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章 缘定双姝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333章缘定双姝

    众多送亲女眷、迎亲弟兄在魏国公府门外正等得不耐烦,忽然听的里面一片喜气洋洋的鼓乐吹奏,朱漆铜钉的中门大开,众多丫环仆人蜂拥而出,捧着各色花红表里、金珠宝贝两边站定()。

    这是要做什么?陆远志与韩飞廉等面面相觑,不明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最后是四名京卫指挥使一起走出来,人人笑容满面,周进忠扯着大嗓门高喊:“南京守备、掌南京中军都督府魏国公徐公爷,特将大小姐下嫁秦林秦长官为妻,与李小姐同日出嫁!”

    吴广孝也大声礼赞:“娥皇女英古有之,白云彩霞伴红日!”

    郑思仁、王守义齐声叫道:“秦郎今撷并蒂花,来日琴瑟传佳话!”

    四名京营武将都是十万军中演武场上练出来的大嗓门,这一叫当真如雷贯耳,人人都被震得呆若木鸡()。

    “什么?秦林同日迎娶两位妻子,国公爷居然把女儿嫁给他了?”人们面面相觑,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若是什么阁老嫡孙、尚书公子,倒也罢了,秦林不过是个锦衣卫革职留任的副千户,从五品的小官,话说魏国公府看门的都有两个挂锦衣千户衔呢!锦衣卫系统和京营里面,想攀附权贵的青年才俊可多的是,怎么这等好事就落到了秦林头上?

    就算是徐辛夷和青黛姐妹情深,为着这个就要二女同侍一夫?秦林这便宜也捡的太大了吧!

    人们踮着脚尖、伸着脖子往前看,就连坐在轿子里的夫人小姐们,也吩咐仆人把轿帘揭了起来,要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三声炮响,秦林乌纱帽上簪大红花,跨照夜玉狮子马而出。

    随后两乘花轿,抬轿的家将都穿着正五品武官服,围在轿子旁边护驾的军官最低都是正四品指挥佥事,当真煊赫无比。

    头前一乘侧面窗口的轿帘掀开,青黛这个不守规矩的新娘子露出娇艳妩媚的容颜,笑嘻嘻和相熟的夫人小姐们挥手,黄小姐忍不住朝她摆了摆手,小丫头才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把帘子放下来遮住了。

    后面那乘花轿有位年轻秀丽的丫环扶着轿杠,不少人认识这是徐大小姐的贴身丫环侍剑,只见她掀开窗帘一角说话,里头坐得像个乖宝宝的,正是满脸红晕的徐辛夷!

    哇,太神奇了!高小姐、黄小姐都忍不住欢呼起来,这种娥皇女英共侍一夫的事情,也亏得魏国公他老人家肯玉成其事啊。

    男人们瞧着马背上得意洋洋的秦林,那目光中就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老婆有个关心她比丈夫还过分的姐姐,当然不是什么好事情,可居然因此把两位美人儿都娶回家,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那可是赚翻啦()!

    “咱们长官……”牛大力想了半天吐出一句:“真他妈不是人。”

    陆胖子回头看了看女兵甲,弱弱的问道:“你的三位姐妹,那个是不是也?”

    话还没说完,甲乙丙三位同时出拳:我打!

    胖子顿时变成了超级熊猫——话说小丁咋没动静呢?

    小丁转来转去四下寻找:“我、我找块砖头……”

    …

    …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秦林府邸前头众位贺客、宾朋早已等得不耐烦,远远看到迎亲的队伍回来了,顿时喧腾一片。

    等到看清楚有两乘花轿,更是全都莫名其妙,赶紧迎上去问是怎么回事。

    陆远志替秦林牵马,虽然被甲乙丙丁打成熊猫眼了,兀自吹得口沫横飞:“因徐大小姐和青黛姐妹情深,魏国公将大小姐许配我家长官,姐妹共侍一夫,同日拜堂成亲!”

    我的妈呀!听到这话的人全都张口结舌,闺阁小姐们的手帕会、诗社里面,你侬我侬、假凤虚凰的可不要太多哦,大家也就一笑置之,谁会真当个事儿?秦林居然为这个把国公爷的女儿、南京城天字第一号的女魔头徐大小姐拐到了手,丫的运气岂止好到爆棚!

    骑着照夜玉狮子马的秦林,此时贼忒兮兮的眉花眼笑,瞧他那得意样儿,若不是飞鱼服绣春刀护体,早被锦衣弟兄们拖下来一顿狂扁了——能娶到女医仙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还要搭上一个徐辛夷,你不怕喷鼻血?咱们都替长官您捏把汗哪。

    从女医馆那边跟过来的送亲队伍,看到这边排出来的阵势也吓了一跳,单单贺客的官衔灯笼、虎头牌就摆了两条街:

    应天府尹王世贞、都察院副都御史耿定向、京畿道张公鱼、前南京礼部尚书秦鸣雷,这些是外朝文官;

    前任锦衣千户雷公腾,浙江东厂领班霍重楼,这是厂卫系统;

    南京镇守太监郭升、浙江提举市舶太监黄知孝,则是内廷权宦;

    以怀远侯常文济、常胤绪为首的,又是一群与国同休的武功勋贵;

    远在扬州的漕运总督李肱、知府归慕光虽未亲自前来,也派人打着官衔灯笼、全副执事送来了贺礼()。

    事实上因为婚期定得比较急,还有好多没有来得及通知前来,像浙江参将都指挥佥事邓子龙、锦衣卫湖广副千户石韦、荆王朱常泴朱由樊父子……若是时间来得及,岂会不来?

