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章 上错花轿嫁对郎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    众人正摸不着头脑,就听得徐辛夷正颜厉色的教训道:“秦林,本小姐从来是拿青黛做妹妹看待,你既然娶了她,就决不可负她()!”

    秦林唯唯连声:“下官不敢,必与拙荆白首同老、不离不弃。”

    徐辛夷又一本正经的道:,“青黛妹妹年幼天真,信你信到十分”你可不能欺骗于她!”,秦林摸了摸鼻子,笑道:“下官一直很老实,嗯,老实得很哩。”

    很老实么?也不见得……,徐辛夷定了定神”又铮的一声拔出宝剑,用力击刺,夺的一声钉进门框里两寸多深,厉声道:“若有负我青黛妹子,本小姐定不轻饶!”

    至此众人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徐辛夷把秦林捉来,是要替闺中密友说这一番话,想想虽然在迎亲仪式上捉走新郎算是分外离奇,但以徐大小姐的做派来看,倒也合情合理。

    青黛本有些不满徐辛夹把秦哥哥捉走,可明白了她的一番苦心”也感动不已,乳燕投林般扑进了她的怀抱。

    “虽然假凤虚凰,其情也实在令人动容”翰林府高小姐点着头,啧啧连声的赞叹。

    通政司黄小姐则不停拭着眼角泪水,羡慕得不行:“要是本小姐出嫁时”也有这么一位英风锐气、风光雾月的姐姐……”,明人对同性之间的开放程度在某些方面超过后世,众人见徐辛夷和青黛姐妹情深,却也并不太过惊诧,陆远志、韩飞廉这些粗人只是觉得有点好笑,而显贵府邸出来的夫人小姐们”甚至隐隐有些羡慕,好些未出阁的小姐都在幻想,此时被徐辛夷抱在怀中的不是青黛,而是自己。

    青黛伏在徐辛夷肩头”小脸轻轻的磨蹭着,低声呢喃:“徐姐姐,徐姐姐”你真是……,咱们、咱们永远别分开才好。”,“傻丫头,都做新娘子嫁人了,还说这些傻话呢!”,徐辛夷恋爱的抚摸着青黛的头发。

    感人的一幕”让高小姐、黄小姐等许多闺阁千金,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射向了身在漩涡中心的秦林”眼神带刺口秦长官顿时觉得自己成了拆散这一对百合花的元凶罪魁()。

    秦林偷偷瞧瞧抱在一块的两位美女,青黛穿着新娘子的嫁衣、戴着赤金的凤冠,小丫头依旧显得稚气未脱,带着些微婴儿肥的脸蛋娇媚无比”明净如水的大眼睛蒙上了一层湿漉漉的雾气,身段则有着少女特有的青涩”像青苹果那样破甜诱人。

    徐辛夷身段高挑劲爆,笔直的大长腿动情交缠时将会多么的火热有力,挺翘的丰臀和小蛮腰也充满了神秘的诱惑,挺拔的胸部更是叫秦林不止一次的流鼻血,配着她蜜色的肌肤,带着野性魅力的容貌,真是无穷无尽的诱惑呀!

    “真的,其实你们不必分开”,”秦林内心有一个邪恶的声音在呐喊:双飞”双飞!

    徐辛夷抢走青黛那是万万不可以的”但要是两个一块儿嫁”秦长官绝不介意,一定笑纳。

    可惜那种事情应该不大可能吧……

    摸了摸鼻子,秦林忍不住低声提醒道:“咳咳,天色不早了,吉时已到,两位是不是?”

    徐辛夷白了他一眼”心道我容易吗,还不是为了你这呆瓜!

    将小青黛轻轻推开,徐辛夷呵呵笑道:“走罗,新娘子上花轿,今儿是你和秦林成亲的好日子,再耽搁下去,误了吉时,姐姐可不好向李老先生交待呢。”

    “呀”爷爷还等在那边!”青黛惊得捂住了小嘴,又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正要新娘子上轿、新郎官上马,徐辛夷也心情复杂的准备参加好姐妹和有过一夕之欢的男人的婚礼,却听得魏国个府中一声叫:“秦长官”请留步!”,魏国公徐邦瑞、小公爷徐维志父子俩神色复杂的走了出来,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有些古怪。

    秦林怕了这老小两个活宝”不晓得他们又要做什么,赶紧把青黛护在身后()。

    徐辛夷也抢上一步,埋怨道:“做什么呀,咱们别把人家吉时耽误了。”

    这两位脸色铁青,看也不看徐辛夷,却冲着秦林深深一揖到地:“今日之事是我父子误会,惊扰了秦长官虎驾,实在抱歉!但还有个不情之请,只好老着面皮请长官借一步说话。”

    门外站着的女方送亲女眷和男方迎亲的弟兄,见了这幕全都目瞪口呆。

    魏国公是何等身份,世镇南京已有二百年,荣华富贵与国同休”麾下四十九卫、一百一十八千户所,十余万大军令行禁止,职任南京守备,平时上马管军下马管民,战时南京六部九卿俱受其节制!

