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章 死后移尸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目前呈现的案情漆相对简单,表面上就是一起殴伤致死的事件()。宛平县办理得很快,前脚捕快直接抓人、后脚黄嘉善就到南镇抚司知会秦林,等秦林赶到现场时,距离发现尸体也才刚刚满一个时辰。

    秦林骑马到胡同口,骗腿从踏雪乌雅背上跳下来,随口问道:,“尸体没有移动过吧?”

    “知道要和贵衙门交涉,下官岂敢擅自做主?特意命差役守住现场,一毫也未曾挪动。”黄嘉善似笑非笑的回答,言下之意是早晓得贵衙门的锦衣大爷们喜欢耍赖,所以我丝毫不动的维持了现场原状。

    秦林笑笑,他最不喜别人乱动现场,黄嘉善既然命人好好看守,正合他的意思。

    正要往胡同里走,听得有个沙喉咙的女人干嚎:“老不死的,咋这就去了呢?老娘不该咒你呀!哪知道天老爷这么灵验暇……”,秦林走过去看看,那干嚎的女人约莫四十来岁,生得五大三粗,乱糟糟的眉毛,看样子就像个泼妇,听她哭喊内容,料想是死者麻师爷的老婆。

    问过照看的衙役,果不其然,那婆娘就是麻师爷的老婆毛氏,附近有名的悍妇。

    毛氏一边哭一边骂,脸上半滴眼泪也没有,几个宛平县衙的稳婆都拖她不住,还是她两个五大三粗的兄弟把姐姐拦着,解劝道:“姐夫虽然死了,免得担心他寻hua问柳,姐姐从此倒省些心力。

    有个尖酸刻薄些的官稳婆,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劝道:“毛嫂子,休要再哭了,麻老哥驾鹤西去,恁大份家私都是你一个人的,是再嫁是守节都由你,岂不心随人愿?”

    “呸”呸()!”毛氏朝地上啐了两口,得意洋洋的道:“老娘自己在家慢慢受用,再嫁个鸟哇!”,黄嘉善闻言眉头大皱,作为地方父母官,他有牧民向善的职责,这毛氏如此不堪”作为一位有责任心的官员,他很有些不好意思。

    秦林却微微一笑”抬头看着天空思付了一小会儿。

    抱着法医工具的陆远志凑上来,在他耳边低声问道:“莫不是这毛氏干的好事?看样子,她巴不得丈夫早点死掉呢!”

    秦林笑着微微摇头:“那她为什么表现得这么明显?若真是她杀人,应该尽量装作夫妻恩爱,好掩人耳目嘛。”

    这“……陆远志想了一阵,突然一拍自己肉乎乎的肚子:“晓得了!定是她反其道而行之”故意摆出副巴不得丈夫早死的样子,显得心底坦诚,反叫咱们不疑心她!”

    秦林喉咙口咯的一声,哑然失笑。

    犯罪行为学上,对罪犯的种种行为有相当精确的分析,一种掩盖犯罪的举动,必然从另一个角度增加犯罪暴露的机会,且罪犯的种种行为都要与其性格、智商和认知相符合。

    譬如杀人分尸的罪犯希望用碎割尸体的方式来逃避侦查,结果反而因尸身上刀口的整齐与否,暴露出他是不是具备相应的解剖学知识和用刀技巧,要是刀口特别整齐划一”警方便能从中判断出罪犯属于厨师、屠夫或者外科医生这一类的对应敏感职业:又如罪犯戴手套不留指纹,又用放水的办法洗刷脚印,现场各项事物显得有条不紊,表面上的确毁掉了很多痕迹”却暴露出他具备一定的反侦察知识且心理素质较好,很有可能是累犯”或者属于高学历高智商犯罪。

    而毛氏呢,且不提她自己的表现,就是两个兄弟和官稳婆的话,就从侧面反映出她粗枝大叶、蛮横不讲理等性格特征,这种人会设计出“置之死地而后生”,故意暴露嫌疑以反向误导侦查的掩盖方式?

    不像()。

    秦林且不理会毛氏,先去看那具尸体。

    麻师爷年纪将近五旬,黑瘦黑瘦的,留着一口蟹钳胡须,整个人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脖子也直挺挺的伸着,显然已经出现尸僵了。

    “尸僵?”秦林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陆胖子凑上来,指着尸体道:“秦哥你不是说过,尸僵在死后半个时辰到一个半时辰出现,现在距离发现尸体已经有一个时辰了,“…”

    突然秦林非常生气的吼道:“谁他妈动过尸体?我草他姥姥!”

    黄嘉善站在旁边被吓了一大跳,怎么也没想到一直很讲道理的秦长官突然暴跳如雷,只好陪着小心道:“下官严令他们不准动尸体的,难道是谁胆敢违令?”

