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章 幼童失踪事件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明代京师东贵西富北贫南贱,当朝首辅张居正就住在东华门东面灯市口纱帽胡同,属于典型的,“东贵”而出了宣武门向奄沿着宣武门大街走到头,房屋就渐渐变得低矮破旧,过了挤满牲口、臭气熏天的骡马市再朝南走,民房更是年久失修,间或夹杂着几处残垣断壁()。

    可别嫌这里脏乱差,要是继续往南到了玉皇庙和龙泉寺之间,干脆就是一片乱葬岗子,那就更加荒无人烟了。

    踢踢踏踏,马蹄踩着灰土遍地的大路,一辆装饰稍显老旧的马车从北面缓缓行来,车轴叽叽嘎嘎的响声叫人听了牙根发酸,车子后面跟着几个卖糖葫芦的、卖油的,看样子和马车不是一路。

    车把式戴着顶破毡帽,把脸遮了大半,吆喝声倒是京腔京韵:,“老少爷们、大姑娘小媳fu,借过借过,得儿~~驾!”

    京师当官的叫做三品四品满街走、五六七品多如狗,达官显贵的马车多气派呀,这辆马车就普普通通了,一看就知道最多是个南货铺子老板、绸庄掌柜的之类,无权无势的人所用。

    于是道路两边懒洋洋半躺着,懒洋洋捉着虱子井乞丐,立刻对这辆马车产生了兴趣,为首的癞痢头朝伙伴们打个手势,十多个乞丐就一窝蜂的围了上去,绕着马车磕,嘴里大叫大嚷:,“老爷行行好吧,菩萨保估你多福多寿!”

    ,“看看我肩膀上这大疮,老爷施含点汤药钱吧!”

    ,“老爷行善积德,一辈子吉星高照……”

    奇怪的是,这些人声音虽大,却很有些尖锐、嘶哑,显得yin阳怪气,一个个不是烂眼眶就是癞痢头,简直如同群魔乱舞。

    啪的一声,车夫抬手甩了个鞭hua:“械死()!我把你个不要命的,老子……”

    突然声音嘎然而止,车厢里面有人低低的说了句什么,车夫转过头唯唯连声,接着就从怀里掏出把碎银子,随手往地下一抛。

    癞痢头怔了怔,怀疑的看看车夫,忽地神se大变,赶紧让手下将碎银子捡起来,便退到两边让开夹路。

    乞丐们纷纷退开,神se却有些奇怪,等那马车缓缓走远,有个老乞丐忍不住问道:,“赖大哥,这车上的点子,是包子有肉不在褶上,肥得很哪,刚才咱们干嘛不给他硬吃下来?”

    这些人虽顶着个乞丐的名头,其实坑meng拐骗拍hua子闯空门样样都来,刚才就是借行乞为名过去探底,要是觉着马车上的油水还过得去,他们并不介意兼职做一次强盗。

    癞痢头瞧着远去的马车,仍有些心不在焉,并没有回答问题。

    老乞丐自作聪明:,“哦,赖大哥是让咱们追过去,在乱葬岗那边动手……”

    ,“屁!”癞痢头伸手就一巴掌打得老乞丐晕头转向,接着声音就低下去,招招手等伙伴们聚拢了,这才神神秘秘的道:,“刚才我听那车夫的声音,便觉着有点像管咱们宣南坊的华得官华老爷,他回头和车厢里面的人说话,我又瞧见他下巴上那颗痔了!”

    我的妈呀,乞丐吓得低呼起来,刚才那说要硬吃的老乞丐更是摔了个屁股墩,居然叫锦衣卫百户官做车夫,这车子里坐的究竟是哪路神仙?怕是只要惹到点儿,人家吹口气就叫你尸骨无存!

    现在老乞丐不是惋惜失去了肥羊,而是庆幸自己的运气了:,“奶奶的,咱、咱今天算是命大,要是真的动了手,这条命还能留着吗?”

    癞痢头说的没错,那像模像样的车把式确实是宣南坊百户所锦衣百户华得官,马车外面散布的那些捏面人的、拉草料的、以及挑着空菜筐子刚从城里卖了菜出来的农户,其实都是北镇抚司锦衣校尉改扮的()。

    马车之中,坐着秦林和徐文长,因为长公主朱尧嫫撺掇着要到龙泉寺玩,秦林被她缠不过,只好答应了这位磨人井小姨子。

    京师分南北城,以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为界,南北几乎是两个世界。

    北城是元大都基础上营建起来的,棋盘式布局严整合理,城市功能完善,街面整洁有序,南城则是杂乱无章,三教九流混杂,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为保万全,秦林不得不提前来踏勘一次,看看沿途有什么要注意的,自己这位小姨子的身份可不同寻常,要是有什么闪失,那玩笑就开大了。

    方才听得那些乞丐声调奇怪,等走过去一截儿,秦林便问华得官:,“老华,刚才那些乞丐,怎么说话有些宫里宦官的味道?”

