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章 鱼死网破?

作者:猫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重生之掌控世界   宰执天下   东汉末年枭雄志   无敌骑士   万道独尊   锦医卫   校园美女同居   全球战国   北宋小厨师   

    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位于南京城北面、大平e外的玄武湖,乃是南京着名的盛景()。

    湖中种着许多莲藕,若赶上夏秋两季”水面一片碧绿,粉红e荷ua掩映其中,景e十分i人:而此时隆冬荷叶早已枯萎,草木萧索,北风从长江吹来,又是一番凄劲雄浑的景象,叫人联想到当年宋孝武帝在此大阅水军,桅樯林立,旌旗蔽日的景象,耳边仿佛也响起了元末群雄割据时,朱元璋与陈友谅在南京城外水陆大战的鼓号。

    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翦灭群雄、北逐蒙元,终于一统中华。便在玄武湖心的ia岛,“中洲。。上建立黄册库,作为明朝政u伫藏全国户口赋役总册的库房禁地,不允许一般人随便进入““瀛洲咫尺与去齐,岛屿凌空望yui。为伫版图人罕到,只余楼阁夕阳低。。,从此玄武湖便游人绝迹。

    不过对于前来赴诗会的公子ia姐来说”玄武湖是完全开放的”驻守此地的那支规模极ia的象征i水军不但没有阻拦,还向他们提供了游湖的船只,甚至谄媚的表示可以派兵保护~这个煞风景的建议被刘戡之一口回绝了,才子佳人们yi诗作对,一群丘八待在旁边成什么样子?

    本有好几个才子提前做了纪念殷ia姐的诗尖,预备到诗会显一显才华。可让他们尴尬的是昨天晚上又有杜ia姐遇害,倒叫几个才情不足的半壶水暗叫倒霉,要他们现场作诗、没有幕宾相帮,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于胜棋楼举办的诗会,气氛比预想中更加沉重。

    本来殷ia姐在南京纨绔子弟的圈子里就只能算是边缘化的人物。听说她的死讯,厚道的望空默祝早登极乐,爱出风头的准备借祭奠诗文露露脸。也有尖酸刻溥的人冷笑两声”含义不明的扔下句,“商贾之v,家风不谨。也难怪……”。

    可杜ia姐就完全不同了,作为致仕侍郎的千金,身份地位要高得多,她的死亡让少爷ia姐们产生了兔死狐悲之感”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纨绔子弟们第一次发现在死亡的威胁之下”自己的生命并不比卑微的百姓更顽强()。

    和内向沉默、故作清高的殷ia姐相反。天真幼稚的杜ia姐i格外向开朗,很有几今年轻的公子对她有着好感,此时坐在席上也暗自垂泪,导致诗会的气氛空前压抑。

    每人胡诌了几句便草草结束例行的yi诗作对。公子ia姐们三三两两的散开,对着玄武湖开阔的湖面和爽朗的冬日景e长吁一口浊气。派遣心头的郁闷之情。

    偌大的玄武湖没有任何游人,百来位公子ia姐和他们的仆人一散开,就像几粒胡椒撒进了池塘。没有一点儿喧闹,仍旧幽静如故。

    一座位于洼地背yi面的草亭,乃是北风吹不到的地方,距离举办诗会的胜棋楼已相当远,人迹罕至。

    亭子早已衰败不堪,柱子因油漆掉落而e彩斑驳,顶上铺的茅草也被风吹走了不少”剩下的勉强用石块压着。亭内正中间的桌子已有好几道裂玟,与桌面上摆着两只碧yu镶金酒杯极不相称。

    亭内两道身影凭栏观湖,左边长身yu立的便是刘戡之,而右边的张紫萱刻意和他保持着距离”神情颇有些冷淡。

    ,“刘公子。本ia姐已陪你到了这里”此间并无六耳,所言唯有天知地知。有什么话还请你明言,。。张紫萱顿了顿,口气已带着几分严厉:,“须知男v授受不亲,你我久留此地,未免于礼不合。。。

    刚才刘戡之声称代表父亲刘一儒,有关于朝堂政局的大事要和张紫萱单独谈,请她代为转告首辅张居正。于是两人屏退左右,来到了这僻静之处。

    张紫萱本没把刘戡之这废物当回事,但对方不找她的两位兄长,却只和她谈,也引起了几分疑心:这家伙,究竟打的计么主意?

