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章 夷洲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246章  夷洲

    五峰海商的武装船对岛津家鹿儿岛港口施加报复xing打击的时候,拥有上百艘大船、搭载数万成员的主船队,则在九州以南驭谟岛以西的海域,朝着西南方中国大陆的方向航行()。

    老人们感怀着回忆着,自从被污为“倭寇”,不少人已有十年、或者二十年没有回过家乡,故土的思念在心中持续发酵,家乡一草一木和童年玩伴的影像,早已在记忆深处酿成了至醇的美酒。

    不像老年人那么感怀故往,年龄在二十岁以下的青少年则互相谈笑议论着,他们在平户出生、在这里长大,遥远的故国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只有从长辈絮絮叨叨的话语中获得,所以尽管明知距离目的地还有好几天的航程,他们仍时不时的踮起脚尖,朝西面大陆方向眺望着,期待着,憧憬着()。

    各家各户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xiao的水手汉子们,则在欢喜中带着隐忧。

    毫无疑问,能堂堂正正的回到故乡是值得欣喜的——即使为了规避麻烦不得不打着土司属下夷民的招牌,在东南沿海的定海、大衢或者长江口的三沙岛等岛屿设立母港,也降低了贸易成本,将来生意必定比过去更加兴旺。

    但是,朝廷的政策真的不会再变吗?

    开海和禁海,从洪武爷开始就几经反复,万一将来又发生变动,海商又被污蔑成倭寇、海盗,待在这些靠近大陆的岛屿,岂不是成了朝廷水师和权贵走si集团嘴里的feirou?

    海商们实在怕了朝廷,怕了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清官”,明明你辛辛苦苦航运贸易,他上下嘴皮子一碰你就是什么“无jian不商”、什么“祸luan东南”、什么“海外弃民”,叫你哭都哭不出来。

    汪直相信了朝廷,于是掉了脑袋,所以不是海商们信不过朝廷,而是狼来了的故事没人肯一直信下去啊!

    这些皮肤黝黑犹如钢浇铁铸的汉子,看着中间那艘旗舰大福船的目光,就带着深深的隐忧。

    五峰海商的旗舰徽州号四千料大福船,船身长一百二十步、能装载两千人、甲板可以跑马,竖七桅、张九帆,拥有高大巍峨的船楼,航行海上犹如一座移动的城堡。

    船楼的官舱之中铺陈富丽堂皇,进men就是两株五尺高的火红se珊瑚树,八扇屏系用南洋香木为框、西洋玻璃镶嵌,上有各se珍珠宝石,地板铺着细软的bo斯绒毯,四壁悬挂日本的宝刀、中原的宝剑、镏金镶银的火枪。

    官舱正中间三级台阶之上,安设一把金丝楠木所制的jiao椅,上铺虎皮,便是威加东西两洋、号令三十六岛的五峰船主的宝座()。

    宝座上坐着的人,自然不是当年踏bo蹈海叱咤风云的汪直,亦非第二代五峰船主金樱姬,而是贼笑着的秦林。

    宝座真正的主人金樱姬则双手撑住jiao椅的扶手,水蛇腰柔若无骨,娇躯向前倾俯下来凑近秦林,靠近到了一个危险的距离。

    “xiao冤家,此间并无六耳,到底如何安排奴家,你就直说了吧!”美nv蛇柔媚的声音带着youhuo的气息,垂下的发丝调皮的挠在秦林脸上,痒痒的。

    只要伸手轻轻一揽,这柔媚的人儿便会跌入怀中……

    也只有在秦林面前,金樱姬才会如此戏谑,想到那天夜里的“秘密”,她就心头偷偷直乐:敢欺负我?哼哼,让你一辈子meng在鼓里!还有徐辛夷和张紫萱,你就等着头疼吧!

    &g榻的是金樱姬,既然nv海贼王毫不掩饰的挑逗,他也就老实不客气伸手在水蛇腰上轻轻一揽,登时柔若无骨的娇躯就跌进怀中。

    这家伙!金樱姬猝不及防,被秦林抱个满怀,她惊诧的睁大了眼睛。

    可怜的nv海贼王噩梦并没有结束,既已有过男欢nv爱,秦林还客气什么?一只手牢牢把住水蛇腰,另一只手从海虎绒大氅的领口伸进去,十分霸道的握住了酥xiong。

    金樱姬身子酥软,粉面绯红,脑中luan成一团糟,几yu晕去。

    秦林魔手在细嫩的肌肤上游弋,肆无忌惮的享用着柔软的触感,怀中的人儿剧烈的颤抖着……忽然这家伙莫名其妙的来了句:“咦,mo起来,好像稍微xiao了些?”

    怀中几乎瘫软的娇躯霎那间像弓一样绷紧,然后嗖的一下弹了出去()。<b口剧烈的起伏着,气急败坏的瞪着秦林,恨不得一口把他咬死才好。

    再怎么肆意轻薄,不过是羞怯之下轻嗔薄怒罢了,可最后这句,太、太、太打击人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金樱姬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xiong口,确实比徐大xiao姐xiao了一圈,可盈盈一握、xiao巧可爱,配上纤长的身材和水蛇般灵活的腰肢,不是刚刚好吗?

