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章 新妇回门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老疯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李时珍的银针大法,闻言赶紧转身,落荒而逃。

    秦林很是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

    徐文长被牛大力追着,一边慌不择路的狂奔,一边回头骂:“小兔崽子,你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秦林才没空和这老疯子废话呢,虽然不必去千户所点卯,今天要做的事情也不少。

    “走吧大姐,”秦林把胳膊一伸。

    愣了愣,徐辛夷迟疑片刻,终于还是牵着他的手:“去哪儿?”

    真是没有一点儿新嫁娘的自觉啊!秦林无可奈何的白了她一眼,“回门!”

    “哦”,徐辛夷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傻笑。

    和青黛的顺理成章完全相反,徐大小姐是稀里糊涂的和秦林有了第一次,又稀里糊涂的出嫁,稀里糊涂的就被秦林骗到了手,莫说什么奉茶、回门这些新嫁娘的规矩,连结婚本身她都还没有一点儿心理准备呢。

    经秦林提醒,才想起自己居然已经是这家伙的妻子了,昨夜已经拜了天地,现在就要以新嫁娘的身份回娘家拜父母双亲……

    真像一场梦啊!

    徐辛夷痴痴的笑着,生怕睁开眼睛这场梦就烟消云散,她使劲儿掐了自己一下,不疼。

    难道真的是做梦,一切都是假的,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徐大小姐立马就慌了神儿,又使劲儿掐了一下,还是不疼。

    当然不会疼,因为秦林呲牙咧嘴的叫:“大姐,掐人很疼的,你把我当人形沙袋呢?”

    回过神来的徐辛夷咧着嘴傻乐,抓着秦林胳膊替他吹气,那副温柔体贴的乖模样竟是从来没有过的。

    秦林不禁受宠若惊,暗道莫非徐大小姐转了性?嗯,双飞有指望啊有指望,哼哼哈嘿……

    李时珍和青黛祖孙按照秦林的要求去惠民药局走一趟,邀新任局董卢医生为首的老郎中们到女医馆议事;他自己则和徐辛夷同回魏国公府,岳父岳母。

    秦林穿飞鱼服骑踏雪乌骓,徐辛夷着猩红金花袍乘照夜玉狮子,两人并骑而行,所经之处必受路人瞩目,不知不觉之间成为了南京街头的一景,那郎才女貌的啧啧赞叹也时不时飘入耳中。

    秦林得意的挺直了胸膛,笑嘻嘻的朝徐辛夷努努嘴巴,徐大小姐就轻嗔薄怒的丢给他一个白眼,脸蛋却是有些红了。

    魏国公府离得不远,马儿迈着小碎步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走到了,守门的锦衣千户和亲兵家将赶紧满脸堆笑的迎上来,替他们带住马儿,一叠声的叫:“新姑爷和大小姐回门了,快开中门迎娇客!”

    咂咂声响,朱漆铜钉的大门缓缓开启,秦林和徐辛夷携手而入,刚进大门就被一群莺莺燕燕围住:

    “姑爷,大小姐!”

    “大小姐出嫁,就不要我们了吗?”

    “婢子可想大小姐哩,带我们和侍剑姐姐一块走吧!”

    这些女子模样都十分周正,眉宇间带着几许英气,一个个腰背挺拔身材健美,不像普通大户人家侍女那样畏畏缩缩,总带着几分奴才气。

    不消说,这五十名年轻女子,就是徐辛夷亲自训练的女兵了,徐大小姐嫁出门去,仓促间却没有给她们交代一个结局,因此人人心头忐忑,见小姐回门,全都拥上来求她把自己带走。

    “没问题,”徐辛夷手一挥,毫不在意的答应,接着才想起来现在已经出嫁,应该征求丈夫的意见,便又把秦林胳膊一挽:“喂,你说可不可以嘛?”

    女兵们见状吃了一惊,都说大小姐性子野脾气大,秦长官怕是降服不住,没想到小姐嫁了人就转了性子,这会儿可是出嫁从夫呢!

    不过,秦长官会答应吗?

    要养这么多人,这么多马匹,开销可是不少,而且她们是按女兵来训练的,安营扎寨、斥候探马、舞刀弄枪、盘马弯弓这些是了如指掌,但正经丫环该做的洒扫整理洗衣做饭侍候主人这些,却样样稀松平常。

    女兵们面面相觑:谁会成亲之后还任着老婆走马围猎?秦长官怕是不会要咱们吧?

    徐辛夷附到秦林耳边,悄声道:“我还有些私房钱,要是没钱养这许多姐妹,咱们待会儿找我爹多要点,婚事办得急,我家还没出什么嫁妆呢。”

    还真是女生外向啊,这刚成亲,就开始帮着秦林算计娘家了!