    秦林发起火来,脸色沉得像铁,一时间空气都凝固了几分一人家年纪虽轻,正牌的锦衣卫指挥佥事代掌南衙,谁敢轻视?

    几个负责守护现场的衙役被找了来,一个个面面相觑,看看秦林态度极其不满,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禀、禀告长官,俺们一、一直守在这儿,并没有敢动过尸体,小的们就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相欺……”,秦林虎着脸,把衙役们吓得心惊肉跳,一个二个不敢出声。

    黄嘉善忍不住拱拱手,道:“秦长官不知为何发火?这尸首一开始确实是这样子的,本官来亲眼验看过,除了看看头顶的伤口,一毫没有动过呀!”

    这次轮到秦林吃惊了,睁大眼睛问道:“黄县令是说,你来验看的时候,尸体就这么摆着的?”

    黄嘉善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秦林脸上流露出极其古怪的笑容,瞬间脸色变了几变,摸了摸下巴,忽然展颜笑道:“原来如此,本官刚才失态,错怪各位衙役老兄了。”

    呼,衙役们长长的出乎口气,刚才可把他们吓坏了,以为下一刻就要被抓进锦衣卫天牢里面去了呢。

    “秦哥,那你刚才为什么”,胖子抓了抓头皮,“为什么说有人动过尸体?”,秦林笑了起来,“啊,刚才是我想错了,我最恨有人乱动现场的尸体了,不过这一次不是案发之后动的,所以错怪了值守的衙役。”,此言一出,众人尽皆睁大了眼睛,因为他们全都听出了秦林话里头的意思:尸体在死亡之后、案发之前,被什么人移动过!

    “是的,这里不是第一现场”秦林斩钉截铁的做出了判断。

    黄嘉善惊得退了一步:“这、这怎么可能?何以见得?”,秦林指着尸体的颈部:“你们不觉得这个位置很有些奇怪吗?”

    尸体的脑袋稍微往上有点抬,脖子略略有点仰,直挺挺的伸着,姿势确实有点儿奇怪,不过人死了不都是这么直挺挺苒吗?

    黄嘉善诧异的看了看秦林,试探着道:“人死之后尸体必定僵硬,秦长官的意思是?”

    几个衙役则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心头暗暗骂娘:“这秦长官什么水平啊,难道他连尸僵都不晓得?像这号遭瘟的官,咱们遇上算倒霉!”,殊不知秦林非但晓得尸僵,其原理、发展过程等细节,比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知道得更加详尽呢!

    他指了指尸体的颈部,笑眯眯的道:“人死之后的确会僵硬,但僵硬的姿势是和死后的姿势完全一致的,死亡会被固定下来,也就是说,并不会因为尸僵而把脖子抬起来。”,人死之后,肌肉会瞬间变得松弛无力,连括约肌都会松弛,以致大小便失禁,所以如果麻师爷真是在这处胡同里面死掉的,他的头不应该这么扬起来,脖子也不应该直挺挺的悬空,而是耷拉下来,以正常的姿势贴近地面()。

    所以,单单由尸体姿势的不寻常,就知道他在死亡之后、案发之前被人移动过,换句话说,这处胡同很有可能并不是第一现场!

    秦林的分析丝丝入扣,关于尸僵的问题,更是一言九鼎,开玩笑,锦衣卫南镇抚司掌衙说的话,谁敢不信?!

    “原来这里面道理还如此精微,倒是本官失于考虑了”黄嘉善颇为敬佩的对着秦林长长一揖到地:“秦长官果真神目如电,下官本来还担心您浪得虚名,没想到比传言中更为神妙!”,秦林呵呵笑着还礼,又命令把最初发现尸体的人找来。

    这人就在胡同里面住,他表示发现尸体之后立刻就报案了,当时的印象是,尸体就是按照现在这个姿势摆着的,**的一具。

    “哼,果然是死后移尸!”,秦林一锤安音。

    “为什么呢?”黄嘉善像蒙童请教老师一样。

    秦林立刻解释,这处胡同里面居民虽然不多,但也时不时有人经过,总之从上一个人路过到发现尸体的这人路过,之间的时间绝不可能超过半个时辰。

    也就是说,如果麻师爷是自己死在胡同里面的,绝对会在半个时辰内被发现,那么这么短的时间,又是气温很低的冬季尸僵现象在低温环境下出现得比较慢,于是第一个发现者看到的,绝不应该是一具**的尸体,而是刚刚死亡的、身体还和软的麻师爷!

    黄嘉善听得呆住了,又问道:“天哪,长官审阴断阳,竟然如此了得!试问他死前究竟是个什么姿势呢?”,秦林命人取了一只枕头来,往麻师爷脖子下面一垫。

    丝丝入扣!!~!</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