    可单单是已经来的这些,就叫深谙官场规矩的各家夫人小姐们惊得齐齐倒抽一口凉气:士林文官、厂卫鹰犬、内廷宦官、武功勋贵,还有和地方上分属两条线的漕运总督,这方方面面从来尿不到一壶里去,现在竟为了秦林的婚礼齐聚于此!

    晓得的说是秦长官,晓不得的谁肯相信这是区区锦衣卫副千户的婚礼?怕是亲王世子大婚,贺客也不会来得这么齐整。

    看到这一幕,夫人小姐们各各心惊,再看骑在马背上咧嘴傻笑的秦林,眼神就变了许多……怪不得魏国公肯把女儿嫁给他,徐家可不傻啊!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茶楼上却有另外两个人上演了气急败坏的一幕。

    “怎么会这样?秦某人也太、太、太,”张尊尧鼻子都气歪了,指着骑在照夜玉狮子背上,春风得意马蹄疾,坐等着左拥右抱的秦林秦长官,他太了半天也没把话说全乎()。

    “太无耻了!”鹿耳翎脸上瘀伤未消,歪着嘴巴说话,神情沮丧之极,像极了一条吃了打的狗。

    他们当然不是来参加婚礼的,听说魏国公府的人把秦林捉走、徐大小姐喜欢青黛,两人就乐得合不拢嘴,赶紧的跑到这里来看热闹,指望秦林和徐辛夷打起来才好呢。

    看到秦林府邸外头排这么多官衔执事,他两个才晓得过去错得有多离谱,不过又幻想以魏国公府的权势,秦林应该要吃场大苦头吧?

    万万没想到,秦林不但没有丢一根寒毛,居然把魏国公府的大小姐都娶到手了!

    “千户大人不必生气,徐大小姐是为着青黛,其实秦某人娶了和没娶也差不多,”鹿耳翎说的话自己都不信,勉强开解着顶头上司。

    “放屁!”张尊尧直接抽了这蠢货一巴掌,脸色都气得青了。

    闺阁小姐们你侬我侬,都是闹着玩的,还能当真?秦林既然已把徐辛夷娶到手,这就好像狼嘴里掉进了羊肉,哪有吐出来的?

    看贺客的官衔执事,就知道秦林在官场上势力有多么强大,再娶了女魔头徐辛夷,南京城里头随便横着走,张尊尧再不指望能斗过他啦。

    都是这个笨蛋撺掇老子和姓秦的作对!张尊尧看了看鹿耳翎,强忍住宰了他的冲动,转身就从梯子下去了——这趟非但没看到秦林倒霉,反而瞧见人家春风得意马蹄疾,张千户心头的憋屈,真比打他一顿还难受。

    秦林骑马一直走到门口,才一个骗腿跳下地。

    众多宾客朝着他连连道贺,这趟没白来,刚才也没白等,居然看到秦林同日迎娶二女的好戏。

    “秦长官独占鳌头,一举将并蒂莲采撷入怀,叫人可羡可佩啊()!”王世贞冲着他连连拱手,老先生笑得格外淫荡,羡慕得花白胡子都翘起来啦。

    靠,秦林脸上堆笑,心头却骂了一句:这老东西是写金瓶梅的,看他脸上那副表情,铁定没安好心,千万别把老子也写在他书里面去。

    张公鱼格外凑趣,竟吟诗道:“陈金罍,酌满觞。愿言两相乐,永与同心事我郎。夫子于傍剩欲狂。珠帘风度百花香,翠帐云屏白玉床。啼鸟休啼花莫笑,女英新喜遇娥皇!”

    秦林暗笑,你这番酸不溜丢的词句,若是张紫萱听了还差不多,我这钻研岐黄的女医仙和生性粗疏的徐大小姐,怕是一个字也听不懂的。

    果然,徐辛夷大睁着杏核眼,根本不知道张公鱼说的什么。

    “小姐、小姐,红盖头都忘了!”徐辛夷也不懂结婚的规矩,自己从轿子里走出来,侍剑忙把一张红盖头丢在她头上。

    常胤绪白愣着眼睛瞅瞅徐辛夷,挠挠头,又一拍大腿:“哎呀,没看出来,真没看出来!”

    徐辛夷忍不住把盖头揭开,叉着腰问他:“啥没看出来?小常,你又皮痒痒了?”

    常胤绪正儿八经的道:“从前在一起斗鸡走马,没看出大小姐你这么漂亮呀!”

    可不是,今天的徐辛夷凤冠霞帔,身段婀娜高挑,于往日的英姿飒爽中添了七分的妩媚多姿,蜜色的脸蛋微生红霞,可迷人的很呢!

    这不,听常胤绪说完,徐大小姐的脸越发红了,将盖头往下一盖,不再理他。

    秦林却是咧着嘴呵呵直乐,你们这群笨蛋哪,不知道什么叫做阳光大美女?现在便宜老子了!后悔吧,傻小子们!ro!~!</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