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章 被调戏的秦长官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那有什么办法?”金樱姬凑沂秦林到了近乎危险的距离,妖媚的红唇轻启,话里带着酸溜溜的味道:“奴家可没有魏国公、张相爷撑腰,只认得一个秦长官呢,这小没良心的刚露面吧,又惦记着什么辛夷姐姐、紫萱妹妹,人家稍不留神他就哧溜一下溜得没了影儿,哎呀呀nn奴家还真是可怜呢。”,张紫萱是江陵首辅的独生女儿,哪怕亲王郡王都不敢乱打她的主意,像刘戡之,若不是被秦林逼急了,也不至于走到狗急跳墙的一步:徐辛夷更不消说,南京城有名的人型母暴龙,谁敢打她的主意,除非是活腻歪了。

    不过金樱姬这话也只说中了五分。

    比起张紫萱的天姿国色、徐辛夷的阳光热辣、李青黛的娇憨可爱,金樱姬水蛇腰盈盈一握,柳叶眉拢烟含翠,常常氤氲着水汽的双眸盛满了整座东海的碧波,妖媚之中又带着楚楚可怜,恰是最能诱发男人征服欲念的那种类型,也难怪接二连三的引来无聊之辈了。

    所谓媚骨天成,用来形容她正是恰如其分。

    比如说现在的秦长官,和金长官距离近得伸手就能将她搂入怀中,打着卷儿的发梢在他脸上轻轻拂动,逗得他越发心浮气躁……

    “现在我也算明白李甲的想法了”,秦林摸了摸下巴,将一缕调皮的青丝拂开。

    “你、你说什么?!”金樱姬柔软的身躯突然变得僵硬,本来已带着些许酒意的脸蛋,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心底隐隐的痛着。

    这、这个男人,他把我当成了什么?难道是我愿意去招蜂引蝶吗?如果不是为了五峰海商,为了父亲留下的基业……

    柔媚的眸子盈上了一层水雾,金樱姬脸色冷了下来。

    孰料秦林双手在她水蛇般柔软的纤腰上用力一揽,已将娇躯搂入怀中”哈哈大笑:“因为看到迷人的金长官,连我也想做点坏事啦!”,“讨厌、真讨厌!”,金樱姬破涕为笑,她被秦林搂入怀中,男子气息让妙龄女郎心神陶醉,秦林那双充满魔力的怪手又一刻不停的在娇躯上游移,呵着、挠着最敏感的地方”一时间美人儿身软如棉,眼睛变得迷离。

    秦林可不是板着脸讲天理人欲的道学先生”他做事率性而为秉持本心,既与金樱姬有过合体之缘,又何必假装正人集子?

    渐渐他的身体有了叫金樱姬尴尬万分的反应,呼吸变得急促,那双怪手肆虐的部位,也越来越深人……,表面放浪形骸的金樱姬,实则在室之女,猛然遭到秦林如此猖狂的进攻,不知怎地她就害怕起来,伸手软弱的推拒着:“不、不要!呆子,我们还没……别这样……”,……”,秦林笑着含住微翘的樱唇,魔爪隔着衣服摸到美人儿胸前的一处凸起,轻轻捻动,趁娇躯触电般颤抖之时,在她耳边坏笑着低语:“怎么,金长官这是半推半就呢”还是欲拒还迎?”

    情急智生”金樱姬慌道:“奴家、奴家正在天癸之期!”

    呃一停止了怪手的肆虐,秦林苦笑着摸摸鼻子,一脸的欲哭无泪,心道老子的运气还真是好啊。

    金樱姬红着脸儿整理被秦林扯得凌乱不堪的衣襟”瀛洲土司长官、堂堂五峰船主,领口被扒拉下来”露出了雪玉般粉嫩的香肩和弧线动人的锁骨,下摆却高高的挽到了膝盖之上,肤光莹润的大腿也暴露在空气中,一副惨遭蹂躏、不胜娇羞的小模样是可怜又可爱。

    “受不了,老子真受不了!”,秦林绝非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可“正逢好事”能看不能吃,此时此刻也憋得快要精虫上脑了。

    “就你急色!”,金樱姬整理好衣衫。

    方才一说天癸秦林便忍住退开,便知秦林毕竟在乎自己,心中暗生甜意,四目相对,她含情脉脉的道:“小呆子,这是奖励你的。”,说罢她就凑近秦林,在他面颊上深深一吻。

    秦林正陶醉在美人儿主动的亲吻,哪知金樱姬生性调皮促狭,竟又伸手在他昂首挺胸的小兄弟上轻轻一捏,接着咯咯娇笑着退开。

    “太、太可恶了!”,秦林有种快要爆炸的感觉,赶紧抓起桌子上一碗放凉的糖水咕嘟咕嘟喝下,看看正眨巴眼睛装乖宝宝的金樱姬,咱们的秦长官实在是哭笑不得,从牙缝里憋出三个字:你、好、毒!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总有一天,我要新帐旧账一起算,哼哼哼哼……

