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章 秦林的计划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247章秦林的计划

    金樱姬召集心腹部众宣布了下一步的计划,其中大队人马包括所有的老弱u孺和三分之二的青壮水手由她亲自率领,直航夷洲ji笼(今台湾基隆),在那里展开各项建设,以取代平户作为五峰海商将来的母港;

    龟板武夫和三名德高望重的中国海商率分舰队,在杭州湾口的大衢山岛设立瀛洲长官司衙e,那里本来就是汪直时代五峰海商的基地之一,虽因倭lua废弃多年,仍具备相当的基础,利用它作为贸易中转站,土司衙e则是应付朝廷的幌子;

    另外搜罗了珍珠、漆器、珊瑚、泥金折扇和象牙雕刻等珍贵宝物,作为贡品和jia给张居正的礼物,再加一道谢恩表章,由权正银携带随秦林同去南京,给朝廷一个jia代,并催办宁bo开港、放开贸易的各项事务()。

    海商部众们得知暂不回大陆而是改航ji笼,老年人或多或少的有些失望,不过金樱姬宣布等朝廷开海之后,五峰船队将在ji笼、月港和宁bo之间穿梭往来,想去故乡走走看看的大可自由来去,老人们也就释然了。

    三四十岁的水手汉子、各家各户的顶梁柱则十二分的欢迎这个决定,把妻儿老ia放在相对安全的ji笼,大家伙儿跟着船主风里来la里去,这才没有后顾之忧嘛!

    秦林乘两千料中号福船“福通”号回航南京,与乘徽州号大福船驶往ji笼的金樱姬挥手道别,碧空帆影遮天去,斯人渐远……

    “没良心的ia冤家,又去会你那男人婆吧,”金樱姬看着秦林所乘的福通号渐渐消失在海天相接处,忽然心头升起莫名的怅然,酸不溜丢的,回想那夜的iaua招,究竟是得还是失?

    想到即使没有徐大ia姐,也还有张紫萱和李青黛在南京,金樱姬又气沮的撇了撇嘴,扶着额头走进了官舱。

    无意中看见五峰船主宝座铺的老虎皮底下lu出一页纸角,芳心就跳个不停:难道那家伙还学了风流才子的勾当,玩什么留书遗情?

    又惊又喜,金樱姬几乎是飞扑过去,迫不及待的取出纸张细:党参三钱、杏仁五分、当归一钱、黄芪一钱五、甲片一钱、香附二钱、黄ji二钱、陈皮一钱……ia火慢煎,早晚各一剂,乃神效丰ru方也。

    “哇呀呀,姓秦的我要拿你喂鲨鱼()!”

    官舱中传出了金樱姬高亢入云的怒吼,从服i她的丫环到全船水兵尽皆失惊,猜测着秦长官究竟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让五峰船主如此愤怒?

    联想到这两位曾在官舱单独待了不短的时间,哼哼哈嘿,有jia情啊有jia情!

    另一边,秦林自然不知道金樱姬深深的怨念,他乘坐福通号抵达了长江入海口,溯江而上回到了南京。

    下船登岸,刚刚走到水西e,就看见书店e口一大堆人围着,人人挤得脑袋上冒汗,若不是他们手里捏着银子或者提着成串的铜钱,只怕要被当作强盗打劫呢。

    “给我来一本,”穿蓝布衫的书生把铜钱高高举起。

    “三本、三本,称好了的现银子,还余一分五厘的平旺,都送与你了,快把书给我!”头戴四方巾的黑胖汉把旁人挤得东倒西歪。

    秦林一行人好奇的停下脚,看见刚才那书生终于买到书了,喜滋滋的一边翻一边走,翻开的那页上正画着幅黄连植株的图案,就知道定是李时珍的《本草纲目》。

    秦林使个眼e,陆远志伸手就把书生拖住。

    书生低着头看书,正待发怒,抬起头见是一群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登时吓得不轻,也不敢发火了,拱手问道:“几位长官拦住在下,请问有何贵干?”

    秦林笑着指了指他手上捧的书:“这是本医书吧,不知老兄是位坐堂医生呢,还是游方郎中?”

    书生指了指头顶戴的方巾:“在下是个教馆的秀才,并不是大夫。”

    秦林盘问一通,才知道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篇幅浩繁,但这时候出书特别是畅销书也不是全部印完才卖,而是一卷一册,印好了就在书铺发售,书生买的就是新出的第二卷,等全部印好恐怕要到明年年底去了()。

    这时候的书人,讲究的是不为良相则为良医,只要书就或多或少懂一点医理,例如大夫去官宦人家诊治病人,开了方子都要谦虚说请主人指教,主人也看看,然后就中正平和、配伍得当,还是方剂太重、虎狼之ya发表看法,最后才去ya铺抓ya服用。

    而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得到元辅少师张居正题写序言,文坛盟主王世贞书写后跋,在万历年间就相当于两大天皇巨星替他打广告,登时士林轰传,不论专业的大夫郎中,还是略通医道的达官显宦、秀才举人,通通买一本回去,想看看被宰辅大臣和文坛盟主誉为“北斗之南第一人”的李时珍,究竟在书里面写了什么。

    秦林点点头,看来本草纲目这本书确实火了,不过他更关心另一件事。

    翻了翻书生拿着的第二卷,扉页题着“敕封文林郎蕲州李时珍编辑,四川蓬溪县知县男李建中、黄州府儒学生员男李建元校正,医士男李建方、蕲州儒学生员男李建本订正,孙李青黛绘图”。

    到青黛的名字,秦林点了点头,问那书生:“请问这位李青黛是?”