    ,“长官好耳力!”华得官大拇指竖起,笑脸上堆满了谄媚,油嘴滑舌的道:“可不是嘛,

    他们这些丐间,和宫里的公公们一样,都是没了下面的,嘿嘿,都说长官神目如电,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您老。”

    徐文长把灰不灰、黄不黄的胡须捋了捋,眼睛一瞪:“什么丐阉?

    你说无名白不就得了!回头赶你的车吧,别闪着我这把老骨头。”

    “那是、那是”华得官脖子一缩,回过头专心赶车。

    徐文长晓得原委,便和秦林解释,原来这些所谓的丐阉就是自宫之后,又没被宫廷收容的阉人。

    明代虽然设置有慈济院等等抚育孤儿寡老的机构,但平时尚可,一旦遇到大灾大难,就根本做不到普济众生,这时候京师附近的灾民往往自行阉割,以求进宫混个温饱()。

    这且罢了,又因为高级太监权势很大,往往能使整个家族得到荣华富贵,所以为了出人头地,也有不少人自宫以求幸进,导致阉人越来越多,宫廷根本无法吸纳。

    律法明文规定“豪家毋阉人子为火者,犯者抵罪”这些自阉者无法进入宫廷和各王府任职,只好混迹于市井之间,又因为身体残缺,无法从事大部分正常人的工作,生活便极为艰难,成为受人鄙视的“无名白”。

    无名白有捡垃圾的、在佛寺澡堂替人搓澡的,不过最多的还是沦落为乞丐,啸聚成群,得空就连偷带抢,与宫中有权有势的权阉相对,这些人就被称为丐阉。

    “怎么丐阉这么多呢?现在虽不是盛世,总算承平之时吧!”秦林有些奇怪,刚才从宣武门大街往南走,一过了骡马市,街道两边衣衫破烂的丐阉至少有好几百,废弃的民房之中,也有人影绰绰,炊烟袅袅。

    徐文长苦笑着摇摇头:“民间度日艰难倒在其次,按老头子我说啊,好吃懒做怕辛苦,企图一朝幸进的人太多,才是主因。”

    无名白大批出现,影响社会稳定和官府征兵征粮,为遏制这种现象蔓延,明仁宗曾经下旨严禁自宫行为:“令凡自宫者以不孝论。”

    不过从以后的发展来看,这条圣旨并未起到多大作用,到弘治、

    正德、嘉靖、万历时期,明廷甚至不得不将陆续制定的“禁止自宫”的相关条文编进具有法律意义的《大明会典》,如万历《大明会典》中“禁自宫令”竟达15次之多。

    可法律是法律,到底执行到什么程度还是个问题,像后来天启年间的权阉魏忠贤,就是自阉之后进宫的,也没见对他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影响。

    “靠,这些人还真是下得了狠手啊()!”秦林摇头感叹,像他前些天把那yin贼hua蝴蝶的作案工具没收了,就已是心狠手辣,可这些人居然能狠心自宫,莫非个个都是东方不败?

    “自宫还是好的呢”徐文长哧的一声笑,“每年正月十九、九月十九,京师有,阉九”的恶行,多有无赖闲汉、无名白把好人家小孩子拐来,从小阉割了,待他长大了送进宫,以图谋荣华富贵哩!”

    岂有此理!秦林气得猛挥一拳,将车厢板壁砸得大响。

    “保护长官!”外头那些锦衣校尉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纷纷刀剑出鞘,掣电枪打开扳机,将马车团团围住严阵以待。

    也有几个正好同路的行人,看见这边一群菜贩子、挑夫突然刀刀枪枪拿出来比划1,全都吓得脸se发白,不知道闹出了什么乱子,个个脚底板抹油远远躲开,免得惹祸上身。

    于是一位踉踉跄跄朝这边闯过来的老人,就显得格外碍眼。

    “站住,不准动,叫你站住!”几名校尉呼喝着,见来人不听劝阻,就冲上去将他摁在地上。

    “你们这些恶贼,强盗,还我的孙子!”老人奋力挣扎起来,神se带着几分狂乱。

    众人听得莫名其妙,还是有位从南京就跟在秦林身边的亲兵校尉认出来了:“咦,这不是密云见过的周老憨吗?”

    秦林正和华得官说没事儿,听到这句就掀开侧面的车帘看了看,眉头一皱:“怎么回事?嗯,带他过来。”

    周老憨本来还在挣扎,看见曾经在密云县狗蛋生病发烧时救过他的“商客秦掌柜”他立马就不闹了,老老实实的走过来,双膝一弯就在地上磕头:“秦掌柜,求你救救我削子,救救狗蛋吧!他、他被人抓走啦”。</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