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章 闻香门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内出血,很多时候外表伤损非常不起眼,颅内血管却发生了破裂,血液流出,颅腔内容物增加、压力增高,压迫脑组织,产生一系列致死性效果()。

    别说麻师爷头顶这么大个青包,就算更小的伤损导致的颅内出血,秦林也是见过的。

    秦林苦笑着摸了摸下巴,思付着道:“看来,案情很有可能是陈铭豪将麻师爷殴伤,导致他发生了颅内出血,嗯,就是风涎入脑,这家伙还往哪个姘头或者暗娼家里风流快活,结果死在了床上,那姘头一时害怕,便将他移尸此处。”

    众人齐齐点头,这是目前对案情最合理的解释。

    黄嘉善也连连称是:“这么说来,那移尸的姘头也就是知情不报和有伤风化,最终要为麻师爷之死负责的仍是陈铭豪。他殴打之后,仅仅三个时辰麻师爷便死了,离二十天的保辜期限还早得很哩,按照大明律,陈铭豪少不得要替他抵命。”,话音未落,就听得不远处咕噜一声,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摔地上了。

    这时候民风淳厚,世道人心还没被太多的“徐老太”,和“按常理”弄坏,周围的百姓、衙役七手八脚将老人家扶起来,替他掐人中、灌姜汤,好一阵摆弄,总算幽幽醒来()。

    有认得这老头子的街坊叹息道:“可怜呐,陈老头生个儿子做了大汉将军,好歹是皇上家用得着的人,总算有了点出息,这就又要替麻师爷抵命,真是好人无好报…………”

    一听说陈老头是陈铭豪的父亲,毛氏立刻像猛虎下山似的扑了过去,一把揪住老人家的脖领子,嘶声干嚎:“老东西,你儿子打杀我男人老娘和你拼了!”

    众人看着诧异,那麻师爷拈hua惹草,两口子天天打架,毛氏恨不得他早一天去见阎王,怎么这会儿又作出副怪相,似乎要替丈夫拼命一样?

    到底还是两个膀大腰圆的弟弟最懂姐姐的心思走上去半是解劝半是诈唬:“老人家,你儿子杀了咱姐夫除掉一命抵一命,难道不赔咱们姐姐下半生的安身银子?闲话休讲,拿三千两来再说。”

    陈老头老泪纵横,跪在地上给毛氏作揖:“千不该万不该总是我儿不该打杀了麻师爷,三千两拿不出来老头儿这就回去典当,银子都赔给你……”,呸!毛氏一口浓痰吐到陈老头脸上,咋咋哇哇的叫起来:“谁要你典当?把你家的田地赔给老娘,离三千两还差着老远呢!小二小三,咱们到陈家去收地契!”,陈老头哭丧着脸,看样子也不敢拒绝毛氏的要求。

    街坊邻居们议论纷纷:“唉,这才叫行善积德遭天谴,造孽作恶福报多。

    陈家父子俩做了几十年好人,一次不慎就家破人亡;麻师爷阴险狡诈、为虎作伥,临死还在女人肚皮上风流快活;毛氏蛮横凶妒不守妇道到头来反而因祸得福,真真叫咱们说什么好?”

    “那也没办法呀”,也有人摇头叹息:“自古都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陈家儿子忒也不小心了些怎么就把麻师爷打死了呢?官府捉他去,总归是要抵命的。”

    毛氏得意洋洋的看了看周围挺胸抬头鼻孔朝天,那样子不像刚死了丈夫的寡妇,倒活像得胜回朝的大将,吩咐两个五大三粗的弟弟,押着陈老头就要去取地契()。

    秦林见状眉头皱起,朝牛大力使了个眼色,老牛就带着几名亲兵校尉走过去,将毛氏一拦:“且慢!我家长官尚未结案,怎么你们就敢私和人命?兀那婆娘,晓不晓得这是大明律上的重罪?”,旁人倒也罢子,黄嘉善嘴角微微翘起,捻须面笑。

    私和人命是指出了人命案件,当事人不报告官府,而是私下协议赔偿,也就是老百姓说的“私了”;像现在这种情况,只是双方在报案之后协议赔偿,当然不是私和人命。

    不过,黄县令可不想把这些告诉毛氏,作为一位合格的地方官,他头一次对属下百姓隐瞒了一点律法信息。

    毛氏听说私和人命犯法,就吃了一惊,任她再凶再恶,也不敢和锦衣校尉相争啊,当即就把陈老头给放了。

    秦林亲自将陈老头搀扶到旁边,和颜悦色的道:“老人家,你儿子是咱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属下的大汉将军,现在虽然涉嫌犯罪被抓起来,却并没有定案,仍是本官的同袍、下属,本官必定秉公执法、勿枉勿纵,你不必害怕什么。”

    接着秦林又摸了三两碎银子递到陈老头手中,然后让再名亲兵送他回去休息。

    黄嘉善看了点点头,心道秦长官倒是个有情有义的。

    亲兵校尉们更是觉得跟着这位长官做事,心头舒坦有底气儿,锦衣堂上官、代掌南镇抚司,肯这么在意一位素不相识的大汉将军,难道他对身边效命的弟兄还会差了吗?

