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章 家有悍妻?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秦林并没有搬进冯邦宁以前的衙署,还在朝北的山房办公()。因为这间山房被工部修葺得很好,添了挡风保温的夹墙,四壁和地面翻修一新,屋顶用了不少玻璃亮瓦,虽然朝北不向着太阳,光线却比那些阴森森、黑漆漆的衙门房子好得多。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属官们都以为咱们秦长官年轻气盛,必定锐意刷新,就连刘守有也暗自关注着,看秦林上任之后有什么举措()。

    没想到秦林上任以来,却没有什么格外出挑的举动,除了头一天提拔陆、牛两位亲信,放权给洪扬善以安抚南衙旧人之心,“流放”曹兴旺以震慑宵小之外,南衙的一切都照过去成例,按部就班。

    秦林一直不喜欢文牍往来的繁琐工作,瞧着洪扬善为人老成,办事也尽心竭力,就干脆把日常事务一股脑儿交给他去办反正这位洪指挥受高阁老牵连,只要首辅帝师张居正在位,他就连半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老老实实为秦林所用。

    眼看着年关将近,秦林不是坐在衙署里头烤火、和属官们喝茶闲谈,就是发奋写他的法医学著述,想和李时珍一样出本名著,将来秦林秦长官或可与宋慈宋提刑前后辉映。

    刘守有不知道秦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见他不乱出幺蛾子,倒也暗地里松了口气”“”

    正如秦林所料,打疼了冯保这条大老虎,张鲸、刘守有、徐爵、陈应凤等等大大小小的豺狼狐狸就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如果说刘守有诸位是豺狼狐狸,那么南衙僚属就只是些狡兔、刺猬,豺狼狐狸不动,狡兔、刺猬敢喘个大气儿?

    刁世贵、华得官这些积东的京油子,在秦林面前都把尾巴紧紧夹着,装得像乖宝宝似的,秦林见了也就一笑了之。

    情知自己前段时间在京师搞风搞雨再折腾下去就有点过火了,先把南衙掌稳当,慢慢培植亲信,出风头的事情还是暂时让给别人吧!

    京师之中,声色犬马,锦衣卫天子亲军武官的薪傣也比穷文官要丰厚些,不少人还是世袭锦衣家资丰厚,于是每天到了散衙的时候,衙门里不分属官还是堂上官,尽皆呼朋引伴老成些的去便宜坊小酌,少年轻浮的就少不得要往八大胡同走一遭。

    秦林少年得志又知道他在南京同日迎娶娥皇女英的壮举,众位同僚只道他也是个风流场上的英雄,便三番五次相邀()。

    没想到秦长官次次推拒,任凭别人把八大胡同的北地胭脂、南国佳丽吹到了天上,他也不为所动,每逢下午散衙,就骑上马一溜烟的回家,老实得不能再老实了。

    同僚们起初还以为他年轻面嫩,不好意思,直到见了秦林天天如此才赞一声“好个洁身自爱的少年英雄”道一句“秦长官果然家风严谨”。

    殊不知秦长官每到散衙之前个把时辰,也早就心猿意马了,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家里一徐辛夷早已搬过来和秦林同居一室,这位大小姐向来不会扭扭捏捏自从心结解开,更是食髅知味两人夜夜笙歌、旦旦而伐,秦林要是放着活色生香的大小姐不理会,偏要去逛八大胡同,见那些庸脂俗粉,那才是脑袋有病呢!

    这一日是腊月二十八,秦林从衙署回来,只见京师处处百姓忙着过年,虽是严冬气象,却也热火朝天,卖鞭炮的、熏腊肉的、扎灯笼的,到处喜气洋洋。

    走到家门口,碰巧遇到徐辛夷也带着侍剑等姐妹骑着马回来,她头戴璎珞赤金束发冠,扎住满头青丝,光洁的额头勒一条丹凤朝阳金抹额,穿着猩猩红的丝绒战袄,白玉狮鸾带把小蛮腰杀得紧紧的,越发显得胸挺臀翘腿长,外面罩着玄色绣四爪金龙绒大氅,火狐皮的领子衬得容颜越发艳丽,佩着三尺青锋、跨照夜玉狮子马,真是英姿飒爽!

    上次徐辛夷和长公主朱尧媒说自己常穿戎装出去走马打猎,叫这位久居深宫的小表妹羡慕得眼睛直冒小星星,一定要表姐穿了戎装进宫给她看,所以今天徐辛夷换了这身打扮。

    京师极少有女子如此装扮,徐大小姐一路行来,路人疑是外藩女主,不敢仰视,尽皆俯首低眉。

    直到最后在家门口撞见秦林,贼忒兮兮的对着她笑。

    “哪里来的小贼,姐妹们,替本小姐将他拿下()!”徐辛夷正在得意时,用马鞭朝着秦林一指。

    侍剑等嘻嘻哈哈的把秦林从马背上拖下来,秦长官也凑趣,故作惶恐的道:“小生无知,不合冲撞夫人,该罚、该罚!”

    徐辛夷粗声粗气的哈哈大笑,将秦林手腕一抓,大步流星的往家里走。

    徐辛夷戎装英姿飒爽,秦林也不差,飞鱼服、鸾带、无翅乌纱,虽不是什么风流书生白面小生,可英风锐气,两人并肩而行,堪堪相配。

    洪扬善和几位僚属要去八大胡同,正巧见了这一幕,几人暗自诧异:瞧秦长官这位娇妻的身量之高、性子之辣,秦长官和她如此戏谑,怕是有夫纲不振之忧吧?

    “秦长官少年得志,青云直上,又娶两位娇妻,真叫人羡慕不已,可天底下的好事总不能让他一人占完吧”有位北衙的堂上官笑着摇了摇头,“所以,就算家中有位河东狮,也是应该的罗!”

    洪扬善却不好背后说自己上司的闲话,笑着岔开,几人往八大胡同去了。

    大院之中,秦林则和徐辛夷手牵手的走入〖房〗中,大小姐一言不发,砰的一声就把房门关了。

    秦林故作惶恐的连连拱手:“夫人恕罪,夫人恕罪,不知要怎么罚小生?”

    徐辛夷圆圆的杏核眼滴溜溜一转,附到秦林耳边低低的说了两句。

    秦林的笑容一下子就变得古怪起来,两只手不老实的揉搓着美人儿的翘臀,低低的道:“老婆,你又不乖了哦“…………老规矩,该怎么办?”

    刚才还像个英姿飒爽女将军的徐大小姐,此时已媚眼如丝,朝秦林脸上轻轻一吻,然后乖乖的伏到床上,回头甜腻腻的叫了声:“夫君.....”!~!</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