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章 肝木克脾土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哥哥是说敢住吗?

    提起白象,思忘忧愁苦的小脸终于浮现出几丝难得的笑容,颇有些骄傲的道:“咱们南边的大象千千万万,可就只有我家的敢住是神圣的白象,象中之王”莽应龙虽然自称白象大王,手下却没有一头白象()。别看敢住现在年纪小,将来长大了可厉害呢!从小爹爹就把敢住赐给我”它陪我玩”拿鼻子喷水,嘻嘻……””

    思忘忧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之中,爹爹、姆妈和哥哥姐姐一起,还有白象敢住陪伴的甜mi记忆,叫小女孩的嘴角微微翘起,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虽然国仇家恨让她早早的懂得了世态炎凉,毕竟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提起心爱的白象就自顾自的说话,其实并没有回答秦林的问题。

    但是谁又忍心打断她美好的回忆呢?孟养思家一门忠义,思忘忧的父母兄姐全都壮烈牺牲,如果能永远让她像回忆之中那样开开心心的,无论秦林、徐辛夷还是徐廷辅,都愿意无限期的陪她坐在这里,

    可惜”回忆终归只是回忆,美好的记忆最终被残酷的现实取代,思忘忧小嘴一瘪,泪huahua只在眼睛里打转:“后来、后来我家血战失败,敢住也被恶贼莽应龙捉了去,“哼,它只是一头没长大的小象啊”要是它再大三岁,莽应龙的战象哪里能打得过它?一定能驮着我一块逃走……,它、它本来就是战象嘛!”

    战象?秦林大吃一惊,原本见白象身躯大小和别的象差不多,还以为是头成年象呢,没想到居然是头年幼的小象。

    呵”幼象就有这么大,将来成年了一定十分威武雄壮吧()!

    秦林又询问武士歹忠和保姆阿囊,得知白象确实是中南半岛上的圣物,等闲不出”思家偶然在森林中获得的白象,是近年来各国各土司唯一的一头。

    它不仅珍贵,还确实是大象中天生的王者,对主人万分忠诚绝不背叛,温和得可以当作小孩子的玩伴,成年后作为战象又力大无穷,冲锋陷阵所向无敌,别的战象都不是它的对手。

    正因为如此”缅甸东吁王朝的国王莽应龙就自号为“白象大王”就和中原皇帝的“真龙天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象能活上百岁,要十来岁才成年,十七八岁才达到体形和力量的巅峰”思家这头白象与思忘忧同年”去年与莽应龙作战时才刚刚九岁”

    只是一头幼年象,身体力量不足,所以才被敌军俘获。

    “既然是战象”那么你们是用什么办法指挥它战斗的呢?”秦林抛出了关键xing的同题。

    思忘忧眨了眨眼睛:“当然是鼓声啦,和天朝军队一样,鼓进金退嘛,哦对了,莽应龙他们是吹象哨。大象耳朵大听力好,又非常聪明,我和敢住说什么”它都听得懂呢!”

    如果是鼓进金退的话”那就和驯象所敲钟指挥大象没有什么区别了,秦林回想白象敢住发狂的情形,可以确定当时绝对没有人敲过铜钟,倒是最后温德胜敲了铜钟,敢住就渐渐平静下来了。<o鼻子,秦林想了一会儿:“那么,象哨又是怎么样的呢?”

    “回大老爷,1卜的这里正好有一个”武士歹忠从包袱中取出象哨,解释说其实这就是当地土人常用的一种乐器。

    象哨是一节黑漆漆的竹管儿,上面打着洞,歹忠在秦林授意下吹了吹,发出尖利刺耳的哨声()。

    秦林皱了皱眉头,当初他听到的声音感觉很闷、很低沉,混杂在众多嘈杂的声音里面很不明显,所以驯象所绝大多数象奴和兵卒都没有注意到,绝对不是这种尖利刺耳的声音。

    正在细细思忖”街上马蹄声响打断了秦林的思绪,代他在南衙坐班的洪扬善带着锦衣校尉,满头大汗的跑上来:“秦长官,总算找到您老了,刘都督弃事找不到你,正在白虎大堂发火呢!”

    秦林不紧不慢的喝着茶:“让他发发火嘛,春天阳气回升,刘都督yin阳失调,要是肝气郁结,到时候肝木克脾土,生出病来就不好了。”

    徐辛夷哧的一声笑,咧着嘴儿嘻嘻直乐二徐廷辅也忍不住莞尔一笑”觉得这位小姑爷实是个妙人,刘守有自负名臣之后、心机深沉,但是不幸遇到了咱们徐家这位姑老爷,怕也只能徒呼奈何吧。

    秦林不慌不忙的送走徐廷辅,又让徐辛夷把思忘忧主仆三人好好安顿在自己府邸,防备莽应里一伙逞凶报复她,这才慢悠悠的往锦衣卫衙门晃过去。

    “咱们长官可真沉得住气呀!”刁世贵和华得官啧啧连声的赞叹。

    “改改你们那油滑xing子,好生跟着长官干呗,洪扬善笑了笑……,指不定什么时候呀,提个千户啊指挥的”那也说不定呢。”