    但现在,魏国公父子竟对着秦林这么一个已草职的锦衣卫副千广如此谦恭,还亲口向他道歉!

    人们惊诧莫名之余”又忍不住猜测徐家父子究竟有什么不情之请,要如此前倨而后恭?

    重新走回大堂,秦林、徐辛夷各怀鬼胎”只有青黛无所谓的东张西望,看到大堂上扎的彩绸,还笑嘻嘻的问徐辛夷是不是府上也有什么喜事。

    大堂之中,魏国夫人吴氏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徐辛夷吓得心头惴惴,甜甜的叫了一声娘亲,吴氏像不认识似的怔怔的看着她”良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

    徐邦瑞也捡了把太卑椅坐下,扶着额头郁郁寡欢,徐维志更是不同的摇头,看上去颇为沮丧。

    这是要做什么?徐辛夷从来没见过父母兄长摆出这副架势,饶是她天不怕地不怕,也吓得够呛,站着不敢说话。

    秦林也心头发虚,拱手作揖道:“国公爷、老夫人有何吩咐,只要下官能做到的,一定从命就走了()。”

    徐邦瑞和吴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怎么说起。

    最后还是徐维志老下面皮,无奈的道:“秦贤弟,我这个妹子从小顽劣,不知怎地就把和李小姐的假凤虚凰当作了真情想必还是去崭州那次,这个也不消说了。总之,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只怕是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徐邦瑞和吴氏对视一眼,同时发出长长的叹息。

    徐辛夷身量太高,又素性活泼好动,一双脚还是天足,长相又不是细眉弯眼肤白如瓷,国公爷权势虽大,要替她找个称心如意的夫婿却也不容易,至于那些贪图国公府权势的趋炎附势之辈,莫说徐辛夷自己不答应”就魏国公夫妻俩都看着恶心,更不必提了。

    现在传出她和青黛的姐妹情谊,这种事情其实夫家一般都不会在乎的,毕竟两个女孩子还能闹出什友来?

    关键是,徐辛夷自己说永远不嫁人,若是逼着她嫁人就要出家做尼姑!她性子又烈,说到做到,到时候怎么得了?

    本来就找不到合适的夫婿”现在更是麻烦加十倍,女儿的终身大事,究竟怎么收场!

    徐邦瑞又站起来朝秦林做了个揖:,“所以,本公和夫人就寻思”女儿虽然顽劣不孝,咱们做父母的总舍不得她真出家做尼姑:既然她喜欢青黛,咱们也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两全齐美。”,秦林心头咯噔一下,不知道这专会添乱的父子俩又要出什么馊主意,随口嗯嗯啊啊的应付着,却不往下接腔。

    “娘,你听爹爹胡说什么呀!”,徐辛夷红着脸儿,摇着母亲的胳膊撤娇。

    吴氏冷着脸把她手一拍,转向秦林道:“丈夫和儿子不好意思说,也只有老身我来卖这张老脸了。就这么一个女儿,总不好叫她真的出家做尼姑吧?再者,今后怕是没什么人敢娶她了,所以现在也只好想出这个馊主意”唉”让她嫁给你做个假夫妻,实与青黛当今真姐妹吧()!”

    “好呀好呀!”青黛头一个咯咯笑起来”她本来就想和徐姐姐一块儿嫁给秦哥哥嘛,至于什么假夫妻真姐妹的,小丫头也不会多想。

    绕了半天居然会是这种结果,实在是匪夷所思。

    徐辛夷先是张大了嘴巴,怔怔的从父母兄长脸上一个一个看过去,确实不像开玩笑然后她的心就开始砰砰砰的剧烈跳动,紧张万分的瞧着秦林,看他如何作答。

    秦林仰天长叹”一时间真是心花怒放:假夫妻?哼哼,就做真夫妻也无所谓啊,赚了赚翻了,今天绝对是月老牵红线在搞买一送一大酬宾!

    形势峰回路转,双飞有望啊!

    激动之下”秦林咧着嘴发呆,口水差点儿就从嘴角流出来了。

    徐家父子见了他这副样子”还说是不情愿,未婚倒也罢了,结婚之后谁还情愿妻子有个“好姐妹”?

    于是徐邦瑞大手一挥:“这件事是我徐家对不起秦长官,日后必有所报,府中除了南京守备的调兵虎符不能给你,别的什么只要你开口,本公都算作这丫头的陪嫁、就是什么名分也不计较了,既是假夫妻、真姐妹”平妻也无所谓。”

    “秦哥儿,你与辛夷也是朋友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孤苦伶仃吧?”吴夫人也追着问道,同时心头也存着点儿念想:看女儿对秦林也不排斥,说不定什么时候假夫妻就变成真夫妻了呢?而且她和青黛如此要好”何分正妻平妻?

    愿意,我他妈十二万分愿意!秦林强压住心头狂喜:“两位泰山在上,受小婿一拜!”,!~!

    </</p></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