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章 以牙还牙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245章以牙还牙

    岛津家冲在前面的五十名骑兵和二百名ji锐武士几乎无一幸免,尽数丧命于五峰海商的枪炮之下,偏偏岛津义弘还得强忍着心疼,勒束眼睛发红了的家老、奉行们,率军远离炮火范围()。

    这时候日本钢铁工业相当落后,工匠们可以用ji工细活打造ji品武士刀和火绳枪,却无法像中国那样动用上千斤、几千斤的钢铁铸造大炮。

    从葡萄牙商人手里购买大炮也是很贵的,只有本州的织田信长、武田信玄这种头等大名才能少量购买,一旦到手就视为国之利器,号为“国崩”。

    岛津家虽在九州称王称霸,放在全日本也只能算二流大名,即便九州有平户、长崎两大外贸商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也照样买不起大炮,没法和武装船只对抗()。

    陆地野战、攻守城池,岛津家以正规军对付扶老携幼的五峰海商,自是绰绰有余;可现在人家全员登船,鸟枪、佛郎机、碗口铳齐上阵,再拿弓兵、铁炮手和武装船对拼,那简直就是ji蛋碰石头。

    好不容易把军队带得远离了港口,岛津义弘还没来得及哀悼他那些猴子骑驴一样的“ji骑”,秦林就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来了:

    这家伙趴在船舷朝下看了看,脸上挂着贼忒兮兮的坏笑,目光却是森冷如冰,大声吆喝着什么,不少水兵就拿着腰刀,嘻嘻哈哈哄笑着的爬下船来。

    他们要干什么?岛津义弘心头生起了不祥的预感。

    只见水兵们爬下船来,朝那些死去的日本兵脖子上一斩,立刻就把脑袋割下来。那些日本武士都是脑袋四边剃光,中间头发扎着冲天炮,抓着提溜起来真是顺手得很,一手提一个,血糊淋当的。

    还有那受伤没死的,水兵们也不和他客气,照样把脑袋活砍下来。

    海滩上静悄悄的,间或有一两声垂死的惨叫……

    日本人信神道教,死了没脑袋就不能升天,岛津家本阵从大将、家老到足轻,全都看得目眦yu裂,更有亲戚在阵亡名单上的人,捶io顿足哭嚎不止,痛骂明国人凶残毒辣

    ——健忘的日本人似乎已经忘记了,正是他们准备到平户来抢劫财富、杀戮u孺、掠夺五峰海商的呀!现在遭到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难道不是正义的惩罚吗?

    “总大将,下令出击吧!”几位大将和家老苦苦拉着岛津义弘的缰绳,红着眼睛求道:“武士的生命,应如樱ua般绚烂,我们宁可战死、不愿放弃伙伴而败逃()!”

    “不可中了明国人jia计!”岛津义弘坚定的摇着头,手中军扇牢牢指向后方,稳如泰山。

    堂堂“鬼石曼子”、九州第一智将不仅偷袭失败,而且大败亏输,将ji锐骑兵和武士尽数折损,还不得不背负怯懦之名,强行勒束军队抛弃战友的头颅而退却,岛津义弘胃里翻江倒海,恶心得快要吐出来,io口则隐隐生疼,心都在滴血啊。

    最后看了看船上那个年轻却恶毒无比的明国使者,岛津义弘咬紧牙关,从牙缝里十分费力的蹦出四个字:“全军退后!”

    岛津军再一次退后,虽然人数伤亡还不到十分之一,但士气之低落已经无以复加,半个时辰前人人满心期盼在平户放手大抢,现在已是个个垂头丧气,恰似斗败了的公ji。

    大福船上,秦林金ji独立手搭凉棚,摆了个悟空探路的姿势:“咦~ia鬼子居然不上当?看来也不全都是脑残嘛……”

    龟板武夫正提着个人头往船上爬,听到这句话吓得脚底板一滑,差点儿栽到海里去。

    妈呀,全日本有名的智将,鬼石曼子岛津义弘在他老人家口中得的评价就“不全都是脑残”?

    不过想想也是,和有神鬼莫测之机、日断阳夜审yi的秦长官相比,岛津义弘算个屁呀!

    “上邦天朝人物,果然不同凡响!岛津家区区倭奴,也敢吞并老主公的基业?我呸!”

    龟板武夫啧啧赞誉着,自觉与有荣焉——战国时代的日本武士“有主无国”,世代只忠于主公一人,在五峰海商这么久,他早以金樱姬心腹自居,浑然忘了自己其实也是个“倭奴”。

    既然岛津义弘不是脑残,不肯再次上当,秦林也就兴味索然,金樱姬便下令全部扬帆开拔()。

    忽然一颗圆溜溜的东西被抛进了海中,咚的一声,被细绳扯着又浮了起来,竟是个鬼子兵的脑袋。

    陆远志拿着根木杆子,一端用两只手握着,一端拴着绳子,把那脑袋扯得在海面上浮浮沉沉。

    “陆老弟,你这是干什么?”霍重楼不解的问道。

    “钓鱼啊!”陆胖子脂肪丰厚的圆脸欢快的a漾着:“这么多脑袋,扔了怪可惜的,胖爷看看能不能钓起什么鱼来。”

    霍重楼抚着钢针也似的络腮胡,哈哈大笑:“这群蠢驴的rou是臭的,钓别的鱼不行,最多钓只大王八!”

