“弟兄们,原来王森王门主是个骗子,咱们都被他meng骗啦!看,弥勒佛祖真身下降凡尘,把什么都告诉咱们了……”

    “杀!”

    护法神兵一声断喝,赵老大正扭着头看陆远志假扮的弥勒佛,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只觉得身子一轻,高高的飞了起来。

    难道是飞升西天了?

    赵老大困huo不解的往下看看,很快看到了自己无头的尸身正在软软倒下,无头的脖子献血狂喷,这才明白并不是白日飞升,飞起来的只有自己的人头……

    可怜的赵老大,虔诚的礼拜弥勒,向闻香门捐献了几乎全部的家产,最后却落得个身首异处。

    人头飞起,颈血直冲三尺多高,成千上万的信徒目睹这一幕,全都张大了嘴巴合不拢来()。

    弥勒佛祖真身亲口说出的东西,信徒们固然深信不疑,毕竟是耳听之事,没有直观的感受:现在闻香门行凶杀人,则是把最血腥的一幕赤luoluo的展现在信徒们眼前,此前宣扬的慈悲、怜悯、救苦救难,无疑成为了莫大的讽刺。

    图穷匕见,闻香门已经撕下了假仁假义的面纱,对自己的信徒举起了屠刀。

    充满血腥的场面,顿时让信徒们炸了窝,胆小之人开始四散奔逃,也有更多的人被ji得红了眼,赤手空拳的涌上去和护法神兵搏斗,老弱fu孺则哭声震天,一时间神主庙前的清静道场,变成了血肉横飞的修多地狱。

    石自然看看这号混乱的场面,心底不禁幽幽一声长叹,知道自己十余年传教建立起来的基业,从这一刻开始就算全完蛋了。

    不过,信徒们在陆远志假扮的弥勒佛煽动之下,已经反了水,要是不痛下杀手制造混乱,石自然等人又怎么能全身而退呢?

    这时候也顾不得许多,石自然带着两个儿子和大徒弟徐鸿儒,趁着混乱不堪的局势,在众多教中高手保护下杀出一条血路,拿信徒的尸首当作垫脚石,试图逃出罗网。

    阿沙远远盯着石自然,1小女孩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恨不得一口把那狗东西活活咬死,白莲教讲的是渡三阳浩劫、弥勒降世明王下生,以济世救苦为宗旨,和朝廷作对那是一回事,怎么能杀自己的信徒?

    可惜〖广〗场上挤着无数的人,老弱fu孺乱成一团,就算是阿沙这条小

    泥鳅也不能从人丛中间挤过去,秦林就在旁边看着,她又不能施展轻功,急得抓耳挠腮。

    小楼中等待的白莲教主和艾苦禅等人,也没想到局势会发展到如此地步,见叛徒石自然竟然杀起自己信徒,白莲教主就身形一展,准备从窗口纵身而下()。

    很快她停住了脚步。

    因为秦林已经有了举动。

    “石自然,你作恶多端,还妄想逃走吗?”秦林远远朝着石自然喝问,然后将手高高举起来,往下重重一挥:“弟兄们,擒拿白莲邪教一干要犯!”

    “遵令!”十名亲兵校尉立刻从厚厚的棉袍底下取出了掣电枪,朝着护法神兵乒乒乓乓一阵射击,立马就放翻了七八个。

    这就是秦林的后手?白莲教主眉头一皱,挥手止住跃跃yu试的艾苦禅等人。

    石中天也怔了怔,见秦林的亲兵校尉都在装弹,不禁喜上眉梢:“擒贼先擒王,咱们先拿下秦魔头!弟兄们上啊,他们只有十来个人,那枪也只能打一发!”

    几名高手在前开路,护法神兵紧紧相随,在混乱的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朝着秦林直奔而来。

    阿沙不屑的撇撇悄,装作害怕得抱着秦林大tui,实则护在他身前。

    “拖油瓶也会害怕?”秦林很没良心的拍了拍她脑袋,然后纵声长笑:“哈哈哈,人多欺负人少?弟兄们,通通现身!”

