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章 又被耍了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秦林眉头大皱,使劲儿的挠着头皮,神情变得极为古怪,如果现在的孙怀仁确实是被孙晓仁冒名顶替,那王皇后身边的,呃,其实不是太监?”

    徐爵和陈应凤面面相觑,冯保说了半天,正端着茶碗润润喉咙,听子这话立马一口水喷出来,呛得他好一阵咳嗽()。

    “秦、秦林,你小子想到哪儿去了?”冯保指着秦林,完全是哭笑不得。

    还能有什么?秦林撇撇嘴,大家心知肚明,搞不好陛下头顶的帽子都有点绿油油了。

    “咳咳“徐爵忍住笑,朝秦林拱拱手:“秦将军想得岔了,宫中的公公们每年都要检查两次身子,只有五十岁以上、做到司礼监秉笔和二十四衙门首领的才会豁免,十年前孙怀仁从遵化回宫,两年前才拨到王娘娘身边,之前的八年里总共检查过十六次。”

    是这样啊,秦林讪笑着摸摸鼻子,看来陛下的帽子暂时还没变绿,倒是咱想多了()。

    秦林也把他这边收集到的情况和盘托出,得知闻香门很有可能就是白莲北宗,冯保、徐爵和陈应凤也免不得大吃一惊。

    东厂和锦衣卫联手,两边的情报互相印证,就有了案情的大致轮廓,按照时间先后顺序来讲,就是二十三年前剁怀仁进宫,十年前孙怀仁回老家被双胞胎弟弟剁晓仁掉包,当时他耽误两个月才回宫,多半就是在等净身后的伤口痊愈,鉴于遵化是长城沿线白莲北宗的地盘,他很有可能就是被白莲北宗控制的。

    五年前闻香门和王皇后家有了联系,但当时王家只是京城一户小官吏,闻香门也想不到这家将来会出个皇后嘛,所以也就当作普通传教来办。

    两年前王嘉姐被选为皇后,闻香门不免大喜过望,不过知道消息之后他们就接触不到王皇后了,她身处紫禁城、守卫森严,外人根本无接近。

    于是以前伏下的暗桩起了作用,剁晓仁想办调到王皇后身边,因为共同的信仰、因为闻香门熟悉王家情况可以给他提供需要的信息,他很快就取得了王皇后的信任,成为六宫之主身边的大红人。

    孙晓仁借助王皇后的身份地位,可以替闻香门或者说白莲北宗办的事情那就多了……

    冯保的吊梢眉皱了起来,目前要借此威胁剁晓仁、影响王皇后,还缺乏实质性的证据!

    就算秦林的颅骨复原技术能够服众,可孙怀仁和孙晓仁是双胞胎兄弟,长得一模一样,现在王皇后身边那位‘孙怀仁’只要一口咬定死的是弟弟孙晓仁,就没人能奈何他。

    “孙晓仁在遵化有老婆孩子,咱们抓起来,逼他服软!”陈应凤脸上横肉一颤,咬牙切齿的道:“督公放心,小的新练了几套手段,就算铁石人也能叫他开()。!”

    徐爵也伸出巴掌,狠巴巴的往下一切:“哪怕他心如铁石,也要屈膝求饶!”

    啪、啪!冯保给他们每人赏了一记大耳刮子,怒道:“你们白痴?没有真凭实据,就要对付王皇后身边的人,你们真以为东厂能够唯我独尊,咱家可以独断专行?”

    万历帝朱翊钧虽然对王皇后并没有什么感情,但大体上还是不错的,前次要封王皇后叔叔和兄弟做锦衣卫指挥佥事,被张居正硬顶回去,说他们只是皇亲、并没有立什么大劳,所以只封了锦衣千户,万历就抱怨张先生太小气,对自己这个皇帝的岳家太放薄。

    另外,万历才大婚两年,要是东厂就下手对付王皇后,陛下会怎么想?

    更别提王皇后对李太后摆出氛纯仁至孝的架势,两年来每天清晨踩着第一缕阳光去问安,李太后实在很喜欢这个儿媳。

    说到底,冯保权势再大也只是大管家,李太后、万历帝和王皇后才是真正的主人,他没有万分确凿的把握,怎么能和王皇后硬碰?

    这件事在冯保来说,与其真的踢爆,倒不如尽量利用,看看怎么替自己捞点好处更合适。

    冯督公心目中“厚颜无耻、心狠手辣、吃亏一点不肯、占便宜绝不放过”的秦林秦长官,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他拿起白骨喉咙部位的几块小骨头,放在掌心慢慢把玩着,嘴角浮出几丝玩味的笑意。

    “冯督公,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咱们两家盯住那,剁怀仁”看他到底有何举动……”秦林说着,又故意装出怀疑的样子,看了看冯保:“咱们两家合作,利益均沾,如果有什么动静,冯督公可不要独自吞了哦!”

    “那怎么会?咱家是那和人吗?”冯保说着自己心里都不相信()。

    就连徐爵和陈应凤的眼神也仿佛在说:督公,您老就是那种人,骗你是小狗!

    冯保无语,恨声道:“咱家还等着秦长官的仙丹治这脆骨症呢,要是咱家敢骗秦长官,你不给那药丸就行了呗!”

    话都说道这份上了,秦林不信也不行,他笑着拱拱手:“督公人品高洁、信义无双,秦某人绝对信得过。药丸嘛,等我回去弄好了,就亲自送到府上。”

    冯保嗯了一声,本来不想送秦林,想想最后还是亲自送秦林出去,联手办案事情倒在其次,关键是那药丸不要出了差错。

    东厂戒备森严、气象度兼具的大门口,身穿蛛袍、腰系玉带的司礼监掌印冯保亲自把秦林送出来,这是多大的面子?

    刘三刀为首,那些东厂的领班、掌班、司房,见了这一幕尽皆心头嘹亮,晓得这位秦长官是惹不得的。

    “秦将军,那药丸“冯保想了想,终于把憋着的话说了出来:“你可别下毒害我!”

    “我是那种人吗?绝对不会!”秦林大摇其头。

    是,你丫就是那种人,这次冯保、徐爵和陈应凤意见完全一致。

    服了你!秦林没好气的把冯保肚子拍了一下,大摇大摆的远去。

    冯保回到密室,无意中又拿着秦林做好的泥塑人头端详,忽然奇道:“咦,这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咋这么眼熟呢?”

    徐爵、陈应凤互相看看,然后一起指了指冯保:督公,就是您老脸上挂的那种笑嘛。

    我靠!冯保把人头一丢,心说又被秦林耍了。</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