    陈老头倒是没有什么感激涕零的样子,他的精神早就被儿子打死人、将会抵命的噩耗击垮了,木木呆呆的从秦林手里接过银子,又在两名亲兵校尉搀扶下,步履蹒跚的远去……

    陈铭豪拳殴麻师爷,死者因风涎入脑而亡,死前曾去某姘头处风流快活,突然死掉之后又被移尸一目前看来案情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移尸似乎只是一段横生的枝节,从全案中去掉也对案情没有本质影响()。

    侦破工作耳最初的起点开始,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原点。

    陆远志不禁有些沮丧,觉得白费了功夫,秦林却毫不气沮,反而兴致〖勃〗发。

    对秦林来说,破案就是揭开一个个谜题,很多时候侦破工作都会绕一大圈又回到初始状态,未免叫初出茅庐的家伙疲惫沮丧,但秦林这种老手则会更加兴趣盎然,因为只有合理的解释了各项疑点,查明的案情才能更加高度贴近〖真〗实。

    单单只说陈铭豪殴打麻师爷头部、麻师爷因而丧命,解释不清麻师爷奇怪的尸僵姿态和尸僵出现时间,找不到第一现场,这就不能算办成了铁案,不能服众,尤其秦林自己心头的一关都过不了。

    所以他一方面请黄嘉善命令捕快们到处打听麻师爷生前到底找了哪位姘头或者哪家暗娼,一方面让衙役们把麻师爷的尸体暂时装在薄皮棺材里头,四周堆上冰雪,相当于冰棺,把它冷藏起来以备查验。

    辞别黄嘉善,秦林中午和校尉弟兄们在档次很高的八仙酒楼大吃了一顿,只不许喝酒,坐着慢慢听大堂里一个说书先生讲《三国》,等那两个送陈老头的亲兵校尉回来,就由他俩引路,大伙儿骑着马出了城,直奔陈铭豪家。

    陈家距城其实挺远的,陈老头是在城里来看病抓药,所以才及时得到消息赶到案发现场。

    众人骑着快马,跑了半个时辰才到。

    秦林没急着直奔陈家,而是四下打量,果然有好大一处庄院,田连阵陌、房屋鳞次皆比,又有鱼塘、树林,规模相当庞大。

    找路人问问,大都摇手不敢回答,匆匆离去,就是愿意回答的也是极其简短的两句:“此是崭辽杨总督的庄院,诸位锦衣官爷问他作甚?”

    秦林笑道:“咱们走过路的锦衣官儿,因马儿蹄铁坏了,想到他庄园上换换()。”

    那人把舌头一吐:“笑话!莫看你是个锦衣官儿,和杨总督一比也就芝麻绿豆大,别被打了出来吧,哼哼,他庄上奴仆好生可恶…,哎呀我失言了,胡说八道,却不是自己招祸?”

    说这话,那人赶紧走了,还扭头四下看看,唯恐被旁人听见似的。

    杨兆府上骄仆横行乡里,由此可见一斑,陈铭豪殴杀人命固然该按律治罪,那麻师爷只怕也有其取死之道。

    秦林摇摇头,极其不屑杨兆家的做法,不过他可不是为了和杨总督扳手腕来的,叹息一番之后,这才慢慢奔赴陈家。

    由两名亲兵指引,看看陈铭豪家里确实距离杨家田庄挺近的,是北方的土墙房子,到处收拾得干干净净,屋顶积着薄薄的白雪,屋檐底下堆着不少的秸秆和干柴。

    秦林刚走到院子外面,就听见里头有人说话:“咱们闻香门乃是门主王森王真人所创,最能救苦救难,入门之后只要积德行善、念九连经卷,就能消灾去难,逢凶化吉。你儿子这次被抓,就是因为上次咱们来传道,他骂了王真人……”,”,听到这些,秦林神色顿时改变,大声叫道:“什么人妖言惑众?众位弟兄,与本官将他拿下!”

    牛大力率领亲兵校尉们一拥而入,立马就把两个四十多岁的干瘦家伙揪了出来,后头跟着陈老头,还有一位年近hua甲的婆婆,想是陈铭豪的母亲。

    秦林森冷如刀锋的目光从那两个传道者脸上扫过,吓得他俩两股战战,口里叽里咕噜的直念王真人救拔。

    “什么王真人,别是白莲邪教吧?”秦林冷笑道。!~!</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