    立刻信徒群中七八十名壮汉齐齐应声:“遵秦长官令!”

    东厂掌刑千户徐爵、理刑百户陈应凤,锦衣卫北镇抚司指挥同知洪扬善,率领众多厂卫高手藏在信徒群中,随着秦林一声断喝全部现身!

    “闻香门主王森,或者我应该叫你本名石自然?”徐爵脸上挂着yin森的狞笑,冰寒的目光像蛇一样盯住石自然,桀桀怪笑道:“石兄,当年板升城一别,咱们整整十年没见过面啦()!”

    陈应凤把钢刀一横,满脸横肉直抖:“白莲北宗的魔崽子,随爷爷往京师走一遭!”

    石自然等人心头巨震,凡是年纪稍大的白莲北宗人物,都认得徐爵和陈应凤这两个东厂大魔头,当年就是他俩率领众多厂卫高手,配合明军和俺答汗,突袭板升城,擒拿赵横北,一举捣毁了白莲北宗在塞北建立的势力。

    厂卫众多高手同时出现,白莲北宗诸人已是插翅难逃,从长老到普通的护法神兵,一个个脸se煞白一纸。

    “桀桀桀桀~~”秦林一阵怪笑,双足不丁不八、身形渊停岳峙,一手叉腰,一手用指点江山的气势遥遥往石自然一点:“1小的们,将反贼通通拿下!”

    厂卫高手们轰然一声大喊,人人都要在圣眷优隆、如日中天的秦长官面前挣表现,那叫个士气如虹。

    “和厂卫鹰犬拼了!”石自然抡起金杖,势如疯虎的朝秦林扑过去。

    还没奔出三步,陈应凤就横着钢刀拦住,十三路五虎断门刀使得虎虎生风,只朝着石自然要害招呼。

    “冲啊!”石中天、石好贤也晓得到了生死关头,把兄弟相争的嫌隙抛在脑后。

    徐爵冷冷一笑,腰间利剑出鞘,只见他用的剑又细又长,剑身闪着碧绿的幽光,手腕一翻,一招毒蛇吐信便分取石家两兄弟咽喉。

    徐鸿儒也率领白莲北宗众长老,和厂卫高手们斗在一处。

    我靠,果然是大内高手啊!秦林不晓得从哪儿拖了个小马扎坐在屁股底下,别人舍生忘死相斗,他在旁边饶有兴致的看。

    又是人头滚滚,又是厂卫高手和白莲比宗相斗,信徒们都四散逃开,陆远志这弥勒佛也装到头了,笑呵呵的跑到秦林身边,替他轻轻捶背:“秦哥,唉我的亲哥哥俟,我能不能换身衣服?”

    咋了?秦林笑着拍了拍陆远志的肚皮:“这身很帅嘛()。”

    “冷得受不了哇”陆远志声音打着颤,说着话就背转身,阿嚏阿嚏的打起了喷嚏。

    可不是嘛,滦州还在京师北面,正月初一多冷啊,胖子穿件敝xionglu怀的布衫,一个圆滚滚的肚皮lu在外面吹风,也真难为他了。

    秦林笑笑,让陆远志赶紧把棉衣穿上,丫的装弥勒佛要剃掉头发,就已经牺牲很大了,要是再冻出什么毛病,秦林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说话间形势就已发生了变化,只听得哎呀一声惨叫,少教主石中天的肩井xue就被徐爵的细剑刺中,右边胳膊软哒哒的垂了下来。