    刘戡之俊美的脸上带着几许yi鸷,眼底隐隐藏着一抹疯狂,这条禽兽正在咬牙切齿,痛恨着秦林和张家兄妹,甚至连张居正也一块恨上了()。

    昨夜锦衣卫、应天府和五城兵马司全城大索,只差一点儿刘戡之就落入了法网,只是借着马车的迅速和刑部侍郎公子的身份掩护才侥幸逃脱白浩的追捕。

    回到府中,他刚刚喘息着庆幸自己再一次在作案之后成功逃脱。再一次从头脑上戏耍、侮辱了那个号称日断阳夜审yi的秦林,再一次让那些愚蠢、卑贱的v人付出了代价,捕快和锦衣卫的到访又让他濒临崩溃。

    幸好,这些官吏并不是来逮捕他的,而是前来查问马车的行踪。结果反而被刚刚回府的刘一儒大骂一顿,咆哮着指责王世贞和秦林找不到真凶。居然连朝廷钦差正使、刑部侍郎家都怀疑起来,实在居心叵测。

    锦衣卫和捕快们被骂的狗血淋头,只好悻悻离开。

    刘戡之长出了口气。知道凭父亲的官威和人们的惯i思维又逃过一劫,不过,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像前两次作案之后那样自鸣得意一因为他分明看见锦衣卫刚出现,提到马车去向时。作为帮凶、替他驾车的奴才进爵脑e上直冒冷汗,两条腿不由自主的打颤。

    秦林的确没有像传说中那样日断阳夜审yi,没有算无遗策一下就把刘戡之从人堆里揪出来,可秦林内查外调、合理分析案情、逐条罗列嫌疑犯特征、缩ia排查范围、圈定重点怀疑对象……刘戡之明显感觉到,秦林正在一步一个脚印的,虽然缓慢却不可阻止的bi近!

    杀死进爵灭。?不不不。锦衣卫已经上e调查马车的线索,再杀死他反而暴露目标。

    劝说父亲通过权力压制秦林,将他萃职查办?也不行,魏国公徐邦瑞站在他那边,该死!

    还能有什么办法?

    各种各样能够想出来的办法,都被刘戡之自己排除了,最后他近乎绝望的发现,根本无法阻拦秦林一步一步的bi近,秦林手中捏着的罗网已将他罩入网内,并且正在一尺一寸的收拢()!

    鱼死网破,成为了刘戡之疯狂之下做出的最后选择。

    朝着张紫萱飞快的一瞥,刘戡之布满血丝的眼底闪着一抹yi险狡诈和绝对的疯狂。

    很快压抑住纷lua的心绪,刘戡之的笑容变得万分真诚““不瞒张ia姐,家父已深悔昔日之事,去者不可谏,来着尚可追,今后愿为张相爷效犬马之劳……来来来,请ia姐满饮此杯。过去有些事情,愚兄也极其后悔……”,说着,刘戡之就拿起了靠左边的那只酒杯。

    张紫萱轻摇莲步,风摆荷叶般走到桌前。伸出纤纤皓腕,白yu般柔嫩的手指轻轻端起酒杯,微微一笑,已是风华绝代:,“刘兄父子既有此意,想家父必定倒履相迎,不过本ia姐自己嘛,对刘兄可是绝无成见的,刘兄倒不必后鼻什么。。”

    所谓绝无成见。完全就是心里头根本就没你这个人的婉转说法。张紫萱的态度已很明确:谈政治合作可以,至于你我二人之间嘛,对不起,你哪位呀?

    刘戡之闻言心头妒火更盛。面上却不动声e,扯着不咸不淡的祝酒词将金杯高高举起。

    张紫萱也将酒杯放到了唇边,冰冷的杯沿把柔嫩红润的唇瓣压出了一个令人心醉神i的弧度。

    喝、快喝啊!刘戡之的心头有一个声音在狂叫。

    从张紫萱下手,已是他逃脱惩罚的唯一途径:身为相府千金的张紫萱如果被人下了iya,“jia辱”,。元辅少师张先生将会有何种举动?

    张居正有六个儿子,但只有一个v儿,爱若掌上明珠,宠溺程度绝对令同僚们咂舌,不但允许她随两位兄长外出游学,甚至连慈圣皇太后赏赐的御用珍宝也给她把玩一换做其他任何朝臣,那都是要供起来焚香顶礼的呀()。

    那么,听说v儿的遭遇之后,张居正将会有什么反应?

    是的,他会暴跳如雷,他会想把那家伙碎尸万段,他有可能做出任何可怕的、淋漓尽致的报复。

    不过这是礼教盛行的明代万历年间,更大的可能是,张居正为了保护v儿的名节、为了江陵相府的体面,来一个将错就错尤其是犯下罪行的人,本来就是他曾径中意的乘龙快婿。这榫可能i就更大了。

    不仅如此,在刘戡之心目中。完全有可能张紫萱在发现遭遇之后,自己就会隐忍下来,然后向父亲提出嫁给他。

    为了促成这种最好的局面,昨夜刘戡之甚至排练了好几遍,在张紫萱醒来之后如何痛哭流涕乞求她原谅,如何以卑微的姿态和高妙的才情打动她。

    只要过了这一关,成为元辅少师张居正的v婿,以前犯下的罪行还算什么?有哪个不要命的敢怀疑当朝首辅的v婿?秦林再厉害,刘戡之也可以凭借张家的权势。挣脱他布设的法网。从此逍遥法外。

    关键就要看张紫萱端着的那杯酒了,刘戡之目不转睛的盯着,当张紫萱举起酒杯往上一掀的时候。他的笑容变得前所未有的yi邪。

    ,“不要喝!。。

    秦林严厉的声音,惊得刘戡之浑身一哆嗦,他心惊胆战的抬起头,却见石径上穿着明黄e飞鱼服的身影疾奔而来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66721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p>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