    恨恨的咬了咬牙,她板着脸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冷冷的道:“长官有什么话就直说吧,xiaonv子海上飘萍,自当洗耳恭听。”

    秦林莫名其妙的挠挠头,不明白金樱姬怎么突然变得冷若冰霜,不过nv人心海底针,就算是佛洛依德也猜不准,何况于他?便自嘲的笑笑,取出一幅东亚地区的简明海图。

    “我知道你们信不过朝廷,”秦林见金樱姬想解释什么,摆手示意稍安勿躁,继续道:“这个很正常,当年确是朝廷出尔反尔对不起汪先生,而非汪先生对不起朝廷。实际上,连我也不能保证这个朝廷能延续目前的政策。”

    秦林说的是大实话,张居正的改革新政在他去世之后确实有部分得以延续,使大明朝呈现短暂的“中兴”,但更多的内容是人亡政息,虽然秦林可以试着去改变一些东西,可他毕竟只是个锦衣卫副千户,谁知道将来能做到哪一步呢?

    金樱姬本来心绪难平,听得秦林这么说心头不禁一甜,暗自思忖:这番话几乎是毫不掩饰的指摘朝廷了,身为大明官员,xiao冤家能说出这番话来,心头毕竟有几分向着我的。

    “所以,你们可以在沿海岛屿开设商栈和转运站,设立转运仓库,乃至挂瀛洲长官司的招牌,”秦林思忖着,喝了口茶水,慢慢道来:“但真正的母港,老弱fu孺大队人马屯扎之地,还得设在远离海岸,朝廷控制不到的地方()!”

    怪不得这番话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连金樱姬都吃惊的张开了xiao嘴,秦林这番话如果上纲上线,简直称得上不臣之心了!

    不过,也是大实话。

    “那么选择哪儿作为母港呢?”金樱姬站起来,纤纤yu指在那份海图上慢慢移动,从日本九州岛往西,最近的地方……她的指尖停在了耽罗岛(猫注:今苦力儿国济州岛,嗯,鉴于韩国以读音的原因要求中方改称“汉城”为“首尔”,猫也就贯彻到底,将韩国以英文读音“korea”改称为苦力儿国)。

    秦林摇了摇头,耽罗岛自然环境和位置都很适合作为母港,但政治上存在较大的问题。

    “我听说耽罗岛现在属于朝鲜济州牧,岛上设置大静和旌义两个县,而朝鲜被大明朝列为不征之国,年年朝觐,如果占了它的岛,朝鲜人必定要去京师控告,朝廷怪罪下来可不好办,”秦林笑笑,又补充道:“朝鲜人爱和大明朝廷哭鼻子,是出了名的。”

    金樱姬被逗得哧的一声笑,朝秦林拍了一巴掌:“你才爱和人哭鼻子呢!”

    既然排除了耽罗岛,金樱姬的指尖继续往南方移动,指在了琉球王国(今冲绳),不过这一次她自己就先摇了摇头。

    琉球地方狭xiao,没有回旋余地,而且距离大陆又太远了点,同时它也和大明朝保持着藩属关系,如果贸然前往占领其领土,也会被告上朝廷。

    难道是吕宋岛?金樱姬疑huo起来。

    那里已经有了佛郎机人,中国海商嘛倒也去过。

    大海商林凤以澎湖为基地,开拓海上贸易,曾率战舰六十二艘,五千五百余人扬帆进占吕宋()。当月二十九日抵达马尼拉湾的马里斯,首次进攻马尼拉获胜,击毙西班牙驻菲律宾总指挥戈尹特。

    其后林凤在林加延湾建立都城,自称国王,与当地居民关系融洽。三年三月,西班牙派兵进攻林凤,明朝水师乘机联合围攻。林凤苦战之后因粮械不继,只得突围回到台湾,后返o州,出没于柘林、靖海和碣石之间,因部下被朝廷招安,林凤不知所终。

    难道要重蹈林凤的覆辙?

    秦林当然不会选择吕宋,吕宋是西方殖民者进入东亚的men户,由教皇主持划分世界的葡萄牙、西班牙,后来的海上马车夫荷兰,都将纷至沓来,以目前五峰海商的实力,实在不应处在这个四战之地。

    他轻轻捉住金樱姬的手,把位置移到了吕宋东北方向、与福建隔海相望的地方。

    夷洲!

    “这、这里不是蛮荒之地吗?”金樱姬睁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和东亚地区其他文明繁盛的地区相比,那里简直就是一片未开发的处nv地,只有未曾开化的高山夷人,商业贸易为零,所以尽管中国、日本、西方海商来来往往,却没有谁会在那里设立母港。

    前几年林凤也是被朝廷水师追得急了,才到ji笼(今基隆)暂时躲避,一旦风声松了就回澎湖,从没把夷洲当作母港。

    秦林盯着金樱姬,似笑非笑。

    哎呀!金樱姬一拍脑men,如梦初醒:没有文明存在,也就意味着当地和大明朝廷没有朝贡关系;距离大陆比平户和吕宋都近;地方广大,富有回旋余地;扼守海峡,处于东西两洋jiao汇要冲,偏偏又没人注意!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