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章 屋漏又逢连夜雨?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算算到阉九的日子不远了,如果在阉九之后再找到狗蛋,恶怕人也残废了,所以事不宜迟,秦林立刻就行动起来()。

    为什么民间恶霸地痞将拐来的孩子,一定要在固定的日期“阉九”呢?

    原来这时候医疗水平有限,那些拐孩子来阉割的地痞和丐阉,居处更是脏乱差,极不卫生,如果在春夏季节阉割,温度高、蚊蝇滋生,孩子很容易因刀口感染而死亡。

    尽管不是自己孩子,也是hua大力气拐来的,丐阉们也不希望白辛苦一场啊,所以就选择在秋冬季节进行阉割,再加上一些mi信因素,就形成了阉九的惯例。

    秦林是锦衣卫指挥使、北镇抚司诏狱、奉旨提点诏狱,在锦衣卫系统内仅次于都督刘守有,而且圣眷怕是比刘都督还要优渥不少,正可谓令出如山,他在北镇抚司衙门一声令下,四九城的锦衣卫就忙得脚后跟踢屁股,在京师各处明察暗访。

    秦林路子又广、手面又阔,磉了锦衣卫系统,他又请张公鱼知会巡城御史们,带着五城兵马司的官兵把京师地面翻了个转。

    徐廷辅负责率领京营弹压地面防护京师,秦林也让徐辛夷给这位老侄儿打了招呼,率军巡逻时遇到可疑人员就先抓起来,送到五城兵马司细细盘问。

    还有最后一处宛平县衙,秦林亲自找了老熟人黄嘉善。

    身为一方父母官,黄嘉善也正为这事焦头烂额:,“秦将军,你来得正好,下官这里接到顺天府的札子和各地要求协查的咨文,都快把桌子压垮啦()!”

    嗯?秦林眉头一扬,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晓得今年这些人发了什么疯,山东、北直隶到处都有小孩失踪,连很偏远的蓟镇、宣府都丢了小孩子”黄嘉善脸皮黯淡无光,嘴焦干,显然累得够呛:“不消说,快到九月十九“阉九,了,都怀疑是被拐到咱们京师,要被那些无法无天之徒强行阉割”所以行文过来要求协查。”

    秦林叹口气:,“难怪黄父母忙得焦头烂额。然而那些州县为何不亲自派人过来,如今案子都压在你一个人肩上……”

    “他们哪儿有那么热心?寻常人家丢了孩子,发道咨文就算糊弄过去了”黄嘉善没好气的摇摇头,又苦笑道:,“再说了,也不是我一个人遭罪”咱们京城还有个大兴知县呢。”

    你呀你,秦林忍不住笑”把黄嘉善擂了一拳。

    京师设顺天府,底下也就大兴、宛平两个县,黄嘉善这话无非是自嘲再加上苦中作乐罢了。

    上次为着倨头验尸的案子,秦林和黄嘉善有了交情,觉得这位县令为人ting不错的,便和他来往走动,一来二去就混熟了,秦林不摆高官的派头,黄嘉善也不端两榜进士的架子。

    北镇抚司不管孩童失踪这种普通民间案件,倒是黄嘉善这里有许多别处发来要求协查的咨文”秦林便不和他客气”自己抓起来慢慢翻看。

    果然如黄嘉善所说,以往也有拍hua子拐小孩的罪案,但比较多发生在京师、保定、济南这些人口众多交通便利的大城市,可这次有不少孩童失踪的案件则是在人口较少、交通不便的乡间,甚至蓟州、宣府这种以前很少发生类似案件的边境地区,也发来了协查咨文。

    黄嘉善将卷宗拍了拍,指着上面的小孩画像:,“别看地方小,这些乡间走丢的小孩,个个都是眉清目秀呢,反比大城市丢的那些素质高,哼,那些拐子别是准备养大了,再卖进相公堂子吧?”

    明初严禁官员嫖宿妓女,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于是由清秀男孩提供服务的相公堂子乘势而起,真叫人牢笑皆非()。

    到了万历年间,法纪早已废弛,官员可以随便去青楼嗨,但相公堂子并没有消亡,仍然迎合一部分人的需求。

    要么被阉了当太监,要么被卖到相公堂子,这些被拐男童的命运,都是前景堪忧啊!

    秦林便说了自己要查拐卖男童案件,黄嘉善本来就有职责在身,当即请求合作,于是宛平县的捕快衙役也加入到捉拿拐带儿童阉割集团的队伍中来。

    黄嘉善斩钉截铁的道:,“秦将军放心,下官一定尽职尽责,配合你们北镇抚司,把这起案子办得溧溧亮亮!否则下官身为一方守牧,何以面对这许多失去儿孙的百姓!”