    听到这句,两个老滑头的心就怦怦跳起来,眼神中多了几分热切,吊儿郎当的油滑之se减了不少。

    锦衣卫白虎大堂,左都督太子太傅掌锦衣卫事刘守有刘大老爷”正对着属下一群锦衣堂上官火冒三丈:“秦某人越发无礼了,擅自带家眷去驯象所嬉闹,还惹出人命”竟然当没事人一样!这又去会同馆殴打缅甸贡使,要是绝了朝贡、惹起边患,看他怎么交代?”一众锦衣堂上官噤若寒蝉,管着驯象所的温德胜温佥事更是脸上一阵红一阵青,听刘都督意思怪罪秦林倒比怪罪自己要多些,他稍微松了口气,想把责任推掉点儿,硬着头皮道:“刘都督息怒()。那缅甸进贡的白象本来老实,不知怎的就突然发狂了,实在出乎意料。而且看当时情形,似乎是象奴华老桩察觉到什么不妥”意图向秦长官告发,突然之间就被凶徒下手,利用大象杀人灭口……”

    “一派胡言!”刘守有将袍袖一甩,厉声道:“白象是缅甸进贡的祥瑞”毕竟只是个畜生,怎么听人命令就暴起杀人?分明是你和秦某人推卸责任!而且便是畜生惹祸,也怪不得缅甸贡使,何以秦某人就去殴辱贡使?”

    温德胜吓得浑身打了个哆嗦”闭上嘴巴再也不敢开腔。

    突然白虎大堂外有人懒洋洋的道:“刘都督,春天阳气上升,要是yin虚火旺可不能妄动无名之火呀!须知肝失疏泄,气郁化火,便会头胀且痛”昏沉闷热,头筋突起,眼睛黄赤,口干口苦,甚而两耳失聪”于养生之道实为不利呢。”

    秦林一边说着,一边施施然走上了白虎大堂。

    听得他这番话,锦衣堂上官们忍不住看了看刘守有,现在这位锦衣都督额角青筋直冒,眼睛涨得发红,可不是秦林说的“头筋突起、眼睛黄赤”?堂上官们心头差点笑喷,当着刘守有又不敢笑,一个个忍得肚子生疼。

    “哎哟不好,刘都督勿怪”下官年老拉肚子,先告退一下!”一个白发萧然的老指挥同知捧着肚子往外就跑,还没跨出门槛呢就看见他肩膀一耸一耸的明显正在狂笑。

    刘守有脸上肌肉一抽一抽的,却又发作不得,那指挥同知年纪大、

    资格很老”而且自知晋升无望也就等着告老了,难道你做锦衣都督的,连老人家拉肚子都不许?

    冷冰冰的瞧着秦林,刘守有皮笑肉不笑:,“秦将军倒是精通医道啊,怪不得有恃无恐呢,要是闹出乱子被草了职,就算当今铃医走街串巷,倒也能养家糊口了,哈哈()!”

    秦林佯作不懂刘守有的讥讽,十分诚挚的道:“要是真有那一天,如果刘都督有什么肝火啊痰疾的,下官一定登门替您施治,聊表咱做下属的拳拳之心。”

    好嘛,这还打蛇随棍上了”刘守有哭笑不得,心说你的药我可不敢吃,别乱开方子毒死我,就算好的了!

    “闲话休讲”刘守有脸se一肃,“秦林你自己胡闹倒也罢了”那位身份何等尊贵,你怎么就胆大包天,擅自带她去骑象?惹出祸来”不要连累本官!”秦林心头一凛,就知道带朱尧媒出宫这事儿瞒得过别人,瞒不过刘守有、冯保这几个特务头子。

    不过他也有恃无恐,笑嘻嘻的道:,“刘都督这就见外了”大象本来就是朝廷之物,看看也无妨嘛”就算说到李太后跟前,大不了本官厚着脸皮挨一顿申斥,总不至于连累冯督公和刘都督嘛。”

    像公主si自出宫这种事情,说大就大说小就小”不过以李太后对朱尧媒的隐隐负疚,徐辛夷又是娘家亲戚”估计李太后也不会怎么苛责。

    倒是负责管理宫禁的大内总管冯保,奂责安全警卫的锦衣都督刘守有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太后真怪罪下来,他俩的霉头还要井秦林大些。

    所以刘守有听得秦林这番话,嘴角又抽搐了两下,秦林话里头明明是说踢爆了我倒霉”你和冯保也好不到哪儿去。

    “罢罢罢,本都督也不和你胡扯了,三日后缅甸朝觐之期,要走出了什么岔子,哼哼,你看着办吧!”

    刘守有装了一肚子的气,板着脸把袖子一甩,脸se蜡黄、眼睛突起,真有点肝木克脾土的征象。

    没法子,遇到秦林这砸不烂敲不碎还甩不开的家伙,刘都督能不肝火上冲吗?@。</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