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章 强强联合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布政使衙门的大队兵卒扛着肃静、回游的虎头牌……,钦点浙江主政。。、,“赐进中出身。。、,“通奉大夫,。等等金字官衔牌晃得人眼hua。众人便知道是本省布政使李嗣贤到了。

    陈白鲨恭恭敬敬的轿前相迎,两名骄仆一左一右掀开轿帘,李嗣贤昂然而出。

    只见这位布政使身穿绯色彩绣官服,头戴乌纱帽,胸前从二品锦鸡补服。腰系犀角带,当真威风凛凛。

    后面那乘轿子里走下来的刘体道刘巡按更不得了,虽然他只穿七品官的青袍,头上戴的却并非普通文官的乌纱帽,而是巡按御史的獬秀冠,胸前挂獬秀补服,神情桀骜,颇有睥睨自雄之态,正是戏文里代天巡狩、先决后奏的八府巡按。

    这两位走下轿子,所作所为与前头的黄公公、霍领班如出一辙,只不过褒贬的对象完全掉了个儿。

    两位大人先看了看东面的彩唼,从鼻子里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显然是对五峰海商极其不满;接着与陈白鲨答话。立马就转成了和颜悦色。

    ,“咱们海鲨会何德何能,竟能请到李方伯与刘巡按赏光降临?两位官声清如水、明如镜,我等视为慈悲父母”今日光临此地,我等何其有幸!。。陈白鲨欢欢喜喜,朝着两位靠山大拍马屁。

    李嗣贤怨愤的盯了眼五峰海商那边,儿子李甲全身骨头几乎被牛大力拆散,现在还躺在床上直哼哼,他能不记恨金樱姬和秦林吗?

    回过头笑眯眯的瞧着陈白鲨。这位方伯(布政使的别称)神色就好多了。沉声道:,“海鲨会是正经商人,陈、赵两位会首乃是古道热肠的神州赤子,于地方上修桥铺路、斋僧济贫多有善举,本官任上早有耳闻。此次奉旨于杭州开海通商繁荣市面、缴纳赋税”贵会的责任重大,所以本馆不得不另眼相看,到此视察、勉励一番。。。

    李嗣贤是从二品布政使,自恃身份话也就说得比较含蓄。

    那刘体道性格偏狭,又是位卑而权重的巡按御史也就更加肆无忌惮,指桑骂槐的道:,“听说有海外莠民借阉党之势为非作歹本官想我大明湛湛青天、朗朗乾坤,断不至有此事,孰料今日一见,竟然并非虚言呔!本官身负皇命代天巡狩纠劾不法正是职责所在,这就留在此地倒要看看他意欲何为!。。

    说罢,刘体道将宽大的袖子往下一甩,穿着粉底皂靴的双腿迈起四方步,眼睛圆睁似那金刚怒目,浓眉深锁如同包公断案。那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啊,就差旁边人替他拿二黄腔吼一句,“包龙图打坐开封府。。啦。

    只可惜百姓们并没有像戏台上或者书文中那样,欢欣鼓舞的替诛杀贪官、平反冤案的八府巡按喝彩叫好,反而一片沉默的死寂。

    对这位巡按御史的表现,人们面面相觑:海鲨会欺压百姓、压榨中小商客甚至谋财害命累累罪行在杭州可以说妇孺皆知,人人都盼着五峰海商前来和它竞争,虽然五峰海商也不见得就是什么良民,可只要有竞争就比一家独大好嘛!

    怎么巡按老爷没像戏台上那样替百姓主持公道反而信口雌黄、指鹿为马呢?

    聪明人已瞧出了几分端倪。看来巡按老爷也不全像戏台上演的那么好说不定……

    刘体道闹了个没趣。一番刻意做作的表演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幸好还有个陈白鲨知情识趣,赶紧带头叫好,那些海鲨会的帐房、掌柜、伙计、打手怔了怔,也跟着乱糟糟的叫起来。这才替刘巡按把脸遮过去。

    布政使和巡按,这两位杭州乃至全淅江顶尖的高官,他俩一坐进海鲨会的彩棚,形势立刻为之一变。

    本来已进到五峰海商彩棚里面的人,开始尴尬无比的往外走。

    有个操着湖广土话的商客正和五峰海商的掌柜谈得热火朝天,背后就有人拍了拍他的后背:,“汪员外,你还不看看风色?快走,快走”。

    那汪员外回头一看,布政使和巡按御史的全副执事停在对面海鲨会的彩棚前头,两位大人就在棚中高坐,登时就吓得冷汗出来了”讪讪的和这边掌柜陪着笑,忙不迭的退出了棚外。

    就是如此他还不放心,和刚才提醒他那人一个低着头、一个拿袖子遮住脸。生怕被海鲨会记住了长相,遭到他们的报复。

    没办法,前面已有了无数血的教训,不敢不防备啊!

