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章 人身淫家麻师爷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麻师爷并不是死在冰冷的胡同里面,而是死在一张温暧的床上”秦林思付着,翻开死者的眼皮,看了看浑浊的晶状体,又摸了摸死者脸颊,紧紧咬合的咬肌说明尸僵发展到了高峰期()。

    准确的说,是在气温较高的室内。

    秦林指了指尸体,极有耐心的给众人解释,尸僵的发展随气温降低而减缓,比如被刘戡之所害的南京雨hua台女尸案,尸僵出现的时间就相当延迟。

    麻师爷被殴打到案发只有三个时辰,案卷显示他从陈铭豪家出来之后,又和杨府的家丁去茶馆喝了一会儿热茶、吃了碗豆腐脑,那么从他离开众人视线到尸体被发现只有短短的两个半时辰,就算立刻死掉,因为京师严寒的天气,也不大可能在被目击者发现的时候就僵硬如铁()。

    所以合理的解释就是,他在一处温暖的室内、躺在有枕头的床铺上死于非命,大约一到两个时辰,室内较高的温度就让尸僵较快的出现了,使尸体枕着枕头,颈部抬高、头略为仰起的姿势固定下来。

    不知什么原因,死者又被抛尸于这处阴冷的胡同之中,直到被目击者发班…

    听秦林说到这里,陆胖子哇的一声叫起来:“哈哈,我知道了,一定是死在哪个姘头的床上!”

    陆远志这次终于猜准了,秦林坏笑着点点头,让他把死者的裤子解开看看。

    胖子立刻把麻师爷的裤子扒下来,胡同里扒墙头看热闹的女人媳妇呀的叫起来,都背转了脸。

    好在近处围着的不是男人就是“久经沙场”的官稳婆,倒也不避忌,几个脸皮厚的官稳婆还偷偷直乐,低声道:“没看出来,老东西那话儿还挺大…“”

    只要走过来人,都能看出沾着的某些痕迹是不久前男欢女爱的铁证。

    本来还在假惺惺干嚎的毛氏,立刻破口大骂:“老东西,呸,老娘才一个转身,你果然又出去偷腥了!”

    一般来说,命案侦破中确定第一现场是优先环节秦林立刻询问毛氏知不知道麻师爷是和什么人偷情。

    毛氏斩钉截铁的道:“那还用问吗?一定是井儿胡同的张寡妇,我家老不死和那**打得火热。”

    秦林便吩咐衙役去把张寡妇提来()。

    谁知衙役刚走了两步毛氏又疑疑惑惑的道:“不过,灵官庙西边别三家媳妇,那小妖精和我家这死鬼也有些不清不楚的“……还有皮裤营的李二嫂,那才是条狐狸精……””

    好嘛毛氏一口气儿说了七八个怀疑和她老公有染的女人,听得秦林头大如斗最后毛氏的兄弟还要补充:“姐姐啊,姐夫可不光会爬墙头啊,除了这些女人,还有窑姐儿、私娼、半开门,他常去的就有十来家呢。”

    我靠,人生淫家啊!

    秦林、胖子、牛大力面面相觑,对死了的麻师爷实在是仰慕之情犹如滔滔江水,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撤”

    这样一来,要确定麻师爷的死亡地点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必须展开大规模的排查秦林就和黄嘉善商量之后让捕快们到处打听情况。

    他也试着从另外的方面展开调查,死后移尸的案件,运送尸体的运输工具显然是重要的突破口。

    偏偏时近年关,京师家家户户走亲访友赶着马车、驴车来来往往,或者大板车运送年货天气又冷得不行,连卖柴的都赶着牛车进城,这些交通工具都能装得下尸体。

    捕快们挨家挨户问,结果整个胡同的人对经过的各色车辆都没有印象了,过的实在太多。

    “既然大规模调查还需要时间,咱们就先看看死亡原因吧”秦林朝陆胖子使了个眼色。

    黄嘉善好心提醒:“死者头顶上有一处青肿,刚才本官已经看过了,恐系打伤头部、邪风入侵,以致伤发身亡。”

    中风是中医学对急性脑血管疾病的统称,分为“缺血性脑卒中”和“出血性脑卒中”中医对此很早就有认识,华佗为曹操治头风的传说实际上就是一起未曾实行的开颅手术一华佗诊断出曹操有颅内出血,试图说服他开颅取出血块,结果被疑心病的曹操拒绝,且不论华佗是否真的具备实施开颅手术的技术条件,单凭他知道头风由颅内凝血(风涎)形成、并提出开颅取出血块的治疗方法,就领先世界一千七百年()。

    黄嘉善的意思翻译成现代医学术语,就是说麻师爷死于外伤升起的颅内出血。

    胖子却没有先去摸死者头顶的肿块,而是从子牛皮包里面取出一柄小巧精致的剃刀,刷刷刷的把死者头发剃掉,但见剃刀锋利无比,头发迎刃而落,几下就剃掉了小半。

    毛氏先是愣怔片刻,继而干嚎着叫起来:“你、你们搞什么鬼?怎么把我家死鬼的头发剃掉了?人既已死了,也没法当和尚呀!”

    胖子头也不回,拿秦林教他的回答:“伤处既在头顶,便须剃掉头发验伤,这才清楚明白嘛。”

    毛氏虽是泼妇,久在京师居住,焉能不知道锦衣卫的厉害?看着秦林、陆远志一行人尽穿飞鱼服,她就不敢乱叫了。

    黄嘉善思付一会儿,才点点头。照说儒家讲的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毁伤,这头发也不是随便剃的,但人命关天,为了查明案情,剃掉死者的头发也就顾不得了。

    陆远志人虽胖,做这些事情倒很利落,几家伙就把麻师爷的头发剃了个精光,头顶的伤处便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显露出来。

    这下子,确实比扳开头发查验要清楚多了,只见头顶部位果然有一处青肿,鼓起了一个大青包。

    胖子一不做二不休,直截了当的把麻师爷扒了个精光,翻来覆去验看尸首,看过之后便报告秦林:“秦哥,死者全身上下伤痕多处,计左臂辨伤一处、右臂辨伤两处、左腿青肿一处……,全系与人互殴所伤,伤势轻微断不致命,唯有头顶青肿一处,恐邪风入侵、伤发身亡。”!~!</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