    “嗨,紫青双姝你都不知道啊?”书生一下子变得眉飞e舞,终是在锦衣校尉面前不敢太过放肆,压着声调道:“乃是李神医的嫡亲孙v,不仅丽e无双,而且ji通医道,确是一位了不起的v医仙!听说不仅a图是她素手亲笔所绘,就连内容也不少是经她订正的,你看看,这医理多么ji当,这ya物的图案多么细致,不是v医仙,焉能做到?”

    成了!秦林笑着一拍手,放了书生离开。

    很多人说v子无才便是德,可秦林似乎很乐意他的未婚妻名声大振?

    霍重楼、牛大力等人心头疑uo,也不方便去问,只有陆远志凑近了,低声道:“秦哥,叫嫂子出这么大名头,所谓何来?”

    秦林想了想才明白胖子叫的嫂子是指青黛,不禁哑然失笑,他卖了个关子,神神秘秘的道:“天机不可泄lu()!”

    回到家中,李时珍、青黛爷孙都在,老神医的脸e红润了不少,ji神十分健旺,而青黛就像只ia燕子似的扑过来,扯着衣袖叫秦哥哥讲出海的事情。

    午后,桂ua树下,天和煦的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斑驳的洒在少v身上,青黛双手托着香腮,清澈如水晶的大眼睛瞧着秦林,听他讲海上的风la,讲凶残的倭寇,也讲那位以柔弱之躯肩挑五峰船主重任的金樱姬姐姐。

    “金姐姐好可怜呢!她父亲冤死、母亲也早亡,一定很寂寞吧!”青黛轻轻的皱着眉头,ia模样儿可爱极了,“所以,秦哥哥你可不要欺负她哦~~”

    咳咳,饶是秦林脸皮厚如城墙,这时候也禁不住老脸一红,暗道惭愧惭愧。

    青黛自是不懂,可架不住还有四个鬼鬼祟祟的家伙。

    躲在ua丛后面的v兵甲眯起了眼睛,低声道:“这家伙,哼,绝对不老实!”

    “肯定出去偷腥了。”v兵乙点点头。

    “就没有不偷鱼的猫!”v兵丙也顶楼主。

    ia丁正在折一朵ua玩,半听不听的,ii糊糊的抬起头来:“啊,偷鱼?在哪儿,煮来吃么?”

    甲乙丙:%¥@%&p;

    秦林已发觉了树丛后面的异动,他不动声e的道:“金姐姐独自一个人,能驾驭数万部众、上百巨舰的五峰海商,这份本领真正难得。”

    “是啊是啊()!”青黛不停的点着头,“除了和紫萱姐姐、徐姐姐出去玩,青黛就整天待在家里,好闷呢。”

    说着她又不好意思的看了秦林一眼,然后低下头搓o着衣角,毕竟从ia受的教训就是闺阁之中的那一套,这么说好像有点儿不对。

    不过,在蕲州玄妙观开设的医馆做事,替那些v病人诊断治疗,悬壶济世的感觉远比整天呆在家里来得愉快充实呢!

    秦林宠溺的rou了rou少v的脑瓜,“ia笨蛋,就是要和你商量,准备在南京开一座专e替v病人诊疗的v医馆,要请你这v医仙去做馆主呢!”

    青黛水汪汪的大眼睛睁得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秦林,少v稚嫩的脸蛋绽放出喜悦的光彩。

    接着秦林声音一低,坏笑着道:“不过,这件事不要告诉甲乙丙丁四个家伙,她们笨头笨脑a手a脚的,又喜欢偷听,满嘴八卦,耳朵伸得比兔子还长,嘴比蛤蟆还大,去了也是误事,干脆别让她们去!”

    话音未落,四个家伙已经扭扭捏捏的从树丛后面走出来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叫秦林又好气又好笑。

    “公子爷~~”甲乙丙丁从来没有叫得这么嗲声嗲气。

    秦林顿时ji皮疙瘩哗啦啦往下掉,摆手道:“好好好,让你们也去!”

    耶!四个v兵高兴得跳起来,抱着青黛又啃又亲。

    秦林肚子里都快笑翻了,他支持青黛在南京开v医馆,可是谋划很久的计划呢,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挣钱,而这个计划里头,确实不能缺了这四个v兵。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