    锦衣卫北镇抚司的校尉,全都是精英特务,徐廷辅管着的几个京营是军事体系,巡城御史带着的五城兵马司,平时就负责京师治安,宛平县的捕快衙役则是京城的地头蛇、土地神。

    这些力量全都被秦林发动起来,到处搜寻被拐幼童,将京城池面翻了个底朝天,一时间京师南城到处鸡飞狗跳,那些丐阉聚集的区域,像过筛子一样被翻开了好几遍。

    这下子不得了,京师被秦林闹得沸沸扬扬,因为是抓拐子、找孩子,谣言也就往这上头贴:有人说,是江陵相府的削少爷失踪了,所以各衙门才像发疯了一样四处搜寻:有人说,走丢的不是相府别少爷,而是皇宫里头的潞王,万历皇帝的亲弟弟:更有人说这事儿是锦衣卫秦长官为首在办,怕是秦长官自己的孩子丢了……

    喵了个咪的,秦林心说我还没孩子呢,这算什么事儿?

    总而言之,就没人相信出动这么大批人马,就是为了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小孩,就是为了兑现秦林向周老憨和朱尧*的承诺()。

    照说这么多衙门都动起来,就算大海捞针也把狗蛋找到了吧?

    可事情就有那么奇怪,全城大索三天,捉到的拐子不计其数,找到被拐的小孩居然有五六百,无数的父母领到自己孩子,望空拜谢秦长官福寿绵长百子千别,各各回家竖起秦林的长生禄位偏偏就是周老憨的孙子周狗蛋,自始至终没有任何音讯!

    ,“奶奶的邪了门了!”陆胖子一拳砸在桌子上。

    秦林说他胖乎乎的看上去就喜气,就让他负责安顿周老憨,这几天没有找到狗蛋,周老憨唉声叹气就不用提了,每次见到胖子就苦巴巴的问有没有消息,叫胖子也心头堵得难受。

    牛大力则摩挲着镶铁蟠龙棍,凸着铜铃大的眼珠发狠:,“找到那拐子,俺老牛一棍子下去,把他从头到脚敲成个肉饼!”

    一群拐带小孩的拐子而已,能有什么神通广大?出动的人马都能把四九城翻个底朝天了,居然还没有井到。

    ,“难道狗蛋并不在京师?”冷静下来的陆远志挠了挠头皮,觉得只有这种可能了,1卜眼睛一亮:,“对了,就像黄县令说的,拐子弄走狗蛋,并不是准备阉九,而是要把他养大了卖到相公堂子去!”

    确实,这次抓到的拐子团伙,就有好几个并不是为着阉九,而是准备把小男孩往相公堂子卖。

    有这种可能xing吗?

    秦林朝胖子圆滚滚的肚子拍了一巴掌:,“笨!仔细回忆一下狗蛋的样子,适合进相公堂子?我看啊,就算你去,都比他合适()。”

    胖子苦着脸,牛大力咧着大嘴直笑。

    可不是嘛,要做相公,就得细皮nen肉、秀眉弯眼,像个清清秀秀大姑娘那种,秦林的朋友当中,以荆王世子朱由樊最具备资格(崭州荆王府,再次中枪的朱由樊脸se苍白没有多少血se,零落的金桂洒满肩头,在丫环搀扶下举起酒杯,遥遥朝着北面京师的方向浇落:秦贤弟,愚兄祝你前程远大,九万里风鹏正举……)

    周老憨生得皮肤薰黑,狗蛋也有点儿像爷爷,虎头虎脑、浓眉大眼、皮肤微黑,这个相貌将来长大了要走进相公堂子,只怕连鬼都不上门!

    不像拐带女孩子可以到处卖,做妓女做丫环实在不行还能卖给山里的光棍,这拐带男童嘛,就只有相公堂子和阉九两个用途,既然狗蛋绝不可能进相公堂子,就只可能弄到京师来阉九。

    可为井么就是找不到默徐文长也翻着卷宗,这位老绍兴师爷揪着胡须,突然领首微笑:,“秦长官,你特意分出来这一叠,怕是早瞧出几分端倪了吧?”

    秦林把至今没找到的孩子的卷宗,合起来放在一边,徐文长很快就发现案件的共同点:都是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失踪,从山东直隶内地,到宣府蓟州边镇都有。

    “对,这些还没有被找到的孩子,很有可能是同一个团伙拐骗的”秦林点了点头:,“我是在想,如果这个结论是正确的话,究竟什么人有能力从偏僻的地区组织这么大规模的you拐罪行?”

    还没等秦林找到〖答〗案,摩云金翅成铁海气喘吁吁的前来求见。

    一见秦林,这位不眠不休彻夜策马飞奔赶来的山东大豪,就神seji动起来:,“秦长官,不好了,南边山东河北地面,江湖黑白两道都乱了套,说是白莲教众多高手联袂北上,左右使者、十长老、内外堂主香主炸了窝似的,纷纷往京师这边赶来,恐怕要大举起事!”。</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