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章 长公主的托付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秦林从马车甲走出来,双手将周老*从地上扶起,笑眯眯的问道:,“老人家别着急,有话慢慢说,狗蛋是被什么人抓走的,您又是怎么找到京师这边来了?”

    秦林无数次和悲痛yu绝的被害者家属打交道,此时的眼神、动作和话音都经过专门的训练,具有让人平静和信服的力量,本来有些神志不清的周老憨,立刻就恢复了几分清醒,将这些天的事情约略说了一遍()。

    那天周老憨到密云告状,狗蛋突然生病发起高烧,多亏秦林出手救治,又将他们劝回老家蓟州,说被蓟辽总督杨兆庄子霸占的田产不久就会发还。

    当时周老憨是不相信的,可很快杨兆贪腐案发,朝廷将他斩首、抄家,夺占民间的田产也尽数发还原主,周家的田地也重新回来了。

    周老憨真是喜出望外,准备靠着这些田产,好好把别子狗蛋抚养长大。

    闻香门中的师兄又来说这是靠着佛爷保估、靠着王大师福荫才有的,须得更加拜佛爷,拜王大师,将来才有更好的福报。

    这番周老憨却不像以前那么相信了,他虽然不知道秦林的〖真〗实身份,但也隐隐觉得杨兆倒台、朝廷发还田地,恐怕不是佛爷和王大师的福荫,而是和那位秦掌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周老憨随便应付几句,就把传教师兄打发走了,从此闻香门中的徒众再上门,他嗯嗯啊啊的应付,捐助香油钱什么的,却是渐渐给得少了,把全昏心思都放在别子狗蛋身上,觉得别子健健康康的成长,比那些虚无缥缈的福报实在得多。

    没想到十天前,狗蛋和往常一样”出门和村子里的小孩一起玩耍,却再也没有回到家里。

    蓟州乡下一向没有拍hua子的过来作案,怎么突然就把小孩丢了?周老憨急得鼻孔生烟,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找。

    还是村里一位秀才悄悄告诉他,京师逢正月十九、九月十九,有,“阉九”的恶行”狗蛋怕是被什么人拐了去,准备阉了养大”将来送进宫谋取荣华富贵,这种事儿在京师附近很多,没想到拐子居然跑到两百里外的蓟州来了,真是叫人意想不到()。

    周老憨听了这些那叫个hun飞魄散”当即心急火燎的赶往京城,经人指点”拐良家子去si自阉割这种事,在丐阉聚集的南城最多,他就过来四处寻找。

    可京师南城的范围大得很,丐阉的聚集地也是东一处西一处,周老憨犹如大海捞针,一时半会儿哪里就能找得到别子?非但没有找到,惹到丐阉,还被狠狠打了几顿,这才懵懵懂懂的在路上乱撞,正巧遇到了秦林。

    ,“秦掌柜”老汉晓得你手面阔、本事大”求你救救狗蛋啊!”周老憨说着说着就哭起来,跪在地上砰砰磕头:,“我周家、我周家可就是这根独苗苗了,不能叫人阉了,断子绝孙哪……”

    秦林面上古井不bo”心头早已怒火万丈,把周老憨扶起来:,“老人家你放心”我一定想尽办法,替你找寻狗蛋!”

    龙泉寺也不去了,直接打道回府。

    走了半个时辰到秦林府邸的门前,周老憨吓了一跳,他虽然认不得门上悬着的金漆牌匾到底写着什么字儿,可两边站的锦衣校尉,一个个飞鱼服灿若朝霞,无翅乌纱、鸾带、粉底皂靴,腰间赫然挂着绣春刀,这气派哪儿是什么掌柜能有的?

    门口两只大石狮子,越发威武雄壮,不是平常人家所能拥有的,只有京师的达官显贵才可以使用啊。

    “老周你运气不错!”亲兵校尉把他肩膀一拍:,“咱们秦长官是锦衣卫指挥使、北镇抚司掌印,麾下高手如云,莫说是在京师内外替你找个活孩子,就算是井只蚂蚁,那也能从蚂蚁窝里揪出来呀!”

    锦衣卫,北镇抚司?周老憨虽是乡下人,也晓得这两牟名字,惊得差点没咬掉自己舌头:,“我的妈呀,只说厂卫里头的老爷都是又凶又恶又狠,竟没想到秦长官这么个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也是”

    校尉们听这话,一个个脸都绿了,周老憨果然憨,这不当着和尚骂秃驴吗?