    但回到了空地上,汪员外和他的朋友又犯难了,海鲨会凶横霸道,又有布政使和巡按御史撑腰,难道五峰海商就好惹了?

    那些个凶神恶煞的锦衣校尉和东厂番子。瞧见他俩从五峰海商的彩棚退出来,全都狠巴巴的瞪着。不少人的手还搭在绣春刀的柄上,那副样子似乎在说:……,哼,倒要看看谁敢去海鲨会的彩棚?难道咱们东厂和锦衣卫是吃素的?”。

    这才叫个进退两难,商客们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妈呀,做今生意,怎么这等艰难?,。汪员外干脆一屁股坐地上了,声音拖着哭腔。

    少数胆子大的商客权衡利弊得失,跺一跺脚,横下心往东边那座彩棚走:,“罢罢罢,得罪哪边都有风险,在商言商,咱还是冲着收购价给得高、批发价要得低的五峰海商去吧!。。

    当然也有人慑于海鲨会的凶名,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向西边彩棚:“唉。没办法,得罪海鲨会要掉脑袋,得罪五峰海商大约没那么严重,咱还是宁愿得罪后者算了。”。

    一时间,东西两座彩棚各有少数商客进去洽谈,大部分则仍留在空地上。观望着、犹豫着,举棋不定。

    远处再一次出现了骚动,很大一群人乘着肩舆往这边走过来,像一股新鲜的水流注入了拥挤不堪的人群,立即引起了注意。

    不管是东边彩棚里面的黄公公、霍重楼。西边彩棚的陈白鲨、李嗣贤、刘体道,还是留在空地上的各路商客。尽皆茫然不解:提督市舶太监、东厂领班、布政使、巡按御史,各方势力的头面人物都在这里了,来的又是哪路神仙?

    忽然赵海马惊喜交集的站起来,指着远处对陈白鲨道:,“大哥。是漕帮田总甲和他手下一干漕运总商!。。

    陈白鲨登时喜出望外。

    海鲨会虽在杭州府、淅江省称王称霸,毕竟困守一隅之地,而漕帮凭借京杭大运河和长江水运,纵横淅江、江西、湖广、山东各省以及南北直隶,麾下十万帮众,声势又比海鲨会强了不只三分。

    前年陈、赵二人曾去扬州拜会田七爷”商谈双方合作的事情”田七爷接待极其热情,但没有拿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于是两人败兴回到杭州。

    没想到关键时刻,田七爷竟然带着麾下若干总商亲自前来,实在是意料之外啊!

    ,“天助我也!”陈白鲨以手加额,向两位大人告了罪,留赵海马在彩棚里招呼,自己一溜烟的迎了出去。

    海鲨会的那些个打手、伙计,尽皆喜笑颜开,朝着东面彩棚吐舌头、做怪相,洋洋得意。

    空地上的商客神色一下子就变了。那些留在东面彩棚里的商人,更是瞬间变得面如死灰。

    淅江的商行、车马行、牙行控制在海鲨会手里,从杭州通往京师的京杭大运河却是漕帮掌管,并且江南之池水网密布,修建了许多运河,杭州到萧山、绍兴、上虞,湖州到嘉兴,无锡到江阴……都有分支运河互相联通,不消说,这些全是漕帮的天下。

    小件货物或许可以走陆路。大宗货物却必须走水运,现在漕帮和海鲨会联合,商客们不与海鲨会合作就会在运河上寸步难行,活生生被憋死啊!

    东面彩棚中,一时间鸦雀无声,人人脸色黑如锅底。

    ,“我、我怎么这么倒霉啊!。。白白胖胖的汪员外懊丧的扯着头发,表情比哭还难看。

    刚才他本已出去了,权衡再三,抵挡不了五峰海商低价批发、高价收购的诱惑,终于又走了进来,和掌柜们讨价还价,拿会票订了许多来自海外的货物,准备运回内地销售。

    可现在才发现海鲨会得到了漕帮的支持。刚才从五峰海商手里买的便宜货物,必将在江南寸步难行,活活困死在杭州,这不是逼人跳楼吗?

    ,“天哪,汪某可上了你们的当啦!。。汪员外卑着刚才负责交易的老掌柜。一叠声的抱怨起来,又压低了声音咨询能不能退货,还说愿意给老掌柜回扣……

    忽然背后有人笑起来:,“汪先生就这么对五峰海商没有信心吗?”

    汪员外回头一看,正是那个坐在金樱姬身边的年轻人,知道对方来历不凡。他不敢得罪,但话里话外都后悔不该和五峰海商做交易,这趟生意必定要血本无归了。

    ,“这么着”,。秦林自信满满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赌你这趟非但不会折本,反要大赚特赚,因为只要是和我五峰海商交易的货物,漕帮将负责免费的水路运输!”。

    这、这人莫不是疯了?汪员外大睁着两只眼睛,像要在秦林脸上看出朵hua儿来,又伸了伸手,似乎想摸摸他额头有没有发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