    秦林现在每年的收入比起魏国公府都只多不少,他哑然失笑,忍不住捏了捏徐辛夷的耳朵:“这么小瞧为夫?哼哼,漫说你有五十名女兵,就再多十倍,夫君我也养得起呀。”

    徐辛夷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大相信,秦林的薪俸是摆在明面上的,女医馆的收入也很有限……不管那么多,待会儿找父兄多要点嫁妆就是了。

    徐大小姐虽然出嫁了,可从来没在国公府把自个儿当外人呢!

    “妹妹妹夫回来啦?父母亲大人等在正堂上,呃……”得到消息的徐维志从里面走出来,本来是笑容满面的,可看到妹妹的第一眼,话就突然噎住了,接下来捂着肚子狂笑。

    他把秦林拉到旁边,大拇哥一挑,压低声音道:“妹、妹夫,老哥本来还担心你娶了我这妹子,未免有些儿夫纲不振,没想到你竟然这般厉害,老哥实在佩服佩服!”

    秦林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徐维志连妹妹的玩笑都乱开,果然有其妹必有其兄,不,还得加上他们老爹徐邦瑞,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

    魏国公夫妻等在正堂,秦林与徐辛夷携手而入,女婿拜见两位老泰山,新妇则谢爹娘养育之恩。

    “快快快,让娘亲看看,”吴氏将女儿搂在怀里,心肝宝贝一般,像是好几年没见面,隔着几千里地似的,其实只是昨天一晚,秦林的宅邸距离国公府也只有短短路程。

    可怜天下父母心。

    吴氏是过来人,看看女儿的样子就知道昨晚肯定不安生,心头一块大石顿时落了地,立刻低低的吩咐丫环几声。

    秦林刚和老泰山徐邦瑞寒暄两句,丫环们就端来两盅汤,吴氏先笑眯眯的吩咐给秦林端上,自己则拿着给徐辛夷。

    看看那汤,秦林和徐辛夷先对视一眼,两个人的脸都发起烧来——红枣枸杞炖血燕,这、这好像也太明显了吧?

    “娘啊,你做什么?”徐辛夷嘟着嘴,把碗推开去,脸蛋上红霞飞遍。

    “乖女,这汤最养人,来来来快趁热喝了,”吴氏端着汤碗不容置疑,又笑眯眯的对秦林道:“贤婿,也趁热啊,甜腻腻的,凉了怕伤胃。”

    秦林和徐辛夷无可奈何,两个家伙各怀鬼胎,将汤水一饮而尽。

    奇怪,明明很甜的汤,却丝毫也不觉得发腻,悄悄看了看对方,两个人都忍不住偷笑。

    “贤婿啊,婚事办得仓促,没准备什么嫁妆,本公曾许你府中珍宝任挑,”魏国公徐邦瑞拈着黑黝黝的胡须,指着徐维志道:“反正将来都是你哥的,尽着叫他心疼罢了!”

    徐维志笑起来,魏国公府世镇南京二百余年,珍宝堆得像小山,哪里在乎一点嫁妆?这是父亲开玩笑呢。

    “好啊,”徐辛夷一点儿也不客气,扳着手指头数:“我要哥哥房里那对儿碧玉雕青龙、爹爹书桌上前朝宋徽宗用过的端砚、还有花厅里摆的田黄石山子……”

    我靠,什么叫做家贼难防?徐邦瑞、徐维志父子的脸都开始发青了,徐辛夷要的这些宝贝,不仅价值连城,而且尽是他俩的心爱之物。

    关键是,这些宝贝全是徐辛夷知道的,一点儿也瞒不过她呀!

    还好,还好……徐邦瑞擦了把额头的汗,暗道还有件最了不得的珍宝藏在密室,没给女儿看过。

    孰料吴氏接口道:“你爹还有个宝贝,是徐家祖上中山王打蒙古人,追着那元顺帝到了漠北,夺得大元朝的一件稀世珍宝,叫、叫什么‘乌尔温也力’……”

    嘿嘿嘿嘿,徐辛夷咧着嘴坏笑起来。

    徐邦瑞和徐维志面面相觑,这下子连老底都被刮去了!

    父子俩都眼巴巴的望着秦林,这位便宜女婿可别再出什么幺蛾子,否则他俩真的要当裤子了。

    好在接下来秦林提的要求倒是很容易满足,只是要那原本就属于徐辛夷的五十名女兵。

    徐家三口登时大喜,他们就担心徐辛夷嫁人之后受拘束,难免憋闷受气,秦林肯把女兵们弄去陪着徐辛夷,那是再好不过了。

    秦林弄了许多嫁妆,彩礼还是要给的,他的彩礼不同寻常:新式掣电枪、迅雷枪,以及全套图样。

    徐邦瑞在秦林协助下放了一枪,登时大喜,他是识货的,知道这玩意儿绝对是沙场利器。

    秦林便请他以魏国公、南京守备、南京中军都督府的名义呈报朝廷,请蓟镇编练新军的戚继光装备这种强劲的新式武器。

    “好!”徐邦瑞一拍桌子,“呈上如此军国利器,也显得我徐家心系朝廷社稷,将来边塞将士仗着此物杀敌报国,皆贤婿之功劳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