    岸上岛津家士兵看着陆远志拿人头钓鱼,一个个又惊又怕,只觉得自个儿脖子上凉飕飕的,暗自心惊刚才如果稍微冲快了点,脑袋不也被明国人o去钓王八了?你说可不可怕?

    “这些明国人,比第六天魔王还狠哪!”有马晴信哀叹着,眼睛里满是恐惧。

    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岛津义弘的眼睛警惕的眯了起来,有意无意的瞥了有马一眼——如果织田一统本州,再以泰山压顶之势扑向九州,恐怕有马家对岛津的忠诚,不会比他们对龙造寺氏更高吧!

    眼见五峰海商的船只扬长而去,岛津军不是惋惜,而是齐齐松了口气。

    岛津义弘命少数人去海滩收尸,自己带着大队人马进了平户城,早知道这座海港富甲天下,笨重的檀香苏木布匹是五峰海商没法带走的,应该留下不少值钱的东西吧。

    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几个跑在前面的斥候哭丧着脸来回报:“启禀总大将阁下,城中没有任何值钱的货物,倒是有不少燃尽的火堆,看样子是烧的香料和绸缎。”

    气急败坏的岛津义弘率领众家老、奉行冲向了港内最高大的建筑,妈祖庙,圣像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搬走了,而庙前面的ia广场留着很大的一堆灰烬,还有些未能燃尽的绸缎残片()。

    “好、好狠……”岛津义弘说出这几个字,就感觉脑中一阵天旋地转。

    几个家老赶紧扶住总大将:“阁下、阁下不必内疚,虽然损兵折将,得到这座平户港,对主家也不无ia补。”

    岛津义弘一脸吃了大便的痛苦加恶心,虚弱无力的道:“咱们、咱们遇到狠心之人啦!连自己的货物都要烧掉,咱们的海港和船队……”

    众家老奉行的脸e一下子变得卡白,人人嘴哆嗦着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以前考虑的是把五峰海商堵在港内,至不济也能抓住老弱u孺要挟对方投降,可现在五峰海商扬帆远去,数千大军连一个海商或者家属都没有抓到。

    对方接下来的报复,他们已不敢想下去了。

    “那明国使者究竟是什么人?他怎么识破我的奇袭?伊贺鬼卿是宁愿死也不会出卖主家的伊贺上忍啊!”岛津义弘百思不得其解。

    他永远也想不到,秦林识破岛津家jia谋,依靠的不是“军情分析”,而是“推理犯罪动机”。

    不过话说回来,日本战国大名间这种层次的战争,也就是后世黑社会火拼的级别,算成犯罪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正如岛津义弘的猜测,五峰海商的报复如期而至。

    数日后,萨摩国鹿儿岛。

    岛津氏已恢复了大隅、日向、萨摩三国守护之位,并进行着九州布武的“宏图伟业”,他们的根本重地还是在萨摩藩,而萨摩最为繁忙、税收最丰厚的海港,无疑是鹿儿岛()。

    虽然没有平户、长崎那么繁华,鹿儿岛海港仍然有不少商船往来,朝鲜人的两层双桅ia船、日本人用落后的搭接法建造的船只,拥挤在海港之中。

    这里的税收,就像源源不断的血液,滋养着岛津家的九州制霸攻略,进口盔甲武器、出口玳瑁珍珠漆器和清酒,鹿儿岛的税收武装了至少三分之一的岛津军。

    天的海洋,温暖而和煦,暖暖的阳光把水手们晒得懒洋洋的,味增汤配ia鱼虽然算不得美味佳肴,却也能填饱肚皮,再这么来一个悠闲的下午,那就再舒服不过了。

    岛津氏的家老山田有信奉命镇守这里,他每天下午都会亲自到码头巡视,今天也不例外。

    随从武士们准备呵斥那些慵懒的水手,让他们站起来向山田大人表示适当的敬意。

    “让他们多休息休息吧,”山田有信微笑着摆了摆手:“等平户港到手,ia伙子们就不会有这样的闲工夫啦!”

    众位武士齐声大笑,顺着山田大人的话,思绪飘向了传说中富甲天下的五峰海商母港,平户。

    很快他们的笑声就嘎然而止,有人指着远处的海平面叫起来:“山田,山田大人,那儿是、是什么?”

    至少十艘全副武装的大福船乘风破la而来,船首悬挂的五峰旗帜高高飘扬。

    “快,快疏散船只!”山田惊惶万分的怪叫着。

    来不及了,大福船上推出了黑oo的炮口,佛郎机子母炮欢快的yi唱,港内船只一艘接一艘的被击沉、点燃,很快就燃起了冲天烈焰……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