    他牙关一咬,剑交左手继续死斗。

    用惯的右手尚且不是对手,左手又怎么抵挡?石中天的剑法越来越散乱。

    见哥哥受伤,石好贤越发焦灼,正好徐爵卖个空子,他心中一喜,剑势刺出稍微用老了两分,却被徐爵从旁闪过,细剑往上liao起,石好贤手中剑就和两根手指头一块飞了起来。

    徐爵得势不饶人,细剑刷刷刷宛如毒蛇缠身,将石家两兄弟浑身几处要xue尽数刺破,两人软软的瘫在了地上。

    “好、好啊!”秦林拍手大笑,东厂督公冯保并不是什么绝世高手,但徐爵、陈应凤两个鹰犬,手底下着实厉害,是不折不扣的大内高手。

    石自然听得秦林大笑,回头看见两个儿子瘫在地下,立马心头大乱,金杖被陈应凤的钢刀逼到外门。

    陈应凤反转刀背朝他脑门一劈,石自然顿觉天旋地耧“哈哈哈”秦林放声大笑,朝两位竖起了大拇指:“不错,不错,两位的武功着实了得,这番立功了()!”

    “秦将军谬赞!”徐爵和陈应凤都笑眯眯的拱手回礼,这次他俩立下的功劳不小,归根结底还是要靠秦林才能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嘛。

    首脑既已被擒,白莲北宗的反抗就变得徒劳无功了,众多厂卫高手步步紧逼,徐鸿儒和护法神兵们节节后退,最终被压缩到了一个很小

    的圈子里面,背靠背的试图负隅顽抗。

    还玩啊?

    秦林嘿嘿冷笑,从亲兵校尉手里接过掣电枪,觑个空子朝人群中放了一枪。

    砰!

    枪响人倒,一名身穿红衣的护法神兵栽倒在地。

    秦林把枪扔给亲兵校尉装弹,又接过一支枪,再次打响。

    如果分散缠斗,秦林还担心误伤自己人,现在白莲北宗的反贼被紧紧围困,挤在一堆,朝他们射击就太轻松了。

    秦林像打野鸭子似的,非常轻松惬意的先后击毙了三名匪徒。

    可怜的北宗妖匪,连闪转腾挪的空间都没有,活生生的变成秦林的人肉靶子,一个个从头顶凉到了脚板心。

    谁叫他们要助纣为虐呢?刚才屠杀手无寸铁的信徒,怎么没有手软啊?

    已经跑远了的信徒,特别是那些老幼fu孺,见到秦林射杀护法神兵的情形,却是齐声欢呼叫好,恨不得秦林把他们通通杀光。

    “不打了,不打了()!投降!”一名护法神兵丢下武器,跪在地上举起了双手。

    徐鸿儒脸上厉se一闪,戒刀一递就将这人通了个透心凉:“不能投降,叛教者死!”

    叛教者死?秦林身边的阿沙,小楼中待机而动的白莲教主,同时冷笑不迭。

    如果是始终保持基本教义,富有宗教狂热的白莲教总教,可能会死战到底,但北宗早就蜕变成了以谋取利益、争夺权力为宗旨的汉jian集团,这些长老、香主和护法神兵又怎么肯白白送命?

    徐鸿儒刚刚把戒刀从牺牲者的身〖体〗内拔出来,咽喉、心窝、1小腹等各处要害,已经被好几支武器牢牢顶住。

    是自己人干的。

    “你们要干什么?”徐鸿儒疯狂的叫着,眼睛血红:“朝廷不会放过我们,没有活路的!”

    一名长老冷冷的道:“投降朝廷也许到头来难逃一死,不过,如果不投降,我们现在就得死。”

    铿锵、铿锵,从长老到护法神兵,白莲教徒纷纷抛下了武器。

    “好、好、好”秦林笑着把枪扔给亲兵,非常轻松的拍了拍手,语气带着深深的揶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各位这么做,弥勒佛祖想必也是高兴的。”

    徐爵和陈应凤顿时轻松下来,指挥厂卫高手将白莲教徒通通捆起来,然后朝着秦林深深一躬:“秦将军的布置,果然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与此同时,1小楼中蛰伏已久的白莲教主冷哼一声:“易胜而骄,

    轻敌而傲,正是咱们出奇制胜之时!”@。</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