    杭州在宋代称为临安,已是整个〖中〗国最繁华的特大贸易城市,历经三代,盛况经久不衰,到了大明万历年间,乃是整个东方世界最为著名的大都市,灿烂的光芒完全掩盖了〖日〗本的京都、朝鲜的汉城,叫同时代的大城市黯然失色。

    每年八月十八是钱塘江潮最大最盛的一天,便是民间约定俗成的观潮节,各地游人、官宦、士绅往来如织,四面八方的商客也赶往杭城,观潮之后就做买卖,和后世什么广交会、世博会实是异曲同工。

    紧接着观潮节之后的商贸会期,不仅有国内的商客云集于此,还有来自朝鲜、〖日〗本、暹罗、爪哇乃至佛郎机的富商巨贾,虽然明面上朝廷执行海禁、只有福建月港开放通商,但实际上禁令早已废弛,走私已是半公开的状态了。

    但对华夷商客们来说,今年是绝对不同于往年的,因为朝廷已经开放杭州的海禁,允许〖自〗由贸易,而且五峰海商也受了招安,摇身一变成了瀛洲长官司的“归化夷民”,有资格堂堂正正的登陆通商,这就和过去截然不同了。

    以前吧,海鲨会基本上垄断了杭州府乃至浙江省的海贸生意,他们勾结官府,欺行霸市,低价买高价卖,谁要敢不把东西卖给他们,就等着倒霉吧!

    那时候虽然五峰海商也在做生意,毕竟没有正式的名分,很多地方受到限制,广大商客也就只能捏着鼻子把货物卖给海鲨会,拼着吃亏也毫无办法。

    现在五峰海商和海鲨会双方龙争虎斗,无论买货还是卖货的商客都摸不清局势,他们等待着、观望着……

    杭州城东乃是富商显宦所居之地,这里一座青砖黑瓦的大宅院,便是海鲨会会首陈白鲨的住处。

    赵海马满脸的沮丧,两撇老鼠胡须垂头丧气的往下耷拉着:“大当家,咱们这次可真是三十老娘倒崩孩儿,竟然吃了个大亏!黄太监在大街上来那么一出,全然没给咱们留半分颜面,现在那些个中外商客都摇摆不定,怀疑咱们海鲨会的实力,捏着买卖迟迟不肯出手啊!”

    陈白鲨阴沉着脸,喝了。茶,将茶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老子还道是哪路毛神,原来是个被张首辅草了职的锦衣卫副千户,自己就是草职待罪之身,还是南京的官儿,到了咱们浙江,他算个鸟!”,海鲨会也发动极其强大的关系网,调查秦林的来路,结果发现对手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一个外省的锦衣卫副千户,还是草职留任、待罪立功的,听说还是得罪了元辅少师张先生,被他老人家亲自下令草去的职分。

    张居正内则帝师、外则首辅,独掌朝纲权倾天下,被他老人家厌恶,秦某人这官儿就算当到头了,海鲨会根本就不用怕他嘛!

    “这家伙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敢到咱们杭州来装大!”,陈白鲨冷笑连声。

    当然,他并不知道张居正“厌恶”秦林的〖真〗实原因,这个嘛,老泰山对新女婿好像总会有点看不顺眼的……

    赵海马眨巴眨巴老鼠眼,奇道:“那么黄公公和霍领班,为何?”,“一定是受了金妖女和秦某人重贿,当街给咱们演一出戏!”,陈白鲨恨得咬牙切齿,忽然鼻子里冷哼一声:“不过,他们真以为靠区区提督市舶太监和东厂领班,就能在杭州府挫动咱们海鲨会的根基?做梦!”,赵海马眼睛一亮,领会了大当家的意思,秦林和金樱姬在削海鲨会面子的同时,也痛殴了李甲,那么布政使李嗣贤必然深恨于他,会更加替海鲨会鼎力相助啊。

    果然,没等多久管家就惊喜交集的来报:“大当家,李布政使和刘巡按来拜,两位大人布衣小轿,就停在头进院子里!”,哈哈,陈白鲨和赵海马相视一笑,快步迎了出去。

    布政使相当于后世的省长,从二品大员,李嗣贤身穿布衣,顾盼之间凛然有威,颇具封疆大吏苒气度。

    那刘体道则是个干瘦干瘦的中年人,眼睛微凸,神情桀骜,看上去就像随时准备和人吵架一样。

    这巡按御史只有正七品,职权比布政使却只大不小,“代天子巡狩,所按簿服大臣、府州县官诸考察,举劾尤专,大事奏裁,小事立断”,虽督抚大员也得让他三分,民间戏文和说书先生嘴里的八府巡按说的就是他们,动不动就拿尚方宝剑斩贪官、平冤狱,实是威风凛凛。

    “两位、两位老先生里边请!”,陈白鲨把腰杆弯到了九十度,脸上的笑容分外得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