    秦林府邸第三进院子的hua厅,青黛和徐辛夷陪着朱尧嫫玩耍()。

    女医仙和长公主见面了也颇为投缘,朱尧*早就听徐辛夷说过青黛,初次见面就像认识很久一样。

    朱尧媒说些宫中的生活,这时候皇宫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高高在上的、神秘无比的,青黛听得津津有味,问的问题则叫人忍俊不禁,诸如东厂大太监冯保是不是练过化骨绵掌,十步之内取人xing命如探囊取物之类的一都是秦林瞎编乱造,哄小丫头玩的,可青黛却当了真。

    ,“冯公公有很多本事,宫里的人都有点怕他,但要说武功,好像从来没有施展过吧?”朱尧*思付着回答。

    轮到青黛,就讲崭州山野间采药的趣事,朱尧*眼睛睁得圆圆的,极感兴趣。

    听到秦林被蛇咬伤差点没命,她白皙修长的手指紧紧掐着掌心,尽管明知道姐夫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仍觉得心头发慌,忍不住追问道:,“那、那后来怎么样了?”

    ,“爷爷和我救了他呀,当时那家伙可狼狈了,疼得晕过去”

    青黛甜甜的笑着,嘴儿弯弯、眼睛弯弯、眉毛也弯弯,回忆着当初在崭州山野的初遇,少女溧亮的脸蛋写满了浓浓的幸福。

    原来姐夫也有出丑的时候呀,朱晓*抿着嘴儿直乐,秦林从来都是一哥拽拽的样子,听到他出丑的往事,朱尧赎想象他那时候的狼狈样子,就觉得格外好笑。

    徐辛夷则看了看门外,不耐烦的道:,“姓秦的怎么还不回来呀?

    真是的,都等他大半天了()!”说曹操曹操就到,秦林脚步匆匆的从外头走进来,随手抓了碗茶喝了,却见众人目光很有些怪怪的。

    这家伙家里乱抓茶喝,正巧拿的那碗是月才朱尧嫫喝过的,立马就叫小姨子清秀的瓜子脸有些发红了。

    好在秦林出声打破了尴尬:,“明天去不成龙泉寺啦,不好意思,有案子要办。”

    徐辛夷眉头一挑,起先正准备责他说话不算数,后头听到有案子,立马两眼放光:,“什么案子,在哪儿,够不够凶残?”

    秦林以手加额:“绝对凶残,连小弟弟都快没了,还不够凶残?”

    这家伙,怎地如此粗俗,当着长公主说这些青黛和徐辛夷都把他剜了一眼。

    好在朱尧*并不明白,细声细气的问道:,“小弟弟,什么小弟弟,为什么快要没子?”

    秦林一怔,嘿嘿坏笑着,循循善you:,“小弟弟嘛,就是我有、你们没有,你皇兄有、冯督公没有的东西。”

    要死啦!徐辛夷把秦林狠狠踢了两脚,青黛也朝他瞪了一眼:秦哥哥真是的,太过分了!

    朱尧*则明白了几分,脸儿一直红到了耳根子,却是没有拂袖而去,只是低着头不敢看秦林。

    秦林这家伙顶不是个东西,逗弄得小姨妹害羞,丫的咧着嘴直笑,乐在其中啊……,

    ……,

    说起详细案情,秦林倒是正经起来,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朱尧*张着小嘴,大惊道:“我、我在宫里见惯了宦官,没想到还有这么惨的事情,那些自、自阉的倒也罢了,怎么能骗了好人家儿子来,阉了进宫希图富贵呢?天理难容啊()!”

    秦林看了看她,神se古怪。

    朱尧*和他目光一碰,叹口气,低下了头。

    的确皇宫所用的太监很有限,而且都是自愿净身入宫的,仁宗皇帝甚至下诏,“凡自宫者以不孝论”严禁民间自宫行为,全国几十万的无名白不能全怪在皇家。

    可是这件事毕竟是因皇家用阉人而起,正是皇宫使用宦官,并且先后出了王振、刘瑾、冯保等有权有势的大太监,才助长了自阉以求富贵的歪风邪气。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朱尧嫫垂头叹息着,忽地抬起头来,“请姐夫行个方便,让我见见那位姓周井老人家。”

    秦林略为思付,便答应了这个要求,出去告诉周老憨,只说朱尧*

    是自己表妹。

    朱尧*一问起狗蛋的事情,周老憨就心下惨然,痛哭流涕的述说着狗蛋是多么的乖,多么的懂事,如今被人拐去,他这个做爷爷的也不想活了,要不是还存着最后的希望,早就自尽随儿女去了。

    善良的长公主听得心中惨然,眼圈发红,一颗心都被揪紧了,可面对周老憨,又实在没有任何办法安慰这位失去别子的老人家。

    还是秦林示意胖子和亲兵校尉们好言好语的安慰,将周老憨带了下去,安置在府中。

    朱尧*沉默了半晌,忽然握着秦林的手,眸子亮晶晶的瞧着他:,“姐夫,你答应我,一定要救出狗蛋,抓住那些拐带小孩强行阉割的坏蛋!”

    秦林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这件事如果不办成,恐怕长公主朱尧*会毕生负疚于心吧。。</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