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章 那颜千户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戚继米一语道破了关节,帐中的气氛一下子娈得紧张起来难道这几具尸首,真的是鞋子的you敌之计?

    梅相闹了个没趣,瞧着刘三刀低声冷笑,跺跺脚:“终日打雁,反叫雁儿啄了眼,刘爷您今个儿可真是走了华容道()。”

    刘三刀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十分不好意思,虽然梅相不是东厂系统的上司,但他是宫里出来的大太监,就连掌刑千户徐爵、理刑千户陈应凤都要卖他几分薄面呢,何况他这个寅科管事?

    不料秦林忽然问道:,“军情紧急,既然已经发现了疑点,事不宜迟,咱们必须尽快解开谜团,不知刘老爷子能不能细细剖尸检验老黄,我这陆兄弟来检验大李,好腾出时间来,让下官查验这meng古千户的尸身?”

    啊?刘三刀吃了一惊,实没想到秦林不仅没有落井下石,反而还要借重他来查验尸体,老脸一红,极不好意思的道:,“小的愿意效劳,只是小的才疏学浅,怕是不入秦长官法眼。”

    “并不是这样”秦林笑着摆摆手:,“我责老刘你的本事很不错,刚才没能查出疑点,怕是因为戚帅麾下这些将官不许你剪开衣服,有衣物碍事,才让你看走眼的吧!”

    “秦长官、秦长官真是神机妙算!”刘三刀越发佩服,觉得秦林简直就像亲眼目睹似的,确实是将官们不许他随便剪开尸身所穿棉衣,不许他放手施展,才在第二具尸首的肩膀刀伤上走了眼。

    秦林嘿嘿干笑,心说将官们极重同袍情谊,你又是监军太监梅相请来的人,和他们尿不到一壶里去,他们能容许你对英烈的尸首不敬,放手检查?要不刚才我干嘛望空祝祷,说要替老黄、大李报仇雪恨呢?

    厂卫之中,高手辈出,刘三刀绝对是个本领高强的干才,所以秦林干脆放手让他检查,再加上陆远志,三个人检查三具尸身,尽快得出结论,助戚继光判断军情嘛。

    说干就干”刘三刀打起精神,吩咐带来的两名东厂番子:,“快把浓醋拿出来熏蒸尸首,若有隐伤,立刻便能显出()!”

    说罢,他看了看陆远志。

    陆远志则按照秦林所授,先拿出锋利的剃刀,刷刷几下将另一具尸首的头发通通剃光,仔细观察。

    ,“咦,这样的话头上有什么细小隐伤,就不被头发遮挡,可以一览无余了”刘三刀想着觉得很有道理,就悄悄拿起剃刀,也把自己负责这具尸首的头发到掉。

    正忙活着,肩膀上被人拍了拍,回过头就看见陆远志那张圆圆的胖脸。

    怔了怔,刘三刀干笑起来:“你、你们的办法不错啊”所以、所以我也把尸首的头发剃光……”……”

    这一把年纪了,还偷师学艺,说起来真有些不好意思。

    却见陆远志也怔了怔,继而跟着干笑:,“原来老爷子是说这个”

    嘿嘿,其实我是想问问”你那浓醋还有多的吗?”

    呵,原来也是个偷师的!

    ,“多得很呢!”刘三刀立刻取出一瓶浓醋,递给陆胖子。

    这两位忙着合作交流,那边秦林就盯上最后一具尸身,meng古贵族那颜千户。

    同样被河水泡得有些发白、手脚皮肤起皱,不同的是这具尸首穿着meng古贵族的质别服,生得一张脸乌漆抹黑,仔细闻闻除了尸臭之外,浑身还带着牛羊的腥膻味儿,头发编成小辫子拖在脑后,耳朵上还带着只金环,腰间佩着千户平金牌。

    老黄、大李确定是蓟镇边军夜不收,而这个meng古人就得首先确认身份,到底是不是真的那颜千户。

    此人生着张宽脸,面部轮廓粗糙,高颧骨、细眼睛、宽而短的额头,一哥短粗身材,穿着打扮也很像meng古人,不过meng古人和汉人的区别并不大,不能单凭这些就断定下来()。

    人种学是专门科学,秦林也只是稍有涉猎,但用在此处也差不多了。

    他稍稍想了想,就扳开了死者的嘴巴,只见两颗门牙格外粗大有力,犬齿也格外茁壮,很符合草原民族以肉食为主的饮食结构。

    不过,这还不算确证,还得看看更有力的证据。

    秦林把蜡烛举起来,让光线往死尸的嘴里照,看清他生着四颗整齐对应的智齿,这才完全确认了此人的民族身份。

    智齿,学名第三大臼齿,俗称尽头牙,是人口腔最深处的牙齿,一般在成年之后才会长出来,长牙的过程会很疼。

    人类在几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身上有着不少器官因为没用而退化了,比如盲肠(阑尾)。智齿是帮助磨碎粗糙坚便食物的,现代人因为食物精细,智齿外于半退化状态,有的人会长出来,有的人终身不长,有的只长一颗,有的四颗长齐,有的位置正、能上下咬合,有的长歪了、不能上下咬合。

    中原农耕民族因为食物相对稳定、精细,智齿用处很少,大部分人要么不会四颗全部萌出,要么虽然长出来却不整齐、不能完全对应咬合:草原游牧民族则食物来源稳定、饮食粗糙,需要智齿来磨碎粗糙食物,则大部分会长出整齐的智齿,并且能很好的对应咬合。

    秦林检查的这具尸体,就是四颗智齿非常整齐、位置高度对应,连咬合面前完全wen合,像这么溧亮的智齿,在中原农耕民族怕是一百个人里面前找不出一个!

    于是,确定了此人的民族身份,认定他不是鞋虏杀死汉人农奴或者俘虏改扮成的。<古那颜千户,已确认了草原族裔,能不能断定那颜贵族身份呢?

    刚才秦林检委口腔,就发现此人牙齿的磨损程度并不严重()。

    于是秦林便问戚继光:“现在鞋子贵人和一般牧民,吃的有什么区别?”

    戚帅非常熟悉边情,娓娓道来:“贵人吃得好,有肉、奶和汉地交易的精面,普通牧民吃得差,肉和奶都少,他们虽然有种麦子的,但磨坊修得不好,面粉很粗劣,烤的饼子又干又硬……”

    “那么看来此人meng古贵族的身份没有错”秦林指着牙齿:“以他四十来岁的年纪,牙齿磨损并不严重,说明惯常吃的精面,如果是普通牧民,吃那种带着糠皮的粗面硬饼子,牙齿早就磨坏了。”

    戚继光一边看一边继续说:“对了,meng古人还很喜欢喝茶,但茶马互市,中原的粗茶运到边塞也不便宜,只有贵族才能经常喝,普通牧民则偶尔喝喝。”

    “那就更确定了”秦林指了指死尸的牙缝,缝隙里面生着很多乌黑的茶垢,绝不是偶尔喝茶能留下的。

    将官们听得秦林和自家主帅的对答,全都傻了眼,万万没想到仅从牙齿就能看出这么多门道,似乎与兵法韬略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突然哇的一声,梅相捂着嘴巴跑了出去。

    原来陆远志和刘三刀都拿着刀,开始解剖尸体了,武将们尸山血海杀出来的,最多看着有点儿恶心,梅相哪里受得了?只觉心口烦恶,喉咙眼儿直冒酸水,赶紧跑出去透透气。

    帐中武官们哈哈大笑起来。

    戚继光倒是不慌不忙,饶有兴致的问秦林:“meng古那颜千户,meng古和那颜贵族都确定了,千户身份呢,秦老弟可有办法?”

    “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千户,但高级武士身份是没有问题的”秦林把尸首的手拿起来,“戚老哥请看,这手掌上厚厚的茧巴,看位置绝不会是握锄头或者拿笔杆子磨出来的吧()!如果握弯刀就会在掌心留下这样的茧子,而手指关节上的茧子,很容易在拉弓时形成。

    还有他的罗圈tui,也是常年骑马的体征,如果没猜错,他大tui内侧位置还有……被马鞍磨出的粗糙厚皮。”

    绝了!秦林说到哪里,手上就指到哪里,剪开死尸的ku子,正好大tui上被马鞍磨的位置,有着粗糙的厚皮,无不被他一一说中。

    此人身份完全符合,货真价实的meng古华颜千户!

    戚继光浓眉微皱:“真是meng古那颜千户?董狐狸、图门汗下的本钱,也太厚了吧!秦老弟,你快看看他是不是死于刀伤?”<古那颜千户是统领千户牧民的头目,往往自己就是某个小部族的首领,图门汗和董狐狸为了欺骗戚继光,而杀死一位部族首领来充作you饵,这种事不能说完全不可能,但他们meng受的损失也太大了吧,甚至会引起草原部族的内讧。

    冒着内讧的风险,还策马南侵?董狐狸该改名字叫董野猪,图门汗则改叫突猛汉。

    千户的身上,只有一处致命伤,那就是咽喉处的窟窿。

    秦林检查之后发现,这处确实是生前伤,有皮肉翻卷、1卜血管收缩等生活反应,确实是活着被捅的,伤口的形状则是锐器贯通伤,由形态可见致伤锐器一边有刃,一边较厚,明军常用的马刀就与伤处相当wen合。

    “奇怪,他们真的宰了一个那颜千户?”戚继光神情有些困huo,不知道口中的他们,究竟是指这群斥候夜不收,还是指图门汗